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不妨,做个嫩绿女子

散去蓝色的忧郁,放下紫色的高贵,不做桃色女子,不做口味单调的白色女性,只愿做个“懂得自我欣赏,也深知世界之大眼界狭窄,谨记谦恭进取,不为情利牵绊,自立自强自尊自省,乐观”的嫩绿女子。

曾有朋友称心中有一个七彩的调色盘,并将认识的女性列入其中,如金色的初恋女友,粉色的挥着翅膀飞的小妹。

开始不懂,细品之后,竟坦然欣喜而乐不可支。

若是如此,不妨做个嫩绿女子呢。

女子便为“好”。不管造人的是上帝还是女娲,注定更改不了女性与男性在生理上的不同。这个“异”,就是女子所得的青睐罢。多一份纤细,少一份卤莽;多一份敏感,少一份平乏。这正是女性“好”处所在,然而,多愁善感似乎越来越成为女人的特质。蓝色的忧郁缭绕于身,静中平添凄艳,却无非是病态之美。再好的青春,怕也不会像酒一样愈久愈醇。将自己锁在心闺里,却慨叹世界慨叹人生慨叹友情慨叹爱。文字激昂犀利的石评梅,整日描摹愤嗟之作。一方面是精神上的苦,一方面是身体上的痛,便如同遭遇大忌,倒霉透顶,全世界的负担落入小女子柔肩。精神上的苦外人不便说什么,白天不懂夜的黑么,可是,所谓身体上的痛,伤风感冒啊,世人皆有,何必一而颂,二而吟,三而嗟呢?如此反复道来,拿自己的痛苦炒作,似乎颇为矫情。想来这世道如果是男人把女人踩在脚下也好,万望不要女人先把自己看扁了。蓝色的忧郁,几时能散?

贺双卿,才女嫁入凡门,劳作成疾,呕血而死,生前感怀身世,多留忧郁不平之作,这让我想起一个词——顾影自怜。人们常说时势造英雄,没错。环境对于一个人的性格思想,命运成功,的确有很大作用。双卿若生在名门,说不定也是一位李清照,或纪映淮。要求封建时代的女性自主并放眼长远,似乎过于苛责。李清照终至家国之恨,纪映淮也被迫搁笔,然而总有班昭这样的女子,襟袖留芳,景仰千年。谁说就该在不济的命运里沉沦呢?贫寒中自有一段风骨,怪只怪双卿把自己看得太重,过于自怜,放不下紫色的高贵。莲花出淤泥而不染,人们赞其纯洁。是花便不一定开在温室,野草萧瑟中盎然的花,方显珍贵。紫色的梦,终究做不长。多一个不肯屈就的人,世人又要多有一段“哀佳人之不幸”的感慨罢。

不能看重,也不能看轻。人都有自尊,否则就要怀疑他的社会属性。在如今这样一个标榜个性的时代,个体取向被推崇到极致。很难评判个体行为的越界尺度,尤其是女性。千百年来“人”是一个大话题,女人更是话题中的话题。不小心成了别人的话题是意外也是不慎,自己把自己当话题就是刻意和图谋了。木子美虽然勇气可嘉,终归幼稚了些。贾平凹写《废都》叫顺水推舟,张抗抗写《情爱画廊》叫艺术探索,林白写《同心爱者不能分手》叫思维超越。木子美这样叫什么?纵使有个把勇敢者拥护,大众的呼声只有两个字——作践。从老祖宗开始延续到现在,不过一件性事,古今中外那么多人写过了写红了,区区木子美还能炒出名堂吗?女子幼稚归幼稚,看轻了自己,终是不好。拿性说事倒也无妨,先扪心自问文字过关了吗,驾驭娴熟吗,深度够吗,谨慎为妙。硬件备齐了,绣个“性”字作花头也无大碍,否则了浪费了才气,白遭群起攻之而后快者群骂,岂不冤枉。什么女性写作女权写作皆是屁话,女子万不可看轻了自己的才情。至于娱乐圈周某张某之流,看轻自己人格,连被批驳的资格也不具备,出列吧。这正是桃色女子。

再说白色。纯洁,历来以白色为象征,似乎空一点的东西让人放心。女子也是吗?古人说女子无才便是德。口味单调的白色女性,“一辈子讲的是男人,念的是男人,怨的是男人,永远永远。”张爱玲早已将白色女人刻画得淋漓尽致,然而真的,女人输就输在“情”这场战争里,跟男争跟女斗,跟自己过不去,女人翻来覆去斤斤计较,为着一个“情”字,却把自己看无了。其实又何必?世间万物,独情最强求不得,既然早有生死相许的大气魄,何不在平时宽适些呢?于己于人,都留些自我思考生活的空间,才把握得当。弦不必绷紧,顺其自然就好。

想来看去,还是做个嫩绿女子好。嫩绿是生命的色彩,是青春的诠释。积极的生活态度,健康美丽的心情,永不言老求知求进的决心,平易温暖又冷静理智的处世原则等等,似乎都在嫩绿中寻得踪迹。

嫩绿女子,懂得自我欣赏,也深知世界之大眼界狭窄,谨记谦恭进取,不为情利牵绊,自立自强自尊自省,乐观做女子,便是嫩绿女子一生的追求吧。

不妨,做个嫩绿女子。(来源

文中所提才女简介:

石评梅:1902-1928年,是中国近现代女作家中生命最短促的一位,“民国四大才女”(吕碧城、张爱玲、萧红、石评梅)之一。她与高君宇是20世纪20年代著名的作家和革命活动家,他们用生命谱成了一曲震撼人心的爱情悲剧。

贺双卿:约1713-1736年,清代康熙、雍正或乾隆年间人,自幼天资聪颖,灵慧超人,七岁时就开始独自一人跑到离家不远的书馆听先生讲课,十余岁就做得一手精巧的女红。长到二八岁时,容貌秀美绝伦,令人“惊为神女”。但家境贫寒,18岁被嫁粗俗暴虐的樵夫,婆婆更是刁泼蛮恶。一代才貌双全的农家女词人,最终在肉体与精神的双重折磨下,花颜凋落,含恨离开人世。

纪映淮:约1617~1691年,明末清初女诗人。其夫抗清被戮,映淮守寡以终,夫亡后绝笔不复作。著有《真冷堂词》。

班昭:约45-117年,汉史学家,史学家班彪女、班固与班超之妹,博学高才,嫁同郡曹寿,早寡。兄班固著《汉书》,八表及《天文志》遗稿散乱,未竟而卒,班昭继承遗志,独立完成了第七表〈百官公卿表〉与第六志〈天文志〉,《汉书》遂成。帝数召入宫,令皇后贵人师事之,号曹大家(gū)。善赋颂,作《东征赋》、《女诫》。班昭为中国第一个女历史学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