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等待,是一生最初的苍老?

等待的滋味不好受,会让时间变长,让青春变短。等待,是一生最初的苍老。很贴生活的小散文,淡淡道来,不知不觉打动人心。

“等待,是一生最初的苍老。”这句话最初是谁说的呢?虽然透着小清新文艺腔,但其实说得有道理。等待的滋味不好受,会让时间变长,让青春变短,我不能因为某句话太俗滥就瞧不起它。

整个童年与青少年时期最深刻的记忆,是夜深人静,孩子都打发上床了,妈妈犹在客厅看书,东摸西摸找零散家务做。灯光从走廓那边拖过来,昏昏黄黄,家具狭长的阴影打在墙壁上。睡意浓重地压下来了,但我总睡不沉,心里隐隐地感觉到一点不安。妈妈在那边轻悄悄地叹气,一会儿一声。她在等爸爸回家。

那时老爸经常出差,下乡或上省城。上省城还好点,最多遇见贼,有次他进门,兴致勃勃,大吹客车上抓贼的故事,一声怒吼,正准备溜下车的小偷吓得就把钱包奉还他了。我妈听了却只是心惊肉跳,再一看,他那件新买的皮夹克腋窝下面,有道用刀划出来的大长口子,顿时骂了个狗血淋头。小时候我觉得我爸多英勇啊,我妈竟然还骂他!现在想想,哎呀,我爸这事做的,是有点二哎!

昨天我妈讲起往事还在骂他,说刚谈上恋爱那会,她坐长途车去看他,直接去了单位,看见我爸骑着辆邮政自行车远远来了,旁边同事就帮她喊了声,我爸一转头,看见是我妈,骑车就冲过来了,冲就冲吧,还当众撒了把,得意洋洋,就差吹口哨了——主要是他一直没学会过吹口哨。我妈说:当时我就想,怎么找了这么个楞人!差点就想分手算了。

下乡的地点总在大别山,他们单位的破邮车在山路上跳跃奔窜,那景象如果你看上一回,就再也放心不下了。我爸又不喜欢在外面住,事情办完总往回赶,有时到家都是凌晨了。这些都是我妈在后来日子里说的。

我记得有一次,半夜起来上马桶,那时家里没卫生间的,都用马桶放在床边。就感觉有凉凉的风在屋里吹,吹得很怪异。我向客厅走去,灯亮着,没有人,又穿过小小的院子,院子里的压水井旁,窝着亮晶晶的一滩水,月光照在地面上真白。然后我看到大门开着,门边靠着一个黑影,我差点尖叫了,又立刻醒悟过来那是老妈,她仍在等老爸。

我回到床上躺下,忽然也感觉到忧郁了,心里直发慌,爸爸还没回家,他会不会在路上出事了?回不来了?他要是不见了,以后我们一家三口日子怎么过?我把头埋在被子里,很精明地算起账来,觉得以我妈的工资和她的能力,绝对养不活两个女儿再加没工作的外公外婆的。

那夜我爸终于还是回家了,听见他进门后的响动,听见老妈压低嗓门的埋怨声,我也在床上大大地松了口气。后来好长一段时间里,看着老爸进进出出,我都有些忧心忡忡,想,这可是我家的顶梁柱啊!再翻他回家时提的包,就没那么兴致勃勃了,哪怕能翻出来金币巧克力。再后来我跟老妈一样,学会了辨认几十米外,巷子入口处爸爸的脚步声,咳嗽声。

好多年后。我家养成了这样的习惯,无论谁一进门,看看有不在家的,立刻会问:某某呢?有时候忙着事情,发现家里少了一个人,也立刻会大惊小怪地问起来:某某去哪呢?人不到齐不吃饭。无论谁在外面,其他人就让饭菜在锅里热着,心照不宣地谁也不提,心不在焉地干各自的事。时间像被凝固了。直到那个人进了家门,才刷的一下,世界正常运转。

近几年,父母退休,居家的日子多了。他们现在是互相等,我爸等我妈从超市菜场回来,我妈等我爸买彩票或交水电费回来。路都不远,但现在住在省城,环境乱糟糟的,到处是横冲直撞的车子,人年纪大了腿脚慢,反而比从前住县城里感觉危险很多。有一次,我看到老爸从阳台上,老妈从厨房里,互相寻找了出来,都问我:你爸(妈)呢?

传统上是女人更谙等待的滋味。恋爱时,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男人抓耳挠腮地等女人,好容易接到了如天上掉个宝一样,哪敢埋怨迟到。女人也就这时候能得瑟一下,结婚后就倒过来了,才恍悟,婚前男人的耐心其实是猎人的基本功。这些还是老黄历,现在都是独生子女,男人娇骄二气的一堆,谈恋爱谁等谁还难说呢!

一般来说,婚后,男人在外活动总多些,加班啦,应酬啦,都说的是迫不得已。这一点我感觉蛮奇怪的,属于虽觉没十分道理,但国情理直气壮如此的范畴。明明有些男人上班只是喝茶打屁而已,根本单位中可有可无人士,也天天不着家。女人工作再忙,业务骨干,也得赶死赶活及时回家,做完家务,带着孩子等……这笔糊涂账就不说啦!

中国写闺情的思诗,总结后就两种,一种少女思春,一种少妇思夫。思春是等那个不知道是谁在哪的男人来,或翻墙头偷鸡摸狗地来,或骑白马明媒正娶地来。思夫就是坐在房里等那个知道是谁但不知道现在哪的男人回来。

思春时女人是花,好花堪折只需折,莫等无花空折枝。思夫时女人从春天进入秋天,担心的是秋扇见弃,人月不圆了。总之,怎么看都是些苦逼的事情。而苦逼之事入诗词曲赋了就很美。或者可以这样说,文艺之美是建立在许多苦逼之事上的。

可是没有等待的人生,似乎也不好。短暂的等待像身体的小病小患一样,偶尔来下让人更感觉生命美好。夜里八点了、九点了,那个笨蛋去赶人情送红包到现在还没回来,难道是怕亏本吃撑住不能动了?要么又不听话喝多了酒?要么跟哪个红颜聊开心了?再不然……到处在修路,兵荒马乱的,渣土车轰隆隆跑,啊呀呸!在想什么呢!打电话过去催又怕他万一正在路上,接电话分神……

有一搭没一搭地刷刷网页,又到厨房把碗洗了,把卫生间地板拖拖,然后门铃就响了。一瞬间房间里好像变亮了,节能灯管灼灼的开出朵花来。估计是我妈害的,小时候那种等待时的危机感似乎一直还保存着,自己都觉得接近神经质了。比如,家里的人,出去买包盐买瓶啤酒,我有时候都很想制止,害怕,怕门前那条车如猛虎的马路。可又不敢说出来,说出来就更害怕了。我想,如果老妈当年的日子换到我身上,估计头发早已白了一半吧!(来源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