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最离奇故事:在北京“天上人间”的日子

最离奇故事:在北京“天上人间”的日子。你认为是真的,那就是真的。你认为是假的,它就是假的。

第一次在天涯发帖子,心里有点紧张,我不知道别人都是怎么开始的,我只想跟大家讲讲心里话,讲讲这一年来在我身边发生的事。

几个月前,我得到了一笔遗产,准确的说,是一栋小别墅,虽然面积不大,不过地点挺好,人家说虽然是二手,也能值六七百万。没想到,从此以后我也算是有钱人了,再也不用靠卖自己的脸蛋和身体讨生活。

这栋别墅,当然不是我死去的父母留给我的,也不是哪个客人给的,而是我一个好姐妹留给我的。

是的,她死了,割腕自杀死的。

听说她死了的时候,我其实并不惊讶,我很早之前就有一种预感,那个男人一定会把她逼到这条路上。顶多一年,最长不过两年。

结果,半点不差。

她跟了他不到一年,她就死了。

我看到她的时候,她端正正地躺在灵堂中间,墙正中挂着她的黑白照片,笑得很漂亮。

不过听说发现她尸体的时候,可不是这样。血淌了满满一床,人光着身子泡在血里,头发上都黏着血,眼睛竟是翻着的,一副受了冤屈死不瞑目的样子。

她临死之前,写了封挺短的遗书给我,说把她名下的这栋小别墅留给我,感谢我一直以来对她的照顾。除此之外,只有一句话:小如姐,对不起,我要先走了,我受不了了,再这样下去,我生不如死。

我绝对相信她这句话完全没有夸张的成分,因为我最后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就是那个样子——生不如死。

我只是没想到,自己会这么顺利接收它,虽然别墅在她名下,但到底是别人送给她的,我以为当初送她别墅的那个男人一定不会答应。

法律的事我不懂,当时还琢磨着是不是该找个律师好好问问。

意外的是,他什么都没说。我想,一方面是那点小钱对他也不算什么,另一方面是,他也顾不上旁的了。

发现她尸体的时候,那个男人伤心得都快疯了。听说当时抱着尸体整整哭了小半天,警察来的时候,他还在那儿哭着,怎么都拉不开。

他有权有势,他老子比他权势更大,警察也拿他没办法,等他哭够了,他们才能把尸体拖走。

我现在很难受,真的很难受。

有了这栋别墅,我卖了它就能舒舒服服过我的小日子,可我还是难受。

生命如此脆弱,死亡离我们如此之近,我曾经以为我们活着的人都该知道生命的意义,此刻才悲剧的发现,我们是命运的妓女,它把我们都嫖了。

人人都说,天涯是个好地方,可以没有顾忌的讲自己的事。因为这里没有真假,没有对错。你说真的,别人可能当假的听。你说假的,人家或许还认为是真的。

这样最好,我可以少点顾忌。

所以现在,我这个无所事事,又不愁赚钱的女人,也想来讲讲我和这个姐妹经历过的一些事,讲讲我们和那些男人的事。

请大家原谅我,我不敢说出那些男人的名字,因为他们任何一个,动动小指头就能整死我,也请你们不要随便猜测故事背后的隐秘,毕竟没人想给自己找麻烦。

我之所以讲,是因为不想让那些跟她一起长眠地下,那就真的太可怜了。因此只有用这样的方式来忘却和怀念,也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忘却和怀念。

我不想讲我的故事,我只想讲她的故事,但是讲出她的故事,就不得不带出我的故事,我那些不堪入目的过去就像一个溃烂的伤疤,揭开就是血肉横飞。
所以各位看客们,你们可以想象,此刻的我有多难受。

不管你们信不信,不信也好,就当一个故事听吧。只是,这个故事可能会让你们看得有点伤感。

我以前是一个坐台小姐,在京城最好的一家夜总会,前几个月刚被勒令停业整顿。当时带我们的妈咪没说什么时候开业,只告诉我们回家等消息。

我不关心它是否能重新开张,反正我也不在乎了,我不想再回去了。

关于我们的场子,坊间的传言挺多的,其中有真有假,有的言过其实,有的又太轻描淡写了。反正我也不做了,我就把自己看到的,听到的一些事情告诉你们。

我说的不一定全面,因为我们看到也不是全部。这就像你在一个大公司当个小职员,你不可能知道公司所有高层的内幕,对吧?

我们坐台小姐也是如此。

废话不多说,言归正传吧。

大家都以为那地方有多好,来的都是达官显贵,政商界要人,小姐如何漂亮,素质有多高,还说连个服务生都是硕士。

真的,每次一听到这些话,我都想笑。

先说大学生吧,其实大部分是吹出来的。那些所谓的头牌,不过是些有点文化,或者是装着有文化的高级妓女罢了。

艺校美女,外国语学院的校花什么的,更是骗人的噱头。小姐自己敢吹,外面的人不明就里也跟着捧,就跟明星炒作差不多,自抬身价的把戏。

我一直觉得奇怪,这样的把戏居然唬得住人。说句实在话,小姐的话要是能信,母猪就能上树了。

总之,外面的传言实在言过其实。不过,也的确有个别的,真是大学生。那样的,大多家里是农村的,或者是偏远小城市,当地的极少,反正我呆的那段时间没遇见过。

来这里玩的客人也不像江湖传言,全部都是非富则贵,也有普通的想找乐子的男人,不过那样的一般只能在卡座,或者吧台混混,大多是过过眼瘾,敢看不敢动。

你想想,在这里聊个天起价就是五百到一千不等,带出去就不用说了,几千的有,上万的也有。

在外面好点的KTV找个三陪才多少钱?几百而已,双飞贵点才一千二。在小足疗中心“敲大背”也就几十元,不过那一般是民工去的,很脏,容易得病。

喜欢打野食的男士们,不建议你们去。

相对来说,在我们这儿就比较安全。因为小姐都要定期体检,为的是不让那些出去做“私活”小姐把病传染给客人。不过出来玩的男人都不傻,知道带套,只是那东西有时候不是百分之百有用。

在这里消费,用两个字可以总结,烧钱。

这里的包厢分级别,一楼的包厢是给暴发户和白领准备的,有钱就能进。

而楼上的包厢则是给贵族准备的,有身份才能进,不全是特权阶层,但绝对是有些头脸的人物。

隐秘,贵族,特权,优越感,这就是顶层世界。如果说楼上跟楼下有什么区别?那就是暴发户来这儿玩,生怕别人不知道。有身份的人来这儿玩,生怕别人知道。

至于是哪些人,特权到什么程度,我就不细说了,这里是京城,大家心照不宣吧。

说到这儿我倒是想起来,前段时间看新闻说,某某高层说这里的背景跟特权无关。说真的,我觉得这有点欲盖弥彰。

这里是干什么的,全中国的老百姓都知道。我们的场子在京城夜场称霸了这么多年,说这里没特权,没背景,你信吗?

但有一点没说错,我们这里坐台的小姐,倒是真的漂亮。这里门槛高,身高体重,相貌身材,举止谈吐都有非常明确的要求。不像有些小练歌房,KTV,黑场子,去的都是一些三流货色,一张嘴就土得掉渣。

但不管这里有多尊贵,老板营造的气氛有多神秘,这里依然是个卖笑场,女人在这里就是个玩意。

用一句话可以概括,女人都是奴才,男人都是爷。

这里服务的女人大致分三类,“跪”,“坐”,“躺”。

“跪”就是服务生,也就是大家常说的“公主”,这里的包厢都是“跪式服务”,这个我就不解释了,大家都清楚。

“坐”就是只陪酒,不出台,有点像日本的艺妓,只卖艺,不卖身。摸可以,亲嘴可以,喝酒可以,揩油也可以,但是不跟客人上床。

“躺”,基本就是全套,俗称“一鸡四吃”,乳,嘴,手,肛,腿,小姐身上任何一个地方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只要你出得起价钱。双飞,冰火,手铐,丝袜,捆绑,只要客人想得到的花样,都得一陪到底。但是特殊服务一般不便宜,总之搞得越狠的,钱给的越多。

不过有一条,不能在这里玩,带出去随便你。

有人说,有身份的人玩小姐,跟粗人不一样。

的确不一样,你知道不一样在哪儿吗?

粗人玩小姐会让你觉得恶心,有钱人玩小姐,会让你感到害怕。

因为很多有钱人都变态,或许平时不变态,对着小姐就变成了变态,跟狼人似的。不过人家是月圆才出来,在我们这儿,基本上喝高了就呲牙,那叫一个快。

还有人说,这里连给服务生的小费都是500起,有的服务生比小姐还漂亮,这个还真有。

我的那个姐妹,她就是一个服务生,说得再直接点,她是“跪”的,薪水不薄,却是这里最底层的。而我是“坐”的,比她好一点。

发帖子之前,其实我一直在想如何处理人名的问题,反正真名杀了我也不敢说。我的那个姐妹,咱们就叫她西子吧。

西子比我小一岁,二十出头,她很漂亮,我觉得自己长得就是不错的,在同组小姐里算是拔尖了。可她比我漂亮,皮肤白,身材好,属于男人一看到就想入非非的女人。

我是女人,我们一起洗澡的时候,我看到她漂亮的身子,都觉得心动,更别说是那些精虫上脑的男人。那些男人折腾她的时候,特别喜欢咬她的乳房,掐她的大腿,常常弄得她一身都是伤,又青又紫的回来。她每次回来,都要在床上躺一整天,想想都让人觉得心寒。

除了漂亮,她身上还有一种很勾人的东西。她的睫毛很长,眼睛永远像含着一汪水,一看,就是很透亮,很干净的女孩。只是站在那里,什么都不用说了,男人一看到她水汪汪的眼睛,魂就没了。

她真的不该在那种地方,她真是一个大学生,学美术的,满肚子学问,如果不是为了学费和生活费,她不会在这种地方工作。

也是因为她漂亮,所以经理就把她安排在楼上的包厢里,专门伺候那些身份尊贵的男人。

而她就是在这里,遇见了那些如狼似虎的男人。

我在风月场上混了这几年,变态的男人也听说或者亲眼看过不少,有人喜欢把小姐吊起来搞,有人喜欢在小姐乳房和后背上烫烟头,有人喜欢让小姐给他们当众口交,有的喜欢几个人把小姐带到没人的地方玩“轮jian”。

但是,从没有哪一个受辱的姐妹让我这么心疼过。

因为她不一样,她从来没有贪慕虚荣,她那时只想一心一意熬到大学毕业,拿了毕业证好好找份正经的工作,然后自力更生。

但是一旦进了这个圈子,很多事情就由不得你自己做主。说白了,谁拿小姐当人看?而大多数客人都认为,夜场里的服务生跟小姐是一样,都是鸡,基本上是有钱就能玩。

那天是周末,客人比平时少些,西子跟我在一个包厢,我坐台,她服务。

跪式服务,就是要求服务生无论进来,还是出去都要跪着,给客人斟茶,倒酒,点烟点歌也要跪着,目的是要让客人有帝王般的感受。

服务生是同一着装,裙子很短,基本上跪着的时候就能看到底裤,感觉很情色,甚至还有点卑琐。反正在这里,男人就是上帝,女人,无论你是坐的,跪的,还是躺的,都是一群玩物。

开始我不知道那天陪的到底是什么客人,反正很有来头,进门前,妈咪就嘱咐我们,屋里的客人都特牛B,让我们都聪明点,千万别得罪客人。

当时我们进去十几个人,只有六个留下了。剩下的如果没有客人翻牌,就得接着去走台。走台是很有讲究的,不亚于京剧演员的亮相,是对一个小姐的姿色和魅力的最大考验,你能碰上什么样的客人,这个客人以后会不会成为你的熟客,就在这一亮相上。

这个我就不细说了,常去夜场的男人都明白。

反正我们这些小姐那天特别温顺,让喝就喝,让唱就唱,想摸就给摸。



标签: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65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对于“祖宗”-确实是一个绝对张狂,有足够资本可以傲世群雄、悯然众良的二世祖。他具有一定的能力,也有骄傲的资本。可能在那些遨居上游的“顶尖层次”人中,真的算是很好的了。但是他同样具有所谓上等人都有的共性-’目下无尘 ’ 这种人决定了哪怕他对你产生感情,也绝对不会放下身段,将你放于同等的位置,你可能只是他的所有物,一切由他来主宰支配。更何况这类人的生命中,留给爱情的空缺又有多少,何况小如又是处于那样的地位,又能分占多少。。。爱情是建立在双方同处平等的处境上,天平本身都倾斜了,甚至都没有多少自由尊严,完全由一方主控,’真爱’又从何说起,可能也只有偶尔心情大好,善心大大发赏赐的那可怜丁点的“爱”了。他是可以对你好,但兴许一切还得基于你’平时表现得乖乖的,适时伺候的舒畅爽快的。。。’,这种人是不会放下身段将你看做生命中的挚宝,悉心呵护疼爱的。他的爱轻的不能再轻,对于他自己来说或许已是全部,而我们正常有理想风骨追寻真爱的人来说远远不够。且是否是真爱还有待考证。。。
    小如是我很喜欢欣赏的一个女子。有一定的学问,早期因为太过稚嫩一时误入歧途从此不能回不了头。因为在这一最能够接触社会黑暗下的现实 最能看透各式人等嘴脸心底的地方摸爬滚打几年,所以有足够的认识,够理性知变通挺现实。走在路上不会赏给乞丐一毛钱-不是烂好人;嘴甜 揣摩客户的顺杆向上爬 哄其高兴-会变通有忍性;替西子做的一切(包括磕头求情、陪经理睡觉)-重义气 尤其是在那样的环境中都还能拥有这点 没有舍弃 ,难能可贵!最让我看重还是她足够清醒理性,没有迷失在祖宗所给予的那一点温情中。能够看出她对含有祖宗有一定的感情的,但这一点点爱,还不足以让她抛却对自由尊严梦想的期盼向往,一头栽进去,从此只等着主人偶尔兴致所致,来临幸赏光。或许人与人之间有权势地位金钱的差异,注定不能谈公平,但人格上确实是对等的,不需要依附于别人存在,同样有追寻自我,活出价值的自由。楼上有看到菇凉说-若是她,一定死乞白赖的认定祖宗不走了。可能这就是每个人的追求价值观不一样吧,彼之砂粒我之珍宝,也无可厚非。。。

    (2) (1)
  2. 其实这边文章给我最大的受益就是-进一步加深了对社会现实的认知,以及想要好好生活的不易。也赤裸裸验证了“有钱时钱不值钱,没钱时人不值钱”的言论。自从毕业这小波波的打击就没停歇过,可还是没有学会何为’温顺’。当然,这也可能与我胸无大志、没心没肺的性子有一定关系。一直没什么大追求,只想着能够自食其力、闲适安然,让关爱我的家人朋友不再忧心费神即可。没啥大追求的人,生活注定如一潭死水,少有些许波澜。父母对我没啥要求,自己也放任自流,从未想着拿多高的薪水以后怎样开店买房,这样一想真真没有出息。一直以来自己都还是认识太浅,觉悟不够,行动不高,有些得过且过了。也不是就要求自己有女强人的高度与觉悟,只是觉得生活本该如此,无需太过执着与公平不公平了。现在要做的,只是用心把握当下,争取不留遗憾就好了。其它的我不敢说,但是“天道酬勤”绝对是不用怀疑的。你要做的就只是-点燃一个梦想,把握一个方向→_→用心坚定不移的走下去!生活难易与否,就看你自己定位如何,又付出多少。也希望姐妹们在选路的时候都能有足够的认知,做到认定了就不后悔。。。

    (0) (0)
  3. 很早之前就看了你这篇文章,今天突然想起,祖宗不会是周永康家的吧?

    (4) (0)
1 2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