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亦舒小说:婚姻生活

亦舒小说:婚姻生活。做一个女人,结婚是港口,嫁得好,她一生衣食不用愁,值得赌一记,但是男人就似在平静转为艰苦。围城的苦与乐,很写实。

过年的时候,公司裁员,毛毛被开除了。当然,薪水对她来说,不过是买花戴的钱,但是戴惯了花的女孩子一下子没花戴,她的怨言是可以想象的。

我约她出来喝茶,本来打算吃晚饭,但是为了省一点,只好喝茶。

她沉默着不出声。

我说:“一朝天子一朝臣,与你的工作能力无关,换了总经理,谁不想用自己请回来的人?”

她还是沉默。

“赶快找另外一份工作吧。”我说。

毛毛问我:“杰,我们是否可以结婚?”

我沉默了一会儿,我反问:“结婚跟工作有什么关系?”

“有关系的,结了婚之后!我就不要工作了。”

我又沉默了一会儿,我说:“我的能力不够。”

“你的能力不够?”她愕然的问:“什么意思?”

我抿了抿嘴唇,“我的意思是,我的能力不够养一个太太在家。”

毛毛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说的是实话,信不信由你,也许再过了两年,等我的工作有了基础以后,我们可以结婚。”

“我不相信!”毛毛大为震惊,“你是高薪职员,你的收入在六千元上下,你已买了一层房子,你随时可以结婚,你……”

“你听我说,毛毛——”

“你并不爱我!”她愤然。

“如果我不爱你!我可以马上娶你,叫你在家天天为有限的家用头痛,叫你一天到晚洗衣服煮饭,天天对我诉苦!”我苦涩的说:“如果我不爱你,我会马上那么做。”

“这样说来,你还是——”

“你听我分析,”我阻止她,“目前我的收入只够支出,不能结婚。房子是分期付款买的!首期连装修家私花了我八万块,每个月要付两千元出去,负担父母的生活要一千元,零用与车钱,饭钱要一两千元,剩下的添点衣服,与你约会,你不要以为现在的六千块是个大数目,你误会了。”

毛毛愕然,“照你说,你都结不了婚!那么那些小职员,两夫妇才收入一千几百,那他们怎么过的活?”

“各人对生活的要求不一样。”

“我不明白。”她说:“我真的不明白,省一点便可以了。”

“你自问是节省的那种女孩子吗?”我微笑,“真的节省不是说放弃一双恩加罗的靴子不买,真正的节省是夏天没有冷气机,每餐每顿在家中吃。”

毛毛不快的说:“我并不是贪慕虚荣的人。”

“是的,但是我不想你吃苦……”

“我愿意吃苦。”她埋怨,“人人知道我们在一起已经有三年了,你是事事有计划的人,婚戒你都买好了,让我们结婚吧,我不想再拋头露面的出去找工作,杰,让我们结婚吧。”

我不忍再瞒她,“毛毛,我父亲将要退休,打算住在我家中。”

“什么?”毛毛愕然,“你是小儿子,为什么他们不住在你大哥与二哥的家中?”

看,麻烦马上来了。

我分析,“我还没有结婚,大哥二哥他们家中客满,有孩子有佣人,挤得一屋人,那些孩子都没有礼貌,口无遮拦,如此商量下来,众望所归,住我的屋子。”

毛毛想了一想,“那也还好!你的屋子有三间房间,还可以空出一间来做书房。”她说:“将来做婴儿房。”

我苦笑,我说:“毛毛,我父亲与母亲不和,他们要分开一人一间房。退休之后,没有收入……”

毛毛这次沉默下来。她抬起头问:“照你说,应该怎么办?”

“再找一份工作!大家蓄储一点,过一两年再说。”

毛毛想了一想,冷笑说:“你是叫我再浪费一两年时间,然后带着钱过来嫁给你?”

我正那么想!但是我没有胆子应允一声。

“那算了!”毛毛站起来,“你如果不能在任何方面帮助我,不肯负任何责任,我趁机会现在就走,青春越耗越不见用!”

“你打算怎么用你的青春?”我问:“你又不是舞女!”

“我们别吵架,”她说:“别忙着损害对方的自尊。再见。”她走了。

我呆了一阵,也走了。

回家慢慢想了很久。

我们是打算结婚的,戒指都买好了,订婚戒指是很体面的方钻,一克廿五分,另外婚戒上也有六颗小方钻,我与毛毛都不打算铺张摆酒,太俗气了,但是我们的确想到欧洲旅行一次,看样子可能永无希望了。

毛毛在家可以陪父母聊天,伙食可能会由大哥二哥他们津贴一点……结婚还是可以的,三五年后再养孩子……希望毛毛与我合作。

我与朋友俊华商量。

俊华说:“杰,你的毛病是太慎重,事事想得太多,船到桥头自然直,想结婚便结婚,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好,人家租一间房间也结婚,人人都似你这样,非得买得起一层古堡,雇用三十个佣人不成?”

我心里面觉得很是。

俊华说:“难怪毛毛要怀疑你!换了是我,我也不相信你结不了婚。”

我马上打一个电话给毛毛。

毛毛不想听,是她母亲做好做歹叫她来接听的。

廿三岁的女儿,只有一个男朋友。如果这样的事,从头开始,一下子就老了,还真不知道在家要耽多久,做母亲的当然希望少生一事好点。

毛毛在电话中不作声。

我说:“毛毛,我现在正式向你求婚,很抱歉!我们的婚礼将会是最简单,连度蜜月都不可能。幸亏家中家具是簇新的,婚后也用不起佣人,得麻烦你主持家务。”

毛毛轻轻的说:“蜜月可以去台北,为什么非往欧洲不可?我有件衣服是白色的,才穿过一次,不必买新的,注册完毕大家去吃一顿茶,一百几十,谁出都可以。”

女孩子就是这样,想嫁人的时候,再迁就她也就肯了。待她意气风发的时候,她怎么肯委屈一点点?

我还是被感动了!我说:“我们明天去婚姻注册署约时间。早上十点见面,我将请假一上午。”

“好,明天见。”

“我来接你。”

“杰,我——”她轻轻说:“我爱你。”

“我也是。”我放下电话。

从今以后,她将为我洗衣服,倒烟灰缸,铺床,我将为她分外辛劳地工作,个个月把薪水拿回家,我将永远不敢与老板吵架。

换句话说,我们两个人都沦落了。在生活中沦落。

木来,本来每一年过年的时候,我总可以买一件象样的大衣,闲时添只都彭打火机,如无意外,甚至可以计划买一部日本小汽车。

现在完了,如果毛毛出去工作,赚来的钱是她自己的,如果不赚,我得养她一辈子。

一辈子。

还有我们的孩子。

也是一辈子。

或者我不是不爱毛毛,我或许更爱自己,原本一个男人在结婚前夕,不该想这种问题,应该是快乐的,因为可以占有这个自己所爱的女人。

下班我去找大哥,告诉他我要结婚的事。

大哥冷淡的说:“你应该等一二两年,你找到这份工作才几个月,这样短的日子,人家在试用你,你也在试用人,结婚太冒险了。”

我静默了一些时候,我说:“毛毛也可以赚钱。”

大哥的声音更冷淡,“一个钟点女工也比她赚得多一点。”他说:“不做也罢,索性在家好了。但是还有一样,父母不是要跟你同住?”

“是的,照原定计划。”

“将来如果有冲突,不要埋怨。”

我不吭。

坐了一会儿我告辞了。

再到二哥那里去。

二哥不在,我只好告诉二嫂,二嫂很代我高兴,她说:“结婚是好事,冷暖到底有人知道。”

是的,商业社会这么忙,不是亲蜜如夫妻,有谁关心另外一个人的疼痒?

我想起一个女孩子写给她爱人的信:“你走了……我们都活着………”谁也没有因为他走了而活不了去。

自二哥家告辞出来,回家,我沉思了很久很久。

终于我睡着了,一共睡了六个小时。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燃了一枝烟,吸半晌,然后出门去接毛毛。

毛毛显得很高兴,她精神焕发地吻我一下,我默然。

我不觉得有什么快乐,但是不结婚我一样不高兴。

我把戒指交给她,她套上看了半晌!异常满意。

我们带了身份证去登记,佳期在三星期后,吃茶的时候我吃得很多,一种自暴自弃,做人不外如此,结婚生子,生老病死。

天是黄梅天,非常潮湿,衣服穿得多太暖,穿得少又阴恻恻,可恶的天气。

我们告别,我去上班,她去看新居有什么要添置的。

毛毛并不见得十分有头脑,但主持家务是女人的天性,相信她可以学习。

在公司里我沉默寡言,一点喜意也没有。

烟也抽得比平时多。

第二天陪毛毛去买一件丝绒套装做婚服,她雀跃着。

我看着她,无异地她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但是为什么我要把辛苦赚来的钱供她使用?

我其实并不需要一个妻子,因为我还是十分的爱自己。

我温和的搂着她,这个女子将会成为我的妻子,我们的子孙,将来自她。

我叹息的想:我的妻子!

我们坐出租车去吃饭。

毛毛不断的在说话、挥手,乐得非常,我静静听着她的远见。

我说:“毛毛,记得要与我父母和平共处。”

“是的,我懂得。”

我仍然觉得空虚,没想到年轻时的幻想毕竟是一场梦,我并没有发财,并没有成名。

我说:“毛毛,孩子无论如何是三年后的事,希望你明白。”

她说:“我明白。”

不久我们便结了婚。

毛毛带着她的衣物搬进来。

她想到台湾去度蜜月,我不想去,也是出一遭门,那么麻烦那么近!我真不想去,毛毛迁就了我。

她不会持家,菜烧得很糟,手忙脚乱,但是她既然肯尝试,我也不怕吃,我帮她洗碗,两个人都忙得筋疲力尽。

她觉得她是为我牺牲了,我却愿下班回来吃只汉堡饱,看电视,逍遥自在!有空打电话约会一些女孩子。

做一个女人,结婚是港口,嫁得好,她一生衣食不用愁,值得赌一记,但是男人就似在平静转为艰苦。

我是不该结婚的,因为我埋怨甚多。

父母相继也搬进来,我们把书房腾出来,一个小楼宇中住了四个人,顿时显得非常拥挤,毛毛有点失望。

样样都整理好了,毛毛坐在沙发中发呆。

我说:“快去洗澡吧。你是怎么了?快制水了。”

她说:“爸爸在里面。”

我说:“噢。”

我们请了一个钟点女工,晚上煮一顿饭,中午胡乱吃些什么。

两星期后,毛毛跟我说了一番话。

她说:“我想找工作做。”

“为什么?”我问。

“在家里,很闷……”

“你可以找些事做,像清洁家具,缝纫……”

“我一个人做什么都可以,但是——”毛毛说。

来了。

“你知道父母亲,我跟他们没话可说,对着很尴尬。”

来了,我真是自寻烦恼,女人是永远没有满足的。

“所以我想出去工作,至少可以避开八个钟头。”

“避开?”我反问:“我父母是什么洪荒猛兽?没有那么严重吧?”

“你不明白的。”

“是不明白,我也不想明白。”我说:“我很累,我要睡觉,明天一大早还要上班,我没那么空。”

我睡了。

她或者哭了,或者没有,我没去理她,我不能从大到小都对她负责,我自己也是一个无能可怜的人。

自悲与自怜,充满了我的心,我不出声。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