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妻子出轨和丈夫出轨,舆论导向平等吗?

这是我们所在的世界,我们无法达到两性平等的理想国,同样是出轨,妻子出轨和丈夫出轨,舆论的导向和几千年前相比并没有任何进步。我见过太多病床旁边发生的落井下石、众叛亲离的故事,危机时刻最能考验人的本性,因而我以为这才是人的真正面目。可是,人是因为爱才成为人的!

我记得自己做腰穿的第一个病人,一个中年女性,因中风住进来,之所以记得,是因为查术前免疫,发现她是梅毒强阳性,RPR滴定是1:128,也就是现症感染。

这个女人一开始住在急诊,女儿陪同,女儿和我年纪一样大,已经在外面打工很多年了。病人送进来后一直在昏睡,醒着的时候也是神志不清的,她女儿也颠三倒四,一问三不知,反正问病史的时候,绕了快一小时才问完,问完以后,我已经暴躁得想摔病历夹了。

对于卒中(脑卒中,脑中风的学名)病人,我们有个原则是在不摔倒的情况下鼓励经常走动,因为长期卧床会产生深静脉血栓,会发生肺栓塞。但是在神经内科轮转的日子里,我发现好多人一旦卒中进来就不愿意动了,就好象动一动会加重病情似的,这其实是个误区。

这个女人就属于这个情况,入了急诊之后,值班医生去问了病史,因为她的四肢肌力都在4~5之间,并没有行动上的障碍,医生觉得她既然自己能动,所以就没有强调“不可以不下床活动”。护士的卒中宣教倒是强调了要适当运动,但是像大部分病人一样,她和她的家属都认为生病就应当卧床休息,都没有把这个当回事情。结果这个病人,在住院的前三天,一直躺在床上,大小便都是在床上解决的。到了第三天下午,说左腿疼,一查B超和D二聚体,好了,左下肢静脉血栓形成。

组里的主治医生是个很温柔,脾气很好的女人,和她女儿去谈话了,回来之后气得一直蹦脏话,因为她女儿查了网上资料,知道DVT(深静脉血栓)是怎么回事了,反过头来指责我们医生没有跟她强调要下床走动。好在还没有发生PE(肺静脉栓塞),不然照这个架势官司是吃定了。

就在这个时候她的术前免疫结果出来了:梅毒强阳性。我们虽然表面上没有任何表现,但要说大家没有什么幸灾乐祸的心情,那是不可能的。毕竟医生也有心情不好的时候。

她老公也来了,一个老实巴交的中年汉子,农民,有房颤,之前在本院做射频消融,刚结束治疗,来谈话的时候还背着72小时的动态心电监测。谈话的时候,她老公否认了自己有冶游史(医学用语,指嫖妓),还要求不要把梅毒这件事情告诉病人本人,说怕病人承受不住。

对于这个谈话结果,组里自然会做些私下猜测,大家都觉得是那个老公行为不轨,把梅毒传给妻子,现在东窗事发当然要暂时按下不表。大家都觉得这个老公有点假惺惺。

反正梅毒这个事情,很多都问不出病史。不管在哪个年代,得了梅毒都是尴尬的事。组里另有一个查出来梅毒的老太太,估计几百年前感染的。我们建议她老头子去查一个梅毒,老头子死活不肯去查,她子女查了百度,说会不会是内裤没晾干所以染上梅毒?我们只有呵呵。

第二天主任过来查房,讲起她,然后我提到,既然那个老公是在本院做的射频消融术,那么肯定在手术前也查过术前免疫,那么只要调出那个老公的病历,就能知道究竟哪个才是传染源了。

然后我们找出了她老公的记录,一看术前免疫是一个月前的,梅毒阴性。这下事情就逆转了:妻子才是传染源。因为滴度很高,染上梅毒也就近一两个月的事,而且照她的临床表现看,很有可能是神经梅毒导致的卒中。

我们去查房的时候,病人的家属们都在床边。她的丈夫正在为她擦脸,眼神非常温柔。我不知道他得知自己的妻子感染梅毒之后究竟是什么心情。但是他服侍在她身边,而自己身上还背着72小时的心电监测仪。我们把丈夫和女儿都叫出去谈话,因为弄清楚传染源和途径很重要,主任与其说是追问病史,不如说是逼问病史。

我们从她女儿那里问出了母亲有过几次偷偷去看妇科的经历,但是那个老实巴交的汉子,一直否认妻子有背叛自己的可能,说她一直在工厂里做工,下班了就回家,不会发生这种事。(这中间有段插曲,因为怎么都问不出病史,我们主任脾气也很火爆,直接说:“你怎么知道不会发生这种事?我们医院里自己人染上梅毒都有好几个,更不要说厂里!”我跟其他老师只有站在一旁“呵呵”。)

因为问不出确切病史,我们就把她女儿和老公撇在一旁,开始讨论什么时候能上青霉素(这么高的滴度,赫氏反应会很严重,所以要上三天激素后再上青霉素,不然病人会很痛苦,还有休克的可能),我远远地看见她丈夫一直在拍女儿的肩膀,以示安慰。

起初我并没有在意,但是后来,那个女儿一边抹眼泪一边走过来,哭着跟我们说,以后不要把她母亲的病情跟她父亲说,跟她说就可以了,因为父亲心脏不好,刚动过手术,现在家里只有她一个人,她不知道怎么办……

她哭得很厉害,完全就是小姑娘的样子,一下子崩溃了,全然没有昨天和主治医师对吵的气势。我拆了一包纸巾递给她,她说谢谢的时候,我突然想到她和我是一样大的年纪啊。

我们答应了她的请求,但还是建议她父亲去皮肤科查一下梅毒。第二天免疫结果出来了,她父亲也感染了梅毒,滴度是1:2。很明显,是妻子传染给丈夫的。

她丈夫也开始了青霉素治疗。私底下我们都很同情那个老公,毕竟这是事关出轨的大事。但他始终不离不弃地陪护在昏睡的妻子身边,每次去查房,或者从病房门口经过,都能看见他坐在昏睡的妻子的床边,握着她的手,什么话也不说,就这么悲伤地看着她。

关于出轨,我这里又有几个题外话:同学的表哥,三十出头,来这里看过好几次不孕不育,结婚五年毫无消息,什么都查不出来。她表哥和表嫂属于大学同学,自由恋爱并结婚,感情据说很好,表嫂结婚后就放弃工作专职家庭主妇,因为肚子里没孩子,所以婆婆那边不好交代。

然后最近那边家里炸出锅了,原来那位表哥有小三,一个二十一岁的小姑娘,家里是很偏远的地方,而且那个表哥还和小三有个儿子,已经一岁了。这件事刚捅给公婆和表嫂知道,于是就上演了我们十分喜闻乐见的电视剧:小三的父母表示你得养我们姑娘和姑娘的孩子,公婆表示小三太不够格了,但是想要孩子,表哥表示可以的话,家花野花都不想放弃,但是最不想放弃的是孩子。

于是就轮到那位表嫂做决定了:很简单,她不离婚,她可以容忍自己的爱人有小三,并且和小三还有孩子的这件事的存在,她可以做个贤惠的大房,因为她没有工作。表嫂那边所有的亲戚也都劝她日子忍忍算了,不要离婚,理由是离婚就再难嫁了。

第二个出轨:是另一个同学的表哥和表嫂,这边情况相反,那位表嫂是个女强人,表哥的性格则比较容忍退让。现在是表嫂出轨,要和表哥离婚,要七岁的孩子和车子,其他不要。表哥家里人(包括我同学)都极力劝他一脚蹬了老婆,最好打个官司,让老婆净身出户,因为是老婆出轨在先;倒是那位表哥对表嫂还心怀依恋,想要唤回她的心,但看起来希望渺茫。

所以你看,这是我们所在的世界,我们无法达到两性平等的理想国,同样是出轨,妻子出轨和丈夫出轨,舆论的导向和几千年前相比并没有任何进步。所以我每次经过病房,看着那个梅毒病人和她的丈夫看护的身影,我都觉得那是这个地方所诞生的奇迹,一种仿佛不存在于此间的幻影。

我见过太多病床旁边发生的落井下石、众叛亲离的故事,危机时刻最能考验人的本性,因而我以为这才是人的真正面目。也许每个人都认为弱肉强食、遇事自保才是世界的真理,男女不平等才是社会的常态,但是从他们身上,你可以得知,人是因为爱才成为人的。(来源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