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归根到底,我们都是要死的

在我们的时代,成功只有一个唯一的答案,人们集体被逼上梁山。为了成功不择手段,铤而走险,超越底线,可归根到底,我们都是要死的,为什么不知足呢?

我在火车上见识过一个囚犯,戴着手铐脚镣,一左一右两个警察,便衣,一脸谈笑风生。囚犯一脸胡须,满脸慈祥,对每一个他见过的人微笑,露出洁白的牙齿。他无聊时,提出跟我下一盘棋。我说我没有棋,他说可以用自己的钱去买。他转头问警察可以不可以,胖警察嘴唇蠕动了一下,看似不满。瘦警察动了动嘴唇:“让他买吧,以后从他家里留下的一笔钱里扣。”

胖警察花十块钱买了一副象棋。囚犯听说我在北大读书,饶有兴致的跟我下了三盘。我输了三盘。我想,他心里一定很有成就感。他一边说自己是侥幸,一边笑容灿烂像花儿一样。

下完棋,到夜间了,他该睡觉,但是手上脚上都铐着,又是硬座,没法坐,于是警察把他的手铐在桌子腿上,身体躺在桌下。就这么睡去。

整趟车上,他只喝了一点点水,因为上厕所非常不方便,他唯一的乐事,便是问我“恐龙为何灭绝”,“中国近代为啥落后挨打”,“地球会不会灭亡”这些无比宏大关键饶有趣味的问题。我只有告诉他,我所学尚浅,无法解答。

到下车时,我无意间递给胖警察一根烟。随口问一句:“这个人是什么罪啊?”

“死刑。至少也是死缓。”胖警察小声说:“我们赶急回来。囚车不够使了。”

“不是吧,竟然是——”

“嗯,就是为了偷运一车盗窃来的电线,把阻挡的人轧死了。”

我还想说什么,胖警察轻轻捂住我的嘴道:“我们下了,再会。”

那时,犯人正站在车门口,朝我招了招手。估计他还在为赢我三盘棋沾沾自喜。

我也向他挥挥手。

之后,我当然再没见过他。

我现在住在北京城里,人们一拨一拨在我身边穿行。我以为他们活得不比那个囚犯好。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囚犯一直对我微笑,可是我们中的大部分人,是陷在死和活之间,半死不活。

我有一次在酒吧里喝酒,看到无数浓妆艳抹,身材高挑,发育过度到让人井喷的女子,在酒池肉林中穿行。带我来的朋友说,这些都是北京八大艺术学校的女学生,当初怀揣一个明星梦,到北京,参加三百多人一个班的高职班,最后的结果,一百个人中可能出半个演员,其余的人,都在京城大大小小的酒吧里坐台,这素质,放在清末,那就是八大胡同啊。

我有一次到大学同学家参加婚礼,他家住在望京,他在北京开了一家公司。那次我们在他家里喝醉了酒,突然有人敲门,疯狂的敲门。于是我打开,外面七八个人涌进来,都是要钱的员工。我的同学后来说,他的公司一直濒临倒闭的边缘已经两年多,经常发不出员工工资,但他还是要扛着,退后一步就是地狱。为此他要拼了老命陪客户喝酒,喝到吐血,任何一个客户都可能让他血本无归,为此,他不得不陪掉老命。

我还有一次认识一个富二代,他开着车,载我在北京城里乱转,从西单到西直门,到王府井的乱转。他的手机一直没停过。我问都是谁,他说都是些平面模特儿啊,三线演员啥的,没事就想把他骗去喝酒,把他强奸了。我问啥,她强奸你?他说是的,不然怎么说娱乐圈儿,就一个字,乱呢,当年张艺谋跟巩俐、章子怡,还不知道是谁睡了睡呢。

我最常见的还是北大未名BBS灌水的同学们,尤其是一个叫秘密花园的版面,那里的ID都可以匿名发帖,那里最多的帖子,都是男生怨自己找不到女人的。因为找不到女人,迁怒于自己所学的专业,学生物被学理化的瞧不起,学理化被学数学的瞧不起,学理论数学的被学工科的瞧不起,学数理化工科的被学政法的瞧不起,学政法的被学经济尤其是金融的瞧不起。学文科不算在内,因为彻底被瞧不起。所以大家就一起抱怨,上辈子投错了胎,入错了行,等死。

我最近又认识一个在网上写东西的小男生,问我,写东西到底能不能出人头地,我问他最喜欢的作家是谁,他说是韩寒,郭敬明,我问其他呢,他说还是韩寒郭敬明。我问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他茫然道,我有很多很好的题材,我觉得我能超越郭敬明。我上次冒充温雅的男朋友,在网上骗了5000点击率。我说你还不如冒充郭敬明的男朋友,骗的更多。

每天,我都在北京城里发现一幕一幕不同的风景,我觉着,在这座城市里,人们普遍生活的不痛快,人们普遍把官二代富二代或者韩寒郭敬明似地生活压在自己身上,每个人都渴望成功,但成功的标准是什么?

对陶渊明说,他的成功是带月荷锄归,对嵇康来说,他的成功是手挥五弦,目送归鸿,对亨利·米勒来说,他的成功是穷困潦倒,而笔耕不辍,对普鲁斯特来说,尽管全身瘫痪,但躺在床上追忆似水年华是他毕生最大的成功。甚至,在海明威那里,一个老渔夫的成功不是成功的捕获大马林鱼,而是把它被鲨鱼吃光的白骨拼死拉回岸边。

在我们的时代,成功只有一个唯一的答案,人们集体被逼上梁山。为了成功不择手段,铤而走险,超越底线,成就了从芙蓉姐姐、玉凤姐姐到无数卑琐无名,闷声发大财的人群,但同时,更有几百万具,几千万具失败者的骸骨,被踩在他们脚下。

你知道你将是谁吗?

我还记得,胖警察在火车上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人啊,就是三个字,不知足。其实,归根到底,都是会死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