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写给苍井空妹妹的一封情书

真想搞明白谁是苍井空进军中国的幕后推手?我曾经为苍井空驾临中国,深受拥戴的场景感到羞耻,后来一想苍井空才是真正的透明和纯真。她从一开始选择的就是一个暴露、猛烈的事业,她靠自己的身体和忍耐吃饭,没有偷,没有抢。在那个行当里,似乎只有明规则,没有潜规则。

苍井空妹妹:

你好!

请允许我模仿纳博科夫的那本小说的开篇来开始我这篇写给你的情书:

苍井空,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望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

苍——井——空:舌尖向上,分三步,从上颚往下轻轻落在牙齿上。

苍。井。空。

今天是情人节,有多少孤独的男人守在电脑前对着你的一颦一笑、一张一弛,一喊一叫,心驰神往,不能自拔?

你曾经是男人们私下里的意淫话题,上不了台面,就好比丁字裤可以穿在身上,贴在肉上,但很少堂而皇之地顶在脑门上,向天下昭告:苍井空,站起来了。

如今,世道变了,人心宽容了。你从一衣带水的日本来到中国,成为万千瞩目的公众人物,还能和辣妹子辣的宋祖英、“世界真奇妙”的杨澜站在一个台上,摆POSE,谋杀闪光灯和数码相机电池,实在是让人始料未及!

真是“行行出状元”,“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那一刻,人们忘记了南京大屠杀,忘记了侵华战争。

我们身处这样一个时代——我们一边看着苍井空的表演,无限意淫;一边也要看着《金陵十三钗》大骂小日本。

我们就是这样的一群男人,一边为苍井空们兴奋不已,一边为曾经的民族屈辱感到愤慨和窝囊。

韩国人能在日本驻韩国大使馆门前摆上一尊纪念慰安妇的雕像,以示对日本政府未能妥善处理慰安妇问题的愤怒。当我们经常戏谑地称韩国人“高丽棒子”时,我们是否想过韩国人在面对日本人时的硬气和倔强?

我猜,日本人永远不会尊重中国人,只会敬重“高丽棒子”,因为后者懂得自重。

我想,总有一天,一些幕后推手会把你送进人民大会堂、送进北京大学、送进清华大学的讲台,举办报告会,讲述你的奋斗史、“战斗史”,然后满场的“粉丝”兴奋得和你一起发出“叫床”般的喊声。

苍井空妹妹,以你为代表的各个时代的姐妹,为我们身处性教育缺失时代的男生带来了启迪的光芒。你们是茫茫大海中的一座灯塔。我们曾经蒙昧无知,对女性身体和两性之事的了解仅限于生理卫生课那些枯燥无味的描述。

我上小学时,还看到很多同学将安全套装上凉茶,带到学校喝。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们课件10分钟的玩乐就是将安全套吹起来,当气球玩。

我生于1980年12月。每逢高中同学聚会,我们总会谈起高中时看毛片的经历。

我的看片生涯始于初三年代。那时,我在安徽潜山的彭岭初中就读,住的是集体宿舍。每个周末,都会轮流有人去看宿舍。有一个晚上,刘某、李某以及我这个方某,好像还有王某,我们一起看宿舍。刘钊说,带我们去县城里见见世面,去看三级片。

我们骑车。我紧张,我兴奋,就好像奔向一个女生的澡堂去偷窥。当时,我感觉对不起爸妈,要是被公安局逮了,抓进去坐牢,我这辈子就毁了。我那高度近视的爸爸,还指望我给他出人头地,光宗耀祖。

盐业公司的二楼或者三楼,我记不清了。好像被一个个体户租用了,用来播放录像片,那时候还是卡带的。大厅内一篇漆黑,只有一个大屏幕。我害怕极了。

我看见了,我看见了,我看见了,女性的身体头一次以如此清晰和直白的方式在我面前呈现。

我怕得要命,我颤抖,手心冒汗,两腿哆嗦。看一会儿录像,再转过头看一会儿入口处。我就怕我爸我妈会冲进来掐死我。因为盐业公司离我家,走路也就10分钟。

看过了一直想,那时候,还不知道手淫,就是脑子里想女人赤条条的身体。于是,梦里会遗精。虽说裤衩粘糊糊的,但是心里很爽。

上了高中,寄宿制的学校,翻墙出去看片,已属家常便饭。

那时,最爱看翁红、徐锦江的《青楼十二房》,后来迷恋上杨思敏的《金瓶梅》。那身体,那乳房,高中时抹不去的记忆。高中的所有课程都忘了,现在还记得翁虹、杨思明在片中的样子。

看片有过被派出所突袭的经历。派出所的人,针对的不是我们这帮学生,而是开录像厅的老板。据说,老板得罪了派出所的人。因为派出所的人来看正儿八经的香港录像时,老板照样收钱;派出所的人买烟抽,老板照样收钱。你说,这脑袋不是让驴给踢了吗。

现在凡是开店做生意的,尤其是像洗浴中心等娱乐场所,巴结公安都来不及,怎么还会让公安掏腰包。

被派出所“干警”突袭的那个凌晨,我们宿舍的男生几乎都在那个录像厅里,看的是欧美的猛片,高头大马,画质极为清晰。每个部位,每寸肌肤,每条纹理,似乎都尽收眼底。

唯有一个男生,因为次日要参加学校运动会的标枪比赛,所以当天晚上没来录像厅。

“干警”们冲进来的那一刹那,有的人站起来,傻了,不知道该干什么;有的钻到床底,还是被搜出来了。到后来,学校领导也来了,我忘记了是谁。

次日,我们所有的“犯罪嫌疑人”站在班主任家的门前,每个人都有赎罪的心。后来,也没受什么处罚。只是再次看到那个录像厅老板时,已是三个月后的事了,他光着个头。自此,生意惨淡。只是两张台球桌,还是有学生在光顾。

正月回潜山,去了一趟野寨,现在叫“天柱山镇”。录像厅的位置改建成了两层楼的民居,一楼是底商。

看着毛片长大,从武藤兰、松岛枫,再到苍井空,一茬接着一茬,才发现自己已三十而立。

想想人生不该是这个样子,是否应该更精彩一点?是不是可以告别那苦逼,似乎永无休止的夜班,找回正常的作息时间?能不能游山玩水,还能把钱给挣了?

无数“2B”中总有幸运儿,就如同无数AV女优中总有“巨星”诞生,从而实现转型,过起不用拍摄猛片的生活。

真想搞明白谁是苍井空进军中国的幕后推手?我曾经为苍井空驾临中国,深受拥戴的场景感到羞耻,后来一想苍井空才是真正的透明和纯真。她从一开始选择的就是一个暴露、猛烈的事业,她靠自己的身体和忍耐吃饭,没有偷,没有抢。在那个行当里,似乎只有明规则,没有潜规则。

而在中国的娱乐圈,似乎只有潜规则。当那些潜规则的游戏者与苍井空站在一起时,刹那间,我觉得苍井空的形象高大起来,宛如宋庆龄基金会涉嫌以剽窃方式在郑州郑东新区竖立起来的雕像,高达24.15米。

我觉得联合国可以邀请你,苍井空妹妹,作为形象代言人,鼓励联合国向着透明、纯真以及和谐的目标奋进。苍井空妹妹,受累,希望你担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先生的助理,在各国间斡旋,没有你摆不平的男人。

苍井空妹妹,作为一个中国人,尽管我对这个国家的很多事情充满了失望和愤懑。但是,还是希望你好好警告美帝国,它丫的,不要太霸道,它搞得“对内民主,对外专制”的那一套,我们中国人都懂。

它嘴里喊着民主,心里藏着阴谋,恨不得每个国家都去舔它的屁沟。你们日本人天天舔,舔得它蛋疼,它还不够爽吗?亲,它当心爽“死”了,精尽而亡。

它个美帝国,它要重返亚太,不就是要压制中国吗?有意思吗?它不就是想“温水煮青蛙”,慢慢把中国给废了吗?它不就是想有朝一日对着中国“打炮”吗?它上次联合英国、法国、卡塔尔以及沙特,轮奸了利比亚,这一次,它惦念着叙利亚的姿色。

苍井空妹妹,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觉得西方国家一旦绕开联合国去轮奸叙利亚,你觉得俄罗斯和中国会出手相救吗?受累,因为你是有名望的人,你可以问问那些江湖大佬,尤其是政坛的,俄罗斯和中国会出手相救吗?

苍井空妹妹,我还有很多问题不解,你也可以帮我去问问:诸如越南、菲律宾这些地理和人口概念上的小国,利用舔美国屁沟的方式成为“大国”,而我们这个经济总量、人口数量上的大国怎样避免成为“小国”呢?

你们日本人不拿中国当回事,我能理解,毕竟,你们实力很强,我买的单反相机就是你们日本品牌;我爱吃的寿司,就来源你们日本;还有我老婆上次去日本冲绳游玩时,被你们的礼貌和秩序所震惊了。可是凭什么越南、菲律宾这样的“小痞子”,敢于调戏中国呢?

我小时候听过的一句话很管用,“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中国政府一门心思搞建设,结果一不小心经常被人搞,那这种建设的意义何在呢?

这些本是大人物的事情,用不得我等小民操心,只是有时觉得这个国家很窝囊,到最后还要找一个词来遮羞:韬光养晦。

真是的,韬个蛋光!养个鸟晦!

算了,还是多想想我们的苍井空妹妹。

有菜吃,有毛片看,有爱做,有健身房可以锻炼,生活就很幸福了。

前些天,在操作国际新闻版面时,选了一条泰国卫生部要在情人节这天向广大青少年、性工作者派发免费的安全套,以此鼓励安全的性行为的新闻。

在这个“只有安全套,没有安全感”的时代,祝愿天下有情人情人节快乐,也祝苍井空妹妹生活幸福,而不是这繁花似锦的快乐如瞬间的浮云,随神马而去。

送一句话与网友们共勉:用“套”,不拍照,免得天下人都知道。(来源



 

3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兄弟你有点跑题哇~

    (0) (0)
  2. 直抒胸臆,高!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