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再牛逼的伟人,也有苦逼的青春

再牛逼的伟人,也有苦逼的青春。洪秀全、曾国藩、左宗棠、康有为、孙中山、王国维等牛逼之伟人,也曾苦逼过。“天降大任”之前,唯有默默努力。

道光十七年,公元1837年,一个23岁的青年看了广州府试的榜单后,失魂落魄地回到家里,生了一场大病。这一病就是四十天,其间做了一些古怪的梦。他自己当时并不知道,这个梦意味着什么。

和现在许多考研的同学一样,他准备再尝试一次,对他来说是第四次考试了。在度过了六年苦闷的日子后,他再一次失败。这时他已经是个29岁的老宅男了。

这个人叫洪秀全。他在梦中见到了上帝。1850年,他终于把自己的梦付诸实践,开启了一个历时99年的混乱时代。

当洪秀全梦见上帝的时候,在北京,有一个年轻的公务员也许刚刚吃完了丰盛的晚宴,醉醺醺地回家。这是个湖南小伙子,学习成绩非常好。

和现在许多本科毕业就进入中央部委的同学一样,他通过了最难的考试,成了大清朝体制内的一个捧着铁饭碗的公务员。他一睁眼就能想象到自己未来的几十年是什么样子,在满族人统治下,一个汉人no future。

和许多年轻的公务员一样,此时他最热衷的是美食和女人。他感到前途已定,患上了重度的神经衰弱。后来他做到了礼部侍郎,相当于现在的文化部副部长。

如果没有再后来的事,他也许会成为一个相当不错的学者。他叫曾国藩。

曾国藩从来没梦见过上帝。他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的命运会被一个几千里地外的南中国的屡试不第的老宅男改变。一个国家部委的公务员,和一个地方上的大龄loser,似乎永远不会有什么交集。

但请别忘了,中国近代史的帷幕早已拉开,一切规则都在改变。总之,曾国藩剿灭了太平天国,他创建的湘军成了中国近代军阀的鼻祖。改变历史的接力棒从洪秀全传到了曾国藩手里。

湘军手下有两员干将。一个叫李鸿章,一个叫左宗棠。李鸿章就是曾国藩的复刻版。左宗棠却是个异类。他考不上进士,三十多岁还在湖南乡下种地。但是他有才华,有抱负。

他和所有有才华和抱负的年轻人一样,默默地等待着机会。终于林则徐赏识他的才华。林则徐曾经邀请左宗棠到船上晚宴,因为过度紧张,左宗棠从舢板上掉进了水里。也许他等得太久了。

最后,他收复了新疆,成了中国近代史上最应该受到尊敬的几个人之一。

早在李鸿章开始洋务运动之前,有一个叫容闳的小孩子,在中国边陲的澳门上了一所英文学校。从此他开始了漂泊的人生,在大洋彼岸的美利坚度过了十年青春岁月,没有网络,没有同乡,没有中国物产店。

他靠勤工俭学念完了耶鲁大学,是所有留学生的先驱,也是第一代海龟。回国后,他在体制的铁壁下碰得头破血流。他人生最辉煌的事,是带着李鸿章的一笔巨款去美国采购机器,没有贪污一分钱。

但仅此而已。和所有悲催的海龟一样,他成了庞大官僚体系的局外人。

容闳的失败其实预示了洋务运动的失败。接力棒此时传到了另外三个人的手中:康有为、梁启超、谭嗣同。

康有为比后两者要年长一辈,他年轻的时候,曾经拜在九江先生的门下,却学无可学,几次考试都考不中,躲在山里研究佛经。直到甲午年,他才抓住了机会,一鸣惊人。

梁启超年轻的时候是个优等生,早早地中了举人,就读于一所精英学校。但他在学校里只有困惑和迷茫。当他知道世界原来是有五大洲和四大洋的时候,幼小的心灵被震撼了。他见到了康有为后,选择从精英学校退学,成了一个问题生。

谭嗣同是个官二代,过着放浪的生活。他拿着家里的钱在全国各地旅游,为了寻找生命的意义。当时他认为,生命中最大的乐趣,就是和各地的黑社会交往。正是谭嗣同找到了袁世凯,结束了维新变法的生命。

袁世凯和谭嗣同一样,是个官二代。但是他受到的管教太严。长辈希望他成为一个读书人,而袁世凯是一个天生不爱学习的人。在他所有的监护人都去世以后,他烧掉了所有的诗书,一个人去了朝鲜,希望成为一个冒险家。

这一年他26岁。在忍耐了数载朝鲜半岛的寒风之后,这个自甘堕落的子弟成功了。他重新壮大了北洋军阀。

此时,与他最相似的张作霖还是村里的破落户,受着继父的白眼,即将开始前途无量的马贼生涯。

与此同时,留起胡子的孙文正在美国刷盘子。失败,再失败,再再失败,失败的苦闷让这个大清朝的头号通缉犯抬不起头来。如果说中国近代史有什么规则,那就是没有规则。今天满城都是通缉犯的画像,也许明天满城都是伟人的画像,而且画像上都是一个人。

后来一直追随孙文的戴季陶,恐怕这时还不知道孙文是谁。他哥哥变卖了家里的田产,送他去日本留学。他在日本把钱花得一干二净,甚至没有钱买回国的船票,一位朋友当了大学的讲义的才送他上船。而回国后他竟然还在体制内工作,当了一个事业单位的小办事员,没过多久就被炒了鱿鱼。直到他遇到了孙文,一切才发生转变。

这个时代由一个宅男开始,由另一个宅男结束。他叫王国维。

王国维的青年时代就是一个苦逼宅男,屡试不第,想要出国又没有钱,没办法只好进城打工。同时他还是一个文学青年。我们可以想象这是多么悲催的生活。他一辈子都要受别人的照顾。在剧烈的时代震荡之下,他是一个彻底的弱者。

他的遗书很短。其中“五十之年,只欠一死”,或许是他对自己苦逼人生的一个注解。但这一切,并不妨碍他成为一代大师。



标签: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量的积累质的改变

    (1)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