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张灵甫:死在自己人手里的国民党将领

张灵甫:死在自己人手里的国民党将领。张灵甫先就读于北京大学历史系,后投笔从戎入黄埔。文北大,武黄埔,是个正宗的儒将,无奈不懂政治,落了个中国式的悲剧……

1947年5月16日,国民党“五大主力”之首,被誉为蒋家“御林军”的国民革命军整编74师,被解放军围歼于孟良崮。昔日的天之骄子74师长张灵甫,也在这一仗中“杀身成仁”。张灵甫何以在小小的孟良崮遭遇了“滑铁卢”?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在国民党的军队中,张灵甫的人品和武德是人尽皆知的。早年在北大读书时,他积极投身于学生运动,后来弃书长叹“大丈夫当拨乱反正,旋乾转坤,措国家于磐石之安,登斯民于衽席之上”,字里行间涌动着救国救民的殷切之情。

张灵甫是地道的关中汉子,俗话说“南方的才子北方的将”,张灵甫正验证了这句话,1925年离开北大,投笔从戎,自此驰骋疆场,戎马一生。

抗日战争中,苦战淞沪,血染南京,奇袭张古山,鏖战上高并在此战中腿部中弹、不及医治而终生跛脚。张灵甫一别诸多国民党将领畏敌如虎的怯懦,这也引起了众将的羡慕嫉妒恨。

1945年抗战胜利,张灵甫的74军更是作为“御林军”守备南京。宁沪自古而来就是“文章锦绣地,温柔富贵乡”,多少昔日英雄沉浸于此。作为浩浩荡荡的“劫收”大员中的一员,想要大发横财如探囊取物一般,然而张灵甫却没有“经济眼光”。

他是一个纯粹的军人,在直接参与接收的过程中,他的“吸金理财”之能远不及其他将领,在王耀武房产遍天下、李天霞妻妾成群的时候,张灵甫在南京的第一个住处还是自己花钱从当地房东那里租来的。在经济上,张灵甫是那样特立独行,是那样“不合群”。

在国军中,高级将领色欲熏心,已然蔓延开来。原74军中又以李天霞为最,甚至有人送其“李天虾”的绰号,因为李天霞经常玩弄年轻女性以至于身体亏损严重,常年走路弯腰,像个虾米。张灵甫对其很不屑,曾公开反对李天霞以办舞会为由,抱着下属太太跳舞,为此李天霞早已心存芥蒂。

张灵甫在军事、经济、作风上堪称楷模,然而“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在中国这个讲求“中庸之道”和“酱缸哲学”的国度,自我凸显导致的必然是集体的蔑视。福祸相依,张灵甫的悲剧已然埋下了种子。

选贤举能,挑战潜规则

李天霞虽然好色而阴险狡诈,但他是黄埔三期生,又有过战功,故军中称其为“霞公”。如果说之前张灵甫的洁身自好只是使得李天霞不自在,后来为整编74师师长(即原74军军长)之职的争夺可真的让霞公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在挥师南京之后,原74军施中诚军长即将离任的时候,早已外任100军军长的李天霞就打起了如意算盘。他托上海市市长兼淞沪警备司令的关系,想回任整编74师师长,而俞济时与王耀武两位前军长则向蒋介石力荐张灵甫,蒋介石也十分看好这位爱徒,李天霞最终折戟沉沙。此时李天霞早已不是不自在,而是实实在在的仇恨与愤怒。

在孟良崮一战中,李天霞脚底抹油,挥师东向,将张灵甫的右翼完全暴露在解放军的攻势之中,致使张灵甫于孟良崮被围。在蒋介石与汤恩伯的严词训斥下,甚至在部下的苦谏中,李天霞仍然轻描淡写地说:“张飞(张灵甫)不是顶有办法的么?”然后仅仅派出一个连,携带旅部电台冒充旅部番号,躲在孟良崮附近的一个山洞里掩人耳目,最终使得整编74师全军覆没,张灵甫战死沙场。

按说整编74师师长一职的任免本无可非议,论战功,论军事才能,论军人操守,李天霞无一样占上风。而使得霞公如此震怒的原因,不仅仅在于夺师长之位的败北,更在于众人坏了传承千年的规矩。

中国官员任免历来有“表层是理论上冠冕堂皇的‘选贤任能’,中层是论资排辈和抽签”之说,“论资排辈”在北魏就已经开始了。古代也有“立嫡,立长,立贤,立爱”一说。

在张灵甫千里迢迢投奔王耀武的时候,李天霞已是跟随王耀武多年并出生入死的副官,又一直是张灵甫的长官,还是黄埔三期生,比张灵甫高一期。所以在“潜规则”统治下的中国官场,李天霞占尽了“嫡”与“长”,理应胜券在握,而众人没有按套路出牌,最终使他怀恨在心,欲置张灵甫于死地而后快。

墙倒众人推

或许孟良崮上的张灵甫以其纯正的武德,期待着“中心开花”全歼共军主力的宏伟蓝图,期待着周围近则三五公里,远则十几公里的24个整编师45万人对共军20万人的围而歼之。然而他不知道,此时的他已然不是昨日王牌军的师长,而是一个身陷重围的笼中之虎。

李天霞自不必说,巴不得张灵甫身首异处;桂系的第三纵队司令张淦,托辞战斗胶着不听汤恩伯的调遣;黄百韬在张灵甫回绝其向西南突围的建议后,也对救援张灵甫不甚热心,而之前他为张灵甫掩护左翼时,却被一纵轻易切断了他与张灵甫的联系,这与黄百韬的踌躇不前多有关联;而整编第9师师长王凌云,也为保存实力推诿不前。张灵甫最终只能感叹“勇者任其自进,怯者听其裹足,牺牲者牺牲而已,投机者自为得志”,含恨而终。

官场之道,欲求自保还是需要相互关照的,而最简单的方式,则是把责任推到已经不会说话的张灵甫的身上,所以张灵甫修路泄露了军事动向,张灵甫撤退没有与后方取得联系,张灵甫没有充分考虑地形贸然上山,甚至连张灵甫曾经收编的用于后勤运输的3000俘虏,都成为其失败的原因。而张灵甫在战前向上峰报告的敌情变化,地形不利,但上峰一再要求其固守孟良崮等待强援、里应外合“中心开花”的命令则不复提起了。

张灵甫少年豪情,投身行伍,洁身自好,战功赫赫,这些似乎都不那么重要,在中国这个国度里,不懂政治是无法生存的。而何为政治?同样两个字:“关系”。由“关系”而生成的“潜规则”会摆平一切违规者。

历史固有观念的传承,中庸哲学的熏染,利益共同体的结合,让张灵甫这颗将星过早地陨落了。似乎短暂的悲痛与愤怒之后一切又归于平静,相对于传承千年的中国官场文化,张灵甫显得实在是太渺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