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最垂泪故事: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最垂泪故事: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相爱为什么就非要在一起呢?知道对方在那里,知道他健康,知道这份感情并没增加负累,知道能在某一日见到他,就可以了。”“希望有来生,希望一般大,希望生死契阔,与子成说,希望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赚人眼泪的老少恋,看哭N次……

原题:如果我爱你

作者:布洛

第一章

太阳知道曲浩哲喜欢她,那个男人周身都是闪烁的信号。太阳的生活是天一亮就起床上班,天一黑就上床休息,两分钟入睡,梦都不做一个。铜墙铁壁的不给他任何机会。曲浩哲也不恼,只是在一边伺机守侯,太阳也只能由他去,总不能取消他存在的权利吧,他是公民,太阳想,我还是个透彻法律的律师。

她烦恼的是花雕。

夜半,屋子里黑的没有半点灯光,厚重的窗帘正严肃的垂着。花雕在电话那边的声音是含糊不清的:“出来,喝一杯。”

太阳头疼:“明天我要出庭,你可以日日笙歌,我要日日劳苦才得养活自己。”“出来吧,好太阳了。”她软软哀求,太阳听见了哭声,混杂在音乐中仍听得清楚,一震,清醒过来。

花雕人如桃花,却比桃花坚强,太阳隐隐觉得问题严重。

春天连夜晚都充斥着诱惑,生机勃勃的灯光和不肯睡去的人群。太阳在一个嘈杂的酒吧找到花雕。她手中有一杯晶莹的酒,盛装,妩媚。脸上没有哭过的痕迹,估计及时的补过妆了。

“太阳”,她叫:“你看,酒是个美丽的东西,造就了美丽的心情和美丽的气氛,酒分很多种的,好比人一样。比如白兰地就有人头马和轩尼诗,以旧橡木桶长年累月酿制而成的轩尼诗V.S.O.P,香醇细腻,具有成熟温厚、优雅高尚的性格,是生命之水。”太阳困的有点晕,兴趣索然。知道花雕的问题一定过去了,否则就不会这样有兴致的胡说八道。有个男人过来,他一定是走向花雕的,在这个浑浊的环境里,那个男人干净清新不讨厌,太阳知道她可以走了。

在走的时候,听见花雕娇俏的声音:“我叫花雕,是用鉴湖水酿成的。酒性柔和,酒色橙黄清亮,酒香馥郁芬芳,酒味甘香醇厚。”于是太阳笑。

始终没有问花雕为什么哭,她想说,就不会等人问。心情是一个只能分享不能分析的东西,劝解是无济于事的。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春天的太阳经常温和的挂在天上,给人以光辉,又不讨厌。太阳迅速的准备好东西,冲出门去。

所里只有打扫卫生的大嫂,点点头、走进自己独立的办公室、坐下、埋头在卷宗里。办公室里安静的不象话,太阳喜欢这样的生活,简洁、不复杂、不罗嗦。同事渐渐的来了,各忙各的,互不干扰。

“太阳”太阳接起内线电话,听见小美的声音提醒:“九点出庭。”

小美是大家的秘书,年轻美丽温婉细心,不知道什么样子的男人能娶到她。开庭的时候,手机频频闪动,太阳知道一定是花雕,只有她才能有这种誓不罢休劲头。

休庭的时候回电话,听见花雕慵懒的声音:“出庭?”“是,否则靠什么活?”“别这样一副穷苦潦倒的架势,孔培养的起你。”花雕不以为然。

“他凭什么养我?”

“他是你的监护人啊,不是你叔叔么。”花雕利索的回答。

“我已经二十五岁了,不需要监护了。”太阳喟叹:“我和孔培没有一点血缘连带,我和他之间只是欠他多年的米钱,这种人情债是需要还的!”

“泾渭分明,就能清浊不犯了么?”花雕笑:“自欺欺人,晚上出来喝酒,曲浩哲想你了。”

“不去。”太阳干净利落。

“不行,要疯了。”花雕开始蛮横。

“疯他的。”对于曲浩哲,太阳一向缺乏怜悯。

“要疯的是我!”花雕喟叹:“在我这里每天问你一遍,用温柔忧郁的目光想念你一天,憔悴不已!”

“我救不了他,见他只能是害他。”太阳无动于衷:“大男人天天以这种事情做主题,没什么出息。我要上庭,挂了。”

晚上太阳下班去看孔陪,今天是他四十三岁的生日。

事务所的主任楚界是孔陪多年老友,临走时候对着太阳咬牙切齿:“每次过年的时候去孔陪那里,他都任人折腾,唯独生日,偏偏要自己过,这是什么习惯。”

扔过一个盒子,装的是剃须刀:“告诉他,生日快乐。”

太阳莞尔。

自己的生日已经过去,花雕说白羊座的女人坚强的意志力,太阳觉得星座和人之间,天上地下的很难扯上关系,因而不置可否。

孔太阳和孔陪的关系其实并不复杂,他的哥哥曾经是太阳的继父,虽然没有血缘,可他是太阳名正言顺的叔叔,甚至姓同一个姓氏,共同生活了那么久。

“孔太阳”,孔陪总是连名带姓的叫,表情沉静而认真。

他一向安静,很少说话。以至于太阳经常有个错觉,以为话不过是工具,没有事情的时候就不必说。

太阳抬头看他,手里是滑溜溜的鱼,人人都说狐狸狡猾,太阳倒觉得鱼与之有一拼。

“后天过来检查身体,联系好了。”孔陪是个医生。

太阳点点头,年年的例行检查从来都没有检查出什么问题,太阳认为自己壮的跟牛一样。没说什么反对的意见,在孔陪面前太阳一向没什么话。

吃饭的时候很安静,没有祝词也没有生日蛋糕。

孔陪不喜欢形式的东西,虽然很多人知道他生日,但是每年只是喜欢和太阳莫无声息的吃一顿晚饭——大家都很忙,饮食简单,平时不会大张旗鼓的下厨的。

太阳做一手好菜,孔陪的生日倒是难得的用武之地。

吃完饭,太阳在卫生间洗手,抹护手霜——牛奶味道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在这里的。

洗手间里竟然还有太阳自己的东西,太阳忽然就硬生生的怔住,很久。

孔陪敲门。

因为脸上有泪,不敢出来,但是不能不回应孔陪。

太阳把门打开,孔陪在门外安静的注视着,他身后是温和的壁灯,太阳从情绪中迅速走回人间。

轻咳:“哦,有个案子,夫妻反目,感情消失殆尽,只疯狂争夺共同财物。想来觉得人世沧桑,很难过。”

孔陪只是点点头。空气就这样安静下来,仿佛不流动了,太阳移动脚步,忽然就打算走开,逃一般。

电话在客厅响起来,孔陪走过去。

轻轻吐口气,太阳把身体放在墙壁上,就着小小的壁灯灯光,闭着眼睛。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孔陪在面前,太阳穿着拖鞋,不及他的肩膀。他低头,俯视着。太阳悚然一惊,接过他递过来的电话:“找你的。”转身走开。

是花雕。

“能走了么?我没有约会,来接你。”她知道太阳不会在这里过夜的,多晚都会回家。

“好。”慢慢收拾好情绪和表情,太阳和孔陪道别,把礼物放下,是一条很精致的领带,藏蓝色,带着暗格纹路。

孔陪拿在手里,注视良久,抬头看着太阳温和的道谢:“很漂亮。”

上车时看见曲浩哲也在,表情很小心翼翼。

“别生气,曲浩哲只是陪你走这一路。”花雕慌忙解释,镂空的黑色衣服服帖的粘在她雪白的身体上,竟然格外妩媚。

长长叹口气,人间的爱情让太阳想起合同中的债权债务关系。心中绵软下来,转过头对曲浩哲说:“今天太晚,我明天有工作。后天你有空么?我去体检,不如你陪我去。”

太阳看见曲浩哲和花雕同时惊奇的看自己。随即,曲浩哲的目光逐渐精彩起来,叠声道“好,好,有空,有空。”

花雕不肯离开,太阳恳求:“明天我出庭,让我睡觉。”

花雕警觉的看:“发生了什么事?你从不需要男人陪的。”

“你不是希望我和曲浩哲约会,经营一段感情的么?”

“孔陪把你教的一向坚强,你不是不理智的人啊?”花雕喃喃。

太阳盖上天蓝的水鸟被,掩去声音,睡去。

体检的时候没有见到孔陪,太阳逡巡于门诊,他在住院部。

太阳没有去找他,孔陪不喜欢工作时候做私人的事情。

而且太阳另有任务,那个肯做私人事情的男人在一旁,微笑着等。

门铃响的时候,太阳正穿着宽袍大袖的睡裙看书。专业的法理书,枯燥厚重,太阳记得孔陪说过经常看书的女人瞳孔清澈。

太阳用脚趾也能猜到门外一定是花雕,跑来问约会的详细经过。

抱着书,赤脚走过去,打开门。

竟然是孔陪。他们把对方明显的吓一跳。

在太阳成年以后孔陪就没有看过她穿睡裙的样子,而且这是个缀满卡通小动物的睡裙,而且还赤着脚,而且头发正湿着垂在肩膀上。太阳咬着嘴唇不做声,小女孩的样子让她自己很痛恨。

孔陪很快就恢复了自然:“我来告诉你,体检正常。”

“哦。”太阳迟钝反应。

孔陪就这样很顺理成章的走进来,仿佛来了很多次,很熟悉的样子。太阳无助的叹口气,慢慢的转身回屋,收拾好床上散落的蓝色水鸟被和一些零食,竟然还有一件极其性感的睡裙,是为花雕准备的。

孔陪喜欢女子自立,理性,知性。这次怕是心怀芥蒂了。

太阳有些忐忑。

孔陪径自喝着茶,不说话,空气就这样沉寂着。

好象很久,孔陪说话,依旧温和:“今天有人陪你体检?”

太阳恍然:“哦。”

“男,朋友?”问的颇艰涩。

“不是,很一般。”太阳对着孔陪就象对着监护人,有问必答的。

“哦,也该结婚了,有什么好对象带过来见见不妨的。”声音很感慨。

太阳就这样坐着,不说话。

孔陪起身要走,门铃大呼小号起来。太阳走在孔陪后面,由孔陪打开门。花雕的声音就这样进来,毫无顾及:“你春心大动啊,太阳!!我以为你眼睛里只容下孔陪呢!”

三个人互相见到,都生生怔住。太阳只是认命的低着头,孔陪不看她,只是对着花雕:“不要开太阳的玩笑。”

于是走了。

夜半,花雕起身叫太阳:“我睡不着了,起来说清楚,我是不是闯祸了?”

太阳不说话,花雕知道她一向作息正常,听见她均匀呼吸,于是放弃的睡去。

日子就这样平滑前进,太阳自己忙碌而有规则的生活着,花雕忙着上半下班、风花雪月,不曾前来打扰。曲浩哲只有在晚上下班时候来接太阳,有时候安静的象平面风景,太阳无从拒绝,就形成了惯例。

天气仍然很好,太阳的工作效率是众所周知的。埋在卷宗里面,听见敲门的声音,随口就应。

进来的沈舒。

太阳惊讶:“找楚界啊?”

楚界和沈舒是和谐的夫妻,都是从孔陪那里认来的朋友。

楚界与孔陪同年,是这个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性情和孔陪南辕北辙。

“不,来找你。”沈舒美丽,一贯温婉,为人低调。

太阳起身和沈舒一起落座:“怎么了?楚界惹你生气?”

“没有,我来看看你。”沈舒笑:“连带接楚界,他需要忙二十分钟。”

“幸好我刚忙完。”太阳开朗的笑:“否则你岂不寂寞?”

“我是阿姨级别的,不要当我是当事人看”。沈舒难得霸气,竟然也分外温柔:“你叫楚界叔叔,就要敬称我阿姨。”

“你那么年轻,我叫不出口。”太阳叹气:“而我芳华已逝了。”

“那么,找个伴儿吧,人生苦短,一起走路才好对付世事险恶。”

“不必,我自己能应付,很好。”太阳拒绝。

“今晚在我家有聚会,我是来接你和楚界的。”沈舒优雅的无从挑剔。

“介绍朋友的?”太阳敬谢不敏:“我自己有朋友来接。”

“哦?”

“朋友。”太阳强调:“不要胡乱猜测。”

半晌,沈舒说:“来吧,好久没有聚会了,今天人比较全,韩秋、沈卿、林和谦,还有孔陪。”韩秋是沈舒的朋友,是花雕的妈妈,沈卿是沈舒的妹妹,而林和谦是楚界、孔陪一起从念书就在一起的朋友,与孔陪一个科室做医生。

太阳不说话。

手机轻轻响起,是花雕:“太阳,今晚沈舒家聚会,一定要去。我好有机会把误会解释清楚。”

“不必了,没那么夸张,今晚和曲浩哲有约。”太阳低声。

“更加不必担心,曲浩哲刚答应我一起去。”

太阳忽然觉得四面楚歌,无处可逃,对着沈舒点头:“什么时候走?”



标签:

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喜欢这样的故事,很真实,很平淡,看的心隐隐做痛

    (0) (0)
  2. 没有梁山伯祝英台 罗密欧朱丽叶,没有生离死别,没有干柴烈火,这种平凡之美的故事很吸引人。

    (0) (0)
  3. 急急的用了五个小时看完的故事,幸福的结局,很喜欢,能体味那种可遇不可求的爱情,这种日子终究只能是在书里的。太阳和孔陪。庞德和小美。每一个人都能找到那个相濡以沫的人。佩服作者,只是欢喜。

    (0) (0)
  4. 很想知道作者是谁?这么美丽的爱情,想必这作者也是性情中人,真想见见你!我很喜欢!

    (2) (0)
  5. 到底是小说,让人不相信 感情。

    (0) (0)
  6. 在错误的时候遇见对的人,他会告诉你 你还小 言下之意是我拒绝你;深深地希望 所有有情人终成眷属的人们

    (0) (0)
  7. 看了佳人的很多故事,唯独这篇小说让我久久不能平静。简单、真实、感人

    (1) (0)
  8. 写得很好!很似严沁的文风,沁人心扉,回味悠长……

    (1)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