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双非父母香港生子:不得不说的真相

最近,“双非父母”香港生子挤占香港医疗资源,引发大陆人和香港人对骂。“双非父母”为啥非去香港生孩子?大陆“双非父母”为了占便宜?香港同胞全部都排斥大陆“双非父母”来港生子?一个真正的“双非孕妇”从亲历角度来说说事情真相。

这几天想必大家在网上看到许多大陆人和香港对骂的帖子,也看到了港人刊登广告表示“忍够了”和围着大陆游客唱《蝗虫天下》的照片。其间有一些表达事实,也有表达愤怒情绪的帖子和跟帖,但是好像还没有看到一个真正的“双非孕妇”来说两句,也没有看到在香港受到“歧视”待遇的人从亲历角度来说说事情真相。今天在这里想以最平静的,最客观的个人经历谈谈我和香港的一切缘。

我于1月14日携妻子和6岁女儿去香港,此行有两个目的,一是根据预约,我们必须于1月15日去香港一家私立医院做第一次产检,同时缴纳按金,确认我们在这家医院分娩。先不说我们为什么要选择去香港生老二,其实大家也清楚了,大陆的计划生育政策是不允许生老二的。我的周围许多朋友去香港生孩子,都是生老二。(关于为什么去港生子的详情后面说)

我们准时来到这家医院。在从地铁出来到医院的路上,还遇到一位香港女士,她是专门为来港生育的孕妇提供各种服务的,包括临时的住宿、孩子出生后的证明办理、医院协助的服务等,包括炖鸡汤服务。显然,这是一位通过给孕妇提供服务赚钱谋生的女士。在去医院的一路上,我们聊了很多,显然为大陆来港孕妇提供服务,已经成为许多港人的一项生意。

考虑到临产前到港待产需要小住一周到两周,出生后可能办完出生纸前需要待几天,我们来前通过网络论坛留了一位香港女士的电话,我们去完医院后晚上还去考察了一家提供家庭式住宿服务的家庭,当时里面有一个孕妇正在那里待产,一个在那里已经生产小住。在和这些港人接触中,我们觉得非常愉快,他们也非常热忱,因为这种双方需要的服务,给港胞带来的收益还是比较可观的。

例如居住一天,大概5平米左右的房间,一天需要收取300港币。其条件比较简陋,以致同去的女儿那么小都会很惊讶地问:妈妈,难道你要住在这里吗?其实对于港胞来说,住房条件平均面积来说,一直不大,比起我们在北京3个人住100多平米的房子来说,港胞居住面积总体上赶不上内地人,所以这样的房间条件其实很正常。这也是为什么许多港胞为了改善良好的居住环境,到大陆的深圳,还有其他地方购房。当然现在香港同胞到大陆买房已经是常事了,许多香港老人散落在大陆许多地方颐养天年的不在少数。

回来再说这家医院吧。医院的设施非常好,跟北京相差无几。但是人没有那么多。医院从前台到医生,对我们都非常热情。因为我们是合法来港的,是通过医院网站留下的电话,直接拨打预约上的,我们彼此实际上是按照一种商业契约在彼此提供各自价值,在这个过程中,大家是平等的,我们遵循了香港政府的规定,医院履行医疗服务的标准。

我们缴纳了55000港币按金,当然当天还做了一次唐筛,花2900多。另外一个什么检查800多,总共花3700多。检查费用确实比内地医院贵不少。预估,在香港生一个孩子需要花掉RMB 8万左右,加上来回多次的机票和住宿消费等,在10W RMB左右。但是来了香港显然不是这个数,这次来回香港,我们总共消费加医院费用花掉了8W人民币,并准备生完一个孩子在港花掉15W RMB。

官方数据2010年大陆在香港出生的孩子数大约在4万多,为了防止多度饱和让港人生育环境拥挤,香港政府2011年压缩到3.4万名额,私立3.1万,公立3000名额。这样来算,这些孕妇到香港花掉的费用在40亿不为过。这些纯粹在服务方面花掉的费用,对香港经济质量意义更大,对民众带来的价值更大。

话题转移到为什么香港政府让双非大陆孕妇去生孩子,大陆孕妇为什么不惜花重金去大陆生孩子这个话题上来。其实这是一个不需要畏畏缩缩,捏捏藏藏的双方需求。数据显示,香港每年正常死亡减员数量大概在4万多,香港本地妇女生出的小孩在4万多。但是香港人口曾经却在下降,因为香港外流人口也是一大数量。例如去加拿大,美国等全球其他地方定居,去大陆发展等。

香港籍人口在710万左右,香港的生育率非常低,到了千分之六,这是个什么意思呢?就是香港如果保持这样的生育率,本港的人口就无以保持这个岛提供的金融、海运、旅游、服务等等各行业的运作,人口的老龄化将使得这个岛屿开始衰落。香港的老龄化成为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

关于香港落地出生即获港籍的政策,实际上是港府经过多方周到考虑,不得不实施的一种人口补救措施。也就是说,本港人根本就不用担心这些小孩子像蝗虫一样把他们的资源给占用,香港人口在保持一种动态平衡。

港人为什么会对此事有这么大的反弹,大家观察到整个事件的变化动态就知道什么原因了。

首先,小孩子在地铁里吃东西,这件事情引起了大陆和港人的对骂。其实这件事情太小,而且在尊老爱幼,好客为本的中华文化里,港人自觉此事有点不厚道。所以后来矛头转向了来港孕妇,因为这是一种事实。在过去的案例里确实有几粒意外,就是大陆孕妇和港籍孕妇在公立医院里有资源冲突。所以大年初一他们能够聚集1万多人到中联办门口,主要的诉求就是反对双非孕妇来港。

在针对孕妇的行为中,有许多港人的理由是我们这些孩子可能会占用了他们的资源。我以我作为孩子父母的亲身思考,分享一下我对港籍孩子未来的计划:

首先,空间资源。我们肯定不会去香港居住,因为以我们的经济实力,在北京购买100多平方房产还可以,在香港高一倍北京房价的情况下,我们肯定不会卖了北京的房去做这种迁移。而且我们的工作收入来源全在北京,社交圈全在北京,没有必要去香港定居。

二、医疗资源。我和妻子、孩子有丰富的各种商业保险,还有社保,医疗保险,我们也不太可能去香港占用香港的大众医疗资源。如果大小病我们坐飞机去香港看肯定是不可能的,既不经济,也不理性。

三、学校资源。我们不会把小孩送去香港上小学、中学。至于大学,看孩子的选择,就像目前香港学生来大陆上学,大陆学生被香港招生过去一样,目前许多大学全球招生,此种人口流动很好控制,只要香港的大学不招内地学生就可以了。

我们的孩子到底是在中国上大学还是在国外,我们还真不好说。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小孩子一定要留在身边,接受我们的言传身教,我和妻子在教育孩子上面意见很一致,就是让孩子感受我们的爱,对社会充满爱意,让他们感受到爱的坚强和力量,对于孩子未来和人相处,和人成立家庭,都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一直不把孩子的智力教育放在地一位,而是把天性发挥,人伦之情,做一个健康的人放在重要位置。我们的老大在北京前十名的小学上学,玩玩学学的,居然刚刚考的数学100分,语文99.5分。考得好我们也不特别表扬,考得差也不批评,我们觉得风物长以放眼量,我们不是孩子的的上帝,我们无法左右孩子的未来,所以更希望在孩子小,对世界不懂的时候,我们给他们塑造一种爱的习惯,信任的习惯,尽管这些习惯在他们初上社会时或许会上一些当,但是有我们支持他们,陪他们度过这些难关,相信人以群分,他们一定会交到跟他们一样的朋友,我们有这个信心,对这个社会还是有信心。

至少我和我老婆就是一类人,我们很幸福,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还想要一个孩子,因为我们确实有从心里往外释放爱的热情,不被社会某些负面东西影响。

四、还有不选择定居香港的一个特别个人化的原因,就是我和妻子喜欢四季分明。香港作为一个接近热带的城市,没有四季也是我们受不了的。我们在三亚有固定居所,但是很少去那里,因为那里总是四季一样,也是非常让人绝望的一种感觉。我喜欢冬天看到雪,夏天去内蒙草原走一走。夏天去北戴河海边也很近。去太行山、泰山、等等,北京周围一天车程里好玩的地方真的多得不行。还是希望在四季里行走。基于这几点,我几乎发现现在的我和老去的我,都没有可能要去香港定居,去占香港的资源。我唯一可能预料到的是,因为有了这个孩子,我会多次去香港,多次消费。仅此而已。

既然这样,一定有人问我:那你去香港生个孩子干什么?

是啊,这个问题应该去问政府,而不是我们啊。我生为中国人,自己养儿育女的愿望有什么错呢?以经济能力,我们承担得起。我们生养一个孩子,就需要花很多钱,创造很多购物,很多家庭服务的机会,养一个孩子花费到上大学,有人算过,保守估计在北京需要60万。所以我真的看不到生孩子有什么不好的。中国大陆同样也处在人口老龄化的路口。许多城市白领的生育意愿很低。而农村、少数民族都具有生二胎的权力。

所以我们看不到计划生育目前的意义,但是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依然坚如磐石。有人说,这只是一种人口财政,相当于生育人头费一样。以北京为例,超生人口的罚款额为北京市各区年人均收入的5-10倍。以北京市海淀区2011年人均收入为3.76万来算,罚款数在18-38万之间。

罚款并不是不能使用的一种行政调节手段,如果政府能够以非常公开的渠道接受我们超生罚款,我们也无话可说,愿赌服输,按照游戏规则出牌。我们真正接受不了的,是我们没有跟政府打交道的人脉,我们不会托人办事,不喜欢让自己作为公民却像低人一等一样去求公务员办事,甚至干我们最不愿意做的送礼之事。

我的第一个孩子上学,我从未想过通过送礼解决,宁可在学校附近买房子。我宁可辛勤劳动,花钱用公开公平的市场来实现家庭微小的愿望,也不愿意有失尊严地去做非常违背心愿的事情,同时更加去参与和促涨了贪污受贿。这违背了我的价值观,违背了我们教育孩子的基础。

作为一个小民,我能够自我控制和实现的,也就是这样一点点所谓自主吧。所以选择香港生老二,主要是逃避我不认同的超生制度。也不违法港府现行政策,因为这个政策是公开的,人人平等的,我们不做任何好逸恶劳,占港胞资源的事情,我们只会把积蓄拿出来,去香港花掉,仅此而已。

以我之身亲,我想安慰此事的双方,而不是一方,其实也是如鲠在喉,不得不吐:大陆同胞,港澳同胞,你们应该懂的,但是因为你们不是亲历者,你们可能误读了孕妇赴港生子。因为去香港生孩子不便宜,比北京的私立医院美中宜和、玛丽都贵。去香港生孩子的不是一般经济基础的家庭,他们不是那种靠懒惰在大陆存在,并去香港占便宜的人。

我的两个朋友的第一胎,本可以在北京当地公立医院生,但是去了一次,受不了人满为患,医疗服务态度问题,自愿掏10万在私立医院生小孩。这只是一种选择。他们并没有因此去排斥非北京户口的孕妇。作为北京市民,当北京拥堵得不得不限行,地铁挤得喘不过气来,总体感觉北京人从来没有把气出到外地人身上。这或许是一种北京人的态度,他们确实宽容。

记得有一段时间,北京对周边农民拉着骡车到城里卖菜卖西瓜非常反对,进行抓罚,后来纠正这种行为,运行他们到城区一些地方售卖。原因是生存高于一切,便民高于一切。我想这是真正的人本态度,而不是仅仅把街道弄得很整洁就是文明,文明的道理不是这么表明。

在香港几天,我感受到了香港人的高素质。香港大部分街道尽管窄小,但是很整洁。我们在香港街道,在迪斯尼,在海洋公园,在花园街,在油麻地,在时代广场等等,处处遇到热情的香港人,他们给我们指路,怕我们听不懂,用憋足的普通话给我们讲。或许是我们运气好?

但是我们真的感受到了香港人的热情。早年我去过香港,在尖沙咀洲际酒店开会,在会上我们跟一个香港摄影师聊得很好,因为我也喜欢摄影。会议完后,我们约着一起去吃香港小吃。我请他,他回请我。我们去了花生酒吧,大家喝着啤酒,可以肆意把花生皮扔到地上,地上累计了尺厚的花生壳。那种恣意,很爽。

我们聊香港电影,聊房价,聊即将到来的北京奥运会。他跟我同龄,也有了孩子,老婆,租在一个370尺(约37平米)的房子里,两个房间,一个他和老婆住,一个保姆和孩子住。他说明年他的愿望是买一套房子,我问多大,他非常努力地有些自豪地说:700尺。而那时我已经在北京住上了1400尺许多年了。我深知他的不易,港人的不易。我们聊得太投机太欢,我几乎看到了他的泪花。告别时我约他奥运时到北京来,我家里住。到北京一定要找我。他说一定。可是几年后,北京奥运了,我还惦记着他,却一直没有等到他的电话。

他是我在香港萍水相逢遇到的朋友。我相信香港人,是因为他。还因为我早年当过记者,采访中结识了很多香港高级管理者,有IBM、HP、Intel等等,多少跨国公司的高管。他们有的在北京买了房,叫我去他们家里看看。有的CEO请我们去他们家里聚餐。还有相当普通一些的香港藉职业,他们的眼神里总是像孩子一样干净,做事情有干劲。我们都准备走进对方心里,但是我们都很忙,就是那种意犹未尽地缘起又缘落。我有时候仰天浩叹,中国人啊,真是可爱,天南海北,却可以用心沟通。

(顺便提一下,医院里的那位医生那么好,人性,知性,和蔼,信赖,这是我认为的香港素质。)

在香港住在窝打老道上一个酒店,在酒店看报,说在离酒店不远的花园街,警方查出了大量的毒品和刀具。同时在前两天看到的报纸上披露一个港警卧底案,说一名英俊的,不经常执勤的警察,混入黑社会3年,最后全是而退,居然让港警抓到了200多名黑社会成员。另外看到一则消息是:一辆车在元朗焚毁,有人被黑社会谋杀……

在维多尼亚港看用普通话讲解着他们以港湾里许多摩天大楼为背景设计的激光表演,感慨万千。看到香港的繁荣,想起香港也存在许多藏污纳垢,心中释然,对香港多了一份理解,对港人多了一份理解。香港没有光环,是一个实实在在人们生生息息的地方。有光鲜一面,有晦暗的一面。

当我看到一群香港年轻人围着无辜的大陆游客唱歌的照片时,我确实有点震撼,慢慢又宽容了。这些孩子们,他们就是有诉求要表达,但是又如何能够拿捏得那么周全。香港是法治社会,天天也有人在犯法;香港是经济发达地区,同样有贫困人口。

香港人有多少人来过大陆呢?其实他们可能很多认识就是从媒体上获得的二手信息,不完整的信息。我期盼香港同胞有机会到大陆走走看看,你们就更加理解和宽容了。北京人也反对在车上吃东西,但是我们一般不骂,不会让车制动,也不会针对小孩。只是离吃东西的人远一点,让他感觉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前两年这样的人多,现在吃的少,非常少,我几年已经没有看见了。中国太大了,人和人的差异,各地教育的程度,全不一样,城市建设发展程度也差异巨大,如此大的差异,怎一个大陆人就能够概括。

当我们对饿了吃东西的小孩施加恐惧感时,当我们对孕育有生命的母亲加以丑化,当我们对一脸茫然的游客唱《蝗虫天下》时,这一幕幕真的让人很痛心,我痛心的是:我们号称的文明,我们的素质跑到哪里去了?这是最最让我失望的地方,我一直期望在华人里有一种制度的奇迹,造就就真正坚固不坏的高素质的华人。

整个中国百年的挨打,不都是民族整体素质跟西方差距大造成的吗?我希望我们借此都照见自己的不完善,开始反省和完善吧。尽管其实这只是小部分人制造的不和谐,小部分人也是我们的同胞,也会产生误解,甚至怨恨,但是也能原谅。

首先,我代表那个北京教授(尽管我代表不了)向港胞道歉,我也希望看到理智的,真正有担当的香港人站出来,我们需要一个拥抱!

这个拥抱并不难,也非常好难,这时候,或许我们真正体会都某种种族歧视的味道,体会中国人在美国的味道,在世界许多地方的味道,当然也包括香港人在国外的味道。我在想,如果我遇到了被围观,被唱歌,被歧视,我会怎么样反应,这是一个问题!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真的是非常好的一篇文章,理性的分析、人性的挖掘,读完后很多的感触!

    (5)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