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做爱做的事,交配交的人

做爱做的事,交配交的人。否则我真的太对不起我只可能拥有一次的我的生命了。

文/丁小云

1996年,王小波在他的一篇题为《有与无》的杂文中这样写道:“有一种说法是这样的:人在年轻时,心气总是很高的,最后总要向现实投降。我刚刚过了四十四岁生日,在这个年龄上给自己做结论似乎还为时过早。但我总觉得,我这一生决不会向虚无投降。我会一直战斗到死。”

1997年4月11日,距离王小波写下上述文字的日子还不到一年,他就因心脏病而辞世,也许这就是所谓的一语成谶?

据说王小波在死前那一刻依旧在写作,而这正是他选择的战斗方式——“我从小就想写小说,最后在将近四十岁时,终于开始写作——我做这件事,纯粹是因为,这是我爱的事业。是我要做,不是我必须做——这是一种本质的区别。我个人认为,做爱做的事才是‘有’,做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做的事则是‘无’。”

很多年前,第一次看到这段文字的时候,有一种大彻大悟的感觉——原来对抗虚无的方法竟然如此简单。

但问题就是,方法虽然很简单,但做起来却很难,转眼间几年的时间过去了,我依旧没有开始着手去做爱做的事,我依旧在做着一些我打心眼儿里就不想做的事。

当然,我也可以这样安慰自己,大多数中国人不都是这样嘛,从小到大基本上都是家长或体制替我们设计人生。结果从小到大,我们都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最爱做什么,或者即使知道了,但迫于各种压力,总是没办法着手去做。

不过,我很清楚,我不能把一切责任都推到外界环境身上,我之所以没有去做爱做的事,我自己要负最大的责任。这几年,或许是因为年轻,或许是因为浮躁,总是去做一些急功近利的事——和那些我爱做的事相比,这些事多半很容易做,而且很快就能得到回报。

但我还是受到了惩罚,做急功近利的事虽然能很快得到回报,但回报通常很低。因为这种事通常没什么门槛,缺乏原创性和不可复制性,我能做,别人也能做。而且最大的问题就是,这些急功近利的事不是我爱做的,所以我做得异常痛苦,并因此觉得人生无比虚无,似乎完全丧失了存在感。

当我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我决定全力去做我爱做的事,而且我还要在我爱做的那些事中,专门选择其中最有挑战性的事来做。我相信做这样的事就像选择了一道窄门,选择了一条少有人走的路。如果我做成了这样的事,首先我自己会很有成就感和存在感,而且我因此获得的回报,肯定也比做急功近利的事所获得的回报多得多。

豆瓣上一位网名为“本来老六”的作者在他的一篇书评中曾这样写道:“肉体接着肉体,大家都是肉体,其实大家又都不止是肉体。无论是谁的精液,又无论多么多的精液终将无痕,我们的痕迹究竟又在哪里?或者说,我们又以为我们可以做到什么?”

也许就像他说的,我这一生真的什么都做不到,而我的肉体也终将丧失所有存在过的痕迹,但正因为这个原因,我想我更应该去做爱做的事,交配交的人,否则我真的太对不起我只可能拥有一次的我的生命了。(来源



标签: ,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您的这个标题简直太有才了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