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七堇年小说:蓝颜

七堇年小说:蓝颜。若即若离的两个人,却在彼此生命里有倒影。不言朝夕。

她常说的话是,只要你让我高兴了,什么都好说。

我便回她道,姐姐,你这语气可是地道的嫖客。

她就像猫一样地笑,鼻梁上挤出媚人的小皱纹,有时候往死里拍我,有时候再回嘴开涮我两句。

——我原以为,我们可以就这么插科打诨糊涂过一辈子的。一辈子跟在她身边就好。

1

我爱着她的年月,一直都做着她的知己。不爱她的年月,一直都做着她的情人。

我是她知己的时候,她唯一一次遇到难处没有叫我,就出了事。

彼时她刚跟一个男人分手,换了一个男人同居,几个星期之后发现怀了孕。那同居男人其实是我朋友,也是有女朋友的人,不过女朋友在外地。我自知道他俩过去一直关系很好,暧昧起来,也是自然。只是他们总过意不去,不愿让我知道,便偷情一般背着我,甚长时间都无音讯。

那不是子君第一次怀孕。初中时代她喜欢上新来的体育实习老师,师范毕业生。上过几次课,在排练体操舞的时候,老师过来扶正她的动作。她大胆地盯着他,留恋这男子碰触她身体时的微妙感受。两个星期之后,她尾随他到单身宿舍,把情书塞进那个男子的门缝里。后来她给了他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三个月之后,实习结束,那男子消失。

父亲扇着耳光把她拖进了人流室。关于体验她只记得痛不可忍,叫她发疯。

此番重蹈覆辙,子君受不了,跟我那朋友大吵。我那朋友总觉着孩子不是他的,两人吵得翻脸,朋友一气之下便弃她而去,只打电话叫了两个女生来陪她。

身边的人都走了,其下有四面楚歌之感,似乎到了冰凉的绝路。没有办法,琢磨着死了也好,一了百了,反正也没几个星期,药流就药流。子君服药第三天中午开始剧痛,痛得在地上打滚,痛了大半天,下午五点的时候开始出血,躺在厕所的便坑边,虚汗如雨,血流不止。

那陪她的女友开始还一盆一盆地帮着接血,盆中血肉模糊,后来出血厉害得接不过来了,厕所一地的猩红,眼看着子君渐渐昏过去,两个女子吓得一身冷汗,惊慌失措地给那男人打电话,结果他说他正在外地女友那儿过不来了,叫她们找我。

我连骂都来不及就挂了赶过去。她租的房子偏远,我从市里叫了车开过去,抱着她进车,往医院奔……一路竟泪流不止。

我抱起她时,她裙子下流出的血黏黏地沾满了我的身。

子君熬了过来,躺在床上,虚弱得像一把枯草。

凌晨我在床边守着她时,一个值班的小医生阴阴地走进病房来看看她,又看着我,说,你也真拿人家的命当把戏。快活的时候想什么去了。

我低头笑,她亦笑。医生出了屋子,她便低低地说,耀辉,谢谢。

她的唇色黯淡得像洒了一层灰,薄薄地吐出这两个字,犹豫着伸手来放在我的膝盖上,过了一会儿又摸索到我的手指,固执地一根一根抓起来,渐渐扣紧。

我从未见她如此凄凉,泣眼望着她,不知所言。但心里一丝动容都没有了。

二十岁的时候,我对她说,以后无论遇到什么难处,一定要告诉我。我只是想照顾你。

彼时她抬起头来看着我,神情竟然有无限怜悯。她微笑起来,似在安抚我,说,行,以后有得麻烦你。

2

是在大学里碰上兰子君的。刚进校时,公共课多如牛毛,没完没了叫人厌烦。我们同系不同班,却被排在一起上那恼人的课。她从不来上公共课,却仗着系花的资格,总有一堆男生排队替她喊到。

这也是她命好,名字无所谓男女。关于名字,我后来问过她,她只是说,老辈子一直认定是个男孩,父亲又爱养兰草,出生前名字就取好了,兰子君——君子兰。出生时爷爷得知是女孩,拉下脸转身就走……

她兀自低头轻轻说着,说完又切切地笑。兰子君言行之中自有一番别样的分寸,与人群里那些艳丽得索然无味的女孩分辨出来。

那都是后来的事了——我本没见过她,更不用说凑热闹帮她点名,不想同宿的一人猴急着要向她献殷勤,包揽下了一学期帮她喊到的活儿,自个却又常常想逃课出去玩,便把这差事扔给了我。

我起初拒绝,说,这么多人挤破脑袋要给她喊到,你不该找我。

结果那同宿的朋友竟出口道,不行!这事情让给了那帮人,就等于把兰子君让给了别人!我琢磨着只有交给你我才放心!

我气得肝儿疼,瞪他一眼,他恍然觉得说得不妥,便又赔笑,说,得得得,哥们儿一场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说你不对她胃口,她也不对你胃口……

我看看他那猴急的狼狈神色,低头想笑。不理会他便走了开,亦算是默许。

从此我便替她喊到。每次一答,不知多少人要回过头来巴望着看看这位传说中的美女,却只看到我低头写字面无表情之状。如此这样喊了一学期,全系上下几乎人人都认识我了。

而我见到她,却是在将近期末的时候。

公共哲学课,一个女生迟到了十分钟。我座位靠门,旁边有空,她一进门便靠我坐下。我不在意周围,只顾伏案写字,良久,她突然发问,说,过去是你帮我喊的到?

我诧异抬头,眼前人便该是子君了,我想。端视之间,我开始谅解那些拜倒于她的人儿了。她的确是美。

我点点头应她。

谢谢你,她又说。

我无言笑笑,回她,没什么。

那日课上她把我笔记借去誊抄,我说,我的笔记都是缩略,别人恐怕看不懂。她笑笑说,那也未必。

我扫一眼她的抄写,倒也流利自如,把那简略内容几乎都还原了回去。

的确是聪明的女人,却懂得掩饰自己的聪明。这个世界总不太喜欢过分聪明的女人。她懂得这一点,就比外露才智的聪明女人更加聪明。

下课时她把笔记还给我,道谢之后,又请我吃饭,说是感谢帮她喊到。

我推辞几番,她坚持要请,我便没有再拒绝,和她去了餐厅。

我们吃些简单的粤菜,她说,过去认得你,你写的东西我还看过。他们跟我说你就是光翟的时候,我还真有点震惊。

她笑。

光翟是我用在杂志书刊上的名字,拆了我的“耀”字而已。

我问她,你也喜欢读文章看书之类?

她伸伸腰,狡黠地说,怎么,我就不像看书的?我过去还自己写点儿呢。

我笑着看她,没说话。

她又埋着头无谓地说,那种年龄上,心里有点事的女孩子,大都要写点儿什么的吧。过了那个年龄,就没那么多心思了。

整个晚餐说话不多,我们的言谈走向清晰,话语浮在寻常的生活话题之上,从不深入。她总是很自然就把自己藏得很后面,矜良、淡定,又有一种甚得情致的倦怠。

我想她是经历过许多事的女子。但她却有一副极其早熟的心智,依靠遗忘做回一个健全平和的人来。她从不言及自己的过去,也从不过问他人。

我看着她的面孔,便知道,此生我亦逃不过她的眼眸了。

八点的时候吃完饭,服务生走过来,我们争执一番付账,最后她说,欠了你人情,该还的,别闹了,我来。她爽快地结了账,然后我们走出餐厅。

满目华灯初上,我站在路边与她说,我送你回学校。

她犹豫了一下,淡淡笑了起来,说,耀辉,我不住学校。你陪我在这里等等吧,朋友马上来接我。

我尴尬至极。这等的女子,自然是不用回宿舍扎堆的。我竟想不到。

我们站在路边,一时无言。不久一辆黑色的小车开过来,她才侧身对我说,那……我们再见。

我点头示意,看着她款款上车。

挡风玻璃的昏暗镜像上,我看见里面一张湮于俗世荣辱的中年男人的脸。

很多年之后,她说,耀辉,你是唯一一个与我一起吃饭却是我付账的男人。

就凭这,我们一开始就玩的不是那种游戏。

3

后来我们渐渐熟悉。偶尔出去玩玩。她的朋友多到令我头疼。我不常习惯与人走近,此番感觉像是一颗石子,以为是被人郑重地捡了起来携在身边,结果不过是被扔进一只收集奇石的观赏水缸里闲置。

我不善交际,自恃有几分特别之处,喜欢我的人自会很喜欢,不喜欢我的人权当陌路就好,向来冷漠低调。也好,落得身边清净,只有过去一两个至交,平日里不常联系,淡淡如水。自少年时代起,一直都如此。

但我看到兰子君与别人亲密交好,竟觉落寞。

如此,我自然是爱着她了。

圣诞聚会的时候,大家一起唱歌喝酒,我醉得厉害,在沙发上从后面抱着她,不肯放手。她像抚摸宠物一般摸摸我的头,拿掉我手里的烟,没有言语。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是躺在她的膝盖上,她正盛情地与别人打闹着什么,坐着也动得厉害,我便醒了,又头疼,起身来摇摇晃晃走到卫生间去冲了一把脸。天都亮了。

那日通宵达旦之后,估摸着宿管还未开门,几个人便出门打算喝了早茶再回学校。我还是头晕,又去洗脸,在餐厅的洗手台前,碰到她在卸妆。

我昏昏地对她说,我喜欢你啊,子君。说完我抱着她。她只揽了一下我的腰,双手便垂落下来,再无一点生气,似有厌倦。我心里一凉,话到嘴边也冷了下来。慢慢放开她。

做朋友吧,还是做朋友——她低下头对着小镜子看了看自己眉眼,抬头又说——耀辉,我喜欢跟你在一起,那是因为跟你相处简简单单,高高兴兴,人跟人感情给太多就不好玩了,要是和你也变成那样,就没有味道了。你是聪明人。你知道我们怎么样才好,是吧。

我立在她面前苦笑。

她见状,抬起头来轻轻抚了我的下巴,说,耀辉,你不了解我,我是经历过一些不堪之事的人。但过去的事已经很遥远,我从不对自己提及。

我说,子君,这我知道。与你接触不久,我就感觉你是有故事的人。只是你不屑于言说。

她继续说,所以我和你不同,但我不想失去你,我说真的。你答应我。

我点了头,她便擦着我的肩走出去。

我立在那里想着,也罢,情人是朝夕之事。两个人最好是不要在一起……也不要不在一起。

但子君,是我第一个爱的人。



标签: ,

2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心里有了一些悸动。不由自主的回想到曾经的自己也那样的喜欢一个人时的那股傻劲,明知道是不可能的事,却依然的原点期盼奇迹的发生,最后唯有自己一个人悲凉的离开。许多年后的今天,我依然清晰的记得那些年,我执恋的人的那一幕幕~~~~~~

    (11)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