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检讨书里受伤的孩子

检讨书里受伤的孩子,一次无端的受挫可能会影响他一整个学生时代。小孩子需要的不过是一声表扬一句肯定以及受委屈后的一个道歉罢了,若你们连这点都做不到就该另谋职业,何苦祸害他们。

文/关耳风

去年单位的年夜饭上,同桌的一个同事说她读二年级的女儿碰到了一件令人气愤的事。

期末要选三好学生,班主任的女儿也在班里,她对一群学生明示暗示,要求大家都选她的女儿。让老师没料到的是,二年级的小孩子已经初步具备了辨别能力和反抗意识,小朋友们嘴上没说什么,真正推选的时候没几人选那小姑娘,结果老师的愿望自然落空。

于是该教师一怒之下决定彻查,经过层层恩威并施和筛查选票,老师把未选她女儿的学生全都找出来了,还指定了一个学生为主谋,即唆使其他学生一起反对老师的要求。一番严厉的批评后,她要求这些学生每人写一篇200字的检讨书,主谋300字,第二天上交。

末了同事说:“我女儿回来就闷闷不乐,怎么哄都没用。检讨书我们肯定不会写,但还不知道怎么做。”

听完这些,一桌妈妈全都义愤填膺,吃饭的心思都没有了。大家纷纷出主意,有说直接打电话给班主任的,有说告校长的,有说“我在教育局有认识的人”的,也有说在本地最大的论坛发帖讨伐那老师的。

而我作为一个还木有孩子的大龄女青年,整个饭局上都在幻想同事家那个可爱的倔强的小姑娘偷偷抹眼泪的场景。我想着这样的事,大人或许觉得敷衍过去就算了,自己在家怒骂那老师几句便是出气了,然后拍拍孩子的头,叫她们该上学上学,该听话听话。没人顾虑小孩子受伤的情绪,没人觉得一次无端的受挫可能会影响他一整个学生时代。

我小学三年级期末考试全班第一,本应可以领到一张明亮亮的奖状。我在全校的表彰会上面带微笑,期待而激动,却从校长嘴里听到了我班另一个同学的名字。会后那个四十多岁的班主任语气淡然地对我说了一句:名字写错了,这次就算了吧。

就算了吧。我忍着眼泪,就这样算了。

初一,班级被扣分,说是早自习有人吵闹。毫无征兆地被一个不熟的男同学诬陷说是我收作业的时候太吵。同样是四十岁左右的女班主任,眼珠子一瞪先将我骂一通,而后叫我拿着扣分单去找纪检部的学长。“让他撤销扣分,要不就别回来!”

我拿着单子站在初三某班门前,哆嗦着不敢进去也不敢开口。他们的老师发现我问我什么事,我声音颤抖地说找今天的纪检人员。那个大男孩出来看了看我的单子,半是气恼半是同情地说:你们班几个男生刚才窝在一起讨论球赛,那么吵你没听见么?我底气十足地回去把单子往讲台上一放,坦然地告诉班主任实情。她无表情的脸上泛起一丝厌恶的神情,不发一言,挥挥手叫我回座位。

没有道歉,没有对男生们的责罚,甚至没有平常对被扣分的全班通告。那张纸被随便塞在讲台上,很快就被值日生扫掉了。没人知道我站在初三班级门口内心的忐忑和强忍的泪水。

还有一个我室友的事。初二,室友跟副班长为同桌,无意提到自己快要过生日了。那时班里流行互相送礼物,副班长觉得既然知道了就该买份礼物给她。于是他在下课后骑着自行车出去,却在途中丢失了刚收到的班级同学的午餐费。五百多块钱,在十年前对一个中学生来说是无力弥补的,他只能如实告知班主任。于是,这个神奇的女人,她做出了一个我至今都无法理解这辈子都无法理解的举动。

她把我的室友叫过去,好久以后室友才回来,眼睛通红,带着恨意却又极端无助,只是不停地说:小芬,你说我该怎么办,你说我该怎么办。我问了好几遍她才说:班主任叫我负责赔偿这五百块钱。“他是在给你买礼物的途中丢的钱,你说你该不该负责任!”

我几乎有一种跳起来踢那个女人一脚的冲动,身体却做不出反应,只能陪着室友一起哭。副班长在一边,说不清他是怎样的表情。

这件事的结果也很意外。副班长的钱包被我们的语文老师捡到,原封不动地还了回来。那个女人拿到钱包时对着语文老师喜笑颜开,叫来副班长连声道谢,又循循善诱让大家吸取教训切记不要再这么粗心,最后对同学过生日居然要互相送礼物的恶习严词批判要求杜绝。而对我的室友,连一个目光都没有。

我对教师的好感崇拜就是在这一刻全然崩塌,以至于这么多年后我依旧排斥教师这个职业。有那么一段时间我深深觉得,我以后的小孩也会有与我们一样的遭遇,即使一个不靠谱的老师被惩治甚至被撤职,十来年的求学路上仍有很大的可能继续遇见这种老师。在培养三观的年纪被这些无良的教育者引导到了一个畸形的方向,然后我的下一代也变得和我们这代人一样无爱。

吃完年夜饭后的几天我仍被这件事困扰着,小孩子需要的不过是一声表扬一句肯定以及受委屈后的一个道歉罢了,若你们连这点都做不到就该另谋职业,何苦祸害他们。我构思了一份邮件想向我做教师的朋友寻求意见,我也登了论坛想看看是否真有帖子,没搜到。

又过了几天,没孩子的事实战胜了我的困扰,这件事就逐渐忘却了。

今天在街道碰到了这位同事。我蓦然想起这事便问她后来怎样了。她想了会恍然道:“我们几个家长一起到学校,当着校长的面把那个老师揭发了。哎哎你不知道有些妈妈骂起人来可难听了,老师很快就道歉了。”

“道歉了?对孩子们道歉了?”

“她说她可能用词不当让孩子们误会了,不过终究是跟我们道歉了。我女儿回来说老师让他们不用写检讨书了,三好学生选出的是谁就是谁。”

这也算道歉?

“那你女儿高兴么?”

“高兴啊,回家开开心心就把作业做完了。小孩子就是变得快。”

我对着自己苦笑了笑,呵,高兴就好,高兴就好。(来源



标签:

 

2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误人子弟真是不浅!现在的老师缺乏师德,素质很多都很低!只不过是占着老师这个职位,抱住一个饭碗,却不曾想孩子最初的教育都被毁在这样的人手里了。真是呜呼、哀哉!

    (0) (0)
  2. 我们班上也有这样的老师,对他有关系的学生和对我们这些平常人就是不一样,我心都快碎了

    (1)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