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连岳:GAY和女人假结婚,请上帝切掉……

连岳与GAY的论战两篇:请上帝切掉……、你可以高贵的没有上限,也可以卑下的没有下限。客观的自我评价,对GAY持有相当的包容态度,但是因为各种借口找个女人假结婚,总归是伤害,对“同妻”们太不公平。

起源是8月23日的“不道德婚姻的道德出轨”这篇,一个女人抱怨老公性冷淡,完全对她没性趣,连岳在回复的最后说了这样一段:

看看他是不是具有同性倾向,却极不道德的与一个女人结婚以隐藏自己的身份,同时作为一个掩护——我极度鄙视这样的人,这种令人发指的恶行应该处以阉刑。

第一篇:请上帝切掉……

连岳:你好!

刚看了你在《上海壹周》上的专栏,老实说,可能是自身的敏感,我的第一反应他是个同志,只是那一句——“这种令人发指的恶行应该处以阉刑”让我的心还是狠狠刺了一下。

要说明的是,我今年36周岁,未婚,还要说明的是,我对已婚的同志也有鄙视成分在里面,但并不极度,更难接受你令人发指的“诅咒”。是的,他们伤害了无辜,他们是犯了大错,可他们当中有几个人是主观上想犯这样的大错?

我和他相处即将四周年了,感情一直很好,我和他在性格和事物的看法上有相当多共同点,不过我和他不同的是,我很幸运有给了我绝对自主权的父母(当然他们并不知道我是这样的人),而他则必须肩负着长辈对家族的期待。我感受过他的痛苦,是在他爷爷离开的时候,这是他那时写给我的信中的一段:

“八年前,我走进了高考考场,但是命运捉弄了我,我竟然连本二线都没能达到。那是一个黑暗的暑假,我知道我让父母失望了,然而他们给了我最温暖的安慰。我曾在黑夜里流泪告诉自己,我一定不能让父母再为我而心碎。所以在毕业时,我遵从他们的意愿和安排留在了他们身边,虽然我很想有自己的一片天空,而且事实证明这样的决定,在今天看来是不明智的。

随着年龄的增长,婚娶之事很自然地被提及。在父母看来,这是他们的责任,虽然他们并没有当着我的面催得很紧,但那种无形的压力我是能感觉得到的。特别是我的爷爷奶奶,他们只有我爸一个儿子,当然希望我能早续家里的香火,在中国,这种传统的道德压力是每个人都不可能回避的。在乡下,和我同龄的伙伴有的孩子都好几岁了。

去年我奶奶生病期间曾告诉我姑妈,她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有个曾孙,然而最终她只能带着这个遗憾离开我们。一年后,就是上个星期天的早上,我爷爷也走了。上星期四我请假回老家,就是因为他在弥留之际想见我一面。虽然人之终老是自然规律,但我却一直记得以前我回家看望他时,他拉着我的手说,什么时候带个女朋友回家让他看看,也让他高兴高兴,可就是这么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愿望,我却未能帮他了却。想来真是不孝!现在我几乎无时不能感受到这种压力。于是,我真的害怕了!”

而今年,他告诉我,他年内要结婚了,而我能做的只有祝福。我很幸运,几乎没有来自家庭关于婚姻的压力,能够选择自己想走的道路去走,但母亲对年仅两岁的侄子说的一句话曾使我背地里泪流满面:“叔叔真的是对你好,你长大后一定要孝顺他。”老人家是担心孤身一人的我老了会没有依靠啊。

而他则没有我的幸运,没有这样宽松的家庭环境,他比我活得更累,这样的苦衷和无奈你能理解吗?尤其说那样“恶毒”的话时能设身处地多想一想吗?中国是个讲究“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国家,更有很多无关的好心人无时无刻不关心着你的私事,一个人独身生活的压力其实无时不在,如果你是同志,面对这样的家庭和社会环境,你以为你真的能成为那幸运的少数永不结婚?在中国90%以上的同志会最终无可奈何地走向婚姻。当然,也许你会幸运点,找到一个女同和你结婚,可人家不愿和你做爱,传宗接代的任务还是完不成啊?

GayLove

GayLove:

GAY在当下成为一个相当性感的词汇,一方面它在多数国家不再是禁忌,从学术研究到流行文化,GAY的符号越来越强,电视、电影与音乐当中,GAY开始固定占有一定的角色比例,想想不过十几二十年前,同性性向还会使生命和道德承担高度风险,可能应该感谢这个世界的宽容趋向。

客观地自我评价,我是其中的一位宽容者,《上海壹周》的读者也没有对任何此类话题提过抗议,所以我们的读者群也普遍是比较宽容的。但是GAY又带有一点相对的弱势,说起来总是要有点遮掩,有点暗语,有点委屈,这种欲语还休、半推半就的姿势总是有点风骚的。

既然社会已经给了宽容,而且会越给越多,那我们相对弱势的社会形象对爱情的损害,反而更应该是关注的中心。强势和弱势都会借用他们的社会形象,做一些不堪的事情。比如富人把傲慢写在脸上,一定要让旁观者知道他们是见过世面、有消费能力的,这是低俗的强势;而穷人把可怜摆上脸面,对他们施以道德胁迫,这是低俗的弱势。

今天你就给我展示了一下如何将GAY的低俗的弱势用到极致,你们很无助、你们要孝敬长辈、要传宗接代;你们要承受压力、你们要老有所养、你们要在“背地里泪流满面”,所以“在中国90%以上的同志会最终无可奈何走向婚姻”……让你们辛苦了,你们好可怜哦!来,让哥哥抱抱你。

我曾经认为那些为了隐藏自己身份与一个女人组建所谓家庭的GAY,应该处以阉刑,你认为这是不了理解你的苦衷与无奈,过于恶毒。看了你的邮件,我才知道比例这么高,而且这么理所当然,对于这些GAY,我无言以对,只能回以G-A-N,干!考虑到上海是国际大都市,我还要加一句:F**K!

这个专栏有好几年了,我从来没有看到把冷血写得这么温婉的,也第一次见识到施害者显得比受害者更需要安慰,在这自怨自艾的林黛玉式的自述当中,那些不明不白被欺骗的女性,她们成为工具后牺牲了爱与快乐,似乎是应当的,因为我们GAY“活得很累”嘛。

爱情有失败的,相爱过的人不爱了,这很正常,至少开始时是有爱的。而你描绘的GAY们伪装的婚姻,自始至终,全是诈骗,没有一丝一缕对另一个女人的爱,在其中,只有懦弱冷酷的一群人对自己的爱恋,爱到将人性的黑暗看成天鹅绒的深蓝,爱到将施暴幻化成聪明机巧。如果这种诈骗术不幸在GAY当中普遍存在,那真是自甘下贱,只会拉低自己的社会评价。

只要是一个人,就绝没有资格将他人当成工具使用,爱情与婚姻,是以爱另一个人作为开始,以不爱另一个人作为终结,无论你裤裆里的玩艺有何倾向,都不能改变爱情的基本因素。改变自己的弱势地位,只能体现出更智慧、更有同情心、更有独立性,才能得到他人的尊重。

上帝保佑那些可能被欺骗的女人!上帝保佑那些不愿意欺骗女人的GAY!最后,请上帝阉掉那些欺骗女人的GAY!

连岳

2006年9月27日

第二篇:你可以高贵的没有上限,也可以卑下的没有下限



标签: ,

3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不懂啊
    只知道讲的是同性恋

    (0) (0)
  2. 我赞成文章走后一段!你弱势你可怜不代表你就可以理所当然的欺骗那些期待美好婚姻生活的女孩!因为你的一己私利(为了你的家庭你的亲人!)把一个正常的女人带入一个满是欺骗不幸(性)的婚姻!真的很不道德!算是败类!

    (3) (0)
  3. 纠正一个地方,呵呵,我赞成文章最后一段!

    (1)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