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别让痛苦得逞

别让痛苦得逞,就让痛苦和悲剧终结在自己身上。没有什么比剪掉自己都阑尾更困难的了,所幸的是,未来掌握在自己手里。

我父亲是五十年代的出生的凤凰男。据我奶奶描述,因为当时孩子多,又有农活特别忙,虽然我爷爷也是当地为数不多的教书匠,但是他和我父亲的主要交流方式仍然是打骂——可以这么理解:根本没有时间跟孩子讲道理。

后来恢复高考,我父亲实在不想干一辈子农活,拼了命考入了一个不知名的师范学院,因为当时师范学院吃饭国家补贴不要钱。毕业以后我父亲就顺势进了城,摆脱了农民的诅咒,但是没有摆脱另一个诅咒。

和每一个控制欲极强的父母一样,他干过所有,诸如不敲门进房间,翻我的东西之类不值得被尊重也让自己蒙羞的事,且并不以为耻。就如同乔治·奥威尔在《1984》里预言的那样,他们具有“双重思想”,一方面怒吼着支持A,一方面做着和A相反的事情B;一方面想着对你好,另一方面做着残害你的事情。这样的父母非常之多——多到那时候我甚至认为他们是正常的程度。

我父亲还有个特别有意思的特点,就是什么道理他都懂,他甚至还到处指导自己的同学、朋友如何教育子女,慷慨陈词,讲的话特别有深度,但是自己做出来却不是那么回事。

比如有一次傻逼又年轻的我跟他说一件新鲜事,有的街机厅雇佣一些人专门和顾客对战,一方面增加生意,另一方面不让顾客玩的时间太长。于是他把这个故事改编成“我儿子的理想是去街机厅和人陪玩”,并且多次在朋友聚会中拿出来炫耀和供人批判,把我描述成一个一只脚已经踏出悬崖外的准失足青年——似乎他的儿子越挫,越能彰显自己的清高。

这种事搁在很多人身上立马就能疯,当时那个青春而苦逼的我愣是承受了下来,活到现在都好好的。部分原因可能是我当时很少和他的朋友、同学见面,他们背后议论我什么全然都不知道。因为我根本不知道他的同学、朋友对我的评价,他可能觉得“人家都把你贬成狗屎了,你怎么还这么快活”,所以还特意向我转告他同学、朋友对我的评价——在他看来,别人的评价是一种强大约束力量,而我恰恰不这么认为。

我曾经和许多人一样无助和困惑,深陷其中且不知道出路,甚至以为这是正常的。他们对我也不是没有夸赞,但是他们所有的夸赞,在我看来都是如此的虚情假意,从来不能从他们的眼睛里看到真诚,也许他们一辈子从来就没有看着别人的眼睛真诚的说过话,刻毒的侮辱才是他们的正常状态。

所有的委屈和羞辱一方面增加了人生的重量,另一方面促进了内心的快速成长。从16岁开始,我就似乎比我的父母更加成熟,面对他们那些低劣的侮辱和伎俩,从不再轻易动怒。几年之前看到一句“男人的心胸就是一个个委屈撑大的”,立刻感同身受,不被冤枉个10次8次,不独自忘掉10个8个委屈,你都不好意思自称男人。

面对这样的父母,除了需要一个强大的内心之外,还有一个巨大的风险就是,你不知道如何真诚、自然的为人处事,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爱,所以悲剧会在你下一代身上重演,甚至我的父亲,就是将我爷爷奶奶对待他们的方式在我的身上重演。就如同以现在的眼光看前东德和前苏联发动伴侣、朋友、同事之间互相监控、揭发、告密这种行为无疑是可笑的,你需要有一种能力,就是发现那些可笑的能力。

我父亲曾经因为我晚回家20分钟逼问我干了什么,当时学校离家好几公里我走路来回,实际上就是走路走的比较慢,他就是要弄明白那20分钟我到底干了什么。他在心里设置了一个“他一定干了什么坏事”的预期,所以并不能意识到“逼问20分钟干了什么”这件事是多么可笑,他甚至可能觉得“打游戏了”这样的答案更能符合自己的胃口,我如果说“嗑药了”简直能让他high翻天。他“逼问”的目标从搞明白我到底干了什么,变成满足自己奇怪的心理需求。

年轻又苦逼的你我,没法分析他们的心理,只会觉得这种家长实在太“难搞”了,虽然那时候我清楚其中的可笑——有什么比坚信自己的儿子晚回家20分钟就能干出杀人放火的坏事更可笑的呢?这是一种本能,你要做的就是维护好自己的本能。

《1984》最后奥勃良说,他们要创造的世界和老派革命家的享乐主义乌托邦相反,他们要建立一个“恐惧、叛卖、折磨的世界,一个践踏和被践踏的世界,一个臻于完善中越来越无情的世界”。冷酷、恐惧、无情只是老大哥的绝对权力的手段——父母做出各种可笑事情的目的也在于绝对的权力和控制,痛苦只是副产物,且他们不介意,因为他们也曾经被羞辱、虐待和折磨,他们没体会过什么是爱和自爱、尊严和自尊、自由和平等。

去年春节应邀去表姐家玩。当天表姐和我大舅妈因为是否应该出门逛逛大吵,砸门砸窗户。我大舅妈当年也是个不逊于我父母的角色,我表姐的控制欲和大舅妈一脉相承,这让我很难相信她的孩子能够健康快乐的成长,两三岁就开始练钢琴了。王朔在《非诚勿扰2》里给李香山设计的台词,让他闺女“就虚度光阴”,这些人一辈子都难以理解。

所以选择把痛苦和悲剧终结在自己身上是需要勇气的,不但要有勇气发现问题,而且会痛苦的发现,自己就是这些痛苦和悲剧的载体,没有什么比剪掉自己都阑尾更困难的了。所幸的是,未来掌握在自己手里。(来源



标签: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别让痛苦得逞,就让痛苦和悲剧终结在自己身上。”最深的痛,无法言说,更无需做无谓的解释。尽管没有星星的夜空下,只剩下孤零零的自己;尽管前路漆黑一片,看不见任何出口;尽管无数次跌倒,无数次独自抹下眼泪;我也一如既往,不惧怕,不气馁,不放弃!

    (1)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