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叶倾城:玫瑰碗里的玫瑰花

叶倾城,国内发行量最大杂志《读者》的签约作家,其作品在诸多的报杂志中有很高的转载率。“写作之于我,越来越像一桩宿命,一份天赐的枷锁,但我愿意背负这沉重,直至永远。”她如是说。

内衣就像女人的另一种爱情:曲折、朦胧、神秘、疯狂、欲说还休。一个女人变换内衣颜色造型的过程,就是她释放或者表达自己的情感的历程。

黛安芬内衣广告上的女子,金发含了太阳的笑,微微放光,净柔肌肤如玉,是国画上的留白,凸现着桃红、淡蓝、粉白……的三处点晴。

彩印的广告,散置在柜台上,若无其事——本来就只是一件穿在“内里”的“衣物”。

还是喜欢中国的叫法:“小衣”,指的是潘金莲的肚兜:红缎面,白绫里,三镶三滚的黑丝绦,绣了鸳鸯相对浴红衣,或者鱼跃入荷心,带子松松挽着,转侧间,春光隐约……

要么是尤三姐的水红抹胸:她酒意渐涌,脸似桃花雪盈胸,满口嚷热,解了扣子,怀中揣的一段红生生跳出。却可望不可即,是她自己的佻达与风情,与面前的男人无关。

因为“小”,因为灯下酒里床第之间乍相逢,故而旖旎、冶艳、恣肆风情,却忽然羞涩地转身,着外衣,良辰美景全数收藏。

那些小衣,是可以留一辈子吧?但现时女子的内衣,统统是易耗品,跟打印纸、墨粉等同身份,随时地,洗得黯黄了,带子有点松了,便自此冤沉柜底。反正内衣专卖店多,橱窗里搁着的,全是倚红偎翠,惑人眼目,几十块钱一件罢了,又不算贵——新欢即出,旧爱还有什么用武之地?

而内衣又是这般美丽。它原本空无一物,缱绻柔腻的细丝,窄窄带,碎碎丝,盈盈一握而已。穿戴在女子身上,才陡然饱满,是玉液琼浆盛满杯,而且永无餍足。

名牌内衣偶尔打出跌楼价,济济一堂的女人推挤柜前,无数双手在无数件颜色式样里翻搅,大声报出自己的尺寸:70A、75B——早些年,那是用一双男人的手来量度的吧?

一位朋友终于狠狠心,用700元买下原来标价1700的内衣。但让它深藏衣内,密不见人,是埋没;彻底的内衣外穿,裸裎相见……开什么玩笑?以镂空镶花外套半遮半掩,若隐若现,又是折堕了。而她未婚,独居,感情世界一片荒芜。

呵,她是开在玫瑰碗里的玫瑰花,却少了叹赏的眼睛,采撷的双手,便只有孤单地、孤单地在镜前盛放。

——美丽而寂寞的内衣,有时,真象美丽而寂寞的爱情。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