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彭浩翔:让我爱你下半身

彭浩翔:让我爱你下半身。鬼才彭浩翔的作品的确“不一般”呀!

在所谓信息爆炸的大都市,已很少人有着明确而清晰的立场。噢,立场这回事,当然是要保持一段长时间的不变性,要是从荃湾站上地铁时表明了的立场,在还没有到太子站就已经推翻的话,那这种比转行车线还要快的立场,根本谈不上是立场。

当然,雪儿并不是我们上述这类人,她有着所谓鲜明和清晰的恋爱立场。

她无时无刻不提醒自己,也经常向人重申立场,特别是那些初次见面的男性。所以,当雪儿在酒吧中邂逅阿明时,已经清晰地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我只爱你的下半身。

这是雪儿的游戏规则和唯一坚持,她认为自己对男人的爱,要是只停留在其下半身的话,自己的感情便不会受到伤害。

毕竟,对雪儿来说,每个男人的下半身也差不多。

“那难道男人的下半身,也是一点分别也没有吗?我虽不是见过好多男人的下身,但我却不相信这样的话啊。”大概很多男性在听过雪儿的想法后,都会提出这样的疑问,自然我也一样。

对雪儿来说,如果要严格区分,分别是有一点的,但却不多,其差距不会超过一英寸半和半个小时。

因此即使任何一个下身离开了雪儿,也不会令她感到心伤,充其量只是大约如蚊叮般的痛,甚至有时连雪儿自己也不会察觉,自己已经换了另一个男人的下身。

雪儿为了把自己的见解,贯彻执行于她的感情世界,因此在性事方面也有所执著,她只会接受跟男伴用坐骑式、伏跪式等姿势做爱。反而拒绝使用最普遍和标准的男上女下姿势。因为雪儿认为这样的姿势,男女二人的上身会因距离太近而变得亲密,很容易产生上半身的爱情。

她强调上半身保持距离的性爱,因此这样形式便配合了内容,发展出一套公式,令雪儿即使遇上超过八十个男人(这数目是由她自己提供,并没有得到证实),也没有一个能令她为他流泪。

皆因雪儿只爱他们的下半身,而一个人的眼泪,是属于上半身的事情。

可是,当她遇上阿明,事情就开始起了变化。

由于阿明相当乐意接受雪儿的游戏规则,因此二人在酒吧中打得火热。彼此的对话,更做了科幻电影中宇宙飞船经常所采用的“时空跳跃飞行法”。

因此,还没有到第三十句,雪儿已经表示有点累。而第三十八句,是她用着沉哑,夹杂着微弱的喘气的声调说:

“……不,让我跪下吧。”

在品位奇低的时钟酒店房间内,我们可以感到一股强烈的情欲旋风,正逐渐形成,旋风迸发出极高的能量,其能量之大足以摧毁二人的理智、道德束缚和羞耻感,没有办法分得出,到底是电动圆床的震动加强了他们的动作,还是抽插推起了床褥的颠簸,但可以肯定,这能量充塞于房间中每个角落,令二人发出了原始嘶叫,一直把他们推到高潮。

风暴过后,房间和床铺也归于平静。雪儿获得了如常的满足,就像过去和那八十个男人一样。但唯一不同的是,阿明并没有像过往雪儿遇过的八十多个男人一样,随便找个借口离开(例如明天早上公司有会议、父母还在等他的门、要回家看看儿子之类,对于这类借口,雪儿是相当熟悉),反而像一头繁殖期的八爪鱼般缠着她。

“怎么样?”他问她。

“还不错吧。”她说。

“真的吗?”

“嗯哼。”

接着雪儿闭上眼,打算稍作休息,突然她感到一种类似触电的感觉,身体不但麻痹酥软,内里还有着一股刺热。她吃力地低下头,看见阿明的头正埋于她两腿之间。雪儿了解到,在她身体内的不是什么,是他湿润的舌头。

此刻,雪儿的游戏规则终于被破坏了。一直以来,她都竭力让自己只用下半身去爱男人的下半身,而自己的上半身则跟男人保持距离。因为她知道,只要自己的上半身不爱上男人的上半身,她的感情就不会受到伤害。

可是,此刻雪儿发现了自己的下半身已出卖了上半身。虽然上半身多么努力,但她的下半身不但爱这男人的下半身,甚至连他的上半身也一并爱上。

多严重的问题啊,不过,雪儿似乎拿她的下半身没法。片刻,她激动得流下了眼泪。

摘自:彭浩翔《破事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