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陈奕迅:才华横溢的癫狂歌者

一个徒会唱歌的人,那是艺术家;一个疼爱家人的男人,那是好男人。Eason则兼具了以上二者,是一个有才华的好男人。一个肿眼泡,头发少,长得不好看,却能唱得我们柔肠百结的Eason而已。

有人叫他陈奕迅,有人叫他Eason,或者E神。热爱他的人们被叫做“E臣”。

他参加颁奖典礼、演唱会的服装造型从来都是千奇百怪,个性十足。可是,他参加哥哥的纪念演唱会,大家都盛装出席,他坚持穿黑白配的庄重西装;参加抗击非典的募款演唱会,众星们都将文化衫别出心裁地加以改造,只有他是一袭白T朴实无华。

听他唱《十年》、《婚礼的祝福》、《红玫瑰》,我们跟着柔肠纠结,怆然泪欲下;听他唱《爱是怀疑》、《浮夸》,我们又变得无奈和暴躁,在独自的世界里歇斯底里。

他有个不断让他讲爱情道理的伙伴——林夕,他有个感染他极深的朋友——黄伟文,他承载了他们的感慨,传播了他们的情怀。而他们成就了他的高大,制造了他作为歌者的癫狂!

才华是这样锻造的

初中那年,Eason仅仅12岁,就被父亲送到英国读书。那个年龄的孩子,是无法懂得那是条件的优越,那是社会给予父亲的恩宠,他只因为要离开家人而感到万分的难过。

漫长的留学生涯,让这个寂寞的孩子学会了钢琴、小提亲、口琴、手风琴、吉他、鼓、萨克斯风、喇叭等众多乐器,并且一举拿到最高级别的“八级乐理证书”。

所以,他今天能将每一首歌曲都演绎到完美,并不仅仅只是靠天分,他是个有底气的歌者。

沉——爱情的感伤有点沉

Eason是好运的,他初展歌喉后,立刻受到了歌坛填词之王林夕的亲睐。在他们合作的最初,林夕就为他写了打开歌坛神话的第一大作《我的快乐时代》。

陈奕迅的嗓音没有温柔的磁性,也不是标准的好“男声”,可是听他字句道来:“长路漫漫是如何走过,宁愿让乐极忘形的我,离时代远远,没人间烟火,毫无代价唱最幸福的歌。”总让人不禁要去心疼他,体味到旋律里每一寸感伤,歌不悲,情却无可控制地去追随。

被陈奕迅惹哭的那首歌,每个人心里都不只一首,林夕给Eason写《你的背包》,文字简单,情意单纯,只是阅读就像心里被揪了一下。而当Eason用轻浅的嗓音逐渐唱起,几处假音让人忍不住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最后,一句“你的背包对我沉重的审判,借了东西为什么不还”终于冲垮记忆之门,各种情绪在他的歌声中奔腾流泻。陈奕迅唱起歌来,就是拥有这种可恶的力量!

一个不认真的人,不用心的人,若然是一首好歌,也无法唱出这样的韵味的。他在《婚礼的祝福》里那一声憋足劲的闷声撕扯,夹杂了多少无奈,给我们多大触动,而这需要感情极度地投入才能如此真切地演绎。

还有谢谢侬,还有红玫瑰,还有富士山下,还有K歌之王、十年……

Eason唱林夕的歌词总是感情缠绵,缱绻纠结,叫人沉醉伤感且无可自拔。当他唱这些曲子的时候,仿佛他曽经历了词中的累世累劫。看他眉头凝结,神色复杂,时常被特写的嘶吼的嘴就知道,一个好演员是在用生命演戏,而他,是在用生命歌唱。

他在《K歌之王》的MV里,任凭喧嚣也要抓住自己的KEY,紧盯屏幕,握住话筒。这画面,起先是让人忍俊不禁,直呼他傻气。然而,当他坚持住一切纷扰,一切诱惑,动情地唱到最后,我们笑到眼角悄悄有了湿润,心里也染上了斑斓的失落。

陈奕迅演绎的每一首情歌,都爱得好沉。

颠——生活需要癫狂叫嚣

生活里的陈奕迅其实是个有点癫的人,这是受到他初中的一个老师影响。那时候,他很情绪化,高兴不高兴都写在脸上。是老师跟他说:“你该多想些积极正面的东西,生活才会快乐。”所以,我们看到镜头前的陈奕迅,总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鬼脸、嘻哈、耍宝、怪异的打扮和随性的行为动作。

他在演唱会上搞怪,颁奖典礼上搞怪,每一次面对摄像机,他总有数不清的鬼马POSE。真的玩疯起来,他也会醉个酒闹个事。唱歌唱到最HIGH点,还不小心从舞台上摔下来,风趣以身示范“一蛋传说”。他是歌坛天王,除却演唱的生活里,却癫得没有一点天王的作风。

让陈奕迅变得更癫的人,则是另外一个为他写词的人:黄伟文。

唱黄伟文的歌,是完全另外的一个Eason,他承认自己更喜欢黄伟文歌里那个真实贴切的自己。雏形由Eason自己完成的《浮夸》,被他们家老徐建议拿去给好友黄伟文重新谱,他的自信心不免受到打击。为扳回一城,陈奕迅在《浮夸》里大飙歌技,高音与假音来回的转换流畅有力,颤音被处理得似真似假,尾音的修饰干净又引人回味。整首歌的曲调可以说是十面埋伏,唱功稍逊一筹都会无法驾驭。陈奕迅唱到歇斯底里,也唱出了那不可有第二人胜任的完美经纬。

生活有太多的束缚和困境,有太多的约束和折磨,无可宣泄的,Eason全部放到歌里,变成波动的音符,再由他用铿锵的力道癫狂呐喊,他乐此不疲。

他是温柔的歌者和慈祥的父亲

他的音乐之路,几乎没有过低谷,他从大红大紫的那时候起就被放在“神”的位置上,歌迷随时都买他的帐。这样好的环境里,他不想为了赚钱而唱歌。2002年,《明年今日》红极香港的时候,公司想要推出国语版本,被他拒绝。他有自己想去做的音乐,不能接受这种唯利是图的复制,那根本是欺骗歌迷的把戏。

可是,歌迷们都在期待这张国语大碟,当其他歌手的碟片都在滞销的时候,永远有一批人瞻望着他的新片。群众的压力和全公司的恳求,他终于在接到林夕写的新词后同意了演唱国语版本。尽管如此,他依然觉得那个过程令他不爽,那不是他最渴望的东西,他并不想唱。

谁知,国语版的《十年》在内陆地区果然全线飘红,Eason就此打开国内市场,并收纳无数新的歌迷。

歌迷对他的好,他全部放在心上,每次开演唱会,他总忍不住会在演唱完歌单上的歌曲后,再另外加唱几首他最中意的歌曲送给歌迷们。那是公司没有准备的,就连乐队也可能跟不上的,却是他一颗真心要送给大家的。他在舞台上狂欢,飙高音秀歌技,等舞完唱完,这个HIGH到醉的男人居然几度泪洒舞台。

作为一个歌者,陈奕迅是美好的,他极富感染力的嗓音将爱情里的寂寞与忧伤表达地痛彻心扉;将生活里的苦闷与无奈,呐喊地响彻云霄。他在歌艺上才华横溢,他在私人感情上亦是饱满通透。

他的父亲陈裘大因贪污入狱,他鞍前马后,焦头烂额,甚至停工援父。他的妻子徐濠萦整日挥霍无度,更是与男相会夜店,他只说:“大家曾经有摩擦,思想出过轨,却没有分开,就应该去珍惜。”

他还有个可爱的女儿,上小学的头一天,他在北京宣传,宣传日是到9月4日,可是,他一定要8月31日赶回香港,只因为女儿第一天上学,他要去送她。他说这是一生只有一次的事情,如果不去做,怕以后会后悔。

他就是Eason而已

一个徒会唱歌的人,那是艺术家;一个疼爱家人的男人,那是好男人。Eason则兼具了以上二者,是一个有才华的好男人。他一直是天王,却从来没有被这顶大帽子所拖累,他深谙喧闹过后是寂寞的真理。再多诱惑又如何?舞台上的巨星,在灯光褪尽后,剩下的,只是自己。

陈奕迅喜欢穿着他觉得舒适的旧衣服,或者是被他穿出一身贱气却贵得发飙的衣服,去坐地铁,去菜市场,去茶餐厅。他从不把自己当什么巨星,他唱的都是小人物的歌,都是小人物的心情,他说自己也只是个普通的香港市民,一个肿眼泡,头发少,长得不好看,却能唱得我们柔肠百结的Eason而已。(来源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