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哈医大王浩之死:他最爱的白大褂全是血

哈医大一院实习医生王浩,“323”伤害医务人员案件的受害者。王浩同学热爱医学,一心要做一个正直的好医生,解决疑难杂症,但如今,梦想被永久搁置了。王浩同学,一路走好!

当穿着白色医生袍的王浩开始值班时,他并不知道,不远处,17岁少年李梦南和一把尖刀正在逼近。

王浩只是安静地坐在风湿免疫科医生办公室里距门口最近的位置,面朝墙壁。然后,甚至连一丝求救声都未能喊出,3月23日下午4点半左右,李梦南的水果刀插进了王浩的喉咙,割断了他的大动脉。这位即将毕业的哈尔滨医科大学硕士生,倒在了血泊中。

“他那么喜欢学医”

3月26日,王浩实习所在的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为他布置了一间安静的灵堂。一个此前与他并不相识的本科生特意赶来,走进灵堂前,穿便服的女孩有些担心:“我来不及穿‘白服’(白大褂),会不会不够庄严?”

照片里那个28岁的年轻人再没有机会穿上心爱的“白服”了。而在一些同学看来,“他那么喜欢学医,那么想当医生,本应是我们中最有前途的一个”。

去年12月,他就通过了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的博士生面试,并获得每月1.6万港元奖学金,今年8月他就会去香港。他未来的导师T M Chan从新闻里得知王浩遇害后发来邮件:“多希望这不是真的。我们一直在等他到这里读博。”

按王浩的人生规划,他将在香港读博,未来还想去美国做博士后。朋友记得,王浩一直信心满满,“我喜欢风湿科,这里有太多疑难杂症了,我要多做实验,把病因都找出来”,他还打算在狼疮肾炎研究方向下一辈子工夫。

为此,医学几乎占据了他全部生活,在他大学恋爱经历里,“一起上自习”是主要节目。这个在女孩们眼里“又高又帅”的年轻人上课时总是坐在阶梯教室面对讲台正中间的位子。期末考试前,他的笔记最厚、最全,教科书上也画满了老师讲的重点。200多人的大课,很多人抢着复印他的笔记,后来,王浩干脆留了一份笔记在复印室。

平时,他讲话温柔,富有绅士风度。朋友孙心毅发现,只要谈到医学,他就会变得“滔滔不绝、眉飞色舞”。

但如今,梦想被永久搁置了。

“我当医生绝不收红包回扣”

3月24日一早,有人悄悄在王浩办公桌上放了11枝白菊。“我们都觉得,白色就是最适合他的颜色。”朋友孙心毅低声说。

王浩身高1.82米,喜欢白色,喜欢穿白衬衫和白球鞋。朋友唐莹(化名)回忆,他的白球鞋总是“每日一刷”,白到连女孩子都不敢伸脚和他比。

他最喜欢的,是白色的医生袍。父亲和弟弟清晰记得,王浩读研究生一年级的暑假,特意将“白服”装进行李,带回内蒙古赤峰老家,让家人看看自己穿白大褂的样子。

他瘦高个儿,戴金属框眼镜,脸上总带着笑容。“帅极了!”50多岁的父亲红着眼圈回忆。

还有一次,学生们都穿着“白服”走在校园里,一个同学开玩笑似的搭了一下王浩的肩膀,却被他立刻推开了。然后,王浩指了指穿在身上的医生袍,一语不发地大步向前走去。

“他的意思或许是,穿着这件衣服,就应该有医生的样子。”人们后来这样推测。

在大学的某段时间里,他也曾像很多医科生一样迷上日剧《白色巨塔》,可接下来的讨论气氛却不那么融洽。

“财前医生可真厉害,技术特别好。”同学说。

“你怎么能喜欢他呢?他为了钱可是不择手段。”王浩显得有点惊讶,“我喜欢里见医生,他很正直”。

这并不是王浩唯一一次描述自己心目中理想医生的样子。在朋友看来,他做人纯粹,“黑白分明”,简直“像从古代穿越过来的”。王浩曾经告诉唐莹:“等我当了医生,一定会对患者很好很好,绝对不收红包和回扣。”

可事实上,他并没能成为一名真正的医生。遇害前,他仅仅在风湿免疫科度过了3年实习时光。

护士长哭着“让大家冷静一点”

风湿免疫科两位医生都认为李梦南身体状况不适合住院,李梦南却认为医生不给他看病。心生不满的他,向素不相识的王浩和办公室其他医护人员举刀。

王浩被抬上轮椅,直奔重症监护室。几十个医护人员就守候在监护室外,走廊里一片哭声。

当时守在那的同学李宏颖事后想起,当时按压、抢救了那么长时间,监测仪器上的数字却没有改变,他们完全应该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可是,抢救仍在继续。

直到最后,监护室里的人绝望地看到,“输进去的血全从刀口里流出来了”。家人后来得知,其实就在遇害后的十几分钟,王浩已经失去了生还的希望。

近两个小时后,一位护士长从监护室里走了出来,她哭着让“大家冷静一点”,“现在得拔管了”。

这意味着,抢救结束,宣告死亡。

这就是儿子最后的时光,王浩的父亲一边抽烟一边流泪。从儿子租住的小屋里整理的遗物,如今就堆在他身后。

与朋友们描述的“浩哥”很像,他的家当再简单不过了——一部没有装游戏和电影的笔记本电脑、几麻袋书、半麻袋衣裤鞋袜、小半米高的手写笔记、一摞摞的复印资料、几幅毛笔字。

他的房间里有两个衣柜,一个早已被书塞满。另一个里面挂着一条牛仔裤、一件T恤、一件衬衫以及一套只有参加学术研讨会时才舍得穿的西装。在家人看来,“空荡荡的,让人心酸”。

除此之外,他只有一个灰色的熊宝宝暖手包了。

他最爱的白大褂全是血

事实上,就在遇害当天中午,王浩还曾给父亲打过一个电话。那一天是他奶奶73岁生日,“我要祝她生日快乐”。

这是他们之间的最后一通电话。4个多小时后,意外发生。除王浩外,王宇医生术后诊断为重度开放性颅脑损伤,另一名医生右面部外伤,还有一名女博士生受头外伤。目前,病情最重的王宇已经脱离生命危险。

3月26日中午,那间斜对着电梯的医生办公室,看起来普通又平静。栗色的木门仍然开成45度角,来往的人一眼就能看见王浩坐过的位置——一张磨损得厉害的电脑桌。尽管事件只过去了3天,但这个科室的医生、实习生仍然不得不继续留在这个房间里工作。

门外,一个外地女病人用手机打给朋友诉苦。病人们仍旧不需要敲门就可以走进这里,询问病情,领取检查结果。

午休时刻,这个房间终于安静下来,阳光从窗户照射进来。

“我(对行凶者李梦南)也不是恨得不行了。”风湿免疫科副主任赵彦萍停顿了一下又说,“他还只是个孩子。”

李宏颖则闭上眼睛回忆着自己见王浩的最后一面。

23日下午4点半左右,她刚刚买完饭走回医院大楼,突然看见,医生们推着一个轮椅上的伤者飞快地向前跑,大喊着:“急诊!让让!让让!”

伤者仰着头,血流满面。这使得她没有发现,那人就是与自己一起实习了3年的同学王浩。她也没有看出伤者猩红色的袍子曾是纯白色的,“全是血,他的衣服上全是血。”

延伸阅读:

近千人参加王浩追悼会 卫生部长要求严惩凶手

27日15时,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在篮球馆为王浩举办追悼会,近千人参加。

3月26日,卫生部部长陈竺要求卫生部办公厅向黑龙江省卫生厅了解情况,要求严惩凶手、严厉打击残害医务人员的罪行,并请黑龙江省卫生厅代向被害和受伤医务人员家属表示沉痛哀悼和慰问。 (来源



 

5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人间还有真情在
    事发地点离我只有几站路
    几站路 两世人

    (0) (0)
  2. 医生的话题值得关注,现在很多人都不加思考地否定一切医生,文革遗风……

    (0) (0)
  3. 一定要严惩凶手,医患关系,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我以后一定不会让我的孩子去念医,太可怕了,现在的病人!

    (0) (0)
  4. 理性看待问题吧。谈不上对医生多恨,但确实对他们也没什么好感。几次不愉快的就医经历,各种被坑蒙拐骗,或多或少让人对医院失望透顶。
    但话说回来了,生病了不去医院能去哪?明显吃定了患者没得选的心态。所以一些无良医师遍有恃无恐,而真正受害的确是整个医疗体系以及患者的切身利益。长此以往,国将不国,民将不民,情何以堪。

    (0) (0)
  5. 作为年轻人他死了太可惜,给他的亲友造成巨大的伤痛,是个悲剧。他是一个牺牲品,是医患关系的一个牺牲品。当下,太多的医院,太多的医生缺失医德是医患矛盾的根由,患者的无助,简单的维稳,政府相关部门的带有倾向性的处理方式,加深了矛盾。不彻底地改革,悲剧还会上演。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