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李家同:我们不该是癌症细胞

李家同:我们不该是癌症细胞。我们应该将青山绿水留给下一代,留给别人。尽量过得很简单,不要让自己的生命影响了别人。这是多么高尚的理念!可惜太多人欲壑难填……

老张是我们高中同班同学中唯一念医学院的同学,他是癌症医生。我们虽然是好朋友,但我们常常开玩笑说最好不需要去找他。同班同学聚会,老张一定会到,他的收入高得不得了,所以有的时候他会请客,偶尔同学中有人发生一些经济上的困难,他也会慷慨解囊。

虽然老张对人很慷慨,却过着很简朴的生活,他每次都坐公共汽车来聚会,他也乘公车离开,现在有了地铁,他当然都乘地铁。他也从不大吃大喝。

我的感觉是,老张非常不喜欢过非常舒适的生活。我们都是六十二岁左右的人,到退休年龄,却没有人真正退休。大概四个月以前听人家说,老张退休了,医院还为他举行了一个退休仪式,而且听说场面有些感伤。

我弄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正想打电话给他,没有想到在台北的一家书店碰到了他。他正在买侦探小说,看到了我,高兴得不得了,一把抓住我,找了一家环境优雅的咖啡馆,坐下来大谈他所喜欢的侦探小说,我也听得津津有味。

可是,我注意到一件事,老张瘦了一些。老张是个聪明人。他当然知道我已注意到他的消瘦,他主动地告诉我,他得了癌症,已经只有几个月的生命。

对我来讲,这真是青天霹雳,也没有问现在有没有治疗?因为我想他是这方面的专家,应该知道如何治疗。

离开咖啡馆的时候,下雨了。我替老张拦下了一辆计程车,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老张乘坐计程车。

一个月以后,老张来埔里找我。他的儿子也是癌症医生。我们一起去了附近的农场看油桐花。那里的油桐花种在道路两旁,大树成荫,车子开过满地的白花,真是奇景。老张虽然时常面露倦容,但他一再说不虚此行。因为,他以后再也看不到这种遍地都是白花的情境了。

除了看花以外,老张也对我们的多媒体系统有很大的兴趣。我们的研究生,替他表演了好多有趣的系统。老张仔细地看这些表演,也问很多有道理的问题。这也是看到老张的最后一次。

不久,老张就去世了。我当时心中纳闷,为什么他走得这么快?以他的专业素养,他的癌症一定是初期,他所得到的治疗也一定是最好的。为什么他这么快就走了?

我们都收到了讣闻。讣闻中除了绝对婉谢花圈这些玩意儿外,还有一个特别的请求,请大家在指定的地点坐他们家租的游览车去。讣闻中,好像拒绝任何人开汽车去参加葬礼。

期间来了一大票名医,他们都面容严肃。我们这些人看了这么多的名医,更加深一个疑问:为什么老张走得如此之快?

谜底终于揭晓了,老张的儿子致词的时候​​,告诉我们一个我们都不知道的故事:老张从头到尾没有接受任何治疗。为什么呢?老张的儿子在礼堂中放映了一段录影带,在这段录影带中,老张解释了何谓癌症细胞?

我们常以为癌症细胞是不健康的细胞,其实不然,癌症细胞是最健康、最有活力的,别的细胞虽然会分裂,但分裂会有止境。癌症细胞的分裂永远不会停止。不断的分裂需要养分,但是人的养分有限,癌症细胞的不断分裂最后将其他正常细胞的养分吸取得一干二净。

因此老张认为我们这些人都是“癌症细胞”。因为太健康,所以我们吃得多。因为有钱,所以我们消耗掉大量能源。可是,地球上就这么多资源,我们用得多,其他人类就倒楣了。

老张在录影带中一再地强调:百分之八十的资源,由百分之二十的人类消耗掉。他也一再地提醒我们:如果,全世界的人都像我们这样地吃远洋的鱼,全地球海里的鱼只够我们吃一天。他一再地问一个问题:如果,全世界的人都像我们一样地享受,地球上的资源能撑多久?

举例来说,四十年后,石油就用光了。

老张的录影带也介绍了非洲二千五百万人得到了艾滋病的惨相,这一段的声音被消除了。但这一段静寂的录影带,带给我们极大的震撼。老张的儿子没有解释为什么老张不愿意接受治疗?那一段没有任何声音的录影带,解释了一切。

老张早就对于他的生活好感到内疚。所以,他一直尽量地过得很简单。最近非洲大批人得到艾滋病,却没有人得到任何治疗。欧美虽然有治疗艾滋病的药,但这些非洲穷人,如何有钱买这种药呢?老张热爱生命,但是他不愿他的生命影响了别人,他不愿意看到自己太健康,太健康就是癌症细胞了。

最后,老张提到他自己的病,他说:他的病是不可能痊愈的,花了很多钱以后,他可以多活三至四年,在这三、四年内,他所能做的非常之少,所以他不愿意为了他的这三、四年的生命,而花费人类大量的医药资源。

老张的儿子也在葬礼上告诉了大家:老张临死以前,捐了大笔的钱给一个慈善机构,专门用作医治非洲艾滋病人之用。老张如果多活几年,也许可以医治一些人,但是他的拒绝治疗,却是一个强有力的震撼教育。

前天,我们同学会,每人一个盘餐,大家不发牢骚,每个人都对自己的命运感到满足。我家现在平时只开电扇,有客人来才开冷气。我们也越吃越简单,每次餐后有香蕉吃就心满意足矣。

我住的是公寓,有时,难免想念当年在国外住的独门独园房子。现在,我的想法也改了。如果,全台湾的人都这样住,台湾恐怕会看不到一片青山,一片绿水,全台湾只看到房子了。

老张说得有道理,我们不能生活得太好,我们不该是癌症细胞。我们应该将青山绿水留给下一代,留给别人。老张潇洒地离去,使我们可潇潇洒洒地活着。我们都轻松多了。

如果,你也认同这样的理念觉得应该把它传出去,请别吝啬那一点点时间,转发让更多人看到它吧!一起期许自己别做地球的癌细胞。当然还是要提醒您“天天五蔬果,防癌轻松做”,也别让身体的癌细胞侵袭我们哟!

李家同简介:

台湾资讯学者及作家,曾任台湾清华大学代校长、静宜大学以及暨南国际大学校长、暨大资讯工程学系及资讯管理学系教授。于2008年5月31日卸下暨南大学教授职务退休。目前在台湾清华大学担任教职。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