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传奇新闻人迈克·华莱士的22件事

传奇新闻人迈克·华莱士的22件事,对于采访中总占主导地位,华莱士自嘲说:“因为我又八卦又坚持,不甘心被推在一边。”2000年,华莱士因采访江泽民轰动全美后,还说想要采访教皇,因为“他很耐人寻味,你想想,他曾是个运动员、演员、诗人、剧作者。我想把他还原为一个人,而不是教皇。”

华莱士在采访中会不断追问,他的采访风格被人称为“审讯”。图为2005年华莱士采访俄罗斯总统普京(左)。 (CFP/图)

(1) 1939年,华莱士从密歇根大学毕业,在广播台找到第一份工作,周薪20美元。

(2) 华莱士以老辣的严肃新闻著称,但当1950年华莱士第一次在电视上亮相的时候,他主持的是游戏节目“少数服从多数”。1962年全力投入严肃的新闻节目之前,华莱士还做了不少娱乐节目、音乐节目,甚至拍了不少广告。

(3) 二战结束后,由于华莱士的电台节目过于受到芝加哥女性的欢迎,他一度陷入各种绯闻,并由此导致第一次家庭战争。1947年,华莱士与妻子诺尔玛·嘉比正式分手,两年后,他与电影明星巴芙走上红地毯。1951年,他们开始一起出现在深夜清谈节目“姿帕斯清谈”里。

“姿帕斯清谈”的主旨只有一个:一男一女打情骂俏,但这大大满足了听众的猎奇心理,并直接引来CBS(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橄榄枝。他们随后在CBS打造了一档同样性质的节目“迈克与巴芙”。

华莱士与第二任妻子、电影明星巴芙在CBS录制清谈节目“迈克与巴芙”。这档节目的主旨只有一个:一男一女打情骂俏。在成为严肃的新闻记者之前,华莱士曾主持过多档娱乐节目。 (东方IC/图)

(4) 1956年,《深夜追击》让华莱士树立起了强硬的调查记者形象。这档节目也因此从地方电视台一跃进入ABC(美国广播公司)。次年,华盛顿专栏作家德鲁·皮尔森在节目中对华莱士披露,时任美国参议员约翰·肯尼迪的自传《当仁不让》是他人代笔。

当时肯尼迪正在准备竞选总统,“代笔门”显然是一记重磅炸弹。气急败坏的肯尼迪跑到华莱士的办公室,要求华莱士和皮尔森就此道歉。华莱士坚持自己没有错,但他的东家ABC最终还是作出妥协。

(5) 1962年,华莱士19岁的大儿子彼得·华莱士在希腊登山时不慎失足离世。这位耶鲁大学的学生,生前是“垮掉的一代”的一分子。在去希腊前,他曾对华莱士说:“美国精神其实就是颓废精神,社会问题并不被政府和新闻机构认真关注,你的节目却让很多人异常激动,因为他们从中看到了一丝希望。”

事情发生后,华莱士觉得是时候该做一些严肃的新闻,让自己的孩子感到骄傲了。1963年,他说服CBS接受自己,并接受了年薪4万美元的协议,在46岁时全力投入严肃的政治节目。

(6) 1968年,尼克松刚刚邀请华莱士担任他的新闻官。“不,尼克松先生,我想你已经知道了。过了今晚,我将离开对竞选活动的报道,去做一个新的电视系列节目。”华莱士在自传中承认:他认真考虑过要不要接受这个提议。想到能参与到一任新总统的事业中去,这对他很有诱惑力,几个月之后,他开始主持《60分钟》。在婉拒信中,华莱士给出的理由是不想“文过饰非”(Put a happy face on bad news)。

1973年春天,尼克松遭遇“水门事件”,华莱士在回忆录中写道:“每当想到自己本可能是总统的新闻发言人时,就不寒而栗。”

(7) 1971年,华莱士采访已经卸任两年的约翰逊,约翰逊咆哮着拒绝谈论越南战争。华莱士开始吹捧他,说自艾森豪威尔时期起,自己就是约翰逊的狂热崇拜者,说敬佩他在任职最初两年,为民权立法作出的努力。“但是那以后,”华莱士说,“一切都变了……你让那场战争失控了。越战强暴了你,总统先生,然后,你强暴了整个美国。你该谈谈这个事情!”约翰逊愤怒地盯着华莱士,没有多说什么。

在随后的采访中,华莱士没有再提这件事。但出乎意料地,约翰逊自己突然谈起了越战:“我们的公众总是习惯于把总统的名字和某个国际危机联系在一起……这么做,对一位美国总统来说是非常残酷的,因为,他只是努力遵照他衷心认为最符合美国利益的立场来行事。”几分钟后节目录制完毕,约翰逊对华莱士说:“好了,该死的迈克,我已经给了你想要的。”

(8) 作为俄罗斯犹太移民的后裔,华莱士曾经遭到全美最大的犹太人组织——“美国犹太人大会”的强烈抗议。那是因为1975年2月,《60分钟》播放了对大马士革犹太人生存状况的报道。节目中,犹太人生活平静,有的甚至公开表示支持叙利亚政府,而这与当时美国国内宣传的“犹太地狱”形成强烈反差。

(9) 1976年,《60分钟》为了揭露芝加哥医疗保险诈骗问题,甚至在当地开设了一个假诊所,引骗子上门。华莱士在一个看似与世隔绝的酒店套房里采访涉案人菲利浦·巴拉什时,他说:“你瞧,这事只有你知我知。你这么做了(诈骗),而且人人在这么做。”巴拉什居然真在那一瞬间忘记了自己在镜头里,向全国观众承认了华莱士的判断。

(10) 1984年初,采访过演员雪莉·麦克雷恩后,华莱士开始收到麦克雷恩用心准备的小礼物,他敏感地感觉到这位刚刚离婚的女演员对自己的感情超出了友谊。此时,66岁的华莱士第三段婚姻恰好也走到了尽头。他们约会过几次,但最终还是做回朋友。

(11) 华莱士曾因抑郁症尝试过自杀。1984年10月,因为参与纪录片《没有算在内的敌人:越南骗局》的拍摄,他被原美军驻越南战场总司令威斯·特摩兰诉以诽谤罪。虽然原告最终撤诉,但华莱士从此患上抑郁症。起初是失眠,后来因为过量服用安眠药而萎靡、食欲不振、对周围的一切失去兴趣。新年过后,他自杀未遂。在情绪的低点,前同事的遗孀玛丽·叶慈成为他的第四任妻子。

(12) 华莱士曾经多次采访过美国前第一夫人南希·里根,他们是老朋友。但在1989年,南希·里根曾郑重宣布与华莱士绝交。原因是华莱士提了一个很直接的问题:“你们(里根和夫人)要去日本了,而我听说去两周的报酬是200万美元。”

但两三个月后,在拉里·金对南希·里根进行专访时,她居然在电视上公开要求华莱士给她去个电话,华莱士这么做了,两人就此冰释前嫌。

(13) 1991年,华莱士采访了芭芭拉·史翠珊。在这之前,他先采访了史翠珊的母亲。在问及母女关系是否亲密时,史翠珊的母亲说“她(芭芭拉)没有时间和任何人保持亲密关系”。当华莱士就此询问史翠珊的时候,史翠珊泪如泉涌,气愤地对华莱士说:“你喜欢这样么,让4000万人看我这么做?”几年之后,当华莱士再次申请采访史翠珊时,被她果断拒绝了。

(14) 1995年9月,管理层迫于烟草广告商的压力决定剪切华莱士关于控烟运动的节目。这让华莱士大为不满,他在回忆录里写道,“我当时想过辞职不干了,但是又不想退休,也舍不得这份职业带来的满足感。”

他解决问题的方法是,在节目中公开表达了自己的失望,在节目播出后第二天接受了BBC记者查理·罗斯的采访,表示自己向管理层妥协是一个致命的错误。当年CBS前总裁劳伦斯·蒂什卖掉CBS时,华莱士讽刺说:“对于他来说,荣誉总是比不上金钱。”

(15) “你还想采访谁?”2000年,华莱士因采访江泽民轰动全美后,C-SPAN的主持人好奇地问。“教皇。”华莱士毫不犹豫地说,“他很耐人寻味,你想想,他曾是个运动员、演员、诗人、剧作者。我想把他还原为一个人,而不是教皇。”

华莱士在节目中指着巨大的中东地图。他曾采访过多位中东领导人。在2002年第七次采访阿拉法特的时候,他表示对这个72岁的老人感到失望。 (东方IC/图)

(16) 华莱士曾经七次采访阿拉法特。最后一次采访是在2002年2月,当时那位72岁的老人让他感到失望。“为什么阿里尔·沙龙那么恨你?他甚至想杀了你。”“这你得问他。”“不,不,不,你有自己的想法。为什么?”华莱士穷追不舍,但最终他得到的,还是那个一点也不新奇的答案——因为沙龙想阻止和平进程。

(17) 2005年5月9日,普京在莫斯科纪念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60周年,那天正好是华莱士的87岁生日。为了造势,普京接受了华莱士的专访。专访中华莱士提及2008年普京任期将满,普京表示自己不会留恋权位。“做记者怎么样?”华莱士开玩笑说,后来他在自传中解释道:“记者没有年龄限制,薪水又不错,如果可能的话,他可以为某个俄罗斯电视台采访下一任美国总统。”

(18) 林登·约翰逊之后的每一任总统都曾被华莱士“质问”,只有小布什除外,他从担任得克萨斯州州长时便屡次拒绝华莱士的采访。2005年,87岁的华莱士在回忆录结尾写道:“怎么样,总统先生,是时候给我这个老人一个机会了吧?”

(19) 2006年,88岁的华莱士宣布退休。但没过几个月,他又采访了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面对滔滔不绝的内贾德,华莱士要求:“能否让你的回答简短一点,我求你了!”内贾德微笑回击:“你问的每个问题,我都需要写一本书来回答。如果你想结束这次采访就直说。”因为这次采访,华莱士获得了他的第21座艾美奖。

(20) 彻底退休之后,华莱士患上了痴呆症。“我的父亲总把工作放在第一位,但现在他已经不记得他做过什么了。”华莱士的次子克里斯·华莱士在接受《花花公子》采访时说。克里斯是福克斯电视台新闻节目主持人,他在华莱士去世之前一个月接受采访时说:“我一直都在企图摆脱父亲的影响,但如今父亲已经将近93岁,生命逐渐流逝。我不想忘记他。”

(21) 华莱士曾解释他眼中记者这一职业的价值:“在理想的世界中,每个人都是光荣的,但是这不是世界真实的样子。记者的声誉是通过搬开石头,发现下面藏着什么来建立的。”

(22) 有记者采访华莱士时问:“我从来没见过在哪个采访中你不是主导的,你是怎么做到的?”华莱士笑了笑说:“因为我又八卦又坚持,不甘心被推在一边。”

(部分资料来源于华莱士回忆录《你我之间》) (来源

延伸阅读:

“迈克·华莱士在此!(Mike Wallace is here!)”这是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60分钟》节目为其主播迈克·华莱士设计的宣传词。后来这句话成为英语世界里吓唬人的习惯用语。

华莱士1968年正式加盟CBS《60分钟》,2006年退休。他登上《60分钟》主播台并确立新闻记者的职业声誉时,已经五十岁了。

他审讯式的提问方式咄咄逼人,经常让受访者感到惊悚;但人人又都爱接受他的访问,其访问名单包括尼克松、卡斯特罗、阿拉法特、普京、霍梅尼、卡扎菲、萨达姆等等。

华莱士也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1986年,他曾经对邓小平进行过85分钟专访,最后播出了15分钟。采访时,他跟邓小平一样,烟不离手。他也是继意大利记者奥琳埃娜·法拉奇之后,第二个采访邓小平的外国记者。通过他的采访,邓小平向全世界传递了一句令人记忆深刻的话:“中国的改革,绝对不会走回头路。””

2000年8月15日,江泽民接受了华莱士的访问,给出的条件是:不限时间,不限问题。华莱士在访问中依旧尖锐,但报道最后被认为是“中国对外宣传的一大突破”,也被当成中国外宣的“成功案例”。

2012年4月7日,迈克·华莱士在美国一间疗养院去世,享年93岁。在众多称谓中,他最愿意使用的还是“记者”。这位典型意义的大器晚成者坚信自己“会做一辈子记者”,他也的确做了一辈子记者。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