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谁,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你是否真的相信前世你在佛前求过谁,或者谁在佛前求过你吗?没有谁在佛前为谁求了五百年,所有的缘分都来自自己有意识无意识的努力,继续去碰撞和制造偶遇吧,所期待的缘分其实一直深藏在自己的荷尔蒙中。

文/布川Winbert

席慕容说:如何让我遇见你,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它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我们都或多或少相信缘分这个词语,因为它我们都已经懂得了很多故事必然要开始,很多故事也必然要结束,而那些盘根末节的缘由其实是看不透的,所以便一言总之:月有圆缺,缘由聚散。

当你遇见一个人的时候,你会觉得是缘分。但有时候我会想,如果真有神明在上,看着世间的个体两两相遇、分开、又相遇、又分开……会不会像我们看漂浮在液体中的颗粒,无规则的做着布朗运动?而我们就是尘世中跌跌撞撞的小小微粒,总以为是自己控制着自己人生的轨迹,而在冥冥中却有一种力量让我们去和谁相撞。

近半年来,我看待女生的视角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之前一直处于恋爱中,所以很少会去琢磨为什么身边一些条件不错的男男女女成天抱怨找不到合适的人。后来自己也单身了,有时候认识到新的女生不免会想:我会不会喜欢她呢?她会不会喜欢我呢?我们会不会走到一起呢?

然后这个大龄单身的世界突然就向我敞开了,其实和她们聊天的时候,会发现她们对于爱情的理解比起20来岁的小女生来说,成熟了太多,也更有能力和包容心去经营一段感情,她们不断努力的让自己变的更好,也更有韧性。但是,她们大多都1年以上没有恋爱,甚至没有冲动想要和谁恋爱。

我问过其中一个人,为什么不和一个朋友在一起,因为他们各方面都很适合。她说,没有那种心跳的感觉。我突然想起了陶喆在MELODY里所说的:爱情的感觉,就是当你17岁看到她时那种感觉。我清楚的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感觉,所以我开始感到害怕。

4年前我曾经在感情里面临一个选择题,我去找一位大我好几届的师哥聊天,临别时他认真的跟我说:去跟随你内心的声音吧,再过几年你就知道这种热血澎湃的感觉是多么珍贵。而如今,我已经到了他口中“再过几年”的时候,而如今,我也真的体会到了那种热血澎湃的感觉有多么珍贵。

可是,真的会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把你推向那个能把你点燃的人吗?而遇见那个所谓对的人,真的只需要我们安静的生活、耐心的提升自己,然后就可以遇到吗?你是否真的相信前世你在佛前求过谁,或者谁在佛前求过你吗?

或许,很多人已经习惯于单身这种有所期待也有所畏惧的生活,便把希望寄托在所谓的缘分上,忘记了小时候主动给喜欢女生零食的日子,忘记了为了在校园里遇见谁而绕路的夏天,忘记了记忆中美好的缘分里自己付出的努力……

就像小时候我敢拿着鞭炮点燃,然后再扔出去,而现在我看见几米外的小孩儿玩儿甩炮,都会不自觉担心被炸。我们长大了,成熟了,但是也变怂了,更可悲的是我们变的更会欺骗自己,说服自己,轻而易举的把自己的不敢主动、不敢付出、害怕伤害、害怕背叛,所造成的无爱局面归结为“缘分未到”。

到底要别人多主动,才肯相信那是缘分。

前几天,我和一个女生聊天,我对她说其实越是成熟的男人,越懂得一个区别,就是找女朋友恋爱和找老婆结婚的区别。简单的说,这就是感性主导和理性主导的问题。比如在酒吧遇见一个开朗能玩儿的女生,男生会很愿意跟她一起玩儿,甚至“在一起”一起玩儿,但是很大程度上不会有那种让她成为我孩子妈的想法。

反过来,其实女生也一样。

说穿了,就是为长久要生活在一起的那个人,定了很多无形的标准,更可怕的是相对于“有车、有房、高收入”这样显而易见的标准外,还有很多细节的、不可饶恕的一票否决标准。大家都用搜索引擎,都知道,条件越多、越细,结果就越少。况且,你那搜索引擎所覆盖的范围,估计连隔壁邻居都到不了。

经历了许多分分合合、分分不合,我越来越觉得恋爱更像是公车上偶然坐你身旁的那个人,你们注定一起走过一些风景,停靠一些站点……可同坐一辆车并不代表就要去同一个站,从起点一起上车同样去往终点的人少之又少。在这个层面上不是缘分问题、不是两个人心理成熟度问题,而是简单赤裸的概率问题。

身边有一个男生朋友,恋爱的时候跟打了鸡血一样,前段时间失恋搞的周围朋友鸡犬不宁,又过了一段时间又恋爱了,还是跟打了鸡血一样。在他身上始终有那种“你敢天长,我就敢地久”的气势,让我羡慕不已。

新周刊说:爱情,依然迷人,依然坎坷。其实,迷人的是爱情,坎坷的是人生,只是偏偏我们固执的觉得,人生一定要因为爱情而变的不坎坷。

当我们执迷的时候,很想看破,而看破之后又会怀念执迷。金刚经前前后后绕了无数条路,就讲了“空”,而“空”本身就是一种“非空”。所有的执着都会成为遗憾,但也正是大大小小的执着使我们成为不同的个体。既然到不了“无求”的境界,不如欣然接受自己的执着,以及明白这种执着注定带来的相应苦逼。

仍然去把糖送给自己喜欢的人吧,不要去想太多所谓“现实”的事情,失望一方面取决于事情本身,另一方面不还取决于希望的高度吗?有时候我们都太过于把快乐、幸福寄希望于别人,形成了君不动、我不动,君若动,我仍按兵不动的扯蛋局面。

我不会说“勇敢去爱吧,像是没有受过伤一样。”因为就像没有人会觉得,通过刺激额叶来获得快乐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通过这种短暂的自我激励去为自己打气,其实是一件很没底气的事儿。倒不如清楚的想明白,自己肯定还会受伤,也肯定还会蠢蠢欲动,廖一梅不是说了吗,爱情是一种不死的欲望。

其实我们也都明白,没有谁在佛前为谁求了五百年,所有的缘分都来自自己有意识无意识的努力,既然经常会觉得再也不会爱谁比爱他/她还多了,那么就再也不会有更大的HOLD不住的伤心了,那就继续去碰撞和制造偶遇吧,所期待的缘分其实一直深藏在自己的荷尔蒙中。

如果你还是觉得有所谓“命中注定”的人,那么我要告诉你,在诗的结尾,佛前求五百年的席慕容也不过幻化成路旁一棵树,在他经过后,落英满地。(来源



标签: ,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席慕容说:如何让我遇见你,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它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