【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夏笳:百鬼夜行街

夏笳,80后知名科幻作者,其《关妖精的瓶子》于2004年获中国科幻最高奖银河奖。本篇《百鬼夜行街》,将鬼怪、情爱、传说整合在一起,以惊蛰、大暑、寒露、冬至为线,很不错。

惊蛰

鬼街的街道细而长,像一根青幽幽的衣带,从南到北不过十一步,从东到西却可以走一个时辰。

街西头是破败的兰若寺,寺里有很大的园子,里面种着各色瓜果菜蔬,还有竹林和荷塘,荷塘里面养着鱼虾,泥鳅和黄螺,这样我才一年四季都有得吃。傍晚时分,我坐在大殿的屋檐下读《淮南子》,看见燕赤霞挽着一只竹篮走过来,他的裤角高高卷起,腿上满是黑泥,我看到他这幅样子,禁不住吃吃笑起来。

苦禅师从黑暗的角落里咯吱咯吱移动过来,用戒尺在我头上敲了一记。

我被敲得很痛,捂着脑袋愤恨地瞪他,他肃穆的铁皮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好像大殿里那些佛像。我扔下书本,一溜烟跑了出去,苦禅师在后面咯吱咯吱地追,他的关节早已锈迹斑斑,动作慢得像蜗牛。

我跑到燕赤霞面前,看见篮子里躺着几颗刚从地里挖出的嫩笋。

“我想吃肉。”我仰头对他说,“你用弹子打禾花雀给我好不好?”

“禾花雀要秋天的时候才肥,现在是它们筑窝生蛋的时候,打下来明年就没得吃了。”燕赤霞回答。

“就打一只嘛。”我扯住他的袖子耍赖,他坚定地摇摇头,将篮子递到我手里,摘下斗笠来擦汗,我看着他的脸又忍不住笑起来,他的脸像鸡蛋一样光溜溜,长着稀疏而卷曲的黑色毛发,像田里没锄干净的杂草。据说他的胡子和头发曾经非常茂密,然而我总是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扯几根下来玩,天长日久就变成了这幅模样。

“你是饿死鬼转世吧。”他用大手按着我的脑袋说,“这满园子吃食都是你的,还怕有人跟你抢不成?”

我只好冲他扮个鬼脸,提着篮子出去了。

园子里刚下过一场雨,湿润的泥土里隐隐有虫儿鸣叫,再过几个月,就有绿油油的蚱蜢四处乱蹦,把它们抓起来,串成一串放在火上烤,金黄流油。我一面想着,一面觉得有虫子在空荡荡的肚子里面吱吱叫,便迈开双腿跑了起来。

傍晚的街道空空落落,金色余晖洒在青石路上,把我孤零零的影子拉得很长。

我跑回家,看见小倩正坐在黑洞洞的屋子里梳头,屋里没有镜子,所以她总是把头摘下来放在膝盖上梳妆,她的头发那么长,像墨色的卷轴,展开来可以铺满整个房间。

我安安静静地坐在一旁,等着她把头发梳好,盘成斜月状的发髻,用一根镶有红色珊瑚珠的乌木发钗固定,然后她把头装上,还让我帮她看有没有装歪。我不明白小倩为什么要这样认真,就算她把头别在腰间走来走去,大家还是会一样称赞她的美丽。然而我乖乖地点着头,说:“很好看。”

其实我什么都看不清,我的眼睛不像鬼那样能在暗处看东西。

小倩得到我的肯定,拎着篮子去灶房里烧火做饭,我坐在一旁拉风箱,给她讲白天里的见闻,我讲到苦禅师用戒尺敲了我的头,小倩便伸出一只手,在被敲的地方轻轻抚摸。她的手白而凉,像一块玉石。

“书还是要好好读的。”小倩说,“将来你离开这里,去外面的世界闯荡,总要有些谋生的本领才行。”

她说话的语气十分温柔,像又甜又软的麦芽糖,于是我的头上的包便不痛了。

据小倩说,我是燕赤霞在兰若寺里捡到的。我被遗弃在大殿的台阶上,肚子饿得哇哇大哭,燕赤霞被吵得没有办法,扯下一把柔嫩的虎耳草放进我嘴里,我吮吸着草茎的汁液便不哭了。

没有人知道我的亲生父母是谁。

那个时候鬼街的生意已经衰落得不象样子,很长时间里没有一个游客,小倩说,多半是有人发明了更新潮更有趣的玩物,于是旧的就被人遗忘了,这种事情她见得很多。在做鬼之前,小倩曾经有过非常丰富的人生经验,她嫁过两次人,生过七个孩子,并把他们一个一个抚养成人,这些都是她告诉我的。

后来她的孩子们得了病,又一个一个死去了,小倩为了筹钱给孩子们治病,便把自己一份一份地卖掉,牙齿,眼睛,乳房,心脏,肝,骨髓,最后卖掉的是她的灵魂,她的灵魂被卖到鬼街,灌入一个女鬼的身体里,有着黑色的长发和又白又凉的皮肤,那些皮肤是用光敏材料做成的,一碰到阳光就会燃烧起来。

燕赤霞抱着我走遍整条鬼街之后,最终决定把我交给小倩抚养。

我见过小倩生前的照片,被她藏在梳妆台最角落的一个小柜子里面,照片上的女人粗眉大眼,面色黧黑,比她现在的模样差了很远。尽管如此,我却不只一次看见小倩对着那张照片默默掉泪,她的眼泪是淡红色的,落在洁白的裙裾上洇开,像一些开残的桃花瓣。

每个鬼生前都有很多故事,他们的身体被烧成灰,洒进泥土里,那些故事却还活着。白天,当整条鬼街陷入沉睡时,那些故事就会变成梦境,在黑洞洞的屋檐下盘旋缭绕,像一些无家可归的燕子,那时候只有我一个人会从街上走过,只有我看见它们,听见它们嘤嘤的歌唱声。

我是鬼街上唯一的活人。

小倩说,我注定不属于这里,等我长大成人,就会离开的。

香气在黑洞洞的屋子里弥散开来,肚子里的虫儿叫的更加厉害。

我一个人坐在桌边吃了晚饭,冬笋烧腊肉,虾酱鸡蛋羹,还有荠菜饭团,热气腾腾捧在手里。小倩坐在一旁默默地看,鬼是不吃饭的,鬼街的居民都不吃饭,燕赤霞和苦禅师也一样,他们靠其它方式过活。我把脸埋在碗里狼吞虎咽,心里想着,离开这里后,不知道还能不能吃到这样美味的菜肴。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引用

  1. 龙猫 » 死宅注定孤独而死,因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