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想着疲软的未来,空有坚挺的现在

想着疲软的未来,空有坚挺的现在,悲剧!当我们二十多岁身强体壮有八块清晰的腹肌的时候,我们只是渴望一个温香软玉的肉体,可我们一无所有;而当我们四十多岁有家有业可以用自己的钱嫖娼包二奶的时候,我们可能已经大腹便便,还能再拔剑而起吗?

原题:性欲和悲剧

文/陈轩

天气渐渐热了,性欲也渐渐旺盛起来。

我想起了我高中的随笔里对这种情况有一段生动的描写,随手抄一段:

“夏天是一个令我不太喜欢的季节,虽然可以赤着身子在篮球场上挥汗如雨,然后坐倚栏杆喝饮料晒太阳,趁着碳酸饮料里二氧化碳从肚中泛上来的当口,还可以打几个神清气爽的嗝,但毕竟抵消不了更大的烦躁带来的不爽。

夏天人们衣衫单薄,所以每每看见女生背后内衣的束带,都是可以锻炼人想象力的好机会,经常是淫荡的龌龊想法连篇累牍不知飘到什么地方去了。偏偏校服的料子又是那么不可理喻或者说是正合我意,更加让人加重驰骋想象的念头。

更有甚者,据我所知,或者说据我所见有种女生内衣的款式是要绕到脖子上打个结才了事的。之前你若是自恃正人君子强行克制自己非礼勿视,这下倒好,人家送到你面前强行勾引你看,这么令人发指。

你可以想象,当你下楼梯时前面摩肩接踵的人群里看见一个女生背影动人,半长的头发之下一抹白嫩修长的脖颈,并且有两根从衣服深处窜出的色彩鲜艳醒目的布条在一片莹白的皮肤上丧尽天良地打了一个慵懒撩人摇摇欲坠的不知是活结死结的结扣!这时真是一股热气从脚底直冲上顶门,真是就地强奸了她的心都有。

但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只能马上把几近崩溃的思绪拉回到刚才做的物理题上,并赶忙拉过边上的人问:刚才那题答案到底是根号三还是三分之根号三?”

是不是很流氓?最近的感觉就更流氓了。每次走在路上,看见背影很动人的女生,确切地说,是那种扎个马尾身材弱柳扶风般的女生,我都感觉浑身肌肉发紧,再看看人家肩膀那么瘦削,真恨不得冲上去一把抱住。

但是这是动物性的冲动,但是作为一个大学生,老是想这种事情自我感觉也颇为不好,所以我的注意力立马就会转到路旁边贴的海报上:哈,这个傻瓜写海报想通篇写繁体字结果还漏了两个。

这样的确很折磨人。

老六说得好:“古代为什么能出那么多通天地之变晓古今之事的大学问家?是因为他们很早就结婚,不用再为性问题而苦恼压抑,就把一门心思都用在治学上了。现代人性成熟得早了,结婚反倒晚了。整天憋得嗷嗷叫,这当口还能读点儿正经书,简直是在虎口夺食,太不容易了。 向晚婚时代的大学问家致敬,致敬,再致敬。 ”我想也是。如果我今天挥慧剑斩尘根,那以后我每天得多做不少题目呢。

我发短信给一个未曾谋面的女生:女生到底有没有性欲啊?为什么我走路上看每个女生都觉得她们性冷淡的样子?人家回:废话,男女平等。我耍流氓:靠,有麻烦可以找我嘛,我可以义务服务。

由于天气暖和了,夜晚的室外也是和风阵阵,所以草地上树荫下到了晚上就有很多不错的风景。前天晚上无聊,嘴里叼着袋牛奶满校园溜达,发现不少呈准野合状态的情侣。当然,人家也可能只是在坐而论道。

看到这样的场景,我感到很悲哀。悲哀的原因是,今天晚上下自习回宿舍的时候,我就在想这样一个问题:这个该死的世界把一大群二十几岁性欲旺盛的男男女女关在一起,又不给他们提供解决问题的场所和机会。

如果要解决,还要披着爱情的伪装。而且这种解决途径极端低效,前期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而且不一定能达到目标。何况像我这种爱情上的理想主义者,一根筋,认死理,不肯以爱情的名义解决生理问题,那搞不好岂不是要憋一辈子?我只能寄希望与找到不谈爱情也能上床的女人了。

这样说嫖娼倒是不错的选择。对于嫖娼,我虽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对于嫖娼的这个态度可以另帖专述了),但是我总感觉和一个完全不认识的女人上床,要多别扭有多别扭。

当然,经验主义者认为未曾亲历的东西不能妄下断言,实际情况可能不是这样的,也许嫖娼也会很自然很和谐。下次有机会去试试。不过肯定不可能是在求学生涯里。我想拿着我爸我妈的钱去干这调调儿,他们如果知道了应该不会产生正面的情绪。那也就是说嫖娼也得再过若干年才行。妈的,这该死的世界。

曾经,张浩一脸气定神闲地说:“四十多岁的男人,很少不痿的了。”旁边的陈昕夏涛双眼无神,想着疲软的未来,空有坚挺的现在。

当我们二十多岁身强体壮有八块清晰的腹肌的时候,我们只是渴望一个温香软玉的肉体,可我们一无所有;而当我们四十多岁有家有业可以用自己的钱嫖娼包二奶的时候,我们可能已经大腹便便,还能再拔剑而起吗?不要以为我在说流氓的事,这真的令我感到特别的悲哀。悲哀到甚至我想不到人世间还有比这更无奈的悲剧。

王勃《滕王阁序》写的好:“嗟乎,时运不济,命途多舛。冯唐易老,李广难封。屈贾谊于长沙,非无圣主;窜梁鸿于海曲,岂乏明时。”知道什么叫“冯唐易老,李广难封”吗?说的就是这个悲剧。

所以勃哥接着教导我们:“所赖君子见机,达人知命。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老当益壮不知道能不能做到,穷且益坚倒是事实。我估计这姓王的没少琢磨这事儿,证据是看他这么霸气的名字就知道了。

唉,古人知我。

老罗在《老罗新年的愿望》这篇帖子里有这么条愿望:“希望欲火焚身的年轻情侣们都能找到便宜干净安全的地方,希望住在豪华酒店里的成年人身体依然强壮。”知道什么叫愿望不?愿望都是很难实现的。

本来想写些流氓的文字,但发现写到这里凝重了起来,那就停笔吧。对于这个悲剧,我想我现在能做的也就是睡前再做上几百个仰卧起坐几十个俯卧撑,锻炼好身体。为了当有活色生香的肉体来到我的面前时,我还有能力精耕细作。 (来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