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学生吴佩孚与老师段祺瑞的恩怨过往

学生吴佩孚与老师段祺瑞的恩怨过往。对昔日的老师,吴佩孚却从未有酬恩之念,反倒每作忤逆之举,直至老段过世后,才捐弃前嫌,亲自致祭并执绋,了却一生恩怨。

左:吴佩孚 右:段祺瑞

文/李洁

民国初期,段祺瑞因在清末做过北洋武备学堂的监督(校长)而被许多职业军人奉为师长,直系主将吴佩孚也是其一。然而,对昔日的老师,吴佩孚却从未有酬恩之念,反倒每作忤逆之举,直至老段过世后,才捐弃前嫌,亲自致祭并执绋,了却一生恩怨。

士兵与将军

在北洋巨头里,吴佩孚起步太晚,故辈分不高。

1898年,吴佩孚在天津投军,成为一名护兵。当兵之前,吴佩孚是“北漂”一族,混在京城街头,靠算命和写对联为生。本来他在老家山东蓬莱已经考中秀才,但因莽撞砸了本县电报局长家的堂会(他嫌人家请来男女同台唱戏有伤风化),被革了功名,成了县衙的通缉犯,不得已跑到帝都来闯荡。

因生活无着,稍后,他赶赴天津,投奔了一位叫郭绪栋的山东胶州同乡。郭是驻军的师爷,即营部的文秘,虽不是什么官儿,但却能荐人当兵。这一年,吴佩孚24岁,已是老大不小的年纪了。

这一年的段祺瑞,33岁,正春风得意,任武卫右军炮兵统领兼炮队兵官学堂监督,是令军界瞩目的新军骨干。

按说,两人相差9岁,年龄差距不算太大;同在天津驻军,相距也不算太远。但一个是威风凛凛的炮兵司令兼军校校长,一个是跟在管带(营长)屁股后头的护兵(实为勤务兵),两人在军营里的地位实有天壤之别。

此为吴佩孚二度入伍。此前,在老家,父亲亡故后,为补贴家用,15岁那年即在家门口当过登州府的“学兵”,为的是每月挣二两四钱银子。

吴佩孚仓促参加的第一场战斗,乃是本军对遍地拳匪(义和团)的回击。成片死于阵前的拳民,让他痛感国人愚昧盲从的可怕和可悲。他经历的第一场兵败,乃是本军在八国联军洋炮轰击声中的大溃败,直隶提督聂士诚在阵前被洋炮炸伤,又在阵后被拳匪残忍杀死的血腥过程,他看得很真切。身为大清国常备军的一名护兵,从江山到统帅,啥也护不住,他只有沿着铁路线向东北方向流落的份儿。

这一年的段祺瑞也离开了天津,跟随赴山东巡抚任的袁世凯到了济南,成为弹压义和团的清军主力部队的三品衔大员。

一个是流落民间的散兵,一个是平定内乱的将军,吴佩孚与段祺瑞的差距越拉越大。

然而,走到唐山外的小镇开平时,吴佩孚意外得知,此地有个武备学堂,乃李鸿章所创办,正在招第二期学生。这个秀才出身的散兵遂驻足开平,考取了这所由清国与德国军官共任教习的军校,自此才正式走上了职业军人的坦途。

一年后,袁世凯自山东巡抚升任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将开平武备学堂迁往直隶省会保定,与原在该地的若干所北洋军校合并为北洋武备学堂,段祺瑞为监督。本来,这是吴佩孚与段祺瑞结缘的时机,但吴听说,进入新校后要复读一年级,他不愿从头再来,故选择了留在兵营。两位未来的北洋巨子失之交臂。

但吴佩孚仍得到了比较理想的安置,他被派往天津陆军警察队任正目,即警察班长,亦算是中国第一代警长。

学生与督办

两年后,袁世凯又创办了陆军速成学堂,学期仅一年。吴警长为获得文凭,前往保定报考,一举考中,被分到测绘科,成了段祺瑞的学生。是年,吴氏已28岁,属大龄学生;段氏37岁,乃军界中坚。两个未来将影响中国政局走向的军人自兹结缘。

数年后,段校长已贵为大清国主力部队陆军第三镇统制官(师长),而吴学生还只是北洋督练公所参谋处的小官佐。不过,吴佩孚此间的经历却让人刮目——在日俄战争期间,他奉派参加了山东芝罘岛(今烟台市)的日本军事情报小组,赴东北侦察时,被俄军俘虏,差一点给毙了。幸亏他跳下火车逃跑,才捡回一条命。

一年后,段师长签署命令提拔了一批中级军官,吴佩孚也在其列,晋升为直接带兵的管带(营长)。虽说当了管带,但中间还隔着一堆协统(旅长)和标统(团长),吴营长够不上段师长。

至民国元年(1912年),段祺瑞已是全国头号军人——排名第一的陆军上将、内阁陆军部总长,而吴佩孚则刚刚被陆军第三师师长曹锟保荐为炮兵团团长。

让吴氏入老段法眼并使其在全国军界声誉鹊起的,是他在讨伐张勋复辟中的锐不可当。民国六年(1917年)7月,“辫帅”张勋在京拥兵复辟,下野的前总理段祺瑞在天津奋起组织“讨逆军”并自任总司令,驻军保定的曹锟通电响应,被段总司令委为西路讨逆军司令,曹师长命吴佩孚担当西路先锋。吴氏精心谋划,一马当先,从丰台一口气杀进天坛,击溃了“辫子军”3000余人,而张勋带到北京来的“辫子军”总共才4300来人。

此役,吴佩孚为中华民国立下了赫赫战功。

部将与总理

一战成名的吴佩孚,成为北洋军中的一员骁将,其所统辖的部队,自然也是复任总理的老段所依恃的劲旅。

段总理下令:袁氏已死,以反对帝制为名义的西南各省独立务须取消。但中央政府的号召却遭到西南割据政权的反对。曹锟奉命挥师南下,其急先锋,又是吴佩孚。那会儿的吴氏,是何等的威风!率北洋大军出直隶,下河南,过湖北,至湖南,势如破竹,所向无敌。老段喜出望外:只要这位学生一声令下,他的军纪严明、士气正盛的大军即可抵定三湘进而荡平粤桂两省,而北京政府“武力统一”的梦想则指日可待。

然而,吴佩孚却突然按兵不动了,他开始与占领区的军政首领及士绅终日饮酒赋诗,不再言战!段总理急得亲往前线劳军,除批准晋升吴佩孚为第三师中将师长外(曹锟已晋为直鲁豫巡阅使),还授予其“孚威将军”的殊荣,以励其一鼓作气扫平两广,统一中国。

可是,谁也没想到,老段回京后,吴佩孚突然通电全国:

阋墙、煮豆,何敢言功?既经罢战议和,南北即属一家,并非寇仇外患,何须重兵防守?对外不能争主权,对内宁忍设防线?……之后,这位主力师的师长竟开始擅自撤军,把政府军打下的大片江山拱手送还了南方!

若没有吴佩孚当年的主动罢兵,就不可能有日后孙中山在苏联人的倾力扶助下统一粤省,也就更没有蒋介石统率“国民革命军”倾巢而出,浴血“北伐”一统九州的成功。一部民国史到底怎么落笔,还真难说!

段总理气得直蹦:“秀才造反啦!”

其实朝野都明白,吴秀才这次抗命,不愿“阋墙、煮豆”,是说给国人听的大道理。谁都知道,吴佩孚是在报复老段没任命他为湖南督军。谁打下的江山归谁坐,这是混乱年代起码的游戏规则。

老段没把吴佩孚放在眼里,安排了手无寸功的傅良佐任湘省督军,这才惹得秀才造了反。当然,做封疆大吏的目的各有不同,有的人是为了大发横财,有的人则是为了实践自己的政治理想,清廉一生的吴佩孚无疑属于后者。

老段没将湘省畀予吴氏,当然自有道理。傅良佐乃资格更老的军界高官,曾任袁世凯的总统府军事处处长,袁死后任段内阁的陆军部次长,属段氏“自己人”。而且,傅的原籍就是湖南,不管是讲论资排辈,还是讲“以湘治湘”,吴肯定不如傅。

另外,如果让桀骜不驯的吴佩孚掌控湖南并遥制西南各省,则曹锟所控制的地盘就会占据半个中国!哪个当政者愿意某派军人势力过大?于是,犹豫再三,段祺瑞便没把湘省一把手的位子让吴佩孚坐。

谁都知道,吴佩孚背后有曹锟的支持。老曹把吴氏从营长、团长、旅长一直提拔到师长,使他成为老曹的头号心腹,并一举跻身军界巨头之列。也正是有了知恩图报的吴佩孚,曹锟才成为冯国璋之后的直系军事集团领袖,直军也才成为国内第一的武装力量集团。

江山轮流坐

吴佩孚不听中央命令,擅自撤军北归,打乱了武力统一中国的战略部署,段祺瑞恼怒万分,迫大总统徐世昌下令将曹锟与吴佩孚等免职查办。那会儿,大总统徐世昌已成摆设,段总理要做的事他拦不住。

岂料,曹、吴早在摩拳擦掌准备一战了。民国九年(1920年)7月,曹锟等直系军政集团的部将们,以反对段之心腹、西北筹边使徐树铮为由,悍然起兵犯上。

段总理不得不动员军队迎战,将为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而编成的军队改名定国军,自任总司令,挥军迎战直军。由此,直皖战争爆发。

然而,貌似强大的定国军被吴佩孚指挥的叛军打得落花流水。段总司令绝没想到,自己乃北洋军人的祖师爷,居然打不过犯上作乱的学生兼部下!吴佩孚亲率前锋部队大打闪电战,开火后第四天就一举俘获了敌军的前线司令官、早年保定陆军学堂的老师曲同丰,并差一点直捣京郊南苑的团城,生擒昔日的段校长!

老段恨恨地对身边人嘟哝:“吴佩孚学问不错,兵练得也不错,学会打老师了。”为让京畿免遭战火涂炭,老段不得不下令停战,并辞职回到天津。皖系军队从此一蹶不振。

像换防一样,在津门当寓公的黎元洪被曹、吴拥回中南海,二度成为国家元首。之后,不顾吴佩孚的反对,当元首心切的曹锟又怂恿冯玉祥等部将,用下三滥的手段轰走了黎元洪,自个儿当选了大总统,此后,北京政府即为直系把持。

正所谓:江山轮流坐,今年到我家。因学生吴佩孚的倾力颠覆,老师段祺瑞失去了江山。

怆然送故人

晚年的段祺瑞,与清逊帝溥仪同住在天津日租界的官岛町(今鞍山道),几番被日本大特务土肥原贤二登门打扰,不胜其烦。

日本人总想在昔日的北洋巨头中觅一位合作者,以在华北成立伪政权。

定居北平的吴佩孚自然也被日本人盯上,每每有旧日部属陪同日酋前来骚扰,令“玉帅”颇为恼火。日本人开给吴佩孚的价很高,成立傀儡政府,由汪精卫主政,吴大帅主军。

无论寓居天津的段祺瑞,还是栖身北平的吴佩孚,这一对昔日政敌,都以民族大义为重,不为倭人所动。但大部分国人不了解二位昔日巨头的真实意愿,于是就有了猜测与规劝。

民国二十二年(1933年)1月17日,上海各团体就通电段、吴:请勿受日人利用。数日后,段氏即随蒋介石派来的特使南下,在南京受到蒋委员长和国民政府的隆重接待,后转往上海颐养天年。

吴佩孚则一直恪守“不入租界”的承诺,住在昔日帝都的一座很大的四合院里,深居简出。吴氏及其庞大的幕僚班子和卫队的生活费用,全部由国民政府通过各种渠道给付。

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11月2日,段祺瑞在上海病逝。国民政府国葬了这位“三造共和”的民国元勋。

12月11日,一向闭门不出的吴佩孚很难得地出现在公共场所。那一天,是他的政敌段祺瑞的灵柩运抵北平的日子。

国府驻北平的最高军政长官,已经从张学良换成了吴氏的山东老乡宋哲元。在前门火车站,站在宋哲元将军旁边的久违了的吴大帅格外引人注目。

谁都记得,正是这位吴佩孚,当年率先向逝者发难,才让老段仓猝下台,北洋军自兹分裂成各派系。一别十余载,师生兼宿敌分居津、平两市却从未谋面。而今,满洲已经建“国”,华北形如累卵,倭人步步紧逼,国府节节后退。国运堪忧!

借老师驾鹤西去之际,吴佩孚站了出来,为老段送上一副传诵一时的挽联:

天下无公,正未知几人称帝,几人称王,奠国着奇功,大好河山归再造;时局至此,皆误在今日不和,明日不战,忧民成痼疾,中流砥柱失元勋。

车站外扎起的高大素牌楼正中,也是吴氏的手迹:

还我山河!

民族危亡之际,吴氏捐弃前嫌,向国人展示了一个中国职业军人的气节,并向早年的师长献上迟到的敬意。

三年之后,吴佩孚因拒绝与日本人合作而遭日本人谋害,享年65岁。

段祺瑞简介:

段祺瑞(1865—1936),原名启瑞,字芝泉,晚号正道老人,民国时期政治家,“北洋三杰”之一,皖系军阀首领。他帮助袁世凯练北洋军,而后以此纵横政坛十五载,一手主导了袁世凯死后北洋政府的内政外交,有“三造共和”的美誉。后来因宠信徐树铮,迷信武力统一,为直系击败而下野,曾借助和张作霖和孙中山的三角同盟而短暂复出,但因失去实际权力而成为摆设。一生清正耿介,颇具人格魅力。他还是中国现代化军队的第一任陆军总长和炮兵司令。担任过中国第一所现代化军事学校——保定军校的总办。

吴佩孚简介:

吴佩孚(1874~1939),字子玉,汉族,山东蓬莱北沟吴家村人,祖籍江苏省江苏常州(延陵郡)。1898年投淮军。1906年任北洋陆军曹锟部管带,颇得器重。后升任旅长。护国讨袁运动兴起,随营入川镇压蔡锷领导的云南护国军。1917年7月,任讨逆军西路先锋,参加讨伐张勋复辟。同年孙中山组成护法军政府。1919年12月冯国璋病死,曹锟、吴佩孚继承了直系军阀首领的地位。1939年吴佩孚患牙病高烧不退。12月4日,日本牙医受命于土肥原谋杀吴佩孚,吴在牙医刀下当场身亡。时年65岁。国民党政府追认为陆军一级上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