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最恐怖故事:异梦(by九把刀)

最恐怖故事:异梦,作者九把刀。那些年追过的女孩,九把刀狠狠爱了一场,都市恐怖病系列之异梦,就狠狠吓人一场。全文重口味,恐怖加推理,胆小勿入啊!

前言

这不会是一个令人舒服的故事。
故事发生在东京,一个充满邪恶与不安的都市。
一个充满友情魄力的都市。
这个故事是都市恐怖病系列中,承继“语言”、“阴茎”、“影子”、“冰箱”的故事,要说“异梦”是完全独立出来的story,是骗人的,但是前半段的确不用读任何前述故事就可以阅读“异梦”,而若读过“阴茎”跟“冰箱”两个故事的读者,将可以很清楚地知道整个故事的脉络,一改我以往全部写完才一次贴出的恶癖,这次写完就贴,大概两天一贴吧。
可能的话,我竭力邀请大家进入都市恐怖病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没有不会发生的事。
Welcome to Tokyo!

第一章 Mr.Game

像猫一样,“他”的步伐柔软、干脆,每一步都轻轻落在走廊的磁砖上。
没有多余的动作。 他不需要。
即使走到玄关前,他也没有浪费一秒钟在调整呼吸,以缓和该有的紧张。
该有的紧张?
应该说是兴奋吧。
虽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一想到待会将发生的事,他不禁勃起了,尤其是听到这间公寓的门后,传来孩子的嬉闹声,尤其令人振奋。
情报是正确的,一家三口。
“叮咚。”他按下门铃。
片刻。
“谁啊?”一个男子的声音,似乎正从门后窥视着他。
“你好,这个包裹要请您签收。”他晃了晃手中的白色包裹,友善地说。
“包裹?”门后的男子咕哝着将门打开,正欲接过那白色包裹时,门外的陌生人伸出强而有力的右手将男主人推倒在地,一个箭步踏进屋内,反身锁上了门。
“你!?”倒在地上的男主人看着陌生人左手中银灰色的手枪,惊慌地问。
“我?”陌生人笑了,说:“打开包裹,送给你们全家的。”
男主人一身冷汗,完全不明白这个陌生人的意图……大概是强盗吧?
“你迟疑了喔,犯规。”陌生人摇摇头,扣下扳机,灭音枪的咻咻声穿过男主人的右脚踝,男主人彷若听见脚骨的爆裂声,接着便痛得晕过去。
坐在电视机前面看皮卡丘卡通的小男孩吓得大叫,穿着围裙从厨房里冲出来的女主人也惊得双腿发软,幸亏及时扶助了餐桌,只见自己丈夫的脚旁,散射出一堆鲜血。
“大家好,恭喜贵家庭抽中欢乐家庭团结计划的游戏大奖,现在游戏即将开始。”陌生人弯下腰,捏了捏男主人的眼皮,说道:“起床了,不要想装死,这一枪不会要了你的命的。”
男主人挣扎着,匍匐来到小男孩的身边,搂住心爱的儿子,脸色苍白地说:“你要多少钱都拿去,但请不要伤害我的家人。”
“好一个爱家的男人,很好,游戏就是要这样才好玩。”陌生人满意地点点头,看着美丽的女主人,彬彬有礼地说:“现在请你们一家三口一起坐在地版上,好吗?”
女主人扶着墙,颤抖地走到丈夫跟儿子的身边,坐了下来,她现在看来十分恐惧,紧紧握住丈夫和小男孩的手,一家三口看着眼前这位高大的陌生人。
陌生人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很有兴趣地看着地上的三人,说道:“首先,我不要钱,也不要命,只想请大家玩个游戏,如果大家都表现良好的话,我就会安安静静地离开,相反的,如果你们输了游戏,我只好勉为其难地带走你们往后的人生,现在宣布游戏规则第一条,每个人都必须对我的要求立刻做出响应,违反规则,就得先挨一枪,听懂了吗?”
地板上的三人点头如捣蒜。
“很好,看来你们都很有希望过关喔!”陌生人嘉许地拍手,又说道:“我先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叫Mr.Game,今年的年纪是秘密,职业是游戏管理者,是一个充满爱心、注重游戏规则的新好男人,现在,我要你们每个人也做一下简单的自我介绍,就从你开始吧,男主人先生。”
男主人脸上尽是斗大的汗珠,吃力地说:“我……我叫煤图二雄,在建设公司上班,今年……三……十六岁。”
Mr.Game点点头,眼光移到女主人身上。
女主人深呼吸,努力平静下来,说:“佐伯京子,家庭主妇,三十四岁。”
Mr.Game点点头,温柔地看着噙着泪珠的小男孩。
小男孩涨红了脸,结结巴巴的,居然说不出一个字,京子紧张地抱住小男孩,恐惧地说:“小孩子太害怕了,请让我帮他介绍。”
Mr.Game皱着眉头,说:“那也可以,不过叔叔要小小惩罚一下不乖的小朋友。”
京子紧紧搂住小男孩,急道:“请原谅他,他叫煤图秀行,今年九岁,刚念小学三年级,拜托,请不要对小孩子动粗。”
Mr.Game苦笑着,说:“也好,为了游戏进行顺利,我就先吃点亏吧,京子,如果你能将包裹在三十秒内打开,秀行身上就少一个洞,开始,三十,二九,二八……”
京子一把抓起地上的包裹,像疯子般又咬又撕的,不多久便将包裹撕开,喘着气,看着沙发上的Mr.Game。
“十五秒,很好,秀行,长大以后记得要好好孝顺妈妈喔。”Mr.Game接着又道:“现在换秀行表现了,来,说说包裹里面有什么。”
秀行胸口剧烈起伏,闪电般答道:“枪,老虎钳,数学习作簿。”
Mr.Game微笑道:“答对了。秀行,你的数学好不好?”
秀行强忍着嚎啕大哭的冲动,说:“普普通通。”

冰箱后记(1)

婷玉:“一艘船,两百万旅行支票,日币一百万现金,明天晚上七点,东京。”
阿睪看着地上四只手臂跟满地打滚的手下,茫然咕哝道:“一艘船,两百万旅行支票,日币一百万现金,明天晚上七点,东京。”
第二章 掌心雷

Mr.Game点点头,眼光扫视三人,说:“现在宣布游戏的玩法,要注意听,我只说一次,这是一个家庭伦理大团结的合作游戏,游戏的成败端看你们是否能用心为对方着想,为对方付出,如果你们是一个好家庭,这个游戏将会带给你们前所未有的亲密,如果你们只是一个表面幸福的丑陋家庭,那么,这个游戏就只能为你们的人生打上句号,我这样说,大家听懂的话就鼓掌。”
二雄、京子、秀行紧张地鼓掌,二雄心想:“也许这只是一个疯子,只要我们好好配合,说不定真能逃出生天。”想着想着,不由得在妻子的手心上划了一个爱心,鼓舞着恐惧不安的京子。
“我现在要分配给你们每个人一项任务,达成了,就可以救另一个人,相反的,失败就会使另一个人为你丧命,首先是秀行,来,拿起包裹里的数学习作簿,告诉叔叔,这是哪一个年级的作业簿?”Mr.Game认真地说。
秀行拿起了作业簿,说:“是国小二年级的算数本。”
Mr.Game说:“二年级的算数对三年级的你来说,应该很简单才是。我希望你是个用功的好孩子,因为在接下来的半小时里,你要写完一到三十页的算数,错的题目不能超过五题,否则,你妈妈的脑袋就会多一个洞,血会像火山爆发一样喷出来。秀行,你看过火山爆发吗?”
秀行慌张地摇摇头,看着作业簿里的题目,又看了京子一眼。
Mr.Game说道:“等我说开始的时候,才可以开始写,不用紧张,现在先闭上眼睛回想二年级的算数吧。接下来是美丽的家庭主妇,京子的任务,来,拿起包裹里的老虎钳。”
京子拿起老虎钳,心中纳闷着自己的任务跟老虎钳的关系。
Mr.Game叹了口气,说:“京子,很抱歉必须这么告诉妳,妳必须在三十分钟以内,将自己嘴巴里所有的牙齿拔光,一颗都不许留,如果拔不完,妳的宝贝儿子就看不到明天的卡通了。”
京子听了,心中惊骇莫名,看着手中这把乌金的老虎钳,看着身旁摇摇欲坠快要昏倒的秀行,京子心都凉了。
这种感觉可以说是“绝望”吗?
不,这个时候绝不能绝望,因为这关系到儿子秀行的命运。
Mr.Game怜惜地看着惊移不定的京子,说道:“没关系,妳也不一定要拔掉那口漂亮的牙齿,儿子再生就有了。”
二雄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中的愤怒简直炸开了胸膛,甚至忘了脚踝上的痛苦,正想破口大骂时,却生生将快到嘴边的恶言吞下肚里,因为他想到,在脱险之前,绝不能惹毛这个随便开枪的冷血暴徒。
Mr.Game看着头低低的二雄,笑着说:“二雄,你的任务就更艰巨了,来,捡起包裹里的枪,我来说说你的任务。”
二雄捡起了包裹里那把银色的短手枪,感觉沈甸甸的……应该不是假枪吧,他心想。
Mr.Game说:“这是一把货真价实的掌心雷手枪,我已经在里面装上了两颗子弹,你可以打开来确定,自己检查检查,装两颗子弹的意义,是想让你有开个一枪的机会,去确定是否是真枪,再好好考虑你的任务应该怎么执行,不过如果你想省子弹的话,那也由你。”又接着道:“你身为一家之主,现在应该很恨我吧,你也许会想,如果能抢下我手中的枪反击,那该有多好?也许,你只想让这个恶梦赶快过去就好也说不定,但是,你很明白自己的老婆跟儿子现在正处于很危险的情况中,是吧?”
二雄点点头。
Mr.Game于是继续说道:“所以,你可以自由选择要如何使用手中仅有的两发子弹,如果你想要杀我,等会可以试试看,当然啦,你并不需要事先知会我就可以开枪,不过,要是你做出这个选择,我难免会反击,说不定你反而死得更快,而且,虽然你有很大的机会可以杀死我,但要是万一我反击时没打中你,却打中你的老婆跟儿子,你也要悔恨终生,嗯?”
二雄沉默无语,彷佛在思考着什么。
Mr.Game耸耸肩,又说:“另外,你的任务就是,当你的老婆或儿子没能达成任务的话,嘿嘿,就帮我开枪吧,因为我实在不忍心这么做,当然了,如果你只想杀了我,那也不必执行任务了。”
此时,二雄不语,看着掌心雷,心中已有了盘算:“好,如果到时真要我杀了老婆跟儿子其中一人,那还不如冒险一试,所以,在京子跟秀行的任务结果出来前,我只要调整自己的心理压力,掌握开枪的最好时机。”
Mr.Game看着若有所思的二雄、颤抖不已的京子、焦躁不安的秀行,开心地说道:
“游戏正式开始,计时三十分钟,READY?GO!”

冰箱后记(2)

婷玉:“我明天晚上就要走了。”
勃起:“东京会下雪吗?”
婷玉:“……现在应该不会。”
勃起:“实在是太可惜了。”
婷玉:“那就这样吧,祝你考上好大学。”
勃起:“啊?对了。”
婷玉:“对了?”

第三章 神呼其技

秀行拿起自动铅笔,迅速地翻开数学习作的第一页,看见密密麻麻的加法减法计算题,打起精神,前所未有地认真算数。
他没有时间紧张,因为这关系到妈妈的性命。
要一个国小三年级的孩子快速长大,拿着枪逼他算数,也许是个好方法。
不过京子可就惨了。
自己大约有二十八颗牙齿,却要在三十分钟内拔光,平均一颗牙齿几乎只能花一分钟对付。
一个孩子的母亲,于是拿起老虎钳往自己的嘴巴里塞,夹起大门牙,使劲往下一扳,但门牙只是晃了一下,却痛得京子眼泪迸出,跪倒在地。
“京子!”二雄难过得快抓狂,掌心雷上全都是愤怒的手汗。
Mr.Game关心地说:“要不要紧?我看还是算了吧,反正秀行这种只会看卡通的笨儿子,现在正好趁机除掉。”
京子看见秀行含着眼泪,拼命地算数学,一咬牙,双眼暴瞠,拿起老虎钳夹住大门牙,在惨叫声中将大门牙硬生生拔掉,鲜血自口中长流而出,京子也几欲晕倒。
“这就是母爱,懂了吗?秀行。”Mr.Game说。
秀行点点头,眼泪滴在习作本上。
京子知道自己的时间紧迫,于是又拿起老虎钳,忍着剧痛,蜷缩在地上,又将自己另一颗大门牙生生扳断,这一次京子痛得在地上打滚。
二雄看了几欲呕吐,也因为右脚踝的伤口不断失血,脑袋昏沉沉的。他已盘算就算是牺牲自己,也要护得母子周全。
二雄也将希望寄托在隔壁邻居身上。
这一层楼共住了三户人家,其中三井一家上星期出国度假,还没回来,但紧邻的藤井一家,现在应该也在晚餐,而藤井树先生是东京警视厅的刑事小队长。
虽然这栋公寓的隔音很好,楼上楼下之间绝少听到彼此的声响,但藤井家就住在隔壁,希望自己太太的惨叫声能引起藤井树先生的注意,机警地来救援。
京子也跟二雄一般心思,她看见Mr.Game并没有阻止自己惨叫的意思,也就放开喉咙哭嚎,一面继续将自己的牙齿猛力摘掉,过了十一分钟,京子居然已经将八颗大小门牙、四颗犬齿全给拔掉,嘴巴里也全都是模模糊糊的血块。
令人疯狂的剧痛痛,失血,压力,让京子的神智逐渐脱离现实,甚至怀疑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恶梦。
但是,哪有“这么痛还醒不过来的恶梦”?
Mr.Game看着京子厉鬼般的样子,鼓掌说道:“没有一个牙医比妳厉害,简直是神呼其技,以后你们一家人也不必看牙医了,给妳拔就行了。但困难的现在才要开始,妳应该知道,后排的臼齿可是最难对付的,秀行也是,习作的后十页是连加连减的直式算数,也比较困难,加油。”
没错,京子痛到撞墙,甚至痛到身体如陀螺般旋转,好不容易才将一颗臼齿拔出,却耗尽了两分钟。
秀行的眼睛从没离开过习作簿。
他不敢,因为妈妈也正在为自己的小命搏斗着。
此刻的他,正经历着人生最重要的时刻,除了快速演算的数字外,他悄悄立下自己的心愿:如果今天可以侥幸活下去,将来一定要当一个好警察,把这些变态的坏人通通枪毙。
“真令人感动,你们是一个相亲相爱的好家庭。”Mr.Game赞许地说。
当最后倒数五分钟时,秀行已经写到第二十七页了,而京子搥墙顿足、打滚抓发的结果,却还有七颗臼齿没能拔出,她彷佛用尽了身上每一滴肾上腺,握着老虎钳的双手也虚浮无力了,连哀嚎都转弱成小猫似的低吟,但京子看见浑身湿透的宝贝儿子,只好竭力用右手胳肢窝夹着老虎钳,一转一扭,死命地将根深蒂固的后臼齿拔出。
秀行没有抬头,也不再流泪,只是轻轻地说:“妈妈,没关系,我知道妳已经尽力了,我不会恨妳的,我是好孩子,好孩子只会上天堂,真的,妳跟爸爸都要好好活下去。”
京子哭了。
一个小孩子,竟那么贴心,在自己生命受到这么可怕的威胁时,却还想安慰无能的父母。
京子吞下大口鲜血,发狂似地将自己的臼齿当作螺丝,一旋一旋地用老虎钳转开,想来齿根旁都成了烂肉,鲜血泊泊冒出,在洁白的地砖上划出热情奔放的抽象艺术。

冰箱后记(3)

勃起:“这是我的住址跟e-mail,如果有坏人欺负妳,就寄信给我,我会去救妳的,这就叫正义。”
婷玉:“不对,这叫友情。”
勃起:“啊,可是我比较喜欢当救星,而不是朋友。”
婷玉:“……救星也可以当朋友。”
勃起:“啊?真的吗?”
婷玉:“真的。”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