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李敖之女李文眼中的父亲

李敖之女李文眼中的父亲是个善霸,绝对不是窝囊没用、被人欺负的滥好人,是刀子嘴豆腐心的人。李敖大师已经74岁了,虽然他真的很毒蛇,但仍不希望他有一天也会“逝去”,这个社会需要敢说话的人。

在很多人眼里,爸爸是个“狠”角色,甚至有些人用“痞气”来形容。但我始终觉得爸爸的“痞气”是建立在他深厚学问的基础上的。一个人如果只读书不骂人,那么他可能是个历史学家;如果只骂人,不读书,那么他可能是个流氓学家;而如果两者兼备,那他就是李敖。

我在美国出生长大,对我来说,英语是我的母语,是我最习惯使用的语言;加之爸爸从来不苛求我必须学好中文,所以跟同龄美籍华人相比,我的中文水平很有限。从某种意义上说,是爸爸早年对我“纵容”的因导致了今天的果,这个要“归咎”于他。

“我对李文最大的亏欠是……”

其实爸爸的“纵容”只是遵循了美国的家庭教育方式,我们在各自的领域忙碌,互不干涉,对彼此的生活和选择充满理解、认同和尊重,他从不会凭长幼伦理而将父权之威严强加在我身上。

既为李敖之女,自然也遗传了他的桀骜和自我。多年来,我从不会借“李敖”这个名字来抬高或衬托自己。我就是我,我是李文,我要过属于我的生活,我会依靠自己的智慧、魅力和学识,让人们记住我、了解我、喜欢我。

对于爸爸写的书和有关他的书,无论好坏,我很少关注。与其他父女不同,我和爸爸相处的时间并不多。在我最需要他陪伴的时候,他却深陷囹圄,无法为童年的我遮风避雨。爸爸曾在《坐牢家爸爸给女儿的八十封信》一书里写道:“我对李文最大的亏欠是我一生的麻烦,使她不能跟我住,不能很好地教育她。”

斗士无法规避的宿命

其实爸爸只是亏欠了我很多父女相依的日子,他从不亏欠对我的教育。记得小时候,爸爸每隔一周就会从监狱寄信给我,用这种特殊的方式教会我很多做人的道理。那是爸爸在当时情景下唯一可选择的办法,他把自己对女儿的牵挂凝注在字里行间,笔锋过处仿佛铿锵有声,丝毫不见牢狱生涯的凄凉困苦。

父亲性烈如火,他直言敢骂,身置险地也浑不在意。父亲用言行教导我:要做强者不要做弱者。他灌输给我不畏强权、勇敢追求真相的道理;直至今日,我坚定的法律意识、道德意识,很多都受益于当年他从军法看守所里寄出的信。

但强者并不好做。尤其要变革一个社会长久形成的制度和观念,其反弹的力道会让触及者代价惨重。“先驱”只是功成后的标榜和称颂,被视作异类遭到排挤、压制,才是斗士无法规避的宿命。

爸爸用他一生的时间,以一己之力对抗传统文化中的反动及不合理。有人形容他是战神,我想并不为过,面对蒋介石的专制和国民党的黑暗势力,即使坐了20年的牢,他也从未退缩。爸爸自己说:“我是一个大陆的知识分子,可是却出生在台湾。”这是台湾的幸运,也是大陆的不幸。因为“李敖”二字足以让台湾为之骄傲。但这令台湾骄傲的人,这个文字放荡不羁、思想天马行空的人却被台湾的统治者伤害最深。

很少有人能够读出爸爸慷慨激昂背后的辛酸无奈、沉痛悲凉。爸爸在这一过程中渐渐养成了对簿公堂的嗜好,喜欢打官司。为什么喜欢打官司,因为有很多愤懑,很多不平,很多不公正的遭遇。

铲除不平、不公正的方法倒很多:“第一个是忍气吞声;第二个是大人不记小人过,阿Q式的自己解释;第三种就是流氓式的,我私下里报复你,我揍你一顿,很社会式的、黑手党式的。第三种是很痛快的,可是我们理智地知道,不可以用这几种方法,我们也没有这种机会去透过黑社会来解决这些问题。”

被人称为“天才”的爸爸没有用上述任何一种方法来解决问题。最初,他找到了一个治疗这个社会疮症的良方——口诛笔伐。这个方式在大众媒体普及的今天会产生一定的效果,可也仅限于“一定”,对根本问题还是无法起到太多实际效果。那么,“实际效果是什么,是要靠诉讼,我打官司我告你,就可以解决很多问题,所以我李敖就开始在台湾变成一个非常好讼的人。”爸爸的言传身教,极大地影响了我。

正在“逝去”的“流氓学家”

在很多人眼里,爸爸是个“狠”角色,甚至有些人用“痞气”来形容。但我始终觉得爸爸的“痞气”是建立在他深厚学问的基础上的。一个人如果只读书不骂人,那么他可能是个历史学家;如果只骂人,不读书,那么他可能是个流氓学家;而如果两者兼备,那他就是李敖。

爸爸说,不认识我们的人喜欢看我们的文章,认识我们的人喜欢听我们的讲话,了解我们的人喜欢我们这个人,我们做人比我们讲的话好,我们的讲话比我们的文章好。光看我们的文章,一定会以为我们是穷凶极恶的家伙,可是听了我们的讲话,一定会觉得我们比我们的文章更可爱,等对我们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你会发现我们又厉害又善良。

别人是恶霸,我们是善霸。我们也是一霸,绝对不是窝囊没用、被人欺负的滥好人。真正理解我和我爸爸的人都知道我们是刀子嘴豆腐心。

爸爸非常爱我,常常将他收集的一些名人语录送予我。在他过完74岁生日的时候,他对我说感觉自己老了,头脑不再像以前那样灵活,有时候甚至会做错事。他提到自己正在“逝去”,意思是他可能会在不久的将来离开人世,而他也已接受这个事实。爸爸让我将“逝去”原文语录找出来,在此呈现如下献给爸爸:

“Old soldiers never die;they just fade away.”(老兵不死,只会慢慢凋零。) (来源



标签:

 

2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欣赏李敖大师。湖北网,小虫

    (0) (0)
  2. 别人是恶霸,我们是善霸。我们也是一霸,绝对不是窝囊没用、被人欺负的滥好人。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