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奥运人生:蹦床上的童年

奥运人生:蹦床上的童年。一朝夺冠的梦想很美,但夺冠的路上太累,要在训练场撒下多少汗水?随之放弃的,还有无忧的童年。

网格冠军梦,也网着童年

“呜呜呜……”梁雅琪哭了,刚在蹦床上跳了几十个回合的她在搭档袁伟力的悄悄话中哭了。原因很简单,梁雅琪网上弹跳的某个动作不规范,总喜欢抬头,教练便让袁伟力做好监督,数抬头次数,“13次。”袁伟力话还未说完,她哭得更厉害了。这在她三年蹦床训练生涯中算是极少见的。

哭过后,梁雅琪赶紧擦干眼泪继续训练,因为她怕教练看穿自己的懦弱。在一个9岁的孩子眼里,眼泪已经不是她撒娇博取同情的方式。诚如教练所说,在他教育孩子的理念中,没有掉眼泪一说,就像蹦床训练室中墙壁最上方的四个大字,“志在最高”。这些蹦床上的孩子也慢慢习惯了“冠军”、“金牌”、“荣誉”这样的字眼。

大雨过后的天气,宽敞陈旧的株洲市体育馆蹦床训练室里,弥漫着尘埃混合的汗臭味。几处起了青苔的墙壁配合着捂着严实的窗户,映照着外面清清爽爽的世界,屋子后墙的几块镜子里,倒映着正奋力而优雅挑战蹦床高度的孩子。这里是他们平时的“儿童乐园”,也是他们“志在最高”的无极限。

蹦床上9岁的仇冬正在奋力弹起,他时而在空中翻跟斗,时而优雅地转身,时而像条鱼跃进水里,时而又像一个“一”字,排开水面,他用最漂亮的姿势在为本月29日在衡阳举行的“湖南省青少年蹦床锦标赛”做准备。仇冬说他的目标是超越去年在自己参赛项目上拿第一的选手。

同为搭档的文瑞比仇冬大一岁,这次他的目标却跟他不同,他说他想拿冠军,教练也给他定了目标,“仇冬是冠军的话,我就一定要拿个亚军。”文瑞打着赤膊,他拍拍肚子,“羡慕吧?腹肌,不过我们队员几乎都有,女孩子也有。”说完这话,他又走开了,教练不在,他和仇冬很自觉地对着镜子练自己弹跳的动作。

“我想回家。”因为姿势不对,手肘肌肉拉伤的李雅洁轻轻说道,强忍着泪水的她还是流下了委屈的泪水,教练在一旁给她上药,她还是很坦白地说她其实不想训练的。像她一样,在这里参加训练的孩子很多都是因为刚接触蹦床觉得好玩。“刚开始时谁都会哭,我回家后爸爸让我来我都不肯来,可是爸爸说要坚持,不要半途而废。”文瑞像个小大人般说道。

蹦床上大网网住了用袜子包裹的小脚,他们在这些编织的网格里,开始了“空中芭蕾”舞步的练习,优雅的跟斗、完美的侧翻、轻盈的腹弹……这时候,梁雅琪又开始练习自己的弹跳动作,这一次她不想再被搭档记住自己的不足。旁边没有参加比赛的孩子正在海绵堆和五颜六色的大气球上做腹肌训练。

窗外,趴在栏杆上看孩子训练的居民微笑着鼓掌,蹦床上孩子们弹跳到最高点,眼睛盯着不远处摆放的几个奖杯,“我要得冠军。”梁雅琪再次说道。

可他们的童年呢?(来源



标签: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没了童年的冠军,宁可不要!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