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最狗血故事:我上了老婆情夫的女儿

最狗血故事:我上了老婆情夫的女儿。一个变态医生为报复老婆出轨而精心设计的复仇计划。文章很长,可以先收藏,然后慢慢看哦。

我是一名医生,事情开始在去年初。当时,我到外地出差,一天晚上应酬回来,刚到宾馆,就接到了老婆的电话。她语气忧虑的说自己生病了,我问什么病,她不肯说,追问了半天,电话那头她却一声不吭,最后悠悠的说:你回来就知道了。然后就挂了电话。我再打过去,手机关机,家里座机无人接听。

我感觉有些蹊跷,给她父母打了个电话,开始没说她生病的事,随便聊了一下家常,最后问她最近回家过没有,工作和身体怎么样,老人家说她最近没回过家,但昨天上午才通过电话,一切都好。又寒暄了一会儿,我挂了电话。

我躺在床上想了想,又起身给她妹妹打电话,手机接通后,我开门见山的问老婆出了什么事。电话那头,妹妹有些惊奇的反问我:你还不知道啊,她怀孕了。我愣了一下,问是什么时候的事,她说昨天下午陪我老婆去医院做的检查。我告诉她,老婆给我打电话说自己病了,并没有提怀孕的事。妹妹说那我去看看她,过一会儿给我电话。然而,当天晚上,我一直没有等到电话,也没有再联系上她们姐妹。

第二天上午9点左右,我正在开会,老婆的电话打过来,说自己怀孕了,但是不想要,准备做掉。因为会议马上轮到我发言,我只说了一句:先等等,我们再商量一下,中午和你联系。就匆匆收了线。

中午,我打她电话,关机。给她妹妹打电话,关机。给她父母家打电话,无人接听。

晚上,我再给她打电话,这次终于接通了。我还没来得及责问她,电话那头,她已经哭了起来,声音不大,是那种压抑着的啜泣,电话这头,我也能感觉得到她撕心裂肺般的伤痛。她一直哭了差不多十分钟左右,情绪才稍微平复。我问她怎么了,她说:对不起,没征得你同意,就把孩子做掉了。我不忍心说什么,也没有提中午她关机的事,安慰她说我们还年轻,以后还会有的。

老婆是一家外企的中层,最近还有希望提拔,她说,不希望因为孩子的关系使自己失去这次升迁机会,我表示有些疑虑的是:每次的夫妻生活,在她的坚持下,我都使用了避孕药套,虽然说这也不能保证万无一失(这也正是当时我没有对她提出表示怀疑的原因),但是,在我内心深处,还是隐隐有些不安。

由于这次出差任务比较艰巨,所以,我又呆了差不多一个月。在此期间,我们正常的通着电话,互报平安。她的情绪一天天的好转,在我回家前一周,她如愿以偿的从副职调到正职,那天晚上,她和部门的同事在酒店庆祝,同事们灌她酒,她躲到厕所里给我打电话,告诉我自己喝醉了,最后说:老公,你要加油哦!在遥远的地方,我也被她的开心感染了,那一夜睡得好甜。

在这期间,她的手机也变得畅通无阻了。

回家的那天,飞机晚点,到家已经是晚上了。她和小姨妹在等我吃晚饭。保姆没在,晚饭是小姨妹做的。

吃饭的时候,老婆告诉我,在我出差期间,保姆因为丈夫出了点事,辞工回家了,走的时候,她多给了二百元钱。吃完饭,小姨妹说第二天警局有事,就先回了。我们商量了一下请保姆的事情(老婆不会做饭,平常我们都忙,所以一直都请人),就上床睡觉了。

张爱玲说:到女人心里的路通过阴道。

她是对的。一上床,那具熟悉的身体就让我充满了陌生感,老婆刻意掩饰的抗拒,却通过她的身体,羞辱了我的自尊。

完事后,我假装满足的闭上眼睛,心里开始计算着保姆离开的时间,根据保姆平常发工资的时间和收入,经过简单的计算,我已经确定她是在老婆怀孕前三天离开的。再联系到她怀孕时几次莫名的反应,我确信:老婆出轨了。

和众多兄弟一样,我紧跟着你们的步伐,也戴上了这顶绿油油的帽子。

第二天,我借着交手机费的名义去移动查老婆的通讯纪录,被告知密码已更换。我再到电信查家里座机的通话纪录,没有陌生的号码。只是老婆和她妹妹的通话非常频繁,特别是在小姨妹去找老婆那个晚上以后,她们的通话时间经常超过一个小时,每天两次以上。以前,平均一周打两个电话,每次不超过十分钟。

小姨妹是警察,27岁,有一个男朋友,商量着年底结婚。我相信她知道老婆的事情,但是要想从她口中得到什么讯息,跟让哑巴说话的难度差不多,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我想起了保姆,这可能是我唯一的线索。保姆家在农村,没有电话,于是,我回家找到了她的身份证复印件,抄下了地址。

过了两周,我给单位请了假,跟老婆说要出差,就搭上了开往保姆所在地方的长途汽车。

辗转了5 个小时,才找到保姆的家。我买了些礼物,说出差路过附近的城市,顺便过来看看她。她很感动,忙着给我端茶倒水,一边让丈夫安排晚饭。我问她,丈夫的事情处理好了没有。她说丈夫没事啊,我忙说记错了,对不起。

吃饭的时候,我问她为什么辞工,她说是因为老婆告诉她我们都要出国进修,家里不需要人了。我沉默了一阵,说:是这样的,本打算我回来以后再告诉你。她说早几天晚几天也没什么关系,家里孩子上初中了,也需要她。

经过一阵闲聊,还了解到以下信息:在我出差期间,老婆有3天晚上没回家。一天晚上12点多,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送老婆到楼下,保姆看到了他的车,她说:是一辆黑色的车,路灯比较暗,看不清车牌,好像中间有几个圈圈。第二天,老婆告诉她我们要出国,她就回家了。

在保姆家住了一晚。第二天清早,向她告辞后,我走在乡间小路上,确定了几件重要的事情:老婆说谎了;保姆因为看到了重要的事情才被辞退;那个男人,开一辆奥迪。

我茫然若失的坐在长途汽车上,一瞬间,我甚至希望汽车驶出国道,坠崖而亡,让我永远没有机会面对真相。

回城后,到医院坐了一会儿,径直回家了。我洗了个澡,有种心力惧碎的感觉,一躺下,就沉沉睡去。第二天早上,老婆把我摇醒,告诉我她今天要出差,等几天再回来,让我去洗洗车,听着她把汽车钥匙放在茶几上的声音,我彻底醒了过来。

汽车是老婆进单位时我送她的礼物,那时,我卖了摩托车,动用了几乎全部的存款,就为了实现自己的承诺。拿到车时,她抱住我,感动得哭了,泪水浸透了我的衣襟……她的喜悦,通过泪水传播到我的身上,化作幸福,让我感觉自己置身于天堂。

然而,几年以后,她多次流露出这部车有失她的身份,希望尽快换掉。

而我,一直踩着自行车穿梭于上下班的人流中,数年如一日。也许,我也有失她的身份,该换掉了吧?我情不自禁的这样想。

洗车的时候,小工让我收拾一下车里的重要物品。我在清理后座的时候,发现在座垫的夹缝里,缠绕着两根头发,一根细长柔顺,一根粗短茁硬。我小心的用报纸包裹起来。我在疑似有精斑的地方用小刀刮下一些表层,收藏好,放进口袋里。

洗完车后,我回家在床上找了半天,找到一根老婆的头发,把它和另外两根头发放在一起。带着这三根头发和疑似精斑,我迅速开车去了医院。

通过微量元素的测定,其中两根是同一女人的头发,也就是老婆的;一根是男人的头发,我认为就是情夫的;再通过色素含量和毛发横断面直径的测定,确定了情夫的年龄在40到50之间;通过热解离试验,我再次确定了情夫的血型,A型。

晚上,老婆打电话给我,说明天回来。我思量着,怎么和老婆好好谈一谈。

凭心而论,老婆虽然出轨,但是如果能及时回头,我并不想挑破。

情夫有家庭,为了位置,也不可能和她结婚。

他们年龄相差十几岁,基本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人。当官本思维、拜金主义和恋父情结的梦幻被长期地下情的愤懑和阴暗击得粉碎时,我不知道他们除了偷情的快感外,是否真的能够找到长年维系这种关系的纽带?

当然,年龄的差距到底是优势还是劣势,我也不敢一言以蔽之。或许女人的心理,在她的一生中,始终需要借助父亲的影子,才会感到安全吧!

过了大概三个月,那天下着大雨,老婆到医院接我回家,一路无语。快到家时,她打破了沉默,说:我想要个孩子了。

我说好的。

吃过晚饭后,我们疯狂做爱, 她很忘情,动作激烈,控制着主动权,我配合着她,在她那久违的迷离的眼神之中,我仿佛又找到了酣畅淋漓的感觉。

40天以后,她告诉我,自己怀上了。

我黯然不语。

老婆怀孕后,她把她母亲接过来一起住,我们又请了一个人。不过,从那时开始,我就很少回家吃饭了,夜夜宿醉,有时候还不回家睡觉。

老婆用怀孕的事实撕裂了我的底线,我要忘记她,报复她。

二十分钟以后,小姨妹带着两个便衣警察来到了我的包厢,从两个小姐腿上把我拽了起来,推着我下楼,塞进了面包车里。

老婆已经被送医院了,看到她躺在病床上楚楚可怜的样子,我不由自主的感到一阵恶心,在病房里“哇哇”的吐了一地。随即,就靠着墙呼呼的睡着了。

很遗憾的是,老婆这次只是普通的妊娠反应,可能伴随着产期忧郁症,导致反应比较强烈。老婆自然会有产期忧郁症,因为孩子的两个父亲都只能永远缩在龟壳里。我心里冷笑着,伴随着一阵绞痛。

第二天一早,小姨妹闯进我办公室,当着病人的面数落我。我让护士把她撵走,她不走。我告诉她,这是医院,是看病的地方,找我可以,要花钱挂号的。她扭头就走,挂了我10个号,把我骂了一上午。

下午,我请泌尿科医生帮我查一下小谭的病历和检验报告,果不其然,我拿到了结果。我给小姨妹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晚上我到她那里去,有事和她谈。我要求小谭回避,她冷笑着说:可以,谅你也不敢对警察干什么。

下班时,我把资料放在废旧的特快专递信封里。到小姨妹家时,她穿着警服,还戴了帽子。我说把警服脱掉,如果还一本正经的样子,我就什么话都不说。

我告诉她没吃饭,让她煮碗面条。她说好,换了便装,下楼去买卤菜。煮了面,我又说要喝酒。找了半天,她拿出瓶伊利大曲,然后绞着胳膊,站在一旁,冷冷的看我又吃又喝。

我说你不要用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我,你以为自己是谁啊,你姐姐委屈了,你要帮她出头?她有我委屈吗?我哪天怀个野种给你试试,让你免费当妈,看你的同情心还泛滥不泛滥。

她蹦过来想抽我,被我一把推开。我把信封摔到她身上,冷笑说:好好看看吧,这是你家小谭的检验报告,淋病,知道是什么吗?给你解释一下,性病的一种,全称叫做淋菌性尿道炎,主要传播途径是性生活,别告诉我是你传染他的吧。

说完,我抓起酒瓶,猛灌了几口。

我清楚的知道,对她的打击是沉痛的。

小姨妹谈过两次恋爱,初恋男友是她的至爱,因为寻花问柳被她发现,才忍痛割爱。分手时,她伤心得死去活来,绝食了两天,一年内拒绝了任何男人的追求。

小谭个子不高,人也不帅,外形条件和她前任男友相去甚远。她和小谭交往,主要是看重他的踏实和质朴,以为可以托付终身。我猜,她连做梦都没想到过,她心目中这个只会写程序的技术白痴,也会有放浪形骸的时候。

视线之中,小姨妹紧咬着嘴唇,拿着报告的手微微颤抖,眼里噙满了泪。过了一会儿,她蹲下身子,用手捂住脸小声的哭泣起来。

我走过去扶起她,说,你知道我的感受了吗,爱人出轨的滋味不好受吧?听我这样说,她一头扑入我怀里,放声大哭起来,受了她的感染,我的眼睛也模糊了。

越是坚韧的盔甲,下面的身躯越是柔软,就像乌龟的壳。

只用了一分钟,小姨妹就让酒瓶见底了。然后她翻箱倒柜的找酒,没找到,就冲出门去,在楼下的小卖铺要了瓶琅琊台,坐在花园旁边的台阶上继续喝。我一路跟着她,陪着她,看着她分不清自己的鼻涕和眼泪。

我背她上楼的时候,她已经醉得不醒人事了。然而,当我把她放在床上,打算悄然离去的时候,她却轻轻拉着我的手,清楚的说了一声:姐夫,不要走。

我笑了,有点痛。

第二天早上离开小姨妹时,我的手机上多了一张照片,内容参照**门中最精彩的双人画面。

当老婆躺在情夫跨下激情不断的时候,她可曾想到,小姨妹曾经骑在我身上扭动腰身?当老婆依偎情夫怀中怜悯我的时候,她可曾想到,有朝一日也会被我嘲笑?

踩着自行车一路飞奔,转眼就到了医院,踏着轻快的步伐上楼梯,打开办公室的门,点燃一支烟,我的心情好了很多。

在我的心中,绿帽的颜色浅了不少。

老婆的肚子渐渐大了,对我的刺激也越来越强烈。还好,家里有她妈和保姆,否则,我还要帮情夫尽父亲的责任,照顾好没出世的孩子。在家的时候,只有吃饭的时候聚在一起,平常我都躲在书房里,看书,玩电脑。我借口怕压到孩子,也睡在书房,能够不和老婆照面,就尽量不出现。夫妻彼此的交流也减少到局限于几句话的程度:“开门”“吃饭了“”早点睡“”再见“。仅此而已。

这期间,小姨妹来过一次,她和小谭分手了。告诉我们的时候,她瞟了我一眼,我假装没看见,低头扒饭。吃完饭,我回到书房,贴着书房的门听她们在客厅的谈话。言语中,听得出来,她很关心我的情况,想方设法打听和我有关的消息。至于和小谭分手的原因,她只淡淡的说了句性格不合,再也不愿多说。

走的时候,她敲了敲书房的门,站在门外大声说:姐夫,我走了,对我姐好点儿。

我打开门,她已经下楼了。

我给老婆说去送送她,拿了汽车钥匙,就追了下去。在楼梯间,我去拉她的手,她甩开,急急的往前走,冲出了防盗门。我紧跟在她后面,当我家的楼房在视线中再也看不见的时候,我又去拉她,她一下就握住了,紧紧的,仿佛一松手我就会消失似的。

我们几乎是飞奔着跑到了汽车里,然后相拥在一起。小姨妹紧搂着我,流着眼泪说:姐夫,我想你。我轻轻吻着她脖子,说:我也想你。

那天晚上,我给家里打电话,是保姆接的,我说几个同事要出去喝酒,要晚点回家。

差不多凌晨两点我才到家,老婆已经睡了。

和小姨妹的事情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我有些不甘心,却也无可奈何。何况,她和那个警察正式建立了恋爱关系,我非要横刀夺爱,避免不了会自讨苦吃,最多也是个两败俱伤的结局。

小姨妹说过的那句话,让我体验深刻:他是警察,有他的手段。

那个警察姓宋,岳母过生日,在酒店摆酒,小姨妹把他带来了,介绍说是自己男友兼同事。

他一一打过招呼,然后走到我面前,满脸笑容的伸出双手握住我,说:姐夫,你好,××经常提起你,说你是家里的贤夫良兄,以后多指点我,很多事情,我还要向你学习。我眼睁睁的看着右手在他双掌中变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用了很大的劲,我几乎听到自己手骨断裂的声音。

我好不容易挣脱出来,坐在椅子上,平缓了一下心情,才说:小宋,你很聪明,我也很喜欢,希望以后我们能成为一家人,客套的话就不用说了。

酒席办得很热闹,我们这一桌却各怀鬼胎,老婆,小姨妹,小宋,我不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就像他们也不明白我的心思一样。

一天下班后,因为我明后天休假,加上本来就不想回家,就约了体检队几个医生喝酒。

酒桌上聊到工作上的事,他们报怨在体检队没什么意思,没有机会临床锻炼,专业水平会裹足不前,等等。

一个赵姓医生说某大学大三的学生,后天要来体检,他那天要给儿子开家长会,请我代班。我想休息一下,借口后天要陪老婆做定期检查,加上专业不熟担心出事故,就推掉了。赵医生也没多说什么。其实专业不熟彼此都知道是托词,体检的活是个人差不多都能干。

临别的时候,我握着老赵的手说不好意思了,帮不上忙,他说没关系,大家散去。

回家的路上,我突然想起,情夫的女儿不正是某大学的大三学生吗?我思虑良久,摇了摇头,缓缓向家走去。

第二天晚上,老婆站起来乘饭的时候,她凸起的肚子碰到了我的胳膊,我一下恶心得再也吃不下去。匆匆逃回了书房。

我趴在书桌上,羞耻和愤怒,就像分别是阿里和泰森的两对铁拳,轮番将我打得粉身碎骨。

我给老赵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明天有空,可以替他代班。他很高兴,说正愁找不到人,我解了他的燃眉之急,谢谢。我说不用谢,应该我谢谢你。

那晚,我一夜未眠,终于,我要开始接触情夫了。

复仇,才刚刚开始。

第一次看到情夫的女儿时,她正在测视力。看着她清辙的眼睛,纯洁得像一尘不染的矿泉水,我心中激荡了一下,头有些晕厥。这种感觉,是当年我第一眼看到我老婆时,曾经有过的。

轮到我检查的项目时,我故意说她的身体有些的异常,吓得她不轻,我又安慰她说,只是些小问题,调养一下就会好的。并把我的手机号码留给了她,告诉她有什么事可以找我,当然,借着关心的名义,我也留了她的电话和宿舍地址。

她血液检测的结果,我当天就拿到了,有些贫血。

其它,没有什么问题。

她血液的指标,当天我就打电话告诉了她,听到贫血后,她有些淡淡的忧伤,但是我对非常感激,因为她的同学在好几天后拿到结果。

用关心和建议的借口,我保持了每两天和她通一次电话的速度。慢慢的,我们就熟络起来。

一个月后的某个周末,在没有通知她的情况下,我买了一束花和一些补血的营养品到学校看她。她很高兴,和我一起吃了晚饭。言词中,我漫不经心的赞美着她,假装意外的寻找到了共同的话题,惊奇的发现了一样的爱好。她笑得天真烂漫,说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临走的时候,她告诉我可以叫她YY。我问:是不是最亲近的人才这样叫?她低着头说:是的。

我说你可以叫我大叔,现在最亲近的人也这样叫。她笑着打了我一下,说,你不老,我叫你哥哥。

这段时间,我仔细研究过她的体检报告。报告上,血型是有的,根据生日,我推算出了星座。再综合星座和血型,总结了一下这类女孩的基本性格特征。虽然通过星座和血型判断人的性格,多少有点虚无缥缈,但是我不想打无准备的仗,而且,我必须成功。

我开始坚持每天给她发短信,首先,我要成为她生活中的一个存在。

第一天

“YY,我这边下雨了,你那边下了吗?注意加衣服。”

“没下。”她回信。

第二天

“YY,吃过饭了吗?”

“还没。”她回信。

“注意营养,不要只吃蔬菜。”

“知道了,谢谢。”她回信。

第三天

“YY,今天我买了条红色的短裤。”

“哦,好看吗?”她回信。

“不好看,很性感。”

“呵呵”她回信。

“YY,其实我买了两条。”

“哦”她回信。

“有一条是内裤,呵呵”

“讨厌”她回信。

第四天

“YY,今天和病人吵架了,都怪你。”

“关我什么事?”她回信。

“上午开药方的时候正在胡思乱想,把药方配错,下午别人找上门来了。”

“小心点,可是和我有关系吗?”她回信。

“YY,我不敢说。”

“没关系,说吧。”她回信。

“YY,当时我正想着你,在药方上画了一条大腿。”

“……笑死我了,真的假的?”她回信。

第五天

“YY,晚上我想来看看你。”

“今天我要回家。”她回信。

“就看一眼。”

“我放学就走了。”她回信。

“我送你回家。”

“妈妈来接我,她看到不好。”她回信。

“那……好吧,可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她回信。

“睡觉前仔细想我一遍。”

“不”她回信。

过了一会儿,她又发了一条。

“睡觉前只马马虎虎的想你一遍。”

我微笑着合上了手机。曾经接受过心理学系统教育的我,通过若无其事般的层层推进,一只脚已然踏进了她的心灵。

我又到医院附近的房案例中介找了个房子,忙活了半天,中午才到办公室。

抽了一支烟,整理了一下思路,我给友好医院的一个兄弟打电话,请他帮我留个床位。他说:行,现在床位不紧,你不打电话也有的。又问:是不是你们医院住不下了?我叫他别管,把床位留上就行了,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也不要吱声。他笑了笑,说:随你大小便。

吃过午饭,我给YY打电话,约好六点半在学校旁边的浓情咖啡厅见面。

“不见不散”,我说。

“不见不散”,她也说,我仿佛看见她咬着嘴唇的样子。

两点钟左右,我给YY发短信,骗她说临时有个重病号,要做手术,但我一定会在六点半以前赶到咖啡厅。

过了半天,她才回短信:工作要紧,改天再见吧?

我回短信:我一定会到的,如果第一次约你,我就不遵守承诺,请你一辈子都不要理睬我。

她回短信:好,我会等你。

我回短信:六点半。

她回短信:恩,六点半,不见不散。

我发完短信,关上了手机。



标签:

14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老早就看到的文章,今个再看一次

    (0) (0)
  2. 这个男人真不是一般的恶心

    (0) (0)
  3. 结局让人漠然。妻子呆呆地看自己、雨天站在墓前,茫然离去的背影,空旷的校园里惨白的脸,被双规的清廉干部。也许世界上没有坏人,只有自己。最后的最后,还有那个每天都坚持做一件事情的人,那个相信没有永远的家伙。当有一天明白,自己所做的正义原是不耻的时候,才知道什么是被欺骗的感觉。那到底是死去的人痛苦,亦或是活着的痛苦。生活,生下来,活下去。

    (1) (1)
  4. 挺狗血,挺肥皂剧的。但,现实不会这样虚幻。

    (0) (0)
  5. 仇恨,报复,贪婪,猜疑让这个男人走向地狱,伤害了那么多的人,最后自己又能得到的是什么?值得吗?

    (2) (0)
  6. 感情要用心去体会,你看到的永远只是你想到的。当一切都灰飞烟灭时,这时的忏悔也只是对自己内心的安抚。未进化完全的动物。

    (0) (1)
  7. 那些都是自己推理的结果,为什么没有去查实事的真像呢,自以为是的男人

    (1) (0)
  8. 在没有实质的调查事情事实真相的结果前,我们永远不要去胡乱猜疑对方,用我们自己的内心世界去猜疑任何人,也许事实并不是你想的这样。我们都要根据事实真相,科学依据去面对所有事情,再没有确认事实真相前,我们最好什么都不要做,这样你我大家都好。好人一生平安。心态决定命运。

    (0) (0)
  9. 我认为这篇文章存在挺多不合理的地方,文章的构思还是不错的,但还不够缜密。

    (0) (0)
  10. 败类!悲剧啊

    (0) (0)
  11. 哎!哎!…希望现实不会这样发生。

    (0) (0)
  12. 也许我们更多的是要从悲伤的故事里发现一些值得我们思考的东西,比如在婚姻中两个人的信任、包容、体谅是何等的重要,平时多尊重对方,遇到任何不解之事先别急着去猜疑,要给对方或自己一个了解的空间,这样或许会避免很多不幸的事情发生。

    (0) (0)
  13. 人性的阴暗面暴露无遗,很可怕的心计,龌蹉的灵魂。在暗夜中腐坏的道德。。。。

    (0)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