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活着就是王道

活着就是王道,生命还是需要细水长流,大力抡大斧地高强度突击作业只会损害自己的健康。感官享受都是浮云,唯一踩在地上的,是你健康的身体。

我曾断断续续住院长达半年之久,其间接触了大概三五十个病友。开始住院那阵儿癌痛难忍,后来不是那么痛了,就开始在病房里聊天。

我读了两个硕士一个博士的课程,社会统计、社会调查两门课不知道重复修了多少遍。幼功难废故技不弃,自觉不自觉的病房聊天里,我就想个社调人员一样,以专业且缜密的思维开始旁敲侧击问一些问题:这是自发的科研行为,我一直想搞明白,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会得癌症。有时候问到兴头上甚至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潜伏在癌症病房里的青年研究学者。然而无比讽刺的是,现实是我是一个潜伏在青年学者里中的癌症患者。

长期潜伏的样本抽样(n>50)让我有足够的自信去推翻一个有关乳腺癌患者性格的长期定论,乳腺癌患者并不一定是历经长期抑郁的。可以肯定地说,乳腺癌病人里性格内向阴郁的太少太少:相反,太多的人都有重控制、重权欲、争强好胜、急躁、外向的性格倾向。身边的病友性格特色不禁让我开始反思自己的性格:我太过喜欢争强好胜,太过喜欢凡是做到最好,太过喜欢统领大局,太过不甘心碌碌而为。

我曾经试图三年半同时搞定一个挪威硕士、一个复旦博士学位。然而博士并不是硕士,我拼命日夜兼程,最终没有完成自己设定的目标,自己恼怒的要死。现在想想就是拼命拼得要死,到头来赶来赶去也只是早一年毕业而已。可是,地球上哪一个人会在乎我早一年还是晚一年博士毕业呢?

我曾经试图做个优秀的女学者。虽然我极不擅长科研,但是既然走了科研的路子就要有个样子。我曾经的野心是两三年搞个副教授来做做,于是开始万分想发文章搞课题,虽然我非常迷茫不知实现了做副教授的目标后该干什么,不过当下我想如果有哪天像我这样吊儿郎当的人都作了教授,我会对中国的教育体制感到很失落。当然,我可以非常肯定地说,我认识的一些人无论科研能力和人品道德还真不如我。为了一个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人生目标的事情扑命去拼,不能不说是一个傻子干的傻事。得了病我才知道,人应该把快乐建立在可持续的长久人生目标上,而不应该只是去看短暂的名利权情。

生不如死九死一生死里逃生生生死死之后,我突然觉得一生轻松。不想去控制大局小局,不想去多管闲事淡事,我不再有对手,不再有敌人,我也不再关心谁比谁强,课题也好、任务也罢暂且放着。世间的一切,隔岸看花、风淡云清。

突击那么多证书,都是浮云

这一部分,我不知道算作息习惯还是工作习惯。

说来不知道骄傲还是惭愧,站在脆弱的人生边缘,回首滚滚烽烟的三十岁前半生,我发觉自己居然花了二十多年读书,读书二字,其意深妙。只有本人才知道到底从中所获多少。

也许只有自己知道我是顶着读书的名头,大把挥霍自己的青春与生命。因为相当长一段时间我是著名的不折不扣2W女:2 weeks。同时,考出的成绩也是too weak。

各类大考小考、各类从业考试、各类资格考试(除了高考、考研和GT),可能我准备时间都不会长于两个星期。不要认为我是聪明的孩子,更不要以为我是在炫耀自己的聪明,我只是真实描述自己一种曾真实存在的人生。我是自控力不强的人,是争强好胜自控力不强的人,是争强好胜决不认输自控力不强的人。即便在开学伊始我就清楚明确地知道自己应该好好读书,否则可能哪门哪门考试就挂了,但是我仍然不能把自己钉死在书桌前。年轻的日子就是这点好,从来不愁日子过得慢。不知道忙什么,就好似一下子醒来,发现已经九点了要上班迟到了一样。每当我想起来好好学习的时候,差不多就离考试也就两个星期了。我此前经常的口头禅是:不到deadline是激发不出我的学习热情的。

然后我开始突击作业,为的是求一个连聪明人日日努力才能期盼到的好结果好成绩。所以每当我埋头苦学的时候,我会下死本地折腾自己,从来不去考虑身体、健康之类的词,我只是把自己当牲口一样,快马加鞭马不停蹄日夜兼程废寝忘食呕心沥血苦不堪言……最高纪录一天看21小时的书,看了两天半去考试。

这还不算,我会时不时找点事给自己,人家考个期货资格,我想考;人家考个CFA,我想考;人家考个律考,我想考……想考是好事,但是每次想了以后就忘记了,买了书报了名,除非别人提醒,我会全然忘记自己曾有这个念头,等到考试还有一两个星期,我才幡然醒悟,又吝啬那些报名费考试费书本费,于是只能硬着头皮去拼命。每次拼命每次脱层皮,同学每次看我瘦了,就说:哈哈,你又去考了什么没用的证书?

然而,我不是冯衡(黄蓉的妈,黄老邪的老婆),即便我是冯衡,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到头来冯衡强记一本书都呕心沥血累死了。何况天资本来就不聪明的我?

我不知道我强记了多少本书,当然开始那些书都比九阴真经要简单,即便级别越读越高,那些书对我来说就变得像九阴真经一样难懂。于是我每一轮考试前的两个星期强记下来,都很伤,伤到必定要埋头大睡两三天才能缓过力气。本科时候考试拼的是体能,然而到后来考试是拼心血、拼精力。

得病后我反思之前的种种错误,认为我从来做事不细水长流,而惯常地如男人一样大力抡大斧地高强度突击作业,是伤害我身体免疫机能的首犯。好比一辆平时就跌跌撞撞一直不保修的破车,一踩油门就彻天彻夜地疯跑疯开半个月。一年搞个四五次,就是钢筋铁打的汽车,就这么折腾着开,开不长时间也报废了。

我平时的习惯是晚睡。其实晚睡在我这个年纪不算什么大事,也不会晚睡出癌症,我认识的所有人都晚睡,身体都不错,但是晚睡的确非常不好。回想十年来,自从没有了本科宿舍的熄灯管束,我基本上没有12点之前睡过觉。学习、考GT之类现在看来毫无价值的证书、考研是堂而皇之的理由,与此同时,聊天、网聊、BBS灌水、蹦迪、吃饭、K歌、保龄球、吃饭、一个人发呆(号称思考)填充了没有堂而皇之理由的每个夜晚。厉害的时候通宵熬夜,平时的早睡也基本上在夜里1点前。长此以往,对身体是很没有好处的。我的肝有几个指标在查出癌症的时候偏高,但是我此前没有任何肝脏问题。我非常奇怪并且急于搞明白为什么我的肝功能有点小问题,因为肝功能不好不能继续化疗的。

生病后我开始自学中医,《黄帝内经》里就说,23时至次日3时,是肝脏活动最强的时段,也是肝脏最佳的排毒时期,如果肝脏功能得不到休息,会引起肝脏血流相对不足,已受损的肝细胞难以修复并加剧恶化。而肝脏是人体最大的代谢器官,肝脏受损足以损害全身。所以,“长期熬夜等于慢性自杀”的说法并不夸张。因此,医生建议人们从23时左右开始上床睡觉,次日1至3时进入深睡眠状态,好好地养足肝血。

得病之后我安生了,说实话,客观情况是我基本失去了自理能力,喝水都只能仰着脖子咬吸管,更不要说熬夜蹦迪了。因此我每天都很早睡觉,然后每天开始饮绿豆水、吃天然维生素B、喝杂粮粥。然后非常神奇的是,别的病友化疗会肝功能越来越差,我居然养好了,第二次化疗,我的肝功能完全恢复正常了。

我们是现代人,不可能脱离社会发展的轨迹和现代的生活节奏以及身边的干扰,那么,在能控制的时候多控制,在能早睡的时候尽量善待下自己的身体。有些事情,电影也好,BBS也好,K歌也好,想想无非感官享受,过了那一刻,都是浮云。

唯一踩在地上的,是你健康的身体。(来源



 

3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人病了还是时代病了?资源是辅助我们拓展视野、统整思考、完成梦想的,不是用来禁锢我们的自由。宁做无证“穷鬼”,不做内心空洞怀揣N证“款爷”。当一个人必须靠WHAT去证明自己时,那斯就穷得只剩下那该死的WHAT了。以后大家见面时是不是应改问“WHAT ARE U?”。

    (0) (0)
  2. 健康生活 自主乐活 今天开始早睡早起啦

    (0) (0)
  3. Reading posts like this make surfing such a pleuasre

    (2)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