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给你一个北京户口,你要不要?

给你一个北京户口,你要不要?关于北京血统、北京户口及其他。以前曾有一篇文章《北大博士给女儿的一封信:爸爸是个无能的人》,讲的也是北京户口的事。在同一个国度,却有户籍把我们分开。

在一个题为《誓死不嫁外地男(娶外地女)签名!》的帖子里看到这样一段话:“北京原住民至少在800万以上,完全够用,所以我们倡议,身为北京原住民,誓死不嫁外地男(娶外地女),断绝这些人利用婚姻而混入我伟大之北京的机会。”下面回帖的有一大堆人叫好,有人说这样能保证北京血统纯正……

另外在北京的大街上,如果某人被车撞了,某些纯种的北京人可能会说:“希望被撞的不是北京的。”例如前几天西单出了一次车祸,就有一个纯种的北京人说了类似的话,还有一个纯种的北京人在评论此事件时说:“外地人撞人,外地人挨撞,西单应该没多少北京人爱去了吧。”

他们所说的“北京的”或“北京人”,意思可能是有北京户口的,也有可能不是这意思。因为某些纯种的北京人,会认定某些“臭外地的”即使通过某种方式拥有了北京户口,也不算是北京人,虽然他们自己的爹妈或爷爷奶奶或外婆外公,可能就是他们所说的那种“臭外地的”。

话说我这个“臭外地的”来北京的那一年是1998年,从那时开始,陆续接触了一些纯种的北京人,感觉那时候,很多纯种的北京人其实都挺穷的,但他们都穷横穷横的,他们都拥有着压迫者的口气和被压迫者的生殖器。当时在北京,很多收入很低的“铁饭碗”都被他们或他们的子女把持着,“臭外地的”想干那些工作还干不了呢,因为没有北京户口。

印象中很多纯种的北京人忽然变得有钱了大概是四、五年前吧,因为从那个时候开始,北京的房价开始不断上涨了,而这也受益于北京像上海、深圳一样,被建成了“橱窗城市”,而这些“橱窗城市”又是靠吸谁的血而建成的呢?

写到这儿,我重读了一下我刚写的上述文字,感觉字里行间明显有些怨气,估计有些北京人看了之后会认为我的怨气源于一种“酸葡萄心理”,他们也许会对我说:“像你这样的臭外地的我见得多了,给你一个北京户口,看你要不要?”

对于这个问题,我必须说实话,也许我真有一些“酸葡萄心理”吧,因为我还真想过想办法搞一个北京户口来着。1998年我来北京读书,大学毕业后就成了京漂。这么多年了,在这个城市一直没有什么归属感,我在想如果我有了北京户口,那我在这个城市会不会多一些归属感?

说到北京户口,我又想起了某人的日记里说到这样一件事:“北京中央民族大学西门外,有一位101岁的老奶奶,靠做鞋垫赚生活费。河南老家的房子,在儿子去世后被儿媳妇搬空,自己没有钱回去生活。由于户口不在北京,她也拿不到政府发放的低保。大家方便时去买双鞋垫,或送点钱,不要让她老无所依。”

具有罗马尼亚血统的,法国荒诞派剧作家欧仁•尤内斯库曾说:“意识形态分离了我们,而梦想和痛苦使我们走到了一起。”户籍制度应该也算是意识形态的产物吧,它的确分离了我们,不信你去看门户网站某些社会新闻的评论,你会看到各种各样的地域攻击言论,甚至有很多人会说应该把这个省的人全杀了,把那个省的人全杀了。而什么样的梦想和痛苦,会使被意识形态分离开的我们走到一起呢?这是个问题,这的确是一个问题。(来源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