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棉棉:爱情,依然在路上

棉棉:爱情,依然在路上。也许我们都需要花很长很长的时间让自己变成孩子,而爱情其实就像是一个孩子爱着另一个孩子。

多年以前,我号召没有情人的朋友,在情人节去俱乐部跳舞时,都穿白色的上衣,我们的口号是:我们不是那么随便的。这个口号后来被我用作所有50个人以内的艺术派对进门密码。

而你们想不到就在此时此地,我隔壁传出的声音大到我不得不打开音乐,慌忙之中我选了莫扎特,但显然盖不住,接着我选了收音机头的High and Dry,很快听回我的Chris Herbert,而现在我正在听莫杂特的《安魂曲》,这一切加在一起没有15分钟。

如果有人问我性是什么?我会说那是一个过于抽象的问题。性就像是某种乡村生活,有时会带来一个关于爱的创意。对大部分的人尤其是男人来说性可能很重要,但性不是真相。

而我和我的女朋友及gay朋友们,经常会犯的一个错误就是,会把性爱活动中对方的一句话或一个细节牢牢记住,我们会对朋友说:我们恋爱了!我会对朋友说:在我遇到他以前,我很傻。爱情是爱着自己的一个游戏。我们感受了关于对方的各种幻相同时经历了一切情绪。(楼下此时肯定在抽烟,烟味居然传到我房间里。我感到一阵恶心。而我以前是抽很多烟的。)

在最初的时候,爱情就像是一面燃烧的镜子,让我们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存在。就像纯粹的文学,有黑夜,也有沉默。我第一个喜欢的男孩当然是学生,我至今记得他长长的睫毛。我第一个“爱上”的男孩是一个“坏孩子”,他写给别的女孩的情书被我收藏,那里的诗在很多年后我才知道是一首叫《忘尽心中情》的歌词。他们从来没有喜欢过我。

我爱过各种各样的人,但最完整的爱情故事只出现在我的小说里。在恋爱中的那颗心时刻听到的是一种渴望的声音,那种渴望绝不是单纯地希望对方好与快乐。而爱应该很大的,起码像飞机场那么大,而爱情太小,小得无法同时放下两颗心。

刚才我出去看了一下我的猫,有人说今生自己的猫就是前世的情人,如果我今生的猫曾是我的情人,那我今生的猫的前世到底做了什么,今世成了我的猫每天吃那么难吃的食物?

其实,所谓爱情可能就是我碰见了一个跟我有缘分的男孩。所谓的缘分,比如说,我们可能是前世认识的,前世可能我根本也不是个女的,或者我也有可能是另外一种动物,而那个男孩也非常有可能跟我是仇人。我们有前世,前世的前世。也许我曾伤害过那个男孩,或者那个男孩曾伤害过我。

总之,我们之间还有债没还清,所以我们今世见到,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种似曾相似而又陌生的感觉,我的身体想要和他的身体在一起。我们总是试图以梦想中最美丽的方式,来总结我们的生活与围绕着我们的世界。所以,爱情是一种虚构。

其实,我只爱我的朋友,我从未爱过任何“爱人”。我对男人所有的好,都是为了跟那个男人所代表的概念产生关系。爱情和狂热的青春在我这里一直都只是因为我的虚荣。

其实,我只是曾经试图创造出一个属于自己的与男人亲密的方式,对我来说,爱情是一些美妙的药水,在一个长长的黑色的白天之后。

其实,我最爱的男人都是我的兄弟,当我问什么是Diva时,他可以立刻写出几十个Diva的名字,而我的名字也排在其中。他们的爱可以甜蜜得像婴儿奶粉里的糖,但是我们必须跟自己所热爱的事物,或者我们的梦想保持距离。我不能表达,或者考验对方,因为触摸到梦,梦就会消失。而触摸到物体,物体将填满我们的感官。

在这个世界上,仅仅英雄时代才存在爱情。当上帝和女神相爱的时候,在那些日子里,仰慕来自匆匆一瞥,快乐随仰慕而来。

还有一种爱情,是互相报恩的关系,或者有着共同的利他事业。我相信这种爱情的存在。

如果命运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再碰到一个跟我有特殊缘分的人,如果他也想跟我在一起,我希望我们可以在一起创造出一些新的爱情概念。我保证不会再像从前那么傻,因为爱只应该有一种,爱应该很大,起码像飞机场那么大。

也许我们都需要花很长很长的时间让自己变成孩子,而爱情其实就像是一个孩子爱着另一个孩子。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