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你要拿7万还是30万的工作?

你要拿7万还是30万的工作?这应该不是很难选的问题。金融业是个疯狂的行业,可即便这样,最聪明受过最好教育的人依然会去高盛或是摩根史坦利上班。

文/Joey Chung (钟子伟)

上个月我去香港参加一个我们公司临时的亚洲策略会议。开完会后,我和一个哈佛同学以及他大学同学碰面,他同学现在在高尔夫和运动用品产业工作。我们在尖沙咀弥敦道上一家日本餐厅一起吃晚餐。

我们介绍了一下彼此,以及自己在做的工作。在我们餐点上来、大伙正吃着时,我同学的大学同学,Tom,开始闹我同学,因为他最近离开了麦肯锡,去一家避险基金当分析师。

“我热爱金融产业。每次我遇见在那个产业的老朋友或是同学,我都想,为什么我要在一间一般经营的公司上班?我们都仅领着微薄的底薪,甚至年终奖金也只有一点。除非你是高阶主管,不然一般经营的公司很少发股票或是额外的津贴,但这家伙(他指着我同学)却完全不一样。”

我同学转了转眼睛,知道他朋友大概要说什么。Tom继续。

“想想看,在世界上所有产业里,只有金融业,尤其是财富管理、避险基金或是私募基金有最荒谬和最不合理的商业模式。在一般任何产业中,规则很简单。我提供你一个服务,而根据我的表现,客户支付我服务费。如果我卖给你一个很棒的产品,而有很好的名声,那我就可以开始收取比较贵的费用。如果我卖给你一个有缺点的糟糕产品,那我收费比较便宜,或是更糟,客户会拿回退费,而我不会拿到钱。”

我同学吞下他的食物,加入话题帮他说完。他很明显之前就听他说过了。

“但对金融业,事情完全相反。一群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每天盯着他们自己也不是完全了解的超级复杂的财务模型,然后来来回回移动数字。如果他们为客户赚钱了,他们会拿到一大笔红利,以及本来就很高的底薪。而即便他们今年输了几百万,他们还是可以拿到他们的底薪。”

Tom插话:

“完全正确。如果我把我的该做好的工作做好,我赚钱。但即使我搞砸了,在一个很糟的投资中,输了我客户的每一块钱,我还是赚钱,只是没那么多而已。同时你还可以坐头等舱和五星级饭店。在这个产业比当一个职业赌徒还好,因为你从不拿你自己的钱赌,因此你从没有真正承受你行动带来的结果。”

这点倒是真的。当我去哈佛之前,我在瑞银证券研究部工作,我记得在我上班第一个月的某天早上,我走进办公室,我有两个同事正在看着电视。新闻正报导鸿海决定要从一个关键产业中撤回资金,并且关掉在台湾的整个厂房。接近上千名员工将要失业。

“靠!”我其中一个同事骂道。他只有31岁,而且在收集劳力士。 “我才在上个月给客户的报告中写说建议他们投钱到那个产业中,结果鸿海现在竟然放弃了!我今年拿不到我完整的奖金了。”

而刚刚有一千个人失业这件事情对我们一点影响都没有。他刚刚失去的钱甚至还不算是他的钱。

我接话:

“我最近读到一篇报导,说许多华尔街里的聪明家伙其实都是从工学院招聘来。举例而言,他们喜欢从史丹佛、加州理工学院和MIT聘用工程师、火箭科学家,喷射机推进工程师,毕业生不进入到传统科学产业的人数每年都戏剧性的增加。真正可悲的间接结果是,社会正失去越来越多科学和技术研发的人才,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用他们的数理技巧可以在银行赚到五倍的薪水。”

我朋友为他自己辩护:

“但我会有罪恶感吗?完全不会。因为最终这就是世界要的:在景气好时,他们要好的信用,可以轻易拿到资金,并且利息低。我们一天工作18个小时来让这件事发生在一般民众身上,所以他们可以有更多的钱来买食物杂货、加油和更多钱来付贷款。

最终,人们都是自私短见的。他们想要现在就买奢侈品,但晚点付钱。他们要现在就享受到房子,即便他们负担不起。他们想要现在就有拥有每件东西,而在景气好的时候,我们是让这些成真的人,我们让系统更有效率。我们是守门员,是施加适当压力的人,让整个系统顺畅的持续下去,而不会毁掉或是杀死每个人。 ”

我们喝完最后的啤酒,举手要了帐单。我同学继续说:

“听好,你可以随你高兴去争论关于这个产业的对或错或是道德问题。但有件事我可以对你保证。没有什么会改变。看看历史,每十年就会类似的市场崩盘。许多人亏钱,而人们会生气。每个人都怪银行家走太远。而在一年或两年后,当市场做了调整,每个人又开始赚钱后,每个人都会再次遗忘。当每个人都有钱时,人们会遗忘,但是只要他们变穷后又会很快开始到处责怪。每次崩盘后,都会有新的规则和条款,但是在1、2年后,新的游戏又会再次发明来克服这些规则,而没人会在乎,因为每个人又再次赚了很多钱,直到下次又崩盘为止。”

我在学校有看过一样的统计数据,我完全知道他想要说的是:

“这只是一个循环。每十年,会有人引进新的规则,而每十年,人类会找到方法来客服这些规则。每件事都崩坏,然后一切又重来。这之前发生过,未来也会一次次的发生,因为人类的天性是永远想要更多而不想付出。这很可悲,但是非常写实。”

我朋友继续:

“但每一年,最聪明受过最好教育的人依然会去高盛或是摩根史坦利上班。”

Tom插话说:“完全正确,即便整个世界愤怒而且对他们大叫,他们依然很自私,并加入带着这个世界往下倒的公司。”

我朋友很冷静的下结论,整个对话中从未提高他的音量:

“这会很难想像吗?今天,如果你26岁,有两个工作机会:一个是去IBM上班,起薪是7万美金,外加10%的奖金,另外一个是高盛的交易员,起薪是15万美金,奖金至少会等于你的底薪,也就是说第一年你的薪水至少是30万美金,你会去那一个?”

Tom没有回答。

“这应该不难选吧?”

作者简介:

出生于台湾,在美国长大。12岁回到台湾,20岁出版第一本书,23岁于瑞士银行证券研究部门工作,24岁进入哈佛商学院,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台湾人。25岁在纽约Ralph Lauren实习,26岁毕业。现年28岁,是中国三丽鸥总经理和台湾模拟联合国推展协会创会理事长,时常旅行于香港、台北、东京和美国之间,闲暇时刻喜欢写作、运动和玩帆船。最新著作《人生不是只有步骤一二三:一个年轻外商总经理的职涯经验谈》甫于二月一日出版。



 

2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

    (1) (0)
  2. 金融业的暴富 ,怪在投机者头上,这正常吗?

    正如 房价高怪在炒房者头上一样,都是有人故意在混淆视听,是无知可笑的

    (1)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