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最惨烈故事:婆婆伺候月子,媳妇打掉6月胎

最惨烈故事:婆婆伺候月子,媳妇打掉6月胎。所谓的门当户对那么重要?要结婚的都看看吧!

额,其实这贴是我在一个常常下书的论坛看到的。估计原来应该是出自天涯吧。看得我真是冷汗涔涔,额,真的有这么吓人吗?以前看《新结婚时代》就被吓到过的。

上周五,旺财猫正挤在下班的车上,突然接到一个几年未曾联系过的旧同事电话,一接通,还来不及惊喜,就被提了一个让旺财猫大汗的要求:明天陪我去医院引产!

话说这旧同事,就叫她琳吧。当初共事时,是公司的一枝花,漂亮、温柔、大方,人见人爱,不少人追求。后来旺财猫离开公司后,还陆续得到过一点消息。据说嫁了个不错的好老公,还在本城买了大房子,日子过得极舒心。从琳歇斯底里的述说中,这次让旺财猫狂汗加颤抖不已的事件,原来是这样子发生的。实在太惨烈,加之牺牲了一个无辜的孩子(男孩),让旺财猫现在的手还在抖。

琳的婚姻,涉农,混PX久了,旺财猫知道这话题太敏感,搞不好要被人狂拍。犹豫半天,还是照实说吧。琳的另一半,就是传说中有农村出来的男凤凰了。据说老家是个不富也不穷的地方,GP家里也是一般而已。可是比琳就差远了。琳的父母都是退休干部,国企,哥嫂发展得也不错。两人都是毕业后从外地来本城发展。至于二人的相遇、相恋,应该和许多人都差不多吧,我想。总之就是爱上了,轰轰烈烈,非君不嫁,非君不娶。没办酒席,两人都图省事。互相见了下双方父母,PP给了1000元见面礼,事儿就算定下来。然后就是房子。

琳和男凤凰在本城看了N个楼盘,以他们的工资,月供三千元左右,是没有太大问题,不过首付和装修、家电肯定不行。男凤凰月薪1万,存折上只有500块,全部支援家乡了,用他的话,我妈帮我存起来娶媳妇用的。可是到了娶媳妇的时候,不提这一碴了。现在小两口要弄房子了,琳的父母赶紧拿出折子,10万块,无偿支持闺女,还无限歉意,女儿啊,爸妈能力有限,实在拿不出更多了。

哥嫂开了一家小公司,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也拿出了5万支援,再借了5万(无息贷款)。

再加上琳自己工作以后拼死拼活存的钱(琳做策划,有时还写稿子发表),终于供了个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房子。

从琳两口找房子到买房到装修到入住,GP虽然有联系,不过就反复表态,儿啊,爹妈老了,木有能力啊,帮不到你们,可苦了你们了。男凤凰赶紧表态,木有关系,我们靠自己,哪能要你们的钱。琳当时虽然心里很不是味,但也没有吭气,毕竟还沉浸在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的喜悦里。

小两口有一段时间无比恩爱,就是装修房子那阵,虽听人说装修房子十个有九个夫妻要吵架,不过他们没有,前所未有地齐心合力。入住后才半个月,GG打电话来了,儿啊,你妈病了啊,有大半年了,不敢和你们说,怕花你们钱啊,知道你们不容易呢。男凤凰一听急了,什么?什么病?怎么回事?为什么不看?啊?赶紧让兄弟送你们过来!现在房子搞好了,我和你儿媳妇正想接你们来享福呢?什么?木有钱?怎么可能?知道你儿子的房子值多少钱不?

光这个壳,就是五六十万,你们只管过来。什么?木有路费钱?我给你们寄,快着点来,可不能耽误了!放下电话,男凤凰一查自己的卡,上面只有100块(那400,当然是添了东西了,多少也得出点钱吧,他自己说的),于是十万火急让琳赶紧汇3千回去作路费。琳当时虽说仍旧不痛快,不过,人家说是生病,还很急的样子,大半年了,敢拦着么?只得乖乖汇了钱。

于是,GG、小叔子、小叔子媳妇、小叔子两个女儿(一个三岁、一个一岁)、PP的弟、PP的弟的孙子,一行人浩浩荡护送PP来GZ治病。到的那天,琳当时上班去了,有个比较大的策划案,不去不行。回来一开门,当场傻眼。每个房间,包括主人房,都是人,还有烟(那种大烟叶卷的),一岁娃在她的丝绸被面上大睡,还尿了一泡,三岁娃穿着她的鞋子(500元)在“走秀”,全部人眉开眼笑夸:我妮聪明啊。男凤凰看到琳,一反以往的殷勤体贴(他们是谁下班早谁做饭),大手一挥:怎么才回来?(当时是晚上7点)快做饭,都饿了!

琳当时脸上有点不好看,一半也是被那大烟叶给熏的,PP的弟立马说,ge啊,你媳妇脸色不好看,嫌弃咱乡下人呢,我说了不来不来,你非让我来,你看,招人嫌了不是。男凤凰立刻说,她敢!看您说的,她上班,用脑多,累的。我媳妇您不是没见过,不喜欢笑的。快做饭去!

琳扫了下一屋子人,勉强笑了笑,说,要不,咱们去外边吃吧。我今天也累了,也没来得及买菜什么的。男凤凰一听,说,对啊对啊,咱去外头吃。PP不干了:我儿子虽说一个月1万块,可在这gz算个啥?你们就这么过日子?还是在家吃吧。都不是外人,你爸、你兄弟、你舅们也不是外人。

男凤凰一听,对对对,还是咱妈体贴咱,快做饭去!

琳跟男凤凰说:那咱们一起去买几个菜吧。因为这当儿她已经检查了一下大冰箱,发现能吃的几乎都没了,至今也没闹明白头天买的水果、雪糕、菜上哪去了。这一票人上午到,也就是中午弄了个饭啊。男凤凰答应一声,正准备出门。传说中生病的PP又拉大嗓门说:你个男人,知道买什么?我去!

琳吃了一惊,说,妈,您病着呢,算了,我去吧。

男凤凰笑了,说,你们想吃啥?于是一片嚷声,震得琳耳朵嗡嗡响。虽然小区附近有大超市,也有菜市场,不过等买完菜、做完、吃完,已经是九点了。这中间,GG和PP的兄弟还喝酒,只能干陪着。

男凤凰刚准备收拾碗筷,PP又不意了,嚷,儿子,你现在一个月1万块啊,上班多累,还要洗碗?一边就准备掉泪:我儿命苦。这时男凤凰的兄弟瞪着老婆:快收拾,没个眼力见!

男凤凰赶紧冲琳:喂,你怎么回事?琳没吭气,默默收拾了,等她冲完凉上床,已是近一点钟,凌晨。刚开始,PP还想睡主人房,直接把行李都搬到他们房间。琳发现苗头后,把男凤凰拉进卫生间,压低嗓门说,你今天让任何一个人睡我的婚床,我就烧了这间屋!于是才避免这场大火。男凤凰搂着琳说,老婆啊,你今天受委屈了,我对不起你啊,没办法啊,爸妈一辈子低头做人,好不容易把我给熬出来,没办法啊。你将就下。过几天,咱弟和舅们肯定会回家的。等妈病好了,不用我们说,他们自己也会走的。哪里住得习惯。你忍下,我会补偿你的。

琳听了,心里稍有宽慰,自己的委屈不是没人看到啊,LG不就明白着吗,他家就这风俗,木有办法不是。我不支持他,哪个支持他呢?再说了,他们又不住一辈子,我熬一下,就过去了。我撕了LG的面子,不就是撕我自己的面子么。于是枕着LG的胳膊,香香地睡着了。

第二天,两口还在做梦呢。重病的PP来”砸“门:琳啊,起来啦,准备做早饭啦。我们没所谓,你男人还要上班啊。

琳挣扎着看一下手机,我的亲娘啊,凌晨四点!这时男凤凰也被吵醒,没好气地吼了一嗓子:妈,一大早你不好好睡,抽什么风?我们是七点起床,早餐都是到楼下买面包牛奶!一分钟后,厨房里传来乒乓响声,动静之大,让全体人都迷糊说晃了出来(除了孩子),GG叉着腰瞪着PP,死老婆子,你又不会用煤气,你折腾个啥?这不有媳妇在吗?干嘛啊?男凤凰看琳瞪着他,赶紧说,咱爸妈早上都吃面条或米饭,没法吃牛奶、面包。

琳说:嗯?那意思我以后每天四点钟起来做饭?

这时PP说:四点早吗?啊?我们乡下,那鸡一叫,哪个媳妇不是立马起来烧饭?

啊?琳问:是吗?那妹妹(指小叔子媳妇)也是这样子?小叔子媳妇赶紧往后缩了一缩,极轻声地嘀咕道:有病。小叔子马上揪着他媳妇回屋。琳也甩头进屋,很大力地关上了门。

沉默了三分钟(大约),PP嚎叫:苍天啊,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噢。我辛辛苦苦拉扯我的儿,指着过点好日子。我欢欢喜喜来看我的儿啊,到头来要看人脸色哟。我做人没得意思哟!老天哪,开个眼啊,欺负老人不得好死哟。

估计一老一少两个男人在外面大眼瞪小眼,束手无策。也没人哄劝,光听PP在那唱,琳也没听懂,反正好梦是没了,只得躺着郁闷。没办法,从小到大,哪见过这阵势,没经验哪。反而是小叔子夫妇,一直闭门不出。

没这一会,物业不干了,值班管理员带一保安来敲门,原来邻居投诉了。PP不理,唱得更起劲。

男凤凰觉得没面子了,朝物业挤了挤眼,说:妈,你再闹,他们要罚我钱了!

PP立马止声:啥子?凭什么?我在自己家里哭,我防着谁了我?

物业会意过来,正色道:大妈,您刚住进来吧,不知道本市不允许燥音扰民吗?我们已经接到投诉了。如果您再不收声,我们要开罚单了。

PP赶紧不吱了。

说回男凤凰之前说的,除GP以外的平白多出来的那几个,不是说住”几天“就走么,最后是住了一个月(估计那家是火星时间)。吃够了,玩够了,带着大包小包,还有票子,心满意足恋恋不舍地回家了。走时PP哭得泪眼POSUO(这字突然不会写),呜,这就走,没意思。再来啊。这大城市不好玩,跟坐牢一样!等他们走,琳初步算了一下账,这个月一共花了1.5万,不包那3千路费(之前寄的)。

这时,琳突然回过神来,问男凤凰,咦,妈不是说重病,要过来看病的?这一个月,可是天天在玩,我看脸色好得很啊。

男凤凰不乐意了,那叫脸色好?那高血压病人脸色都好!妈忍着的,怕咱担心不是。这一个月,咱忙成这样,哪里有时间带她看病?

琳迷糊了,可是,咱忙是因为你兄弟一家和你舅们在这里,才忙的啊。(每到周末,他们要去玩,逛街,sz、zh、zq,玩了个够,还闹着要去XG看下。好在户口在老家,一时没法子,不然就真去了。

于是,接下来这6个月,就是轮流在本市各大医院转,还住院。

男凤凰一手操办的,琳忙着上班挣钱,没顾上。男凤凰那半年,工资扣了不少,靠琳顶住。就算不吃饭,那房贷不能短,银行分分钟要收房的。从病历上看,琳没看出什么大事,无非高血压,腰腿痛。住院呢,就是打个吊针、做个理疗,吃点药。PP还打电话给老家众位关注她的乡亲,都没怎么治呢。没办法。还是痛啊。

话说凤凰妈辗转本城各大医院,住了没多久,不顺意了,为什么啊?但凡住过院的,陪过病人的,都知道医院的伙食啦。于是,男凤凰和琳“商量”,你看,以后你是不是做点可心的饭菜送到医院去?咱妈咱爸都瘦了,那医院的饭没法吃。

琳瞪大眼,你觉得我有时间做好饭再送去?我中午也是吃盒饭哪。

男凤凰说,那早上中午就凑合,晚上总可以吧?总得让咱爸妈吃一顿可心的不是?

琳说,GZ交通你不是不知道吧?我就算6点正常下班,我到家得几点?买菜、做完得几点?就算我不吃,赶紧着送到医院得几点?你也不怕把你爹妈给饿死!

凤凰可能觉着有理,不吭了。就这样,凤凰妈在医院住一住,再回来,又换家医院,再住住,又回来。

一直折腾了半年之久,花的费用就没法说了。男凤凰的工资是高啊,1万块,可是,在结婚前,每个月只留下基本费用,其余全部上交了,前面说过,理由是存着娶媳妇的,可是到了男凤凰结婚,这钱就被“黑”了,琳还不能提,一提就得吵,男凤凰那意思,做小辈的,怎么能盯着老人的那点子可怜的养老钱呢?咱有手有脚,咱自己挣不成?到买楼时,男凤凰的折子上,就只剩下500大元。

琳和男凤凰在婚事确定下来后就去看楼,一登记没多久,就买下了。登记后,男凤凰的钱自然也没再上交,不过,男凤凰认为他能持家,琳太大手大脚,不会过日子(这也是事实)。

于是,经过协商,财政开支由男凤凰把持,就是说,琳的收入,也上交给男凤凰。然后呢,每家父母每月孝敬2K银子。除了供房款和日常开支,剩下的,存起来,名字是男凤凰的,但折子在琳手里(琳说这叫互相牵制)。

可是,琳的父母坚决不要那2K,而男凤凰的父母呢,则很是哭天抹泪了一阵子,觉得委屈着呢,娶了媳妇,儿子上交的钱钱就一下子缩减为2K!没天理啊!

供房后,由于琳的钱基本全被贡献给房子了,其实小家的财政已近赤字,但由于男凤凰工资还可以,琳的收入也不低,基本工资有3K几,再加上小外快什么的,应该是很快能攒起来的,可是由于凤凰妈这一折腾呢,那一年,他们的日子过得很紧,有时甚至让琳一恍忽,觉得自己好好的,结婚做什么啊?连吃口好的,都会被男凤凰唠叨,咱妈还在医院呢,你就不能省着点儿?不吃那雪糕你会饿死?好在凤凰爹妈在医院日子多,因此虽然不舒坦,但总算是没什么大的过节。

琳为什么选中男凤凰呢?现在总结有几点:

1、在拍拖时(或者说男凤凰家人不在眼跟前时),男凤凰的确是温柔体贴,百依百顺,那种略带点憨厚的神情和举动总是让琳心动。

2、男凤凰显得很孝顺,琳觉得孝顺的男人肯定没什么大毛病。

3、去男凤凰家省亲时,男凤凰一家显得很真诚、老实、质朴,凤凰妈总是在人前人后把琳夸成一朵花,琳觉得很受用。琳觉得和这家人打交道,可是放心。

话说凤凰妈在医院折腾半年之久,瘦了不少,估计也是实在熬不住了,瞅瞅实在是治不好了(你想啊,高血压啊腰腿痛啊之类的老人病,您住美国,也治不好吧?),坚决不再住院。

拉着男凤凰的手,眼泪汪汪地说,儿啊,妈这半年,实在拖累你了啊。妈实在不能再住了,再住,媳妇该有小话了啊。妈图个啥,不就希望你和和美美过小日子?妈老了,这病么,是没什么好治的了。你的孝心妈也领了,你放心,妈一时半会也死不了,不过熬着罢了。儿啊,只要你过得好,妈就高兴了。把男凤凰感动得,回来后对着琳眼泪也是哗啦哗啦地流,咱妈总是为儿女想,操心 了一辈子!琳听完男凤凰的描述,总是别扭,后来想,可能不是自己妈?因此没法子体会?

是,凤凰妈不由分说,坚持出院回家。琳也暗自舒了一口气,再住下去,她也快敖不住了。

谁知那口气还没舒下来,更大的郁闷又开始。为什么啊?凤凰妈开始在她的家当家了。

首先,凤凰妈在她上班时,把全家里里外外翻了一遍,包括主人房。从琳的衣柜里翻出琳的陪嫁新床上用品拿到自己房间用上(全套啊,枕头、被子、床单,陪嫁中最贵的一套,琳没舍得用),把琳准备的床上用品收起来。琳回来后,气得半死,又不好发作,拉着男凤凰私下狠狠说了一顿,男凤凰低头不吭。

洗衣事件:琳再三交代,全家衣服要分开洗,内衣外衣也要分开洗。凤凰妈却坚持把所有衣服扔一起搅,包括琳的华歌尔、安莉芳什么的。琳实在没法,只得把自己来不及洗的衣服藏起来,想等下班回来后再洗。结果凤凰妈总是会挖地三尺搜出来。不由分说按自己意思处理。琳刚开始不好意思,总是让男凤凰去说(因为不一个地方,语言沟通也有点障碍),男凤凰总是嗯嗯啊啊干答应着。

琳后来发现男凤凰根本没去说的意思,就只好硬着头皮直接交涉,妈,以后我的衣服您别操心了,我自己洗就成了。

凤凰妈瞪大两眼,马上笑,行,行,本来吧,我想我没事儿,想帮你呢。你们上班多忙啊。

琳高兴了,心想男凤凰真没用,你看多大件事,就打个招呼嘛。结果到了晚上,关起门后,男凤凰怒气冲冲问琳,你什么意思?你嫌弃咱妈?

琳说,怎么会啊?

男凤凰说,那你为啥不让咱妈洗你的衣服,你不就是怕自己的衣服和爸妈一起洗觉得脏吗?啊?以前不见你多讲究!我们俩的衣服不都放一起洗?啊?他们脏,我还是他们生的呢?你倒不嫌脏?

琳这时委屈得都快哭了,你说什么呢?我们是两口子,我们的衣服放一起洗不好正常吗?再说了,那内衣不也得分开洗, 还得用手洗啊。我那华歌尔二百多一件呢。你放洗衣机搅,不就洗坏了吗?

男凤凰不吭了。

然后有一回,琳就听到凤凰妈给老家不知谁打电话,我大媳妇好着呢,就是能花钱哪,我儿的钱都被她花完了,你不知道啊,那胸罩都得二百多一件哪,就那一点儿破布,啧啧。

做饭事件:这也是老一套了,坛子里经常见的,还真有点抄袭嫌疑。长话短说,就是,如果男凤凰不回来吃饭,凤凰妈就只做一个菜,青菜,有时还没炒熟,还有话,我就爱吃生的!

琳吃不下,就自己下厨去炒多几个菜,一般是肉菜。凤凰妈就会把脸一扭,坐那生气。凤凰爸这时就会去劝,算啦,孩子自己想吃,自己炒,你跟着吃就成了。这件事,男凤凰倒是站琳一边,时不时跟凤凰妈说,琳就爱吃好的,你老人家爱吃素,她爱吃肉,那咱就有菜有肉,大家都吃得高兴嘛,是不是?

于是凤凰妈听了儿子的,终于不再坚持做素菜。可是在做汤上,她较上劲了,因为琳喜欢煲汤,男凤凰也赞不绝口,凤凰妈发现后,也不甘示弱,也学着煲,可老太太在汤里放大量花椒、八角,有时还有小茴香之类。第一次,男凤凰喝了一口,皱眉,没吭气。琳就直说了,妈,汤里不能放这些大料,GD汤讲究清淡。这种汤不好喝的。

凤凰妈没吭,笑了笑。然后从此,那汤里的花椒八角是一天比一天多,密布一层。凤凰妈还使劲给他们添一大碗,说,快喝,香着呢!妈手艺不好,让你们见笑,没办法,人老了,就是个废物,讨儿女嫌的。

于是,男凤凰和琳就苦着脸喝花椒八角汤。再到公司附近狂喝凉茶。

终于有一天,男凤凰憋不住了,说,妈,您能不能不放这花椒和八角在汤里了,你儿子快喝死了。凤凰妈瞪他一眼,从此,那恶梦般的汤才算完。

中间,还有若干家务事,应大家要求,就不再一一细述,总之,都是小得不能再小的破事。

琳呢,总是在被动应战,一退再退。因为男凤凰说了,这是我妈,你就不能让着点?她能活多少年?她能在这呆多久?就在琳忍到不能再忍,绝望之极时,大救星出现了。小叔子媳妇又怀上了第三胎(想生个儿子啊),于是小儿子打电话来,妈,你快回来,你媳妇这回一定生孙子。凤凰妈赶紧收拾,催着男凤凰快快订票。

男凤凰自然不乐意,拖啊,磨啊,就是不准亲妈走,最后终于订下票,那几天,男凤凰失魂落魄,琳好生奇怪,说,你妈又不是不再来了,现在你弟媳妇怀孕,总得有人在家照顾不是,你垂头丧气干嘛呢。都成家了,三十几的男人了。男凤凰不吭气,因此,琳也始终得不到他的真实想法。不过,就是觉得暗自奇怪。

凤凰妈收拾了N个大包,再加上儿子硬塞的一个月工资,欢欢喜喜直奔回家服侍二媳妇去了。走前,拉着琳的手上,娃啊,妈在这里,可是拖累了你们啊。花了你们那么多钱,你们要多少年才能挣回来啊!不花这些钱多好噢。对不起你们啊。

琳一时居然说不上话,只好狠狠咽下唾沫,干巴巴地说,妈,这是我们应该的,您就别寻思了。男凤凰在一边苦着脸,一副愁样。凤凰妈说,琳啊,可要好好过日子啊,两个媳妇里头,你最能干,妈最喜欢。回头你想妈了,打电话过来,妈马上过来看你。妈真是舍不得你们啊,没办法啊。妈一时也不会死,不过也活不得几年,能守你们一天就是一天啊。男凤凰的眼睛又红了。琳心里郁闷之极。

于是,琳几乎是欢呼雀跃送走凤凰爹妈,男凤凰蔫了一阵子后,又恢复常态。两人又开始恩恩爱爱,琳说,平心而论,没有凤凰家人在眼跟前,男凤凰绝对是个好男人。有时,她几乎都觉得以前发生的那些不快的的事,都是在发梦而已。

他们在平静过日子同时,凤凰弟媳妇生了老三,又是个闺女!凤凰妈郁闷得,男凤凰赶紧说寄5K给弟,凤凰妈勃然大怒,有什么好寄的?你还过日子不过?都是自家兄弟,讲的什么虚礼!(凤凰弟生前二胎,凤凰妈也坚持不许他寄钱,不知是否因为生女的原故)。

但怒归怒,媳妇和娃还是得拉扯,据说二媳妇亲家不是好惹的主。于是,日子一晃就到了今年。关于小宝宝的问题,琳的本意,倒没想生金猪,想过二三年再说,因为总觉得没存多少钱,心里慌。之前两口的打算,为了优生优育,琳一怀上就辞职回家待产,专心生宝宝,等宝宝大点了,再出来上班,前提存够足够的银子。可是,这个宝宝就那么无意中来临了。

初时,琳很是慌了一阵子,因为原计划中的什么提前三个月吃叶酸啦、锻炼啦、禁酒啦,都没实施。

琳爸琳妈知道琳怀孕后,大喜,赶紧让琳不要上班了,专心呆在家生育宝宝。

男凤凰苦着脸,左算右算觉得银子不够啊。琳妈赶紧说,那爸妈每月支持你们一千五,做为生活费。琳心里很不是滋味,为什么呢。刚开始,男凤凰向他家汇报怀孕。凤凰爸妈也是大喜,一个劲说,儿啊,你可得和琳说清楚,一定要生儿子啊。咱老*家的根,不能断在你们这一辈啊。

男凤凰哭笑不得,听了一番罗索后就商量减少养老费的问题,意思是琳要辞职,这样他们的压力会很大,琳家还主动提出每月贴给他们一千五的生活费呢,那咱那二千是不是少给点,一千成不。凤凰妈狂怒,破口大骂,大意是老娘当年怀了你个催命鬼,还天天下地干活,生你当天都发作了,痛得半死,还在地里,没一个人帮忙,只得拖着一大车东西慢慢挪回家,往地上一坐就开始生你个王八蛋。现在你个*****有两个臭钱,刚种上就把老婆当神供起来,连你老娘的生活费都不肯给。

男凤凰被凤凰妈一顿狂骂,蔫了,只得乖乖照给,可是面对琳父母的宽厚,多少觉得没脸。

琳心里也不痛快,没说什么,可是脸在那摆着。琳父母知道情形后,急了,怕女儿不开心,赶紧那个一个哄,劝完女儿劝女婿,大意是人家在乡下,没有保障,紧张钱也是正常的,咱何必为这个闹不开心,倒显得小心眼。父母留再多钱有什么用,百年之后还不是孩子们的。

于是,琳就办好手续,回家呆着了,不过公司老总和上司比较喜欢她,一时半会没了她,有些事也不太顺,于是她业余时间还帮公司写点东东,顺手挣个零花。

男凤凰的表现还是不错的,家务事一切免了,还请了钟点工专门做饭包靓汤,连冲凉洗脚都是男凤凰上。琳很是过了一段滋润快活日子。随着琳肚子一天大过一天,由谁来照顾月子的话,自然提上日程。琳的爸妈刚好在照顾她哥嫂的孩子,才一岁多点儿,自然分身乏术。

琳呢,是早早跟男凤凰挑明,不乐意GP侍候月子。于是,就计划找月嫂及保姆,先由月嫂照顾2个月,接下来由保姆负责。男凤凰一同事生过孩子,还热情帮他们推荐了人。保姆还好说,月嫂的费用就有点贵,不过琳的哥嫂说了,2个月月嫂费,由他们负责出。后顾之忧解决,琳和男凤凰算是开心了。

又拿手擦眼泪,儿啊,你们可要争气啊,你兄弟没儿子,妈在家里都快抬不起头啦,有回和你婶子吵架,人家一张口就是没孙子的绝户,妈当时快死过去啦。这时两个追赶打闹的丫头,哗一下冲过来,重重地撞到琳的肚子上。琳哎呀叫了一声,男凤凰赶紧把她扶到沙发上坐好,又揉又摸搞了半天,好在也没什么事。

这当儿,凤凰妈开始大声地打鸡骂狗教训那两丫头,总之乒乓声一片。琳的头在嗡嗡响,终于回过神后,问,这两小鬼住几天?男凤凰赶紧
说,咱弟搞了个小型加工厂,忙不开,咱妈就带来了。咱弟说了,不白住,给生活费。

琳的血刷地一下直冲上脑门?你的意思是,你妈要带这两人服侍我的月子?男凤凰没吱。凤凰妈大嗓门开始广播,琳啊,这话你就见外了。你们不是有月嫂和保姆跟这儿的吗?又不是外人,你兄弟的孩子,你正经侄女儿不是?

琳这时已经觉得胸闷心慌,连手都在颤抖,男凤凰也感觉到了,赶紧握着她的手,用企求的眼神看着她。

琳冷冷地问,你们来之前,有征求过我的意见吗?你们决定带这两个小鬼到我家住,有问过我吗?

凤凰妈尖叫起来,什么?我上我儿家,我和我儿说声就成了,你现在什么意思?

琳冷笑着问男凤凰,成,就算你说得对,你上你儿的家和你儿说声就成了,那这意思,是你同意他们来的?还拖两个小鬼?嗯?

男凤凰陪笑说,老婆,一家人就不说两家话,你看,这我不是没来得及和你说呢嘛。你不是出去玩了嘛。你看,来都来了。

琳大吼一声,合着你们全家当我二百五呢!

琳气得大吼一声后,倒是把凤凰一家吓呆了几秒,没见过这样。琳说她当时满脸通红,气鼓鼓坐在那,活象一只肚皮快涨开的大青蛙。

凤凰妈嘴一咧,又开始嚎唱,哎呀,我命苦啊,我欢欢喜喜来看我的孙哪,还没唱完,男凤凰一声大吼,闭嘴!凤凰妈愣了,连琳也愣

了。

男凤凰板着脸,用前所未有的坚决,说,玩几天,你们就回去吧。琳的月子,我们都安排好了。你们不用管了。让你们不要来,非要来。凤凰爹一直没吭气的,这时说,琳啊,这次我们没打商量,是我们不对。不过你妈也是一片好心。你看来都来了,非要我们走,我们回去脸往哪搁?大家都知道我们是来照顾媳妇月子来了。都羡慕我们有了城里大孙子。我老*家这一辈,也有个GZ娃,多好的福气。这下子没几天给媳妇撵回去了。这老脸往哪里搁。

说着,老头就掉开了泪。

琳说完,径直洗洗,睡觉。那两丫头老实了一阵子,又在打闹追赶,琳大喝一声:睡觉。再吵我把你们从阳台下丢下去,摔死你妈个*****!两丫头愣了下,乖乖不出声了。

凤凰妈又尖叫,你怎么这样说孩子啊,你可是有知识有文化的人哪!你……凤凰爹沉着脸喝住她,回屋去。于是凤凰妈唧咕着牵着两孩子进房间了。



标签:

17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好吧,只期待我以后生孩子之后,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0) (0)
  2. 这真的是极品了吧,至少我身边从没见过这样的事情。看了开始就看不下去了,觉得太夸张了吧。
    1、农村人都有农活,小孩也要上学,没可能这样就丢下来吧。
    2、前面说老公家里面是不富不穷,那应该也是生活安定。 既然生活安定怎么会舟车劳顿来到所谓的城市跟儿子挤呢?不理解…
    3、那家子人都太有演戏天分了吧,跟唱大戏似的,太假。
    鉴于我只看了第一页,所以只提出了上面的疑问,over。

    (0) (2)
  3. 世上的事,本就是这样,如果大家都多让一步,本不至于如此。
    又是个杯具呀,引以为戒。

    (0) (0)
  4. 哈哈,遇到过,差点残了。

    (0) (0)
  5. 我一口气看完了,和我有些像。
    二楼说有些夸张,一点都不,你没经历过,不知道多痛苦,多惨烈。

    (3) (0)
  6. 到底有几只猪?

    (0) (0)
  7. 哪只黑?哪只白?

    (0) (0)
  8. 只口水……能说这作者太假,跟写小说似的。不想骂人人了,省点

    (0) (1)
  9. 以前不知道有这种极品。不过加入妈咪群之后,还真是听过类似的。。。

    还好自己没碰上。。

    (0) (0)
  10. 还真的是有过这种人的 。所以现代人说的门当户对不无道理,不仅仅是指金钱方面,更多的指风俗习惯,文化背景的相同。所以结婚还是要慎重,不管家里条件好不好,能不和婆婆一起住的就尽量不住,因为再好的婆婆 都会有矛盾的

    (1) (0)
  11. 很真实,一口气看完了····现在回头想想 自己当年还不是那个二百五

    (0) (0)
  12. 人吃百谷,五形六色,什么样的人都有,我相信这故事真实,我也遇见过类似的大人,解决问题要靠凤凰男,不过夫妻亲比不上了血脉亲,时间长了都维护血脉,家中矛盾不断。大人可以分开,重新开始,可怜的是宝宝,不用生是对的,免得来受罪,像凤凰男应受报应,一生找不到真爱,找到也是泼妇,天天和他吵,带绿帽。

    (3) (0)
  13. 爱情和结婚时不一样的,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情,但是结婚时两家人的事情,结婚仅仅只有爱情是不够的。

    (0) (0)
  14. 好奇,从头到尾看完了,

    个人觉得,根源还是凤凰,他没做好协调关系。

    男人越弱势,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越大,

    建议:

    给她们画条红线,设置规则,按规矩办事,偶尔小问题,小事情,商量通融一下,请教一些前辈,咨询他们的处理方法。

    勤快,莫计较。家和万事兴

    (0) (0)
  15. 我总觉得,一个巴掌拍不响。虽然不是个好惹的婆婆,但琳也算不上一个完美的媳妇,对有些事情的处理方式也是有失考虑的。凤凰弟媳也是那个婆婆,为什么她就可以相安无事。 人与人的相处无非就是互相的沟通与宽容。前面看了一个关于蘑菇处理婆媳关系的文章,觉得要是琳有她那样的胸怀跟手段,也是这后面的悲剧就不会发生。

    (0) (2)
    • 你说的也不对,琳公婆大儿子有出息,一心巴望着大儿子贴补家用,公婆从大儿子这里拿得钱不都贴补小儿子了,小儿媳妇不用贴婆婆,甚至很有可能婆婆拿大儿子的钱贴补她的几个女儿,她怎么会有意见?农村这种事情很常见,小儿夫妻过得不宽裕,还巴结婆婆呢,希望婆婆从大儿子那里拿得钱贴补他们呢,你说,小儿媳妇和婆婆怎么会有矛盾呢。

      (0) (0)
    • 你说的也不对,琳公婆大儿子有出息,一心巴望着大儿子贴补家用,公婆从大儿子这里拿得钱不都贴补小儿子了,小儿媳妇不用贴婆婆,甚至很有可能婆婆拿大儿子的钱贴补她的几个女儿,她怎么会有意见?农村这种事情很常见,小儿夫妻过得不宽裕,还巴结婆婆呢,希望婆婆从大儿子那里拿得钱贴补他们呢,你说,小儿媳妇和婆婆怎么会有矛盾呢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