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母狼”哈士奇致网友的一封感谢信

“母狼”哈士奇致网友的一封感谢信,感谢各位网友的厚爱,期盼后人能够善待无辜的狗狗!紧贴热点时事,笔风辛辣诙谐!

文/一川清流

最最尊敬的各位网友:

首先衷心感谢大家对俺的关心。可以说,没有大家对枣庄“打狼事件”的高度关注,也就没有俺还在狗世苟延残喘的今天。

前几天,一百多名荷枪实弹的警察枪杀我的伙伴“大灰狼”之后,俺就听到你们“枪下留狗”的呼声,感激得俺不知道说啥为好,总算找回一点狗的尊严。

正因为有“大灰狼”死于非命的前车之鉴,所以那天俺刚离开王主公家出来溜达时,忽然发现一支支乌黑锃亮的枪口对准俺,为能够留住这条狗命,俺只好故作瘫软,这才幸免于难,方知王主公平时为啥总是千叮咛万嘱咐俺说“你爸不是李刚,千万别惹是生非”这句话到底是啥意思。

俺自从被人民警察“缉拿归案”后,确实切身尝到了你们人间“被”字到底是啥滋味。让俺日思夜想、寝食难安的是,警察为了邀功请赏把俺当做“母狼”“擒获”也就罢了,可是不仅动物园的“砖家”说俺是“母狼”,而且连大学里的“砖家”也说俺是“母狼”。俺又没有六耳猕猴变成孙悟空那种本事,也不像你们人类中那些道貌岸然者善于伪装,俺一个赤身裸体的女孩家,连一点隐私都没有,怎么就硬说俺是“母狼”呢?

后来俺才知道,原来说俺是“母狼”的“砖家”都是临时工。过去你们常说“秀才遇大兵,有理说不清”,现在可好了,变成了“好人遇到临时工,有理到哪都说不清”。

几天来,俺被临时羁押在“狼看守所里”,真有度日如年的感觉。也正是经历了这场劫难,俺想到了很多问题。俺首先想到了自己的身世,想着想着竟禁不住潸然泪下。

俺的祖宗是远古时代西伯利亚的哈士奇,后来与你们人类结成了好友,为你们人类拉雪橇、饲养驯鹿、看家护院等等,没少出力流汗作贡献。特别是为了能讨得主公的开心,俺整天摇尾乞怜,对主人忠心耿耿百依百顺,这才成了“宠物”,就像你们的一些官员一样,能爬上这个位子容易吗?不丢狗格人格能行吗?没想到,俺现在成了到处猎杀的对象,你们说,能不让俺寒心吗?

在监室里,俺也进行了深入的思想剖析和自我批评。俺知道,自己虽然有讨人心花怒放的一面,但也像你们人世间的一些贪官污吏改不掉吃喝嫖赌等恶习一样,也有改不掉狗吃屎坏毛病的一面,有时自觉不自觉地犯下偷鸡摸狗拔蒜苗这些鸡鸣狗盗之事。更有甚者,有的同伴居然敢在熙熙攘攘的城市广场一连咬死5只鸽子,有的还咬伤无辜的路人。

对于同伴所犯这些不可饶恕的错误或者说是罪行,俺觉得你们人类帮俺找的原因非常中肯,那就是发情所致。尽管说俺同类一年仅有的两次发情是为了延续狗族,不像你们人类一些官员一天能发几次情是为了“内需”,但也不能以此借口原谅自己。

这几天,俺在“狼看守所里”最担心的,就是自己这条狗命能不能保住的问题,一些友善的网友早已看出来了,预言俺这次凶多吉少。你想,人家官方因为这次轰轰烈烈的“打狼”政绩而名声在外,恨不得见条狗就说成是狼,已经打红了眼,哪在乎俺这条没有任何背景的哈士奇到底是狼还是狗?

你们人世间佘祥林、杜培武、黄亚全、黄圣育、李久明等等一些人本来并没杀妻、没抢劫,到头来不照样背着“杀妻”、“抢劫”的罪名吗?何况俺的同类放夹着尾巴的日子不过,偏偏跟你们人类争生存空间要狗权,这不是白找死吗?

就在俺胆战心惊茶饭不思的绝望时刻,俺听到你们为俺声援替俺讨公道的声音。正是由于你们的舆论支持,正是由于互联网的优势,使得俺的主公将俺在主公家中的生活照公之于众,亮明俺的真实身份,俺这才获得了“缓刑”的机会,虽然说有的“砖家”故弄玄虚要验俺的DNA,还要在“狼看守所”度过说不清的不眠之夜,但俺毕竟有了再生的希望,特别是有大家的关心和支持,俺充满感激,对未来充满信心。

终于,俺等到了能够给俺“验明正身”的机会。3月26日,据说是野生动物学家的马金生来到关押俺的“监舍”进行了现场鉴定,作出了这只所谓的“野狼”实际上确实为哈士奇宠物犬的“判断”。不过俺知道,马先生这样说的意思,就是要给枣庄那些“打狼”英雄们一个台阶,在这一个普遍诚信缺失而又好大喜功的社会,谁能做到实事求是说真话呢?所以马教授也只能说,进行鉴定还有更科学的办法,就是取皮毛进行DNA鉴定。其实俺的真实身份地球人都知道,只是一些人“难得糊涂”罢了。

现在,俺最想的就是自己的亲人王主公一家人。俺在王主公家,虽然从来没有喝过国酒茅台,从来没有见过18万元一斤的龙井,每天粗茶淡饭,过着平民平淡生活,可是俺全家平时过得非常开心。主公家人对俺那可是疼爱有加,俺也知恩图报,为主公家能够实现和谐发展保驾护航。

有一天,几个小毛贼三更半夜想偷袭主公家被俺发现,虽然俺生来不会花言巧语,但俺一个猛扑,吓得那几个毛贼屁滚尿流落荒而逃,主公家为此还专门从拮据的生活费中奖励俺十根火腿肠。如果俺这次“刑满释放”,俺会倍加报答主公,报答各位网友的。

不过俺现在又突然担心起来,在你们的关心关注之下,目前俺在“监舍”里尚能暂保小命,可是待俺出狱之后会不会立即遭到打击报复?官方会不会因为整个枣庄弄得鸡飞狗跳狼烟四起,转而对俺这些狗狗痛下杀手?俺的未来究竟是梦是幻?

据说就在26日又一只“疑似狼”被警方击毙的当天,有村民报警称自己家的哈士奇丢了。不要多说,警方的回答百分百是还需“鉴定”。现在你们人类尚且人人自危,何况俺这些艰难生存的狗狗呢?

说到这里,让俺突然想起你们的司马迁曾经说过类似的话,叫做“狗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俺知道,俺如今正处在狗到中年的多事之秋,回顾一下俺走过的五载春秋,俺觉得主公对待起俺,俺也对待起主公,从来没有做过违法乱纪的事情,也没有做过被人家“包二奶”这些有伤风化的事情,这叫做“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所以俺也做好了随时牺牲一切的思想准备。

假如不知道哪一会俺突然走了,俺最想说的两句话就是:再次感谢各位网友的厚爱,期盼后人能够善待无辜的狗狗!

“母狼”哈士奇叩拜啼谢

公元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八日 (来源

延伸阅读:

佘祥林杀妻案:

佘祥林,又名杨玉欧,湖北省京山县雁门口镇人。1994年1月2日,佘妻张在玉因患精神病走失失踪,张的家人怀疑张在玉被丈夫杀害。同年4月28日,佘祥林因涉嫌杀人被批捕,后被原荆州地区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后因行政区划变更,佘祥林一案移送京山县公安局,经京山县人民法院和荆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1998年9月22日,佘祥林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2005年3月28日,佘妻张在玉突然从山东回到京山。4月13日,京山县人民法院经重新开庭审理,宣判佘祥林无罪。2005年9月2日佘祥林领取70余万元国家赔偿。

杜培武杀妻案:

1998年4月22日,云南省昆明市路南县公安局副局长王男某,和云南省昆明市公安局通讯处警察王女某,在幽会时双双被杀死在警用车内,案发后,王女某的丈夫杜培武被列为首号犯罪嫌疑人。

时年31岁的杜培武系云南省昆明市公安局戒毒所民警,杜培武被逮捕后,遭受刑讯逼供,承认自己杀了人,1999年2月5日,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定杜培武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杜培武不服,以“没有杀人,公安刑讯逼供,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该案后认为,尚有疑点不能排除(包括没有找到用于杀人的手枪),为了留有余地,在1999年11月12日将杜培武改判为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判决后,杜培武被投入监狱改造。

2000年6月,云南省昆明市警方破获一个特大杀人盗车团伙,其中一名案犯供述,他们曾在1998年将一男一女两名警察杀死在车中。突击搜查时,在真凶之一、曾是云南铁路警察的杨天勇的保险柜中找到了那把用于杀人的手枪。

2000年7月,杜培武的冤情得以洗清。

海南黄亚全、黄圣育抢劫杀人案:

1993年8月22日,海南万宁市国营南林农场发生一起抢劫杀人案。在当地公安机关的刑讯逼供之下,嫌疑人黄亚全、黄圣育交待了自己的“犯罪经过”,后取保候审;

1998年8月13日,此案的元凶胡亚弟被抓获归案,但公安机关仍以逼供所得证据将黄亚全、黄圣育逮捕;

2000年5月19日,蒙冤的黄亚全、黄圣育及犯罪嫌疑人胡亚弟分别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2001年12月底胡亚弟良心发现,向检察机关供述了黄亚全、黄圣育不是原同案犯的真相;2003年9月,这起惊动了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冤案得以昭雪。法院宣判黄圣育、黄亚全无罪,并分别给予了15万多元的“国家赔偿”;

2003年12月19日,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对此案进行了报道;2004年1月2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重案调查》用45分钟的时间播出此案……

李久明故意杀人冤案:

李久明,二级警督。婚后出轨,女方唐小萍就要求李久明和妻子离婚,和自己结婚,李久明回绝,唐小萍不断纠结,两人开始闹矛盾。2002年7月12日凌晨,唐小萍的姐姐唐姝丽和姐夫郭忠孝被歹徒刺伤。唐小萍向警察透漏两人的关系,当天上午,李久明被警方带走,理由是涉嫌故意杀人。

在办案人员的大力审讯下,李久明“供认”了杀人事实。2003年11月26日,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处李久明死刑,缓期两年执行,附带民事赔偿102976.58元。宣判后,李久明提出上诉。2004年8月11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以证据不足、事实不清为由,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

2004年7月8日,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流窜大半个中国实施盗窃、抢劫、强奸、杀人的蔡明新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宣判后,蔡明新表示认罪伏法。就在执行死刑的前夕,蔡明新道出了一个“惊天秘密”:2002年7月12日,他曾窜入河北省唐山市南堡开发区冀东监狱家属院友爱楼6号楼309室盗窃并杀人后成功脱逃。随后,河北省委主要领导对此案做出重要批示。

2004年11月26日,在经历了866个蒙冤负屈的日夜后,李久明被无罪释放。这一天,距他被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缓整整一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