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白雪白雪,你要自己燃烧

说一声愿意先走,恰是我最大的私心,也恰是我对他,最大的放心。当我老了,当我不敢凝视青草,白雪白雪,要自己燃烧。


……汝忆否?四五年前某夕,吾尝语曰:“与使吾先死也,无宁汝先我而死。”

——林觉民《与妻书》

2009年夏天的一个下午,跟郭大先生说到朋友间谁谁结婚了,谁谁离婚了,我说:你我结婚的话,我夕死可矣。

这话说出来,自己也觉有些惶恐。他更诧异,问:你说什么?

我再说了一遍。他还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似的,又问。我又说了一遍。

确认了我的话之后,他说:三儿,不至于吧?

我很平静:至于的。

他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背对着我说:你一定得死在我前头啊。

我也很惊讶,急于确认他的话。他握着杯子,半侧着身望着我,眼神柔和:要不我死了你可咋整?

这一幕,跟在书店里,我指给他看我做的书被堆在很高的架子上,他默默走过去一伸手就拿下来,又左右张望着把那三本书放在店门口最醒目的位置上,回头看着我笑的一幕,一起深深刻在我的脑海里。因为在他背对我的那一刻,虽然我再次清清楚楚地看到了他的恐惧,但也第一次看到了他的一些真心。

后来这样的对话反复又有几次,但从没有深谈——不知生焉知死,谁也不爱谈这个话题。然而每次他都会说同一句话:我死了你可咋整?

有时候加一句:到时候想吃个炒鸡蛋都没人给你做。

有时候说说实话:躺在病床上也未必指望得上儿女。

有时候想想对策:要不我给你存一笔钱。

2010年是我很不喜欢的年份,因为从年初开始一直在生病,还做了一次手术。服药调整期间的反应很大,有一个晚上,父母都去新房子住了,我坐在电脑前,小腹突然疼起来,全身发冷,一动不敢动。大概过了半小时,才勉强挪到床上躺下。那一刻,衰老和死亡突然逼近我的脸,我甚至已经嗅得到衰朽的霉味了。

于是,我借着一点儿酒劲儿跟郭大先生说起这些事。我说:你老了还有我,我呢?你70,我才58,又没有孩子……你没了,我怎么办?

郭大先生举起酒杯:三儿,没事儿,你肯定死在我前头。

几年前在福州街头瞎逛,不知不觉到林觉民故居门前。那一处院落紧锁着门,也没个售票处,在闹市里像很恬静又固执地守着什么。来往的人都不在意,我在旁边绕了几绕,摸了摸门环门板,最后也只好讪讪走开。

我现在想,这世间倘若没了我,他那样独的人,应该知道如何继续生活下去,我则不然。说一声愿意先走,恰是我最大的私心,也恰是我对他,最大的放心。

《我梦见白雪在燃烧》里这样写——

当我老了
当我不敢凝视青草
白雪白雪,要自己燃烧

文/十三@接地气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