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出国分手的前女友想和好,而我有新女友

十个月前出国提出分手的前女友,在我有了新女友的时候回来想再和好……在豆瓣上连更的帖子,这是最后的一段情节,特别真实,真切,又特别残忍。

文/宋小君

周五晚上,我和狐狸看电影。
照旧是美国大片,大场面,肌肉男,炸弹和荷尔蒙在飞。
狐狸咬着爆米花,紧张兮兮地盯着屏幕。
我不得不说,只要跟心爱的人在一起,看到马路上的两棵树都会以为他们相爱了。
就在我试探着在不惊动狐狸的情况下,把手伸到她胸前的时候,手机突然在我口袋里震动起来。
我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我偷偷瞥了一眼压在口袋里的手机,手机上显示着一个三个字的名字。
仅仅是三个字,却足以让我魂飞魄散。
我拍拍狐狸的肩膀,做了个接电话的手势,狐狸摆摆手,眼睛没有离开屏幕,示意我快去快回。
我猫着腰,钻出电影院,接起电话。

喂。
声音是有温度的,尤其是某个人的声音,它像气味一样,永远都缠着你,在你以为已经忘了的时候,突然跳出来,告诉你,它还在。
仅仅是一个字,就足够唤醒你关于电话彼端那个人的全部记忆。
是她。
喂。
长久沉默。
电影院外面还有人排起长队,情侣们在看着排片表。
在这种沉默里,似乎所有的记忆都复活了。
可怕的是,就在这样的沉默里,好像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她还是她。
我还是我。

她终于开口,没有寒暄,直奔主题,我明天到上海。
我以为自己听错了,她说她要要回来了,在离开我十个月之后,她说她要回来了。
你……
我回国办点事,想去看看你。
那……你待多久?
你应该问我还在国外待多久。
那是多久?
还有两个月,课程快结束了,我回国办手续,再回来……再回来就不走了。
她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轻快平静,可是我能听出她声音里的惊悸。我不知道这种惊悸究竟代表什么,但是我能听出来,就像很久以前我能解读她的口头禅一样。
没事就是有事儿。
不要就是要。
你太坏了就是你真好。

我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就是这个十个月之前跟我说分手的前女友,现在说她要回来了,要来上海看看我。
我虽然不忍心在她的名字前加上“前女友”这个定语,可是,这却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我说不出话,我不知道该对这样一个消息作出什么反应。
就像十个月前我不知道该对“我们分手吧”这样的消息做什么样的反应一样。
她听出了我的犹疑,就像她以前做的一样,她能翻译我的沉默,理解得比谁都精准。
你不高兴?
我说没有。
你不高兴。她说得斩钉截铁。
我的确不确定,我不确定我现在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悲伤。
我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跳,那你明天几点到?我去接你。

上午十点,俄罗斯航空。
好。
那……那就这样,明天见。

她听出我不想多说话,她总是能听出来。
我们彼此挂了电话,就像我们当初恋爱的时候一样。
可是谁又知道,这短短的十个月,对我来说,已经恍如隔世。

我回到电影院,电影刚刚经过高潮,观众们都意犹未尽地盯着男女主角在接吻。
狐狸看了我一眼,你死哪去了?你知不知道你刚才错过了什么?
我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嗯?你怎么了?狐狸一直都很敏感。
我摇摇头,没事啊,可能有点不舒服。
不舒服?哎呀,好了好了。狐狸突然凑到我耳边,看完电影我回去给你马杀鸡。
我伸出手把狐狸搂在怀里,下巴贴着她的头,她头发里还有伊卡璐的味道,闭上眼睛。
狐狸似乎感知到了什么,她乖顺地靠在我怀里,偷偷地嚼碎爆米花。
片尾曲响起,观众纷纷起身离席。
我在狐狸头顶吻了一下,低声说,电影散场了,我们回家吧。

我牵着狐狸的手走在路上。
看完电影牵着爱人的手走在错落的人群里,这一直都是我最喜欢的画面。
牵着她的手,这就是人生的意义。
我们走着,都没有说话。
狐狸很快就感受到我的低落,她没有问,我知道她在等我自己告诉她。
我深呼吸一口气。
狐狸。
嗯?狐狸抬起头,宠溺地看着我,好像无论这个世界上发生什么事情,她都会陪着我。
我想跟你说件事。
你说吧。狐狸眨着眼睛,像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
她回来了。
尽管之后四个字,可是我却说得很慢。
狐狸看着我,她?
我点点头,我不知道怎么称呼她合适,她就是我的前女友。
狐狸脸色一黯,但随即努力撑起笑容,别挤牙膏,一气说完。
我点头,她说明天到上海,想见见我。
哦,狐狸看起来很轻松,那见呗,不用跟我说,我不生气。
我握紧狐狸的手,看着她的眼睛,却说不出话。
我明知道这样做会伤害到狐狸,可是我心里还是特别想见见前女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我应该见见她。
狐狸突然捧起我的脸,脸上绽开笑容,无论你要做什么决定,我都在这儿。
我环住狐狸,抱紧她,亲吻她,眼泪却弄湿了她的脸。
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我在哭,还是她在哭。
街灯很亮,风吹过来,很凉……

第二天,我起得很早。
狐狸故意没有开门。
我站在她门前,停留了好一会儿。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也在门前站着,我们中间隔着一扇门,我却好像能看到狐狸的脸。
我叹了口气,打车去机场。

出租车上,我努力想着,见到前女友第一句话应该怎么说。
是挥手寒暄,还是笑而不语,还是质问她你当初为什么离开我,现在为什么又要回来。
我看着飞驰而过的其他汽车,心烦意乱。

机场。
机场和车站一样,都是送别的地方。
黯然销魂的离别,有时候也有黯然销魂的重逢。
比如现在。
前女友以一种扑面而来的姿态,突然出现在你的生活里,让你猝不及防。
我甚至不知道该对她的造访做何反应。
虽然仅仅和她分开一年,可我仍旧觉得中间隔了数十年的光阴。
这个女孩,曾经是我的一切啊。
她给了我一切,然后又拿走了一切。
我当时特别希望,人脑就是一台电脑,我可以选择格式化其中的一部分记忆,比如失恋,比如那个4月12号。

9:30分。
我站在错落的人群里。
我不想迟到。
10个月前,我在北京送她离开。
10个月后,我在上海等她回来。
只有10个月。
可是这10个月确实我生命中最漫长的10个月。
我失去了我的她,我有了狐狸。
没错,我爱狐狸,毫无疑问。
可是现在,我站在这里,却仍旧觉得伤感。
在前女友和现女友的更迭了,我知道我错过了什么,也知道我拥有了什么。只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一切都好起来了,我再要见到她的时候,仍旧会这么难过。
好像我曾经丢掉的一部分血肉,现在她又回来了。
她仍旧是我的血肉,可惜原来的伤口已经结了痂,再也没有这块血肉的位置。

10:00整。
飞机抵达上海。
我站在南彩虹桥的接机大厅,看着汹涌而出的人群。
我特别怕,我特别怕认不出她。
好像,她已经离开我一个世纪了。
在这为期十个月的一个世纪里,我绝望过,放纵过,哭过笑过,这些都成了我人生中最浓墨重彩的经历。
如果她不离开我,或许一切都会不一样。
可惜,爱情不能假设,生活是不可逆的化学反应。有些人有些事,都成了过往,即便你再舍不得,也只能任由他们离你而去……

我看到她。
像往常一样,我还是能第一眼在人群中认出她。
她永远显得那么小只。
一个小小的人拖着一个小小的箱子去了一个大大的国家。
跟她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
这个画面一直在我脑海里肆虐,我就这样把我最爱的人送出国门了。让她一个人面对这么险恶的世界。
现在她回来了,正朝着我走过来。
我却再也不能往前一步,只能任由她朝我走过来,就像三年前,她从女生宿舍楼朝我走过来一样。
她看到我,脸上带着笑,她一点都没变,连微笑的方式都没有变,一定是先睁大眼睛,挺起鼻子,然后翘起嘴角,露出酒窝。幸运的话,还能看到她的一两颗牙齿。

她走到我面前,停下来,仰头看着我,伸手擦我的脸。
我竟然不知道,我在看着她朝我走过来的时候,已经泪流满面了……

我鼻子好酸。
她仍旧仰头看着我。
我看着那张脸,那张我魂牵梦萦了三年的脸,真的一点都没变。
你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
她伸出手抱住我,我全身僵住,只有眼泪还在肆虐。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太习惯法式贴面,拥抱前男友的时候,是需要尺度的。
这个拥抱,对我来说,陌生又熟悉。
我曾经理所当然地拥有她的一切,现在她的一切又理所当然地与我撇清了关系。
我几乎能听到adele 的烟熏嗓在撕心裂肺地唱Someone Like You,尤其是那句sometimes it lasts in love but sometimes it hurts instead。
爱情有时能永恒,有时却痛彻心扉。

她感受到我的僵硬,拥抱也软下来。
她好像是刚刚才醒悟过来我们已经是找不到拥抱理由的朋友了。

我带她去吃饭。
她提出一定要吃麻辣烫。
我看着她对着一碗麻辣烫痛下杀手的时候,好像一下子穿越到三年前。我第一次见她,她就带我去吃麻辣烫。我那个时候才明白为什么有个片子叫《爱情麻辣烫》。
没有什么比和前女友吃饭更可怕了。
两个人漠然对坐,记忆波涛汹涌。
如同残忍的比赛,比的是谁比谁狠,谁比谁爱得深,看看谁先崩溃。
她抬起头,汁水淋漓,说,我好久没吃到这么好吃的麻辣烫了。西餐根本不是人类的食物。
我只是微笑着看她,她若无其事,吃得欢欣鼓舞。

我能感觉到她试图在我眼神里寻找宠溺,我不知道有没有,我只是觉得疼。那种藏在微笑里的疼,不凛冽,时隐时现,疼起来却让人上瘾,搞不好还能致人死命。

我还记得她刚刚出国,我们在电话里聊得最多的就是你今天吃啥,我今天吃啥,好像食物是我们唯一关心的话题。
感情是经不起消耗的,我对异地恋始终悲观。
三年的感情衰减周期是十个月,据说已经很长了。

现在她还在我对面吃着麻辣烫,时不时嘬着嘴喊辣。
热情腾腾中,我看着她,心乱如麻。

小店里的DJ不知道是不是受到这种悲伤气氛的感召,竟然放出一首《好久不见》。
陈医生的治疗方式就是先疼死你,然后再让你慢慢习惯,慢慢自愈。
不再去说从前,只是寒暄,对你说一句,只是说一句,好久不见。
这个桥段,终于发生在我们身上。
不过,不是在咖啡馆,而是在吃麻辣烫的小店。
她抬起头看着我,眼睛里水盈盈的,不知道是因为麻辣烫,还是因为陈奕迅。
歌声还在继续,我和她隔着两碗麻辣烫对望。

我脑海中,却主动将这首《好久不见》翻译成粤语版的《不如不见》

头沾湿,无可避免,伦敦总依恋雨点。
乘早机,忍耐著呵欠,完全为见你一面。
寻得到,尘封小店,回不到相恋那天。
灵气大概早被污染,谁为了生活不变。
越渴望见面然后发现,中间隔著那十年。
我想见的笑脸,只有怀念,不懂怎去再聊天。
像我在往日还未抽烟,不知你怎么变迁。
似等了一百年,忽已明白,
即使再见面,成熟地表演,不如不见……

她吸吸鼻子,低下头,努力地把麻辣烫吃完,然后抬起头看着我,说,我们去唱歌吧。
我说好。

我当然知道她的意思,我们或许已经丧失了直接沟通的能力。唱歌或许能更好地交流。就像我们认识的时候,一起K歌一样。小暧昧,倾慕都可以用歌声表达出来。
而现在,遗憾,不甘,想说说不出口的话,或许也可以唱出来。
那些让你死去活来的的情歌,不需要说太多,一开口,或许就明白了。

KTV,小包间。
我们坐得很远。一旦分手之后,再狭小的空间也要分割出最遥远的距离。
她看出我的局促不安,我也看出她故意装出来的浑然不知。
点歌吧?我催促我。
我笑,你先点吧。
她坚持地摇头,不,你先。
我嗯了一声,起身去点歌。这一点上倒是和以前一样,她不喜欢被违背,而我也习惯了在她面前听从。
我该唱什么给她听呢?
在她跟我说分手之后,我原本攒了好几百G的TXT要跟她说。
可是现在,我有机会了,这些心里话却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时间所能带给情人的悲哀,大抵如此。

怪你过分美丽,彷佛心瘾无穷无底,终于花光心计,信念也都枯萎,怪我过份着迷。
或许你还会记得,会记得你生日的当晚,会记得大学二年级的冬天。过你过分美丽,怪我过分着迷。
我终于失去了你,在拥挤的人群中。当我的人生第一次感到光荣。
因为失去你,而感到光荣。失恋好像伤疤,那是成长的印记。
我也不知道你究竟是哪里好,这么多年我还忘不了。
心甘情愿,鬼迷心窍,只是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
我的爱因你而生,你的手摸出我的心疼。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一撮玫瑰,无疑心的丧礼,前事作废当爱已经流逝……

我想我已经唱得够清楚了。
她始终默默地听着,就好像我们刚刚认识的时候去KTV。
我唱完,放下话筒,看着她。
她看着我,四目相对,相顾流泪。
我不知道我和她为什么会迎来这样的结局,我本想,我再见到她的时候,早已经释然无碍。她再见到我的时候,也已经云淡风轻。
可是我错了。

我见到她,见到她走在我右手边捋头发,坐在我对面吃饭,坐在我旁边唱歌,不再是沾沾自喜,而是心如刀割。
前女友还有一个词叫旧情人。
旧情人就像旧背包一样,旧得很好看,遗憾是它已与爱情无关。
很多年后,你再一次见到她,一颦一笑,她还是那么美。只是可惜,就像张爱玲说的,隔了三十年,再美的月色也带着凄惶。

她起身,去点歌。
唱得还是我们相爱的时候她最喜欢的那几首。
我闭上眼睛,就好像我从未长大,就好像晚上我们还要去上自习,要赶在宿舍楼关门之前彼此晚安之吻。

青春是人生的实验课,错也错得很值得。总有一天,我们都老了,不会遗憾就OK了。
我是被你囚禁的鸟,已经忘了天有多高,得到的爱越来越少。
Where is the moment when we needed the most。
You sing a sad song just to turn it around。
我怕我没有机会,跟你说一声再见……

我看着她,看着她肩膀在耸动。我知道她在哭。我其实特别想去安慰她,可是我没有。
其实我们分手那天,我特别想问她为什么?
可是我也深知,在一起需要理由,分手只需要借口。
我去问什么呢?
所有的分手理由都是借口,归根结底,无非你你不爱我了,或者你不那么爱我了。
上海和巴黎,两个陌生的城市,我和你一样,谋生,亦谋爱。
你离开我,我不怪你。
因为我知道,你在我身上没有看到未来。
我没有给你未来,已经是我的罪过。
所以,我永远都不会问你离开我的理由。

她转过身,看着我,眼泪把妆弄花了。
有人说,爱情里的苦都是自苦。
我原本不相信。
可是今天,我听到她唱歌给我听,我看到她在哭,我突然相信了。
说分手的人或许真的比听分手的人要痛苦。
我不想她再痛苦,因为这些苦我已经承受过了,就像是一场下过的大雨,已经天晴了。

我们两个人坐下来。
不再唱了,唱不下去了。
我问她,你晚上住哪?
她摇摇头,来得急,我还没找地方住。
她说完看着我,我知道她是希望我跟她说,去我那吧。
可是我不能。
我沉默了一会儿,说,那我带你去找个酒店吧。
她脸色一黯,然后故作欢快地点点头。
我看到她眼角有泪。

歌声还在继续,我爱上她的时候,五月天在唱《倔强》,我失去她的时候陈医生在唱《富士山下》。
这些情歌,都是写给我们的。

谁都只得那双手,靠拥抱亦难任你拥有,要拥有必先懂失去怎接受。
你还嫌不够,我把这陈年风褛,送赠你解咒……

人活到几岁算短,失恋只有更短,忘掉我跟你恩怨,樱花开了几转。

酒店。
我办好手续,提着她的箱子,送她上楼。
全程,我们省略了不必要的话,只用表情和眼神交流。
她坐在床上,看着我,眼圈红肿。
作为射手座,她很少哭。
可是今天,我觉得她把攒了二十多年的眼泪都用光了。
前女友还能因你而哭,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我坐下来,看着她。
我们聊啊聊啊聊啊聊啊。
好像要在几个小时把一辈子的话都说完。
以前也是这样,只要我和她坐下来,就能聊天,永远不会无聊。
每当和她聊天的时候,我就觉得幸福得惶恐。

聊起一件糗事,我笑,她也笑。
聊起一件温馨的事情,她哭,我也哭。

你还记得老五吗?他半夜两点去接伤心喝醉的女生,开着我们宿舍的门,结果第二天,我们所有人都感冒了。
记得记得。他追女孩的手段就是每天送人家一只从海边抓来的螃蟹。
你还记得老三吗?他跟我们出去玩,结果一下车就踩了一坨比他脑袋还大的狗屎。
我们笑得前仰后合。
没有什么比这个更残忍了。
你和你的前女友、旧情人拥有共同的朋友,共同的回忆,不经意间,就会被串起来。
同学聚会,她在。
同伴婚礼,她也在。
她似乎永远都会盘踞在你的记忆里,在你以为你已经忘掉她的时候,给你一刀,提醒你。
我们两个都笑得很残忍。
好像是在享受这种残忍的快感。
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她笑得眼泪成诗。

我笑着笑着,像被拳王打了鼻子,眼泪簌簌而下。
她笑着笑着,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她扑在我怀里,用尽全身力气抱着我。
我回应她。

她伏在我的耳边,努力平复着颤抖的声音,她说,你难过是因为我在一个错的时间回来,我既然离开,就不该回来。可我只是想回来看看你。本来我只是想偷偷地看你一眼的,可是我忍不住。好像我不看看你,就过不了这个坎儿似的。
我拼命点头,拼命点头。
她抽泣着,我看了你写的那些文章,心里很难过。很担心你。现在你能好起来,真好,真好……
我抱着她,听着她的这些话,心如刀绞。
我说不出话,只能以用尽全身力气的拥抱回应她。

我承认,我仍旧喜欢她,她的背影依旧让我心疼。
很多人都说,90%的男人对前女友都无法忘情,因为他们潜意识里,还是认为前女友是自己的女人。
或许吧。
前女友是一种情怀。
不管这个人在不在你身边了,情怀是伴随你终生的。
亲爱的姑娘们,也就是说,你此刻的这个男朋友,是他的前女友(们)一手塑造的,他之所以成为现在的他,很多地方都归功于他的前女友。而你,或许继承的是他前女友们的遗产。
每一个好女人都是一所学校。
前女友就是男人们的母校。
现在他们毕业了,或许吧,你和他都应该感谢他的母校。

我们不再说话,只是这样抱着。
这是我经历过的最长的拥抱。

一直到12点。
我的手机没有响。
我放开她,微笑,我该回去了。
她使劲憋着泪,想点头,却又怕眼泪掉下来。
我咬咬牙,她在家里等我。
她终于忍不住,眼泪再一次泅湿了脸。
我口中的第三人称“她”,换了指代的主人。
我知道,这样对她很残忍,可是,我已经有了狐狸,我毫无办法。

她一直默默地流泪。
我只能看着她流泪。
这是第一次,我看到她哭却没有去哄,也没有去分析她眼泪里的成分。
这些属于我的眼泪,以后不会再属于我了。

良久,她抬起头,看着我,眼圈肿得厉害。
我想想见她。她突然说。
嗯?我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说我想见见她。想看看她是什么样的人,行吗?
我默然,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前女友哭着跟我说,想见见我的现女友。
我只是想见见她,没别的,行吗?
终于,我点点头。
或许,这样的公开见面,这样的开诚布公,对我们三个都好。

她坚持要送我上出租车。
她踩着拖戏,站在酒店门口。
我刚要坐上出租车,她突然一把拉住我,亲我的脸。
她脸上的挂着的泪水冰冷,那味道苦极了。
我闭上眼睛,眼泪哗哗的流出来。
良久,她拍拍我的肩膀,没事了,走吧。
我坐上车,看着她站在一片晕黄的灯光里,拼命地朝我挥手。
我几乎把嘴唇咬出血来,才勉强止住哭声。
司机打开收音机,梁静茹在电波里,笑中带泪地唱:
离开旧爱像坐慢车……

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开灯。
狐狸一个人坐在餐桌上,看到我回来,站起身来,看着我。
她拍拍我的脸,说,我去给你下碗面……

第二天,狐狸早早的起来。
我看着她,她虽然随随便便套了一件外套,可是我仍旧能看出来,她穿这套衣服是精心挑选过的。
狐狸做事一向妥帖,我看着她,心想,或许这就是最佳的正室风范吧。

一路上,我们都没有说话,好像在比谁沉默得更优雅。
这样的见面其实很奇怪。
然而不知为什么,从失恋之后,我内心深处好像一直期待着这样一场会面。好像我是要证明什么,好像我是要宣告什么。

雕刻时光。
她早早等在那里,看着我进来,伸手跟我打招呼。
我和狐狸在她对面坐下。
她苦笑了一下,似乎对于我这样的位置安排,心有所感。
然后,她看着狐狸,狐狸看着她。两个人,眼神里都充满了一种很奇怪的东西。
我猛然记起,中英交换香港所属权的时候……
你好。她的声音,听起来,特别辽远。
你好。狐狸微微一笑,语气亲切而又保持着距离。
我知道我该互相介绍一下。
可是我该怎么介绍呢?
哦,一个是我现在的女朋友,一个是我以前的女朋友,你们两个因为我而认识,握个手吧。
这是多么欠揍的说法。
我只能用她们的名字互相介绍。

我给狐狸点了牛奶咖啡,给她点了卡布奇诺。
咖啡很香,我有点醉醺醺的。

对坐了好一会儿,狐狸和她的话,好像都在眼神交流里说完了。
她搅动着咖啡,终于开口,其实我这次回来,只是来看看他,没有别的意思。
狐狸喝了一口咖啡,牛奶在她嘴唇上留下一行印记,我忍不住用纸巾给她擦干净。
这是个简单的动作,我放下纸巾的时候,才看到她脸上的表情。疼可以很具体的表现出来。
我低下头,因为就在一年前,我也是这样帮她擦的。时过境迁之后,我仍旧保持了这个习惯,可是,却已经物是人非。
狐狸坦然享受着这种优待,脸上仍旧微笑,看着她,缓缓开口,不管怎么说,能坐在一起,都是缘分。很高兴认识你。认识了你,我就能更多地了解他的过去。我其实对你特别好奇。我看过他写的文章,那篇《你的美,我不配》我看哭了,我特别想知道,到底是怎样一个人让他念念不忘了这么久。现在我看到你,我觉得他所做的,都值得。
她看了我一眼,又去看狐狸,你很漂亮,他现在过得好,我也很高兴。我和他之间,都过去了,况且,原本就是我先离开的,我一直觉得对不起他。
狐狸摇摇头,你看过西格尔的《爱情故事》吗?
她点点头。
狐狸说,爱就是永远不用说对不起。

她笑了,笑得很会心,很坦荡,却也很痛苦。
即便隔了这么久,我仍旧能感受到这种痛苦。
我记得,第一次吻她的时候,我曾经问她,你看过西格尔的《爱情故事》吗?
她摇摇头,说没。
然后我就回宿舍去拿笔记本,我们两个在自习室里,相依为命地看完这部简简单单却催人泪下的电影。她哭得汁水淋漓。我当时发誓,不让她在我们的感情里掉眼泪,也不让她受一点委屈。
后来,我找到一本《爱情故事》的老书,送给狐狸,再次把西格尔1970年写就的爱情故事讲给狐狸听,狐狸捏着我的鼻子说,我保证不再让你一个人了,你打篮球我会在旁边看着给你递矿泉水,你发脾气我会比你发更大的脾气,但不论怎么样,我都不会走太远。
我把这个故事分享给两个我最爱的姑娘,在我的成长过程中,若不是她们,生活该有多么单调乏味。
我看着她,从她的眼神里,我就能感觉到,她记起了那个下午,那个我们一起在自习室里看《爱情故事》的下午。
我嗓子发干,发声困难,好像是小时候做了坏事,被班主任叫到教导处训诫。

狐狸继续说,我喜欢他,我不会让给你。不过,如果他还是希望和你和好,我也不拦着。
我惊恐地看着狐狸,她回望我,眼神平和。那意思就是说,如果你还想再续前缘,我可以从背后踹你一脚,让你速度更快。
我突然心里一阵温暖,狐狸这种有恃无恐的自信,就是我爱上她最重要的理由之一。
前女友笑着摇头,他不选我也知道结果,你比我更适合他。
前女友看着我,眼神里有和煦的风,那意思是说,有些事有些人一旦错过了,就是一生。你就是我年幼无知的时候错过的……
随后,狐狸和前女友一起看着我,似乎还是要我作出回答。

我思绪万千。
从小到大,我都在选择。选择是早恋还是闷头苦学,选择文理分科,选择大学,选择考研还是工作,不停地在ABCD中做着不可逆的选择。原来,人生就是一系列的选择填空,只不过,一旦你选了一个,就必须放弃另一个。而你所做出的每一次选择都或多或少地决定着你以后的人生走向。
这就是人生的精彩之处,却也是生命的残酷之处。
因为,选择本身是痛苦的。
我看着她们,我承认,即便到了现在,对于前女友我仍旧割舍不下。她就像是一个融入我血脉的细胞,长在我胸腔里的器官,好像从一开始就和我融为一体了。我一直固执地相信,她也一样,我也是她的血脉和器官。即便当初她说分手,我仍旧觉得我的心在黏在她身上,和她的喜怒哀乐一起起承转合,平平仄仄。
前女友给了我最美好的青春,而狐狸给了我重新面对生活的勇气,给了我一次成长的皮蜕和新生。
青春终将逝去,或者已经逝去,而生活还要继续。
我看着前女友,看着她努力掩藏着自己那一点小小的期待。
我拍拍她的手,对她说,对不起,我不能再爱你了。

前女友脸上绽开笑容,用力地笑,眼泪却喷涌而出,她点点头,拼命地点头,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
我心如刀绞,觉得自己很残忍。但是,成长这件事本身,如同分娩,本身就有阵痛的。如果不痛,怎么能长大呢?
狐狸只是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她默默地递给前女友一张纸巾。
前女友没有接,只是微笑地看她。
两个人无声对视。

我很想替她擦干净眼泪,可是我没有,我知道,哭一场淋漓尽致,哭一场雨过天晴。
我曾经心爱的小女朋友,我追她的时候,我对她说,我们在一起吧。
然后,我们不疯魔不成活地度过了大学四年,在那个常常下雪的城市,写下了我们青春的终章。我拥有她的发卡,她的背包,她的声音,她的笑骂,她的体温,她的第一次。我曾经发誓要把我拥有的一切都给她。
对不起,我食言了。
也许吧,她跟我说分手的时候有一千个理由,我也疯了似的设想过一千种可能,可是现在我不想知道了。
因为,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我们都要继续新的生活。
爱就是永远不用说对不起。
可是,我仍旧想对她说,对不起,我曾经许给你的,还未曾实现的,只能成为我们青春博物馆里,最美的那一颗化石……

喝完咖啡,她突然说,我下午四点的飞机。
我问她,是要回法国吗?
她说,先回家住几天,下个礼拜走。
我点点头,说好。
狐狸看了我一眼,突然说,你们两个好好聊聊,我先回家了。
我有些惶恐,不知所措,狐狸站起身来,拍拍我的肩膀,转身对前女友说,一路顺风。
前女友看着她笑,说,谢谢。

我看着狐狸的背影,心里又暖又疼。

前女友说,她想吃火锅。
我笑她,怎么还是这么喜欢吃肉。
她说,在国外整天对着面包和刀叉,都忘了火锅什么味儿了。
我说好,那我们去吃九宫格吧。

点了一桌子菜,火锅冒着蒸腾的热气。
我们第一次约会的时候,吃的就是这样辣味腾腾的火锅。
几年之后,我们又围锅而坐,她帮我调料,煮好的肉夹到我碗里,像是一个尽职尽责的妻子。我心安理得地接过来,和她一起,大块朵颐。
吃辣火锅真好,即便是眼泪簌簌而下,还是可以安全地掩饰。
我拿起纸巾,擦眼睛,边擦边说,辣死哥了。
她做着同样的动作,哈哈大笑。
我突然想,如果当初她没有去巴黎,如果当初我不来上海,我们就去北京做北漂,或许现在孩子都会打酱油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如果这样,如果那样,“如果”真是个好词儿,我特别讨厌“但是”。
只是可惜,生命中没有那么多“如果”,只有这许多“但是”……

时间太快了。
一小时就跟一秒一样快。
我看看腕表,说,该去机场了。
她吐着舌头,擦着眼泪,说好辣好辣。

出租车上,她突然靠近我,闭上眼睛躺在我的怀里。
这种感觉好熟悉,她头发上还有火锅的香料味道呢。
我揽着她的肩膀,她听着我的心跳。
我们都知道,这或许是我们最后一次约会了。
很多年之后,我们仍旧可以一起吃火锅,只是,再也找不到拥抱亲吻的理由。
还有,或许,以后我该少听一点陈医生的歌。

候机厅。
我帮她换好登机牌,刮了一下她的鼻子。
她笑着说讨厌。
一年前,我送她走的时候,跟现在的情景,几乎一模一样。
我们面对面站着,像是所有面对离别的情侣一样,你侬我侬,依依不舍。
像是一年前一样,我说你可要早点回来,她说你不准跟别的姑娘看电影。我说,那你也不准跟法国帅哥调情。她说,我天天都给你打电话。我说,国际长途多贵呀,咱可以视频呢。果聊。她说,去你的,我才不。
然后她哭了,然后我哭了。
我们好像是在比赛一样,看谁的眼泪能把飞机场淹没,这样因为天气原因,飞机就不能准时起飞了……
现在我们仍旧面对面站着,却再也说不出话,我只是看着她,她只是看着我。
我伸出手,抱紧她,她紧紧地贴着我。
保重。
她点头,你也保重。

我们曾经有过很多次相拥而泣,在热恋后的第一个暑假结束的校门口,在大吵一架的学校餐厅,在泰山顶上初升的太阳底下,在酒店2302房间的落地窗前,在小树林,在火车站,在飞机场,在毕业之后的美梦里……
每一个我都记得,每一个我都不想忘记。

她哭得像个孩子,我也好不到哪里去。
涕泪交流这种感觉,太讨厌了。
我们足足擦掉了一包纸巾,这种纸巾消耗量,只有当年我们第一次去酒店看电视的时候,才能相媲美。

安检了。
我拍拍她的肩膀,说走吧。
她拼命摇头,我不。
我抱紧她,下巴蹭着她的头发。
她抱紧我,咬着我的肩膀。
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古人诚不欺我。
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柳三变这个混蛋……

她走进安检口,我拼命挤出笑,跟她挥手,喊,回家少吃肉,控制体重。
她也笑了,你要多锻炼,都有小肚腩了。
我看着她,她的箱子好小,跟她的人一样小。
每次从背后看她,看她的身影流入人群,我总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融化了。
她回头看了我一眼,我再也忍不住,泣不成声。
她扶着箱子,远远地看我,咬着牙,拼命地对我挥手。
有那么一瞬间,我真的想喊住她,像以前一样地喊,你别走了,我养你啊。我会炒土豆丝,会做水果沙拉,你生理期我会给你暖肚子,冬天用手帮你暖脚,你别走了……
可是我没有,我喊不出来,我就是喊不出来。
她看着我,咬咬牙,拖着箱子,转身离开。
再一次,撕扯血肉般的,我的眼泪喷涌而出……

原来,我们的一生中,都充满了漫长的离别……

我亲爱的姑娘,当我不再拥有你,你也不再拥有我,请千万记得,曾经有十二只白鹭,飞过秋天的湖泊……
请千万记得,你的青春,你的青涩,你四年的大学,你最美好的年华里,都有我。
谢谢你,让我的青春也充满了你。
再见了。
再见了,我曾经最爱的姑娘,我曾经的梦想,我曾经的一切,再见了。
离开你六十年,但愿能认得出你的子女,临别亦听得到你讲再见。
See you in another life,see you。

飞机起飞,青春再见。
别难过,亲爱的。
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我一个人,在暮色降临的上海,走了好久。
也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也感觉不到累。
只有难过是真真切切的。
我不能回家,至少暂时不能回家,我不能让狐狸看到我现在的样子。我为另一个女孩伤心 ,我担不起她对这种伤心的安慰。
我不能再让狐狸伤心了。我要好好爱她。对她好一点,再对她好一点。从此以后,我要和狐狸相依为命。

八点,我失魂落魄地往回走,努力想使得自己轻松一些,可是却始终徒劳无功。
我就像是生了一场大病。
我想,这场病痊愈了,一切都会好起来了吧。

进了门,我抱起狐狸。
狐狸没有反抗,任凭我抱着她走进她的房间。

她坐在我腿上,我们两个人安安静静地看了一部电影。
电影具体是什么,我根本没往心里去。
因为此刻,我满心想的都是我现在抱着的这个人,她已经成为我身体的另一半。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
从此以后,我爱你,君权神授,责无旁贷。

电影结束,狐狸站起身,看了我一眼,轻声说,我先去洗澡。
浴室里传来水声,像是钢琴和管弦乐的合奏,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在大悲与大喜之间,在欢笑与流泪之后,我体味到前所未有的痛苦和幸福。生活以从未有过的幸福和美丽诱惑着我深入其中。
我走到狐狸窗前,透过狐狸的窗帘,看天上的月亮。
今晚的月亮比平时都要大,都要美……

原帖地址:一男三女同居记



标签: ,

 

6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是时间太残忍还是人的残忍,问时间情为何物

    (1) (1)
  2. 看这篇文章的感受,就像刀子割在身上,一刀一刀,疼痛都那么清晰

    (0) (0)
  3. 只能说,好好珍惜现在。

    (0) (0)
  4. 没看完就哭得稀里哗啦的了,真的很感动,我想每个人看了都会有共鸣的吧!有些东西过去就是过去了,永远不会再回来了~~多让人心疼的一句话!

    (0) (0)
  5. 实在是不好意思,很是以欣赏的姿态看完了这篇情感美文,随即蹦出一个念头:“估计这是假的”。因为以一个按照左脑思维的人来说,可以看出种种端倪。如果真的,可以去拍个电影什么的,场景可以跟泰坦尼克号拼了。

    不过这种情感经历真滴是一刀切啊,要我说,还是现女友通情达意,但是LZ没和前女友和好,分明是生气或者赌气之类的,因为她先跟你说的分手,如果你还念着她的话,就应该和好,毕竟人家神马的第一次都给了你,而你现在却有新的在手,就好像是苹果用惯了,抛弃了NOKIA,心情能理解,按照正常的程序,还是应该先和好,至于现在的GF,无论多好,还是得先分下,毕竟有过感情纠分的感情经历是非常宝贵的。

    诶。。应了那句老话,近水楼台先得月。LZ现女友真聪明。。

    (0) (0)
    • 真的假的 不是我想讨论的。

      你只知道前女友给了神马的第一次 又如何知道现任将多少次的第一次给了他,那,我也不与你讨论次数 这样很无趣也很无情。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觉得要“应该先和好” ,有没有想过 一个女孩子接受 喜欢 且爱上一个是在先被说分手的时候男人,她完全明白 这样的男人有旧情复燃的风险。但是她爱了,这需要多大的勇气 和牺牲来面对 自己是个替代品的现实和可能是一场空的感情?一个有情有义 且情商不低的男人会不明白?爱情是想来就来 想走就走的吗?假设对前女友的爱还未走远,也应该做个潇洒的挥手说声告别了。感情经历不过是指 已经过去了的,宝贵又如何?真正宝贵的是手握的现在。

      近水楼台先得月?当初是谁先站在那近水楼台来着?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