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邓文迪:默多克背后的女人

邓文迪从一个第三世界的平凡女孩成为“传媒大亨”默多克的第三任妻子,并通过高科技为默多克生育了两名女儿,获得“一个传奇的中国女人”之誉。前段时间默多克英国听证会期间英勇护夫的举动,又令不少人大呼“我又重新相信爱情了”!邓文迪的野心、能力和优势已经不容忽视。

20年前,她只是新闻集团香港公司的一个小实习生,冲着比自己职务高很多的管理人员这么说:“你好,我是邓文迪!”这是一个令人熟悉的打招呼方式。如今,她是全球媒体最有影响力的人物鲁珀特·默多克的夫人,见到记者,语气还是这样,并会礼貌地和你握手。

在澳大利亚记者埃利斯眼中,邓文迪是中国制造“最成功的出口品”。她把自己从一个中国的简朴生活地,发射到当今世界最富有、最有权力的家族企业中。在30岁之前,她便完成了这次大跃进。

现在,43岁的邓文迪正在进行第二次大跃进:从默多克太太的全职主妇生活中走出来,开始自己的创业之路。她和另外一位马来西亚华裔弗洛伦斯·斯隆组建了一个小电影公司,没有花丈夫一分钱,找演员,建班底,筹资金,完成了电影《雪花秘扇》。

然而,即使这部倾注邓文迪很大心血的《雪花秘扇》在国内外宣传阵势浩大,但由于默多克家族目前正被“窃听门”困扰,大众对邓文迪的关注仍未从“默多克妻子”这个标签一样的称谓上挪开,不过,东西方的很多媒体却认为,邓文迪如火如荼的电影事业已使得某种说法正获得确证:那个黄皮肤的年轻女人终究不能满足于默多克贤内助的身份,已从幕后走到台前。

走向好莱坞

影片《雪花秘扇》根据美籍华裔作家邝丽莎的同名小说改编,讲述两个女孩子用女书互诉真情的故事。导演王颖增加了一段现代部分的戏,故事就变成两个女性在不同时代的友情,她们都需要用自己的权利、毅力去克服逆境。

三年前,邓文迪拿着这本书找到王颖的时候,便表示,作为制片人她会完全保护导演,帮助导演达到想要的东西,不会干涉任何创作上的事情。拍摄期间,剧组里遇到任何麻烦,都是邓文迪出马搞定。她身边有专门的律师,会仔细地看各种条款的细微之处。“包括很多演员合同上的事情,涉及到钱的问题……她都去弄。而且她也肯讲话,还能讲得很清楚。”王颖说。

好莱坞人脉,是邓文迪的优势。正因如此,作为制片人的她为《雪花秘扇》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国际关注度。李冰冰说:“邓文迪有能力把演员推到国际舞台上去。”

李冰冰去美国补拍戏时,住的地方距离邓文迪家很近。第一天,她便带李冰冰去看Lady Gaga的演唱会,希望她轻松下来。接下来几乎每天晚上,她都给李冰冰安排了很多活动,大多数都是和一些好莱坞的制片人、投资人见面。她希望李冰冰能够多去认识这些人。

在她身边的工作人员看来,邓文迪一方面雄心勃勃,一方面又充满理想。她不仅要把演员带出去,还要把这部中国电影的影响力做到最大。

众所周知,好莱坞是一个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的产业。据统计显示,在好莱坞关键的幕后职位里,女性只占16%。鉴于主客观条件的限制,女制片人很少触碰高成本投入的商业大片,而是更多地尝试细腻的小成本独立影片。

相比而言,邓文迪不是个典型的电影人,更像是个擅长利用资源、人脉、能力运作电影项目的人。她不是那种做预算、卡投资,会关心到剧组方方面面的制片人。

去年,邓文迪为《雪花秘扇》来中国五六次,每次停留一个星期或一个月,视丈夫、孩子的情况而定。据身边工作人员透露,她在电影上投入的时间并不多,大量琐碎的事情都交由专门团队打理。

“但她仍然是个合格的制片人。中国只有三个人王中军、张伟平、江志强,能够真正把中国的电影推向国外。现在,邓文迪算是第四个这样的人,同时,她是其中唯一的女性。”《雪花秘扇》的合作伙伴华谊兄弟公司的纪翔表示。

邓文迪对她的美国朋友,讲过这样一个故事:一个出生在中国贫困地区的女孩,小时候很少能吃到肉。她一直有个梦想,那就是“有一天能够到美国,变成富人,天天吃上肉”。

邓文迪本人的经历,是励志故事的典范。她在30岁之前,便实现了自己的美国梦。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在她身处的那个年代,女性必须去接受好的高等教育,才可能改变自己的境遇,“读好了书,才能嫁好老公”。

如今,邓文迪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精力,去经营她和默多克的跨国、跨文化婚姻。同时,她还要经营自己的事业。

“中国梦”是下一个世界热点。邓文迪跟着丈夫默多克到过很多地方,几乎每一个见到她的人,都在打听中国的情况,问中国的机遇。中国正在发生什么。几个星期前,法国总统萨科齐刚问过邓文迪同样的问题。

未来,“我希望为中国和好莱坞牵线搭桥。”邓文迪说。

苏北女人邓文迪

邓文迪小时候并不是一位公主,1968年12月生于山东,生下来的时候,父母给她起了一个带有那个年代特点的名字邓文革。十几岁的时候,她把自己的名字改成邓文迪。

当邓文迪出生的时候,她未来的丈夫默多克正在收购伦敦的《世界新闻》。她是家中三个孩子里最大的,后来全家搬到了徐州,她在那里长大,算是苏北人。“苏北人”是个富有地方特色的词汇,用来统称强壮的、面色红润的、来自中国江苏北部的人,他们被认为是直率的、爽朗的、略带粗笨的,苏北人的形象在中国广为人知,这个词有一层含义是指他们不那么受人欢迎。

许多新闻集团内外的人认为邓文迪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网。但是,在徐州,早年与邓家十分熟悉的邓文迪的高中班主任谢启栋说,邓文迪的爸爸只是一个国营机械厂的中层干部,并不是什么大人物。

邓文迪在一幢六层楼房的三室一厅中长大。这些公寓建造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她从以培育乒乓球运动员而闻名的少华街小学升入徐州市第一中学,在学校期间,她是个处在中上游位置的学生。

“如果见到她的话,我会向她抱怨。”邓文迪从前最好的朋友李红说,她应该跟朋友保持联系。我们小学四年级就认识了,一直到高中,吃住都在一起,有时候还换衣服穿。我从来没有想到文迪能够这么成功。

在邓文迪的高中排球教练王重生的记忆中,邓文迪是个文静的女孩。

高三那年,谢老师鼓励邓文迪放弃体育,把全部精力投入到高考中去。因为她身体好,可以开夜车到很晚,弥补落下的功课。他说,她有一种拼搏精神,因此取得了很大的进步。她非常聪明,恶补非常有效,最后她的高考分数上了重点线。

在邓文迪待过的广州医学院,对她的评价十分含混。医学院的辅导员张珊莉有点不理解,为什么邓文迪不愿意提及她在广州医学院待过的这段时光。

事实上,广州是邓文迪人生中最重要的中转站。

在广州是,邓文迪遇到杰克·切利一家,这对邓文迪来说意义非凡,是杰克·切利帮助当时还不到20岁的邓文迪远渡重洋的。

切利当时50岁,是广州一家中美合资企业的技术员。通过翻译,切利认识了这个热切渴望提高英语的医学院女孩。妻子乔伊斯·切利当时42岁,带着两个孩子先回了他们在洛杉矶的家,杰克则留在广州继续工作。

回到美国不久,杰克给妻子打电话说,邓文迪想要去美国念书。乔伊斯以她的名义,帮助邓文迪申请了地方大学。切利一家协助她拿到了学生签证,并让她和他们一起生活。只有19岁的邓文迪和切利家的孩子共用一张床的上下铺。

杰克回美国后,却沉迷于邓文迪,邓文迪则开始操心他的饮食和穿着。两人的关系日渐暧昧,乔伊斯终于把他们赶出了家,两人随即搬进附近的一个公寓里。

切利的女儿,现年24岁的克里斯汀在接受采访时说,1988年,邓文迪是和克里斯汀共用一张床的上下铺。我当时还小,才5岁。她说,我后来才搞清楚她是什么样的人。我父亲和她结婚,为的是帮助她待在这个国家。

杰克·切利和邓文迪在1990年2月结婚,那是在邓文迪到达美国两年之后。结婚4个月后,杰克希望邓文迪离开自己,因为他发现她同时在和一个二十几岁的美国小伙子频繁见面,那人名叫大卫·伍尔夫。1992年,杰克与邓文迪最终离婚了,这段婚姻维持了两年零七个月。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比邓文迪获得美国绿卡需要的时间仅仅多出7个月。

邓文迪与默多克

邓文迪的支持者和诋毁者们对她的评价各执一词。事实上,在默多克的传媒帝国内部,围绕邓文迪也分为这样的两大阵营。邓文迪招来两极分化的评价,“默多克和邓文迪”网站上的250多个帖子印证了这一点,而这个网站就架设在默多克拥有的MySpace上。人们的疑问是,她真的爱他吗,他对她呢?或者,他们的关系是由他们提供给对方的资源来定义的吗?她被他的金钱和权力诱惑?他被她的年轻击败?或者还有他那渴望进入中国传媒市场的博大野心?进入这个市场的通道,曾经是他觊觎已久的。

默多克与邓文迪究竟是如何相遇的呢?在Star TV流传最广的版本是:邓文迪在香港办公室以一个出色的商业计划给默多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还有一个版本是这样的:在香港,邓文迪闯进了默多克参加的一个晚宴,故意把红酒洒在了他的膝盖上。默多克则在1999年10月对《名利场》杂志这样描述他们的相遇:1998年6月,邓文迪去伦敦出差,默多克邀请她一起吃晚饭,当时他是个“刚刚分手的、孤独的男人”,“我劝她多呆几天,那就是故事的开始。”他说。

盖瑞·戴维说是他引见了他俩。当时盖瑞在新德里,默多克正要从日本去上海,需要一个翻译。“我告诉邓文迪去机场见这个人,然后带他去上海。”

戴维回忆说,“当时邓文迪问,‘他叫什么名字?’我说,‘鲁珀特·默多克’,然后是那种经典的文迪风格,‘噢,好吧’。”
默多克和邓文迪是在1999年6月25日结婚的,这个时间距离默多克最终了结与前妻安娜的那份10亿美元的离婚协议只有17天。默多克曾经坚称他对安娜是忠诚的,直到婚姻破裂。关于这个问题,戴维的说法是,默多克和邓文迪相遇后“并没有马上手牵手”, “他们的关系是花几个月的时间发展起来的”。

1999年,默多克在迎娶邓文迪后不久接受媒体采访,说他的新太太“是家庭装修师”,“她不是可以接管新闻集团的商业天才”,“她很聪明,但是她不打算这么做”。邓文迪的朋友们颇为不解,指出“文迪和他结婚并不是为了在家里坐着,成为一个只是出席社交场合的花瓶”。

不过,近年来邓文迪在新闻集团中的角色开始有了变化。如果邓文迪拥有了足够的权力,她有能力把完美的结果呈现给她的丈夫吗?对此,盖瑞戴维评价道:“至少会比她的前任们做得更好。”“这么多年来,”他解释说,“那些联络员们、善于华丽辞藻的推销员们、声称有牢固关系的人,几乎把新闻集团淹没了,却没有一个能兑现的。文迪则不同,她对中国文化十分了解,也非常会做生意,正是新闻集团的中国七巧板中急需补上的那块。”

而曾为老默多克“树碑立传”的作家迈克尔·沃尔夫则认为,“窃听丑闻”引发的风波将导致默多克家族以外的人来执掌新闻集团。

这种情况会发生吗?至少在外界看来,老默多克第三任妻子邓文迪的野心、能力和优势已经不容忽视。(来源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许多新闻集团内外的人认为邓文迪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网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