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廖一梅:只相信一见钟情

廖一梅:我相信一见钟情,而且,只相信一见钟情。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不信。”

“我也不信,现在我们有一个共同点了。”

新年的酒吧,路过的女孩这样问戏里的韩冬,这是那出叫《艳遇》的戏里,男主角一次无聊的艳遇。

和他们两个的观点不同,我相信一见钟情,而且,只相信一见钟情。

在城市这部飞速运转的机器里,生活广告里的画面,杂志上的照片,有着整齐划一的标志模式。一早起床上班,开车,坐地铁,坐公车,坐电梯,走进属于你的那个狭小的格子间,对着电脑,打着莫名的电话,说服别人或被被人说服,无论是漫长的一天,还是白驹过隙的一天,太阳总会落山,又挤在车流中回家,在夜色中找个饭馆吃饭,或者端一杯酒在酒吧,或者端一碗面看着电视——枯燥,便是生活本来的模样。

无论我对人生怀有怎样悲观的想法,我始终是一个相信奇迹和等待奇迹的人,我所有的剧中人也皆是如此。只是有时候,他们自己并不知道,他们会假装世故,漫不经心,玩世不恭,但是这些都不能改变他们的本质,他们总会因为某一瞬间的感动而发现自己,发现自己原来一直是在等着,等着……

莫名的渴望和隐隐的恐惧,这是我所知道的预感。也或许,奇迹只是身体深处一次不为人知的爆炸,有时,我甚至觉得人们是受不了奇迹的,所以他们故意地去辜负它。那不被正视,不被认可,被溅上泥浆的奇迹,正委屈地,令人心碎地一次次跃上天际,看着……

“等待奇迹发生”——这就是我为什么写,而你们为什么看。

两年前,写完《琥珀》的时候,人人问我:“你喜欢花花公子吗?”是的,我喜欢。写完《艳遇》的时候,人人问我:“你期待艳遇吗?”是的,我期待。

有一个冬天的下午,我们几个人围坐在工作室的长桌后面谈《艳遇》的剧本,我的搭档史航忽然从桌边站起来,拿了他的数码相机拍了又拍,我们都毫无怨言地等待着他。我没有起身张望,我知道那不过是对面人家的保姆,在进行春节前的扫除,但是既然我们字写这样一个叫做《艳遇》的故事,我们怎么能不谅解他呢——看见一个女孩在阳关下擦玻璃,是他那天下午的艳遇。

我爱那些有爱的天赋的热闹,他们内常常是敏感的,多愁善感的,甚至忧伤的,他们生来拥有柔软的心和看得见美的眼睛,他们生下来便是为了等待艳遇,等待和美好相遇的一刻。刻薄如王尔德,也难免伤感地说:“因为有美,所以最后一定是悲剧。”他们看得见花开,自然也看得到了花落,所以难免忧伤……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