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观赏杀人视频,我们的毒苦从何而来?

观赏杀人视频,我们的毒苦从何而来?这场悲剧中的杀人者仍旧逍遥法外,杀人的视频却在网络中,毫无意外地被众人观赏。通过观赏,我们恰恰容纳了罪恶,容纳了凶残,容纳了我们的毒苦。

加拿大留学生林俊被一位变态的色情演员残杀并分尸,这件事情成为了近几天全球的爆炸性新闻。消息传到国内,引得一片惊呼,这两天,我的主页一直被索要杀人视频的帖子占据。我们津津有味地讨论其中的凶残,我们因此表现出的凶残比凶手更甚。

我们还用语言猜测着其中可能的隐情,似乎这样一来,我们的描述就会比真相更加接近真相。我们动用了时髦的名词,想象着性交与屠杀的完美结合。我们在脑海中排练了一场远离我们的悲剧,并因此而得到了喜剧性的满足。

就是这样,被害者的微博刚刚被祈祷占据,转身便被投入进没有丝毫敬意的闲谈之中。人们在微博上询问被害者的朋友,想找到新的满足,换来的却只有跪地求饶——“那个他再也回不去的武汉,请求各位不要再转发视频以及影像了,他的父母朋友都受了极大的刺激,人已经残忍的死亡,希望给他最后一点尊严吧。”

甚至还有人在微博上冒充受害者,贴出杀戮的视频和被杀者的私人照片。你知道,再多的祈祷也无法抵挡我们的恶意与冷漠——在我们津津有味地欣赏着残忍的影像时,没有人会追问哪怕一句——我们的毒苦究竟从何而来?

福柯曾经这样描述18世纪的断头台:民众被召集在一起,为了能够观看公开的处决……当一名叫勒孔巴(Lescombat)的妇女被送上绞刑架时,她的脸部被有意蒙起来,民众因此哗然,认为这不是勒孔巴。民众认为自己有权看到被处死的人。当第一次使用断头机的时候,《巴黎记事》报道说:民众抱怨他们什么也看不到,他们高唱“还我绞刑架”。

季羡林老先生说:“人的进化是很慢的”。不同的是,互联网让观看砍头这件事情变得触手可及。我们不必像18世纪的人们一样,追随拥挤的人群走上大街,就能将万里之外的凶杀现场搬进自己的房间,并且不用费事清理血迹,我们仅仅轻点鼠标,而在我们希望重复谋杀的时候,再重复同样的动作,让他人随时为我们表演。

如今,这场悲剧中的杀人者仍旧逍遥法外,杀人的视频却在网络中,毫无意外地被众人观赏。被害者的死亡被精心编排,杀人者借此通过观看者的眼睛,再一次侮辱被害者的身躯,人们被拉进这场悲剧中,一同享受残忍,观赏最终会变为凶手报复的另一种形式——这时,民众不仅是目击者,也是参与者,从某种意义上看,对于悲痛中的被害者家属来讲,更是杀人者。

我一直很难想清楚一个事实。互联网内外的我们,为何有时表现得就像两个完全没有干系的人?我们在网上谴责冷漠的观看者,在现实中却变成了自己谴责的人。唯一不同的是,因为自己的谴责,我们似乎就能变成高级的看客。我们以为自己做了什么,其实,我们什么也没有做。我们谴责罪恶并不代表我们远离罪恶,通过观赏,我们恰恰容纳了罪恶,容纳了凶残,容纳了我们的毒苦。

终有一天,我们在面对下一场死亡时,会表现出令人惊愕的冷漠——这不过是一场普通的杀人表演,比起上一次,真是没有丝毫新意,根本无法召唤我们的好奇,刺激我们的感官。所以——

警察老爷,赶紧结束这场味如嚼蜡的谋杀吧,我们的馒头还在等待下一滴血。(来源



标签: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多频同步监控 兴奋不已不亦乐乎 频频扰民嚎X 管理员敲门说:
    一栋没人 可暂时关掉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