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卡扎菲的秘密:阴沟里的逃亡

卡扎菲依旧没有消息,但利比亚显然已掀开新的历史篇章,卡扎菲只能从一个阴沟逃到另一个阴沟了。

长达近半个世纪的卡扎菲政权,一夜之间土崩瓦解。

8月22日,反对派武装攻入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老百姓在阿齐齐亚兵营里打着胜利的手势拍照留念,英国空军特种部队正全城搜捕昔日的独裁者,167万美元的悬赏捉拿令传遍大街小巷……

卡扎菲,在这片土地上执政42年之久的“北非狂人”,此刻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他在人间蒸发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不要把的黎波里留给那些鼠辈,继续战斗,杀死他们!”

然而,颇具讽刺的是,恰恰是他本人,如今成了一只穷途末路、人人喊打的“老鼠”。

卡扎菲的“超现实的生活”

从一开始,马里奥就怀疑,帮卡扎菲守江山,是“一场注定失败的事业”。马里奥是一名炮兵专家,来自波斯尼亚,在波黑战争中身经百战,被卡扎菲聘为军事顾问,帮助训练雇佣军。他的士兵大多来自利比亚南部地区和乍得,一小部分来自利比亚以南国家。他们的对手先是反对派武装,后来是北约部队。

“士兵不守纪律,又笨得出奇,教什么都学不会,”马里奥抱怨道,“但一切还算顺利,直到空袭开始。对方(反对派武装)同样糟糕,要是西方不插手的话,卡扎菲原本可以消灭叛军。”

7月初,马里奥率领的部队中有三分之一当了逃兵。北约的导弹几次直接命中他的队伍,伤亡惨重。

士兵在前线流血,卡扎菲政权的核心人物却在首都的豪宅和帐篷里“纸醉金迷”,用马里奥的话说,过着一种“超现实的生活”:派对、女人、烈酒、毒品,一样都不少。有一次,卡扎菲的一个亲戚带马里奥去他的别墅玩,马里奥第一次体验了“要什么有什么”的滋味。他还听到一些传闻:“圈里”有时会玩射击游戏,以活人为靶子,纯粹为了取乐;有时会玩俄罗斯轮盘赌,玩家一掷千金,“就像电影里演的那样”。

与此同时,卡扎菲的几个儿子关系紧张,也动摇了利比亚政权。“我发现卡扎菲的几个儿子之间存在激烈的对抗,”马里奥说。有一次,他亲眼目睹卡扎菲长子穆罕默德和二儿子赛义夫的手下发生冲突,双方剑拔弩张,差点发生火并。

相对而言,马里奥比较尊重赛义夫。赛义夫2009年曾在前南斯拉夫黑山共和国海滨举办37岁生日派对,汇聚了欧洲各界名流,轰动一时。前南斯拉夫和卡扎菲家族的渊源可以追溯到铁托时代,堪称卡扎菲的“老朋友”。利比亚战争爆发后,卡扎菲雇佣了不少前南军人,大多是塞族人。可是,随着战局恶化,这些外国顾问和指挥官纷纷逃离的黎波里,一些利比亚高级军官也混在其中。

“我发现许多利比亚人因为害怕才假装效忠卡扎菲,一有机会,他们就会背叛他,”马里奥说,“许多军官向我坦言,面对北约,他们毫无胜算。其中一人说,他正在和反对派方面秘密接触。”

8月初,马里奥获悉,称反对派已与有关方面达成协议,战局将急转而下,于是他决定逃离的黎波里。行前,他试图与赛义夫取得联系,但未成功。事后,赛义夫打电话给他的同伴,信誓旦旦地称“一定会赢回整个利比亚”。

另一名前南退休将军长期担任卡扎菲军事顾问,他直到8月21日才匆匆撤离的黎波里。“整个体系土崩瓦解,我早就知道会这样,可卡扎菲就是不听。我已经4个星期没跟他说上话了,”这名军事顾问说。

他说,卡扎菲和米洛舍维奇一样,是一个“傻瓜”。在1999年科索沃战争中,米洛舍维奇一意孤行,挑战北约,最终死在前南问题国际刑事法庭的监狱里。“你不能与北约作对,像那个家伙(米洛舍维奇)一样当一个顽固的疯子”这名军事顾问说。

橄榄枝直接伸向“奥巴马先生”

和那名军事顾问一样,许多人认为卡扎菲是一个笃信武力、冥顽不化的“强人”。其实,在其政权的最后岁月里,卡扎菲一直敦促利比亚游说团队对美国和国际舆论施加影响,以期停止北约轰炸、阻止美国入侵,为挽救自己的政权做最后的挣扎。他的“橄榄枝”甚至直接伸向了“亲爱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先生”。

美国民主党议员丹尼斯·库西尼奇因反对伊拉克战争而闻名,又曾投票反对北约对利比亚展开军事行动,于是利比亚方面主动与他取得联系,多次邀请他访问的黎波里,承诺包揽访问期间一切费用。利比亚时任总理巴格达迪·马哈茂迪亲自给他打电话,竭力促成一段化干戈为玉帛的“佳话”。

然而,时局如脱了轨的列车,突然间变得不可控制。6月22日,马哈茂迪接到联系人传来的回复,库西尼奇因担心安全无法得到保障而拒绝前往的黎波里。他提议在利比亚以外地区与卡扎菲政权高级官员会晤,包括与卡扎菲本人见面。他同时强调,他不可能代表美国政府与之进行会谈,只能作为一名国会议员听取来自利比亚的声音。

最终,这次承载着利比亚方面无限期望的“和平之旅”还是因安全原因而流产。库西尼奇去了他认为更值得为之一搏的另一个是非之地——叙利亚。

除了与美国国会频频接触外,卡扎菲政权还直接向奥巴马“示好”,至少摆出一副缓和的姿态,而不是外界想象的那般咄咄逼人。美国宣布冻结利比亚政府在美资产后,马哈茂迪于6月23日给奥巴马写了一封信,言辞出人意料地客气,甚至有些谄媚。他尊称奥巴马为“总统先生”,然后十分克制、礼貌地抱怨了华盛顿方面做出的这个“前所未有的决定”,称此举是为了“取悦”叛军。

利比亚政府在华盛顿的说客中,有一个名叫苏富扬·奥梅什的美国电影人十分活跃。他于6月28日给马哈茂迪发来一封密信,标明“非常重要,严格保密”的字样。奥梅什在信中说:“显然,北约部队无意在近期结束针对利比亚的军事行动……最值得关注的是,美国一些非常靠谱的分析家和情报人员认为,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美军后勤方面正在进行秘密部署,计划于今年9月底或10月初对利比亚发动地面入侵。”

奥梅什在信中提到了出使利比亚的“和平使团”事宜,希望此举能引导国际舆论倒向利比亚。他说:“我们已得到一名颇有影响力的美国国会议员的确认……我们正在游说其他议员参与其中,对此事进行干预。”

奥梅什还夸口说,他正与一些曾获奥斯卡奖或提名的电影人商议拍摄反映利比亚真相的纪录片,希望能最大限度引起国际关注。

反对派武装攻陷的黎波里后,卡扎菲本人的一些公函也遭曝光。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后,他曾发去热情洋溢的贺信,以“亲爱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先生”为开头,称其为“非洲人民的儿子”。显然,他对这位“同根兄弟”寄予厚望。谁知利比亚危机爆发后,这位“兄弟”并没有帮他一把。对此,卡扎菲颇为不悦。他在给美国国会议员的信中,隐晦地表达了对美国参与攻打利比亚的不满。

迈克尔·杰克逊式的梦幻庄园

8月22日,的黎波里大部分地区落入反对派手中,反对派武装开始全城搜捕卡扎菲,这座城市的许多秘密,随之浮出水面。

在卡扎菲的住所阿齐齐亚兵营,一群年轻人开着他最钟爱的交通工具——高尔夫车,在昔日的禁地四处“观光”。虽然眼前一片洗劫后的狼藉,但依然能看出,这里曾经是另一座“迈克尔·杰克逊式的梦幻庄园”:每一个房间都装饰着昂贵的壁画和艺术品,到处是14世纪仿古家具,有巨大的浴缸、专门的电影放映室、露天儿童游乐场,甚至还有一个动物园,养着“非洲兄弟们”送来的各种动物。

卡扎菲子女的豪宅更是让人瞠目结舌。三儿子萨阿迪的一幢海滨别墅被控制后,人们搜出满满一车财宝。他的4辆名车都被劫掠者开走,包括一辆兰博基尼、一辆宝马和一辆奥迪。五儿子穆塔西姆的海滨别墅里有一所潜水学校和一个可举行越障表演的跑马场,巨大的泳池里漂浮着皮划艇和摩托艇。女儿爱莎看似低调,其实她的别墅里也极尽奢华,有豪华泳池和桑拿房,许多家具为纯金打造,其中一件以她本人为原型的“美人鱼式”镀金沙发,成为众多劫掠者“到此一游”的留影道具。

一名10岁男孩艰难地拖着他的“战利品”:一把手枪复制品、一个卫星电视接收器和一箱杂七杂八的零碎件。一名士兵呵斥他放下东西,却遭其他人阻止:“让他拿吧!这些东西本该属于他。”

在搜查阿齐齐亚兵营时,人们意外发现了两个不大不小的秘密。一个是卡扎菲竟收藏了一堆美国前国务卿赖斯的相片。对于这个女人,他向来不吝赞美之辞。2007年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他说:“我非常欣赏赖斯侧身向阿拉伯领导下达指令的样子,丽莎,丽莎,丽莎……我非常爱她,崇拜她,为她骄傲,因为她是来自非洲的黑人女性。”

次年,赖斯对利比亚进行历史性访问,两国关系实现正常化。卡扎菲抓住机会殷勤款待,不仅请赖斯来家里品尝私家小菜,还奉送珍贵礼物:一枚钻戒、一把鲁特琴、一个刻有自己肖像的纪念盒以及一本讲述自己第三世界理论的特别珍藏版“绿皮书”,总价值21.2万美元。

人们原以为,卡扎菲对赖斯的仰慕只是源于后者的“非洲血统”和政治上的恭维,此番兵营新发现却不得不让人浮想联翩。早先坊间盛传,对赖斯“暗送秋波”的是卡扎菲的二儿子赛义夫。如今看来,似乎是一个误会。抑或,是父子俩对同一个女人产生兴趣?对此,赖斯尚未出面澄清,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维多利亚已经出离愤怒了:“对于卡扎菲的行为,我只能用怪诞和发指来形容。”

另一个秘密是,在1986年美国对利比亚空袭时被炸死的卡扎菲6个月大的养女汉娜也许是“诈死”,那不过是为赢得国际舆论同情的一场政治骗局。阿齐齐亚兵营被攻克后,《爱尔兰时报》记者在一间书房里发现一张大学医科考试卷,署名是“汉娜·穆阿迈尔卡扎菲”,还有一份的黎波里英国使馆文化处2007年出具的英语证书,署名是同一个人,成绩为A。房间里还有美剧《欲望都市》的DVD、“后街男孩”组合的多张唱片、几本医学教科书和多张一名二十多岁、身穿医护制服女子的照片。

这些发现与几星期前德国媒体曝光的内容吻合,令汉娜之死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德国《世界报》获得的一份文件显示,瑞士政府在利比亚战争爆发后冻结了卡扎菲家族在瑞士的资产,所列账目清单中,汉娜的名字赫然在列。她的出生日期写的是1985年11月11日,距离美国轰炸利比亚的时间正好6个月。

汉娜究竟有没有死?是否已经出落成一个25岁的医生?她存在过吗?还是根本就是两个人?这个谜,也许要等照片上的那名女子找到后才能解开。

庞大的“地下的黎波里”

当然,最大的秘密还是传说中的那个秘密地下通道,它是许多独裁者的最后一根稻草。许多人相信,正是因为这张遍布全城的“地下网络”,卡扎菲躲过了无数次轰炸和刺杀,并且总能神不知鬼不觉地“空降”在一个意想不到的地方。但长久以来,它只是一个传说,没有人识得其庐山真面目。

当反对派攻克阿齐齐亚兵营后,这个“地下网络”终于掀起了它的盖头。就在那座著名的消灭美国士兵的拳头铜像旁,反对派武装找到了一个地道出口。进入地道,里面足够宽敞,可以行驶小型车辆。人们发现有几辆被遗弃的高尔夫车,好像刚被使用过。几条过道分别通往几处防弹掩体,里面装有通讯仪器和电话。有几个房间的书架上堆满了文件,另几个房间则储藏着大量食物和水,足够维持数周生命。人们还找到了武器库和防毒面具,显然是为了防御核武器或化学武器袭击。

在的黎波里东南另一处卡扎菲住宅里,也发现了地下通道,深入地下十几米,装有报警系统,其中包括一间设备齐全的手术室。有几个房间里摆着双层单人床,地上散落着《花花公子》、《时尚》、《国家地理》等英文杂志,还有各种空酒瓶。

据住在附近的一名医生介绍,这处住宅建于上世纪80年代,早在修建之时,他就深切怀疑里面挖有地道,因为运出大量泥土。“我时常觉得他就在我们房子底下走来走去,”他说。

目前仍不清楚这个庞大的“地下的黎波里”到底通往何方,一名士兵在里面走了两个多小时也没有走到头。有人说,它可能通往机场或海滨某个码头,以便卡扎菲逃离这座城市;或者通往卡扎菲的老家苏尔特,在那里,他依然深受欢迎;或者是沙漠深处的城市萨巴哈,那里是卡扎菲的重要军事基地,既可以作为东山再起的据点,也可以方便地出逃到周边国家,如尼日利亚、乍得等。

也许,卡扎菲究竟藏身何处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国家已经翻开新的一页。正如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财政部长阿里·塔霍尼所言,“我们开始重建家园,他(卡扎菲)已经只能从一个阴沟逃到另一个阴沟了。”(来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