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阿里木:一角一角的钱都带着羊肉串的味

阿里木:一角一角的钱都带着羊肉串的味。一个四处流浪,在最贫困的地方才落下脚来的人,被人打,被城管追得“鸡飞狗跳”,吃馒头,住煤棚,卖一串肉串,挣不到三毛钱,十几年,卖三十万羊肉串的钱,挣的十万块,帮了160个贵州的孩子。

没错,我就是那个卖羊肉串的阿里木。

我的全名叫阿里木·哈力克,1971年出生在新疆。在新疆石河子当了三年兵,1992年退伍后,在当地的供销社工作。我们那儿的人穷,我在家乡供销社上班时,很多人来买米、买肥皂、买盐,一家人等着要用,又一下子付不起钱,我就答应给他们赊账,但没人来还,结果两年不到,就欠了供销社一万多块钱。我阿里木拿不出这笔钱来垫付,工作没了,家里也待不下去,只能跑出来谋生。

1997年,我一个人从乌鲁木齐来到西安,在钟鼓楼那一带摆摊烤羊肉串。西安有很多烤羊肉串的小贩,我是新来的,他们就想赶跑我,他们都是一伙一伙的,掀摊子,追着我打,随便打。

他们手上都有砍刀,先用刀脊打你,你要是一还手,他们的手腕一转,刀背变成刀刃,直接就砍过来了。我不能还手,只能跑。

那个时候,我总在心里问自己,大家都是辛辛苦苦出来打工的人,同是天涯沦落人,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别人呢?

我就走投无路,才流浪到了毕节。

那是2000年,毕节街道上乱哄哄的,城市规划得很不好看,和现在没法相比。神奇的是,那里,一个卖羊肉串的小贩都没有。连个影子都没看见。

我对自己说,阿里木,这下,你可以安心在这里做一点生意了。毕节是我的绿洲。

烤羊肉串的生意一直很好,但也很累,我一个人一天要站10个小时,没有人帮我,饿了就吃馒头和矿泉水。

我的一只脚受过伤,骨头有一点错位,每天站10个小时,很痛。柴静来采访我的时候,还问我,“我能不能摸一下你的脚?”

那是被一群坏人打的,他们强迫我,让我去帮助那些偷东西的孩子,让我去骗路上的行人,我不答应,他们就把我的脚和电风扇的叶子绑在一起。他们问我,跟不跟他们走,我没答应,他们就按下了开关。

风扇转了起来,人的内脏、眼睛和嘴,那个时候,都像蹦出来一样,当时我什么都不知道了。

醒来的时候,我人在床上,这只脚却留在地上,就像有钉子钉进去一样。

到了2003年,毕节整个城市,还是只有我一个人在那里烤羊肉串。生意越做越好。

有一天,一个想法突如其来。生意这么好,不如把我的亲人们都请过来,自己人嘛,一起在毕节把烤羊肉串的生意好好做起来。

那时我没娶老婆,也没请员工帮我。哥哥弟弟他们都带着自己的媳妇来毕节的,有的还请上了帮工。

我把他们带到毕节来,他们却一心想把我从毕节赶走。我上厕所,他们用水把我的炉火浇灭;我中途回一趟家,他们就把我烤炉子的木炭偷走。

有一次,我出了趟不太远的远门。回到家,兄弟们已经把我租来的房子里的东西洗劫一空,他们把锁撬开,放羊肉串的冰柜,我的衣服、被子,全部被他们弄走了。

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小时候,我们兄弟姐妹7个,关系很好,也很亲密。这是为什么?

我后来连家都不回了,心被伤透了。

我把我的烤羊肉串摊位一分钱不要,送给了我的兄弟姐妹们。想要真正在毕节安身,唯一的出路是与当地人合作,只有这样,我的亲戚们才不敢动手。

我一直在心里问自己,连我最亲的亲人,也欺负我盘算我,我们这个家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突然有一天,我把这个问题想清楚了。

我的房东也和他的妹妹吵架,有一次,他妹妹把他的一只脸盆从二楼的阳台上扔了出去,咣,很响地落在水泥地上。

这并不是我阿里木一家才有的缺陷。

这是一个受教育的问题。

一头牛身上有一只虱子,虽然虱子咬不死这头牛,但会让这头牛白天夜晚都得不到安宁。

没有受到过教育的人,那些没文化的人,他们自己过得不好,也让别人的日子过得不好。

这也就是后来,我要设立阿里木助学金的原因。

我是快乐的阿里木

在毕节,我帮助过的第一个学生叫周勇,才11岁,得了肾病。我看到他的时候,他全身都浮肿了。他坐在床上写作业,边上有一张考卷,考了100分。周勇家当时没钱给他医病,家里人都快放弃了。我觉得真是太可惜了。

我和周勇的妈妈说,我帮你想办法。

周勇妈妈不相信我。

她后来才告诉我,说我当时怎么看你,你也像过苦日子的人,吃饭只吃一个馒头,拿一瓶水在那里喝。她说,当时我在想,你怎么能帮到我的小孩?

我怎么帮?我给毕节的报社打电话。我告诉他们,周勇需要治病的钱。他们得到消息后就开始写报道,很多人开始给周勇捐钱,周勇三个月后就看好了病,出院了。

我开始变得越来越快乐,有时候,站在那里烤肉,烤着烤着,心里突然一阵高兴,烤肉的样子就像跳舞。

周勇的事情过去后,我心里一直放不下这个念头。我想,我阿里木要是这辈子娶不上老婆,我就把我赚来的钱都捐出去,捐给那些需要受教育的人。

有一天,烤肉摊上来了一个妇女。我做生意的时候喜欢吹口哨招呼顾客,喜欢和他们聊天。她说,她是在妇联工作,专门帮助弱势群体。

我心里一动。我问她,那你能不能帮我一个事。

她以为我和她开玩笑,她说你这个烤羊肉串生意不错,你不算弱势群体。

我说,我想让你帮我打听,毕节有没有上不起学的孩子,我想捐一点钱给他们。

那个妇联干部后来真的帮我找到了一个,她叫赵敏,是毕节学院艺术系的学生,快要毕业了,妈妈却去世了,家里的条件一下子变得困难起来,赵敏就快要辍学了。

我拿出了200块钱,让妇联干部交给赵敏。后来赵敏毕业,去大方县的一个乡镇中学当了老师。

帮助别人的感觉是快乐的。

2006年10月,我做了一个决定,也是阿里木一生中最重要的一个决定。

我决定把这几年烤羊肉串赚来的钱,全部捐给教育事业。因为我从一个朋友那儿知道,毕节学院有不少学生成绩很优秀,家庭条件却很困难。我当时拿了5000块找到了毕节学院领导,那些钱面额有大有小,很零碎。

毕节学院的领导,他们商量了以后,决定再拿出5000块,成立了“阿里木助学金”。这个学院里,每年有20个大学生,每个人领到500元的助学金。

后来,全国的新闻都报道了毕节学院设立的“阿里木助学金”,他们说,这一角一角的钱都带着烤羊肉串的气味,确实是这样的。

我是幸福的阿里木

这个时候,我遇到了我的妻子,帕提古丽。

阿里木做了一点点善事,老天就厚爱他,给他带来了这么年轻、美丽、善良的珍贵礼物。在我眼里,她安静得就像一只羊羔。

之前,我交往过一些女朋友。

其实不是一些,是很多。

她们怎么都那么像啊?交往一个星期后,她们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有没有房子?”

一听到阿里木没有自己的房子,立刻就冷淡了。

我也马上冷了下来。这种贪婪的女人娶回来,也没有多大意义。那不如一直打光棍吧。

直到去年2月,遇到了我的帕提古丽。

我们在乌鲁木齐见过一面,她比我小12岁,是1984年出生的,长得很漂亮,个子不高,很秀气,皮肤很白。让我骄傲的是,她还是个女大学生。

第一次见面,帕提古丽就决定跟我走。她说,阿里木,你愿意做善事,心地好,我要跟你在一起。

我抽烟很凶,她其实很不愿意我抽烟,说过我几次,后来只能用她的大眼睛瞪一下,瞪一下,什么也不说了。

每天的晚饭,我们一起动手做,她洗菜切菜,我负责烧。

帕提古丽愿意跟着我,住在从防疫站租来的宿舍里,地板上铺一层塑胶,用的是煤气瓶,吃饭的桌子还放在床边上,要是客人来了,大家只能沿着床铺坐。

但我想让媳妇过上更好的日子。

我们新疆人都不喜欢你们城里的楼房,一格一格的,卖得又那么贵。房子我们要自己盖。要盖成院子,院子里面种上芍药、葡萄、蔬菜。

我的理想是,在10年里面,去大理买4亩地,在那里盖一个院子,朋友们来了可以住得下。

理想要是再大一点,那我希望能在毕节盖一座学校。

这个理想很大。

但阿里木就是靠着一点点的理想走过来的。

吃人的老虎,只要你从小培养,它也会变成你的朋友。理想也是一样的。

2012年2月3日,靠卖羊肉串资助贫困学生的草根慈善家阿里木当选“2011感动中国人物”。

延伸阅读:

柴静:世间有情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