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末代皇后婉容的早餐

末代皇后婉容的早餐,按时人眼光来看相当丰盛,但是,俞平伯记录这份早餐菜单,对“权力之下那种弱者身不由己的悲痛”定有悲悯情怀吧。

末代帝后:溥仪和婉容

文/李国文

偶读冯玉祥的传记,民国十三年,他的部队进驻北平,将溥仪和他在紫禁城的小朝廷逐出。我忽然想起俞平伯在其《杂拌儿》中,有一篇《杂记“储秀宫”》的短文,也是因此事而写成的,俞平伯的这点笔墨,也许是这次驱逐溥仪出宫少见的文学记载了。

储秀宫,是故宫西路的一座相当重要的建筑物。我已多年未去故宫了,不知这座慈禧住过,后来溥仪的妻子婉容也住过的内宫,是否开放展览?但在冯玉祥未将逊帝及其小朝廷驱逐之前,它是末代皇后生活起居的重要场所。

婉容之所以一定要住在这里,除了清代宫廷的规矩外,很显然,还因为老佛爷曾经是这里的主人。慈禧是皇后,婉容也是皇后,这种身份的认同,对她来讲,非同小可。而且,慈禧最初在这座宫里居住时,也不过是咸丰身边一个没有什么身份的嫔,后来竟成为统治全中国,仅次于武则天的一个极具威权的女人。作为逊帝的妻子,她有所寄托的正是这种对于未来的憧憬。但是,末代皇后没想到的是,连这样一个梦也做不成。

民国十三年(1924年)11月5日,冯玉祥军队的皮靴杂沓的声响,打破了宫墙里的平静。北京的初冬,照例是同往常一样的干冷干冷,而小朝廷的上上下下,面对虎视眈眈的兵丁,心更是冷作一团。在冯玉祥的自传里,记下他派部将鹿钟麟带兵进宫,与溥仪的谈话场面。

鹿问:“你到底愿意做平民,愿意做皇帝?若愿做平民,我们有对待平民的办法;若是要做皇帝,我们也有对待皇帝的手段!”

溥仪回答:“我自然应该做平民,无奈许多人跟着吃我,他们迫着我在这里,要不然,我早就走了。”

鹿说:“既是如此,就请你立刻迁出宫去,从此,做一个良善平民。”

于是,限三个小时,宫中各色人等必须撤离紫禁城。仓皇中的婉容,几乎来不及收拾,而且在监视之下,只许携带一些必需物品,离开储秀宫。

由于旧主子走得慌张,接管者未暇顾及,一张这年九月初七的早餐菜谱,仍留在作餐厅用的丽景阁的一个角落里。半年以后,俞平伯因公务来到储秀宫,作过一次例行公事的检查,发现了这张单子,写下了《录丽景轩中的一张菜单》,为《杂记》之五,也是最后一节。

冯玉祥在自传中,为自己辩白:“当日溥仪就带着他的嫔妃和需用的东西迁出宫去了,所有宫中的财物,都由吴稚晖、庄永宽、李石曾等名流组织——保管委员会接收之。事后有的造谣,说冯某攫取了多少故宫宝物云云……”

我不知道俞平伯那时在什么衙门,担当什么差使,反正他是众多派去故宫调查的一员。为什么调查?调查什么?为谁调查?调查谁?是否与冯逐帝行径,受到社会指斥,舆论反对有些什么关系?都无从知悉。

不过,这份寄生虫式小朝廷的菜谱,让我们能够想象盛世宫廷生活的一面。因为辛亥革命以后的优待清廷条例,许可紫禁城内仍维持着前朝的封建统治,所以,娘娘的早餐,吃些什么,喝些什么,应该还是沿续着大清帝国的制度,遂多多少少有一点揭开私秘的意义。

在这张早餐膳单上,计有菜肴十六道(膳房郑大水恭作):清汤银耳、炉肉熬冬瓜、炒三冬、鸭条烩海参、葛仁烩豆腐、红烧鱼翅、炮羊肉、烩酸菜粉、锅烧茄子、红烧桂鱼、炒黄瓜酱、干炸肉、大豆芽炒各达英、黄焖鸡、摊鸭子、木樨汤,以及热汤面和熏菜两道:酱肘子、熏肝。

蒸食十二种(厨役郑恩福恭作):猪肉馒首、烙饼、抢面馒首、包金卷、紫米膳、白米膳、小米膳、甜油炸果、咸油炸果、粳米江豆粥、小米粥、香稻米粥。

按照近半个世纪以来,我们所受到的教育,对婉容这天的这顿早餐,必定是不以为然的。但在俞平伯的短文中,对这顿过于丰盛的早餐,不置一词。

这位出身于名门望族的德清俞氏的后裔,特地把菜单一一抄录下来,未必是要奚落,更不可能是要批判。我觉得倒是一份同情,更多的是一种伤感。在这篇《杂记“储秀宫”》的散文中,偶然间,也还是能读到作家丝丝的无奈,微微的感慨,小小的惆怅,以及对权力之下那种弱者身不由己的悲痛,所表达出的依惜之情。特别他注意到了寝宫角落里,那些剥开未及吃完的柑橘,咬了两口就丢下的苹果,和这份在别人眼里也许不当一回事的菜谱。对于那天发生在这座宫殿里的一切,他肯定要琢磨再三,要浮想联翩。

武人就是武人,军阀从来代表着霸道,让你溥仪走,你就必须立刻从我眼前消失。而文人就是文人,悲悯情怀总是油然而生,不能自已。环境场面,依然东风,气氛情景,桃花照旧,历史犹如潺潺流水,哪能一下子就切断开来,而不留下任何踪迹呢!但是,恻然心动的他,落笔为文,却仅仅抄录了这份菜单,无一字多余的话赘在后边,这种不言之言,其实更具有震撼力。

末代皇后郭布罗·婉容简介:

郭布罗·婉容(1906—1946)字慕鸿,别号植莲。祖先达斡尔族,隶属正白旗,曾为大清屡建殊勋。外祖父爱新觉罗·毓朗是乾隆皇帝长子永璜(封为定王)的五世孙,系清末显要人物。父荣源供职于晚清朝廷。1906年生于北平帽儿胡同荣源府内。后随父母移居天津。稍长,就读于一所美国教会学校,学英语,弹钢琴,特别喜欢爵士音乐,加上容貌端庄秀美,清新脱俗,琴棋书画无所不通,故于满族贵族女性中颇具声名。

1922年,以家族势力入选皇后,并与溥仪完婚,时年17岁。1924年,随溥仪被逐出宫,流徙于醇王府、日本公使馆后,旋至天津张园、静园。1932年3月经旅顺辗转抵达长春,成为伪满洲国“执政夫人”,言行均受到日本人严密监视和限制,期间曾秘密与国民党代表顾维钧联络,拟逃离长春未果。1934年6月,成为伪满洲国“康德帝后”,后因“秽闻”被打入“冷宫”,身体和精神处于崩溃边缘,嗜毒成瘾。1945年,伪满洲国灭亡后,流浪于长春、通化、吉林之间。1946年病逝于吉林延吉监狱,终年40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