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凤凰男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凤凰男,有严重的成功焦虑,随时准备着为了结果消耗一切放弃一切。你在他眼里,也就是一个物。因为他自己在他眼里都是一个物,一个为了靶心而存在的箭,你又能高到哪里去?

从凤凰男说起——焦虑感和物化

文/囧之女神daisy

首先政治正确一下,我非常讨厌给人打标签的做法。这是一种很懒惰的思考方式,也常常是很骄傲的方式。给他人打恶毒的标签,多少有“自己不是这标签里”的沾沾自喜。“世间众罪里,没有比骄傲更可恶的。”凤凰男就是这么一个恶毒而懒惰的标签。

最近收到好几封信都是问凤凰男问题,真奇怪这个已经在天涯被讨论了一两年,已经有点半过气的标签,居然还是有那么大市场。我自己也是小县城出生,自觉在生存压力和职业经历上和男性没什么区别,可以当半个凤凰男的样本用,正好这几天和人聊天也聊到这个话题,有些聊天对象自己都是凤凰男。总结了一些事情,就在这里写下来,所对此文有贡献的同学,就不一一感谢了。

说正题。前几年听过一个男人的事迹。这男当时的是我朋友的朋友的老公(现在该是前夫了),若他老婆愿意上天涯开连载贴,很可能会霸占好几个星期的第一。因为此男的标签,正是天涯人民看到就兴奋的凤凰男。还是混得挺不错的凤凰男。大概是某大公司高层二级梯队。老婆是全职主妇。

离婚的原因是男方严重的家暴,冷热暴力一起上,言语攻击+肉体攻击,反正挑到老婆的一个小错就打开攻击模式,如果挑不到,那就故意和老婆吵,吵到能打起来为止。他老婆也不是耐打的中级肉盾,经常被他打得黑着一只眼睛出来遛狗。

当然,如果这男的常年都在这种暴力模式全开的情况下,那早离婚了,甚至结婚都不大可能,因为这是一个太容易做出的选择。麻烦就在于,这男的不是天天这样的,只在项目展开,压力最大那会儿露出怪兽模样,几个月后项目一做完,没压力了,又低声下气给老婆道歉,“宝贝对不起,宝贝是我不好,等下出去给你买钻石好不好?”

所谓凡是可怜人必有可恨处,这老婆是个不赚钱的靠老公养的,所以为钻石就只好忍挨打忍了几年。不过前面也说了,她也不是中级肉盾,打到后来连钻石都抚平不了淤青了,就要离婚。

这个倒霉的二级梯队高层,30多了,还被工作压力弄成这个样子,虽然听起来很不可思议,甚至有点可笑,但事实就是:他无法承受任何形式的失败。他怎么能失败呢?失败一次,他就不是今天的他了。

从一个小村子的村小考到县城里的初中,几乎只有一个名额,他若少考2分,现在就在村里是三个孩子的爹了。从县城初中升到重点高中,大约也是百分之几的名额,他若稍微偏科一点化学考差些,现在就在小县城当油漆工人。从重点高中到重点大学,成绩不算难事,但父亲那年若刚巧生了场病,他可能就要回家工作,更没有学费去上学。

总之从小到大,他走的全部是独木桥,桥下还都是万丈深渊,虽然一路从没落过水,但对深渊的恐惧已经深入骨髓了,这种恐惧让他对任何形式的失败都看的很要命,给他老婆解释每一次任务都是“非常重要,如果这个失败了我就等于白干几年”——一年里哪有那么多次生死攸关的工作啊。但他已经紧绷惯了,一遇事就紧绷,这就是他的生存模式,像猫科动物一遇危险就炸起毛,几乎已成本能。

其实他本人也不享受这个过程,除了家暴,他还有酗酒失眠等诸多问题,也多次表达了想痛改的决心,买那么多次钻石,与其说是给老婆道歉,其实还有自己立誓的成分吧?但最后还是改不了。一想到任务失败的挫败感,他觉得比死还吓人。这是个焦虑到病态的人。

我当然不是说所有从小地方出来的人都焦虑,但焦虑确实是这个安全感极度缺乏的国家里,非常可怕的一种传染病。底层往上爬的人,承受着更大的压力,焦虑的可能确实更严重。套用句最俗套的话: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凤凰男。这个国家的大部分国民都有向屈辱过去告别的强烈诉求,也有为了美好未来而不顾一切的动力。

别的不说,我刚来深圳的头几年里,只要遇到失业或经济危机,心里最怕的不是自己有多苦,而是被我爸妈抓回老家,在深山里的水电站当抄表工。为了不回到那么努力才逃脱的过去,咬牙加班到10点半也是应该的——虽然每天加班到10点半,其实也和水电站抄表差不多一样难受了,但我很少量化这个,我只是不想回去。

这个古怪的国家,在短短几十年里,经历了欧洲人从中世纪起到今天几百年的变化,过去和未来之间是无法填补的鸿沟,不同的地区和阶层,完全是不同的星球,人又太多,“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谁知道后富起来时候到什么猴年马月,政治形势动不动就用50年100年做基础,人生才不过70年。

自然都往好点的星球挤,我们把这个叫“更优秀的平台”,不管这个平台是更好的学校,更好的工作,还是更好的婚姻,大家都想死之前爬到这个台子上挤成一锅粥。目的性如此之强,每一段时光都是在为下一个任务做准备,每个任务都有严格指标,一旦威胁到任务的完成,就暴跳如雷。

前几天说到人做事的动机,like一部分,should一部分,can一部分。所谓焦虑感,就是他做事情全部的快乐,都建立在自己到底做好了没有,can不can的基础上了吧?只要事情最后的结果不如人意,那他就非常非常不开心。

哪怕这是他很like,很享受的事,做差了也很不开心。或是他很厌恶的事,但只要能做好,他就很开心。整个过程中,他自己更像是某个做事机器+效果评估仪,只对事件结果亮红灯或绿灯,其余的不在他愿意体会的范畴里。

政治课本里告诉你,资本主义最大的万恶,就是把人物化了。当然你知道这是乱盖帽子,在任何社会的利益关系里,人都是被物化的。但可怕的社会,就在于物化已经成为全社会的机制和本能,人们不仅在物化别人,还抢着物化自己,生怕自己物化得不彻底。

以前和人聊天,对方说自己公司里某boss,也是多年严重焦虑和压力,40多就头发花白,自己都不堪其苦,别人出主意说不妨求助于宗教,但他每次去寺院,从没要求过心灵解脱和释放,而是一直不停叩头求保佑他的某单业务做好,还具体提出:菩萨啊,要达到多少多少指标才算好。这真是个完美的自我物化,即使在神面前,他都不是以一个人的身份出现,而是以这个庞大体系里的一颗小螺丝出现。几十年焦虑感的修炼真不是盖的。

物化成机器了,那只能用干活好不好来衡量了。中国是一个很强调人的“本事”的国家,本事其实就是机器的出产率。我小时候,父母看报纸上的贪官被抓,感慨之余说的都是“虽然很混蛋,但能爬这么高,能贪这么多,也算他的本事”。

新闻上是某某劳模某某骨干,开始并不喜欢某工作,后来咬牙干好了,简单说,就是他can do something的能力被认可了,该劳模就一脸激动地说“只要用心,任何工作都能干好”之类的,他干着自己讨厌的事,把喜欢的事,梦想的事放在一边的悲哀,则完全无人在乎。既然为了一个事情的结果可以放弃喜好和梦想,那放弃爱人好像也那么顺理成章,所以才有文章开头毒打老婆的丈夫。以及其他各种糟糕的角色。

有媒体认为,凤凰男话题成为热议,就是因为以前的价值观是“要嫁给白手起家的男人,而不是靠祖荫的男人”,现在连白手起家的男人都不敢嫁了。这又是哪里话,在急功近利的人那里,有祖荫的永远都比没祖荫的好,只不过以前追不到富二代,还可以退而求其次地要白手起家的凤凰男,结果发现不完美,难免露出买了星星给月亮的上当感。何况一个人好不好是一个多方因素,不能单用财产来源来考虑,就算财产来源清白代表了一部分人品OK,那还有很大一部分人品代考。这不是一斑,窥不了全豹。

我倒是建议姑娘们(当然,对男生的建议也是一样)是:如果有一个人,不管他出生如何,只要他有严重的成功焦虑,随时准备着为了结果消耗一切放弃一切(很多时候,他们把这个叫付出),那最好别和他在一起。因为你在他眼里,也就是一个物。因为他自己在他眼里都是一个物,一个为了靶心而存在的箭,你又能高到哪里去? (来源



标签: ,

 

2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楼主字字珠玑,佩服感叹

    (1) (0)
  2. 但是有谁体会过凤凰男的难处呢?一味的批判,却从不从深层次看待凤凰男诸多虐行在这个不公平的社会中是怎样形成的。凤凰男的所有一切都是从这个不公平的社会中艰难的奋斗来的,而孔雀女却只是生下来就坐享其成,还往往将一扩大到一百。诚然,凤凰男是有诸多不好,可我觉得远比生下来就富裕却只会欺诈底层人民的血肉的社会蛀虫来的贡献多一些,不是吗?
    当然,楼主写的很好,但我觉得楼主有点针对了(这让我觉得全世界都在同情孔雀女的同时在海扁凤凰男了……)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