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聪明人尤需善良,他们的刻薄太有杀伤力

如果没有按别人生活的路径走过一遍,其实根本无法理解别人现在的行为,在同样的环境下,或许能做到他们那样已经实在是难得。“真”这件事情一旦离开了善良,就会显得很残忍。所以聪明人尤其需要善良,因为他们的刻薄实在太有杀伤力。

大概是十天之前吧,伊能静发了条微博,大意是感谢过去给过自己启发和救赎的人,罗列了一大堆作家的名字。因为她之前曾经在一首叫做“念奴娇”的歌里把“羽扇纶巾”的“纶”念成“伦”,所以微博上不少人都吐槽她列举作者名字,不如读对“羽扇纶巾”有文化,引来一大批网友群起而攻之的嘲讽。

或许因为朱天文的关系,在婚变事件之前我对伊能静其实还是有些好感的,我始终都记得最初在《南国,再见南国》里看到她的惊艳。同时作为一个年纪不大八龄却很长的八卦爱好者,她坎坷的出身和早期在日本跟香港独自打拼的经历确实让我有些佩服。她并不是含着金汤匙出身的人,也是经历过起起落落甚至是生生死死的,这种或许有些矫情的艺术崇拜,至少是种向善的力量,在最低落的时候拯救过她。

想起前几天跟朋友散步,谈到对一个我们共同的朋友的看法,朋友说,我对她的感觉只有几个字可以形容,那就是乡村非主流。朋友很鄙夷的那个女生是很容易惹女生讨厌但讨男生喜欢的那种类型,长相算不上特别好,但是小巧可爱。朋友不喜欢她,是因为她热衷于在淘宝上买东西,又没有很好的审美水平和挑选经验,在崇尚质感跟简约的朋友眼里,那些堆砌着蕾丝珍珠雪纺荷叶边泡泡袖的淘宝爆款都太累赘太不入流了。

只是我那个朋友,家里虽说也是在小城,由于本身是独生女,父母又都是机关单位双职工,家里还有房子在出租,所以并不用忧心生活。而那个女生,开学时是通过绿色通道进来的,也有领过助学金,即使交了男友之后手头宽松很多。我们也都看得出来,她在很用心地去看时尚节目很努力去学习穿衣打扮,只是过去二十年的影响太大了,所以可能效果也没有很好。而伴随着她每一次改变和尝试,后面都夹杂着女生们窸窸窣窣的议论。大学里的女生都太聪明,也太刻薄,也太不在乎那些言辞是否太有杀伤力。

有段时间我很不习惯台湾女生的发音方式以及说话口吻,也吐槽了很久她们的公主病。直到后来,一些偶然的机会,我结识、交往了好多台湾人,他们热情、和善、有趣,男生们比我以为的都要有内涵,女生们也都比我想象的要更加独立。在熟识起来成为朋友之后才谈到台湾腔这件事,她们对我们的不喜欢都表示出很是不理解的情绪。在她们看来,她们周围的每个人都是这样,她们习惯了软绵绵的耳语,习惯了把尾音拉得很长,习惯了频繁使用“爱、抱抱”这样的词藻。就好像我们习惯了说话干脆利落一样。

认识了她们之后我才突然明白,如果没有按别人生活的路径走过一遍,其实根本无法理解别人现在的行为,在同样的环境下,或许能做到她们那样已经实在是难得。之前不开心的时候会经常上天涯跟八组,热衷于疯狂地吐槽,一旦遇上掐架的还会暗自开心,似乎要把生活中的怨气都发泄在互联网上。大概是网络上大家都看不见彼此的关系吧,说起话骂起人来都特别狠,也因为这样,才特别解恨。

也许是因为年岁渐长,也许是我发现吐槽并没有带给我任何的快感,我开始重新审视我吐槽过的那些人,我慢慢醒悟到其实那种状态中自己的三观也是扭曲的,我开始特别庆幸在我疯狂吐槽的时候,没有给什么人造成伤害。

有人说是因为我太笨了,连吐槽都那样软弱无力。我也曾经特别喜欢微博上那些言辞犀利的女子,她们大多是很有些才气的,段子能一篓一篓地往外倒,如果再加上几分姿色,受到欢迎是再理所当然不过的事情。所以我现在都还是在默默地关注着她们,佩服她们思维的机敏,羡慕她们吐槽的犀利。

但是我总认为,“真”这件事情一旦离开了善良,就会显得很残忍。所以聪明人尤其需要善良,因为他们的刻薄实在太有杀伤力。(来源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