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痕痕:少年与灵药

痕痕,上海最世文化副总经理,作家经纪部总监,《最小说》文字总监,代表作:《痕记》。与郭敬明搭档八年,郭敬明对她评价“我和她彼此对对方来说,都是世界上很少数几个,就算暴露再多的缺点在对方面前,也依然不会丝毫讨厌对方的人”。

在我刚认识少年的时候,他对我说:“我性格孤僻,以后注定一个人生活。”我回答:“那么你就是‘天煞孤星’咯?”少年听完后沉默,突然笑了,他说:“有病吧,你才‘天煞孤星’呢。”

少年只是伪装成冷酷,他与人保持疏离,注视着什么人的时候,眼神冷淡,看不出任何情绪。后来我知道,少年在童年时期,家庭遭遇变故,他长期寄宿在亲戚家里,从来没有被真正地关爱过。亲戚家没人的时候,他就一个人坐在漆黑的楼道里,心里没有牵挂的人,所以反而觉得黑暗的地方,才显得包容和温暖。

我觉得我是理解少年的,我理解少年所说的孤独。

孤独,其实只是内心极其单纯,又极其脆弱的人的伪装。

少年的皮肤白皙、细腻,让女孩子都羡慕。有一次他向我炫耀,可是我心里一沉,我没有告诉他,我曾经在某本书里看到,男生拥有这样的皮肤,并且喉结不突出,其实都是发育时期营养不良的缘故。

是可怜。

我第一次遇到少年,是在公园里,我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看着阳光下的少年。他身材单薄,脸颊清秀,戴着棒球帽,正在训练着猫头鹰。

对的,少年是猫头鹰训练师。

少年的工作地点总是不停更换,哪里的公园如果需要训练一只猫头鹰参加表演,少年就去什么地方。在认识少年之后,我的心里涌动着一种奇异的感觉,好像有一支雪糕,在阳光下不停地融化。

我每天和少年说“早安”,说“晚安”。无所事事的时候,就给少年发短信。

告诉少年我在做什么。

告诉少年,我和什么人在一起,又告诉他,其实我觉得很无聊,只想快点回家。

在那段日子里,我似乎觉得自己不寂寞了,觉得有什么温柔的东西在靠近。

但是不久之后,我厌恶与人相处的情绪,就与日俱增起来。

只有我知道,在我心里,某一块东西缺失了,那种东西应该是叫“信赖”吧。我不明白人为什么要在背后数落“朋友”,为什么可以对另一个人撒谎,为什么撒谎的时候还能做出那么轻松自然的表情,一副心安理得的样子。

很多个夜里,我从梦里醒来,我仿佛不停地与人争辩,不停地解释着什么。我在梦里说着说着,脑袋飞速地运转,最后便醒了过来。在这样的夜里,好想哭。

我伸手在桌子上摸手机。

“睡了吗?”我问少年。

“还没有。”少年说。

少年的声音听起来很轻松,好像坐在吹着空调的房间里,少年每天睡得很晚,他的工作通常是在下午开始。

少年说,他有睡眠恐惧症,按时睡觉会让他觉得恐慌。他常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上网、看电影、鼓捣电子产品,或者翻杂志,作息也和猫头鹰有些相似。

“你在做什么呢?”我问。

“刚刚看完一部电影。”

“我醒了,看手机是三点多,就给你打电话了。”我轻声地说,“在梦里一直和人争辩,越说越急,不知不觉就醒了。”

“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没有,就是觉得无聊,和人相处总是有压力。”我在床上翻了一个身,将身体蜷缩起来。

“那么,是你自己想太多了吧。”少年说。

“不是,就是不愿意和人相处而已。”

“那就不要相处呗。”少年淡淡地说。我眨着眼睛,叹了口气,觉得已经没有聊下去的必要。

沉默了一会儿,我说:“和你说话,也没意思呀……”

“怎么没意思了?”少年问。

“反正没有人关心我就对了……”

“你总是这样。”少年说。

我坐起来拨了拨头发,靠近头皮和颈背的地方捂着一股闷热的湿气。

“其实我们的性格很像。”少年说。

“怎么很像?”

“就是不愿意和人相处咯,你是因为这个才觉得有压力的吧。”

“我是觉得没意思,你呢?”

“身边的人总说些令人讨厌的话,总是瞧不起我。”

“那么就是‘贬低别人,抬高自己’咯,人都是这样。”我说。

“所以我提醒自己要努力,做出成绩让别人看到。”少年说,“不过后来我发现,其实努力也是没用的,有些人瞧不起其他人,追求的只是一种自我满足。”

“所以我不愿意和人相处,我觉得很被动,比如我不愿意说话,可是即使一句话也不说,我仍旧要坐在人群当中,还要装出一副很自在的样子。”我说。

“其实是你太敏感了,大大咧咧一些,就会比较快乐。”少年温和地说,“你可以拍照片,做手工,逛街,像其他女孩子一样。”

“可我不感兴趣……”我回答。

“所以你才会无聊,你的兴趣太少了。”少年仿佛已很了解我。

“一定要对什么感兴趣吗?”

“唉,也不是。”少年有些无奈。

我没有说话,意念一软,就不想再反驳。

我觉得迷茫,可是也不知道如何处理,如果人生当中,有人可以指引我方向,那么我的内心,就会平静许多。

但是没有人理解我。

在失眠的时候,我还常常想到死亡,我不知道死去之后会怎么样,如果人生只有短暂的一瞬,那么活着有什么意义?

我问少年:“你害怕死亡吗?”

“不害怕。”少年回答。

“你真的不害怕吗?死去之后,就是永远的黑暗。”

“不害怕。”少年依旧平和地说,“因为我相信人是有灵魂的。”

“如果活到八十岁,那么你还有五十多年的生命,如果活到七十岁,那么也就只有四十多年了,粗略地算一下,一半的人生已经过去,真的不害怕吗?”

“哎,我说了不怕就是不怕,你也不用害怕。”

“可是我想到死,就觉得很绝望。”我说。

“如果你都觉得绝望的话,那么流浪的人,冬天里卖烤羊肉的人,岂不是更绝望了?”

“……”

我想说,不是这样的。可是说不出来。我只是觉得自己渺小、可悲,觉得自己越来越笨重,无法灵巧地与人相处,所以离人群越来越远。

沉默了一会儿,我说:“对了,我晚上出去吃饭了。”

“和谁啊?”少年问。

“和朋友。”

说完,我等待着少年的反应。

间隔很短,大约只有一秒钟的时间,可是却有一种奇异的气氛在我和少年之间传递,似乎有一种轻松的感觉破土而出。

“你是不是很高兴?”少年问。

“是啊。”我的声音细不可闻。

少年笑了,于是我也轻声地笑起来,笑着笑着,眼泪就流下来了。

“你就是这样的,和人相处,会抱怨不开心。可是如果真的孤独,你又承受不了!”少年说。

“是啊,那么你会喜欢我吗?”我控制着音调。

“喜欢啊。”

“那么我喜欢别人了呢?”

“那我就先杀掉他,再杀掉你哦。”少年轻松地回答。

“啊,这样啊,我知道了。”

我想起了第一次遇到少年时的情景。

少年不急不缓地举起手,一只猫头鹰突然从天而降。它张开巨大的翅膀,滑翔着掠过低矮的树枝和人们的头顶,然后降落在少年的手上。猫头鹰收拢起翅膀,少年从桶包里掏出一小块食物,投入猫头鹰的口中。再次举起手,猫头鹰就朝着湖对岸飞去。它飞得那么远,那么自由,好像不会再回来。

远距离的训练结束之后,就作近距离的训练。少年手指向一百米开外的木桩,猫头鹰飞了过去。

猫头鹰停在木桩上之后,收拢起翅膀,脚爪摩擦了几下,就将目光投向远处。远处是一片平静的人工湖,湖面上有一群白色的天鹅,湖的对面是一排郁郁葱葱的柳树丛。再远处,便是绿色与灰色交接的天际。

猫头鹰看发了呆,少年举起手,猫头鹰没有看见。少年吹起口哨,猫头鹰仍旧无动于衷。接着,少年从口袋里掏出一支铁签,敲敲手臂上的护套,护套上有金属环,金属相碰,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但是猫头鹰仍然像一尊工艺品似的一动不动。

少年站在原地,显得有些好笑和狼狈。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少年转过头,这才看到了我。少年的眼神清澈,带着不以为然的冷静。

“猫头鹰睡着了哦。”少年对我说,“一只眼睛睁着,是保持警惕,但是并不影响它们睡着。它累了,所以我也休息一会儿。”少年在我身旁坐下。

我注视着木桩上的猫头鹰,突然发现它的脑袋转动了一下,它朝我微微地偏过头来,然后,极其隐秘地眨了一下眼睛。

没有人听到,猫头鹰对我说了什么。

仅仅只是一瞬间,心里仿佛被牵动了一下。

有声音在说,这个世界上,你总会遇到一个人。他和你很相似,志气相投,同病相怜。

那个人,就会是你的,百分百少年。

选自:痕痕《痕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