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底层人何苦为难底层人?

底层人越来越成为一种符号,他们被包装成对抗强权、善良正义的化身……殊不知,底层人自身也需要正义。任何一个世界或角落,最弱势的个人或群体,如果没有秩序作为武器,它就是丛林。强光之下,必有忽略的角落。我吁请所有人来关注底层之恶,进而关注底层人的真实现状。

作者:邹振东(为厦门卫视总监)

近日,因“村霸阻挠,七年没能装上自来水”的广州罗先生,通过热线电话,一周之内把水接进了家。细看新闻,发现所谓“村霸”是“原业主兄弟,在卖房问题上,兄弟几个没达成共识”,所以多次阻扰安装。光看这点,几个兄弟似乎还够不上“村霸”这名头,至于有没有其他寻衅滋事、横行乡里的劣迹,文中只字未提。唯一可以确认的是,如果没有冠上“村霸”一词,这条新闻且不说“抢眼球”,恐怕发表都成问题。

新闻常常需要“大怪兽”,但是更频繁、更直接造成我们日常生活不幸的,往往不是大人物,而是跟我们一样的小人物。就像前不久十三岁的被充气少年杜传旺,伤害他的不是万恶的资本家(雇主),而是两位修车工。当时,这则新闻像石头砸在地上一样砸在了我的心里。我明白,如果不是知识改变命运,我也可能成为这样的少年。

记忆中童年的恐惧,来自某一个恶邻或三五个不良少年。他们非官非富,却可能是你不幸的源泉。

如今似乎只有不同阶层的对立和冲突,才会激起媒体的兴趣和大众的兴奋。而同一阶层之间的相互倾轧,则有意无意地被忽略了。山东少年的遭遇之引人关注,完全是因为伤害的手段太令人震惊。否则,此起彼伏发生在底层人的相互伤害,有多少进入了公众的视野?

曾有一位七十岁的拾荒老太,被一位八十岁的拾荒老太砸了个头破血流。原来前者在后者“势力范围”内捡了一个废弃的易拉罐,引发不满。厮打中,八十岁老太用啤酒瓶砸在七十岁老太的头上,害得七十岁老太缝了七针。

我对此充满好奇:拾荒者的势力范围是怎么划分的?是谁划分的?一个废弃的易拉罐对他们的生活到底价值几何?为什么会大打出手?其他拾荒者又如何评价……可惜新闻语焉不详。

如果换成一个四十岁拾荒者打了三十岁拾荒者,这样的事儿恐怕进入不了媒体人的视野。但要是城管打人,那该多轰动啊!人们愤怒声讨滥用权力者之余,很少会想:不管是八十岁老太还是三十岁城管砸人,砸在七十岁老太头上的啤酒瓶难道会有什么区别吗?

新来的小贩要在城市立足,其他小贩或者混混也可能找他的麻烦。但我们往往要靠城管的粗暴,才来关注小贩。前不久,联防队员当着丈夫的面强奸其妻子的新闻闹得沸沸扬扬,事实真相是,强奸者跟受害者是老乡,他们平时就有来往,而所谓联防队员,也不过是外省来打工的底层平民。但是在媒体的包装下,就变成权力者对平民肆无忌惮的凌辱。如果撕掉联防队员的标签,上述新闻最多成为《知音》的一个小故事;贴上联防队员的标签,一个普通的强奸案件就变成对权力暴力的批判。

我们关注联防队员强奸,但同乡之间的强奸我们就可以熟视无睹了吗?我们关注城管打小贩,但小贩欺负小贩我们就可以忽略不计了吗?我们是为反对而反对,还是在真真切切地关注底层人的生活幸福?如果是后者,我们可否更进一步,比如,一个外地小贩是如何在城市落脚的?小摊贩之间的生存空间究竟有没有公平?如果没有,谁可以帮助他们伸张正义?

舅舅从老家来打工,我推荐他到一家餐馆洗碗。餐馆员工按籍贯分成了好几个帮派,他不属于任何一个。被排挤的舅舅可以忍受住最差的床位,干最苦的活(比如剖鱼,鱼刺刺得他满手都是血),但他无法忍受工友们排给他的轮班,怎么也赶不上吃饭的时间,干完活,等待他的就是工友们吃剩的冷饭冷菜,还有自己的老胃病。

上千万的贪污犯、垄断国企的天价灯天价酒,似乎离舅舅很远。他愤恨的是某些同事,大家都是背井离乡讨生计,底层人何苦为难底层人?

底层人越来越成为一种符号,他们被包装成对抗强权、善良正义的化身……殊不知,底层人自身也需要正义。任何一个世界或角落,最弱势的个人或群体,如果没有秩序作为武器,它就是丛林。

强光之下,必有忽略的角落。我吁请所有人来关注底层之恶,进而关注底层人的真实现状。希望政府部门在重视GDP的同时,也提供底层民众的救济通道,比如建立流动人口工作站,为包括拾荒者在内的新移民提供生存指导和法律援助;提醒有良心的雇主,在为员工发工资加薪水的同时,不要忘记排查一下是否有人可能因为排班而吃不到热饭;而媒体在热衷小动物和大怪兽对抗的故事之余,不要忘了关注底层人真正的幸福安全,无论对他的威胁来自宝马车还是拖拉机。

最简单、最平凡、日复一日的幸福,是我们最应该追求的幸福;同样,最直接、最普遍、发生在自身周边的恶,我们也千万不要忽略……(来自:南方周末)



标签:

 

5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难得的角度,分析的至情至理。

    (0) (0)
  2. 任何地方都存在着残酷的生存竞争,不管是同阶层抑或阶层之间。人们之所以更加关注阶层之间的压迫,在于来自于上阶层的压迫,下阶层的人基本没有多少资本与之“公平”竞争。这是一个“公平”问题。

    (0) (0)
  3. 作者说的很真实!小商贩为蝇头小利不择手段,青少年为为泄小愤逞英雄大打出手,手段愈来愈残忍、变态,学生之间的竞争也愈演愈烈愈险恶……作为一个孩子的母亲,我越来越不知该如何教育我的孩子,越来越不知怎样安置我的孩子才算安全……看看我们身边的人,看看我们身边的事,我们的日常生活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啊!

    (0) (0)
  4. 很少看到这样的文章,写得太好了。凡有人群的地方,就有残酷的欺诈,迫害,竞争和斗争。这就是社会,这就是人性,可以改变吗?

    (0) (0)
  5. 哈哈,屁话连天。
    在战场上,杀死士兵的人很多就是敌方士兵,但决定很多士兵生死的却是那些将领统帅,再往上追溯,就只是某些利益集团之间的利益分配。在底层的人就像是士兵,他们面对的是相同的阶层的竞争,为了能够活下去,必须将对方打倒,这个过程非常残忍,非常暴力,但在大部分利益被上一个阶层垄断,剩下的利益不能够让那么多的人生存的情况下,这种情况就好理解了。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