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最情欲故事:然后,爱情随遇而安(二)

最情欲故事:然后,爱情随遇而安。高富帅、灰姑娘、小情小调、你侬我侬,外加一点儿小色情。夜深人静无聊之至时,消遣消遣。

撒娇

机场的VIP候机室里全是来送秦六少的人。其实他们几个时常出差,天南海北的到处飞,平时都是手下人来机场接送就可以了。可秦宋这次心不甘情不愿的一去就是半年,怎么也得弄个大场面。从早上起他就亲自打电话,一个个的通知大伙来欢送他。梁飞凡和容岩有重要的会议要开来不了,就由顾烟和纪南代替。陈遇白和安小离到的最晚,面对秦宋暧昧的笑,安小离红了脸默默的躲到陈遇白的身后。

顾烟一看见安小离就乐了,“晚上我请客,这边除了秦小六一个都不许少。”

“哟,烟姐,那饭后活动是不是也一条龙您包了?叫上大哥和二哥吧,咱热闹热闹。”李微然拍拍痛不欲生的老六,卯足了劲的馋他。秦宋听了把机票直往他怀里塞,“五哥我求你了,你替我去吧,条件你尽管开!上次打赌赢你那座宅子还你好不好?”

李微然拍拍他黯然销魂的小脸,笑的阳光灿烂,“那宅子值什么?比得上这半年的视屏电话里你惨不忍睹的小样儿?”

秦宋嗷的一声和他打成一团。陈遇白最烦这两个活宝,见他们又开锣了,带着小离远远的坐在沙发上等登机时间。纪南一看陈遇白又耍酷,不怀好意的拉着顾烟一起过去调戏安小离。

安小离上次见到纪南就十分的好奇,虽说现在的世界妖孽当道,可这纪四公子也实在长的太过正点了。不是禽兽的那种美少年的俊秀,而是更为柔和的一种秀美。今天他穿着黑色的短袖,露出两条细生生的小胳膊,看他身上其他地方没什么肌肉,可那小胸肌还不错。他下身穿着最小号的男式仔裤,还是宽宽松松的样子。整个人看起来潇洒不羁里带着慵懒性感,笑起来右边脸一个小小的酒窝,活脱脱一个极品绝世小受。

“三哥,这位小姐好面熟啊。”纪南在陈遇白身边坐下,开口调侃。顾烟就坐在安小离的那一边,嗨一声和她打了招呼。

陈遇白面无表情撇了眼纪南,往后靠在沙发上,淡淡的向他介绍,“安小离。”

“嗨。”纪南友好的和她打招呼。小离也是活泼的人,笑着挥了挥手,“你好,纪总。我在宇兴上班,多多关照。”

纪南一听乐了,站起来挤到陈遇白和安小离中间坐下,和顾烟一左一右的夹着安小离聊天。安小离被公司两大特级高层包围,胆战心惊的伺候着。不过她心里挺不是滋味的,同样是兄弟,禽兽都被发配边疆了,现在纪南和她靠那么近,冰山怎么都没反应?

安小离眼角余光偷偷的撇那座正在闭目养神的冰山,一颗热血的小心脏渐渐又冰又冷的沉下去。

这床,到底是不能随便上的。

……

终于把泪眼婆娑的秦宋送走,飞机划破长空的时候,安小离还真的小小的舍不得了一下,要有半年都见不到这只活泼可爱的禽兽了。

可其他人都还是欢天喜地的,顾烟兴致很好,才四点多就说全体顺道一起去盛世晚餐。陈遇白推了推眼镜还没说话,纪南一只手就勾上了他的脖子,“烟姐下旨,大哥和二哥散了会都已经赶过去了。三哥,你也带着小离显摆显摆去!”

陈遇白被他说得微微一笑,揽着安小离的手更紧了一些,左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声音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喜悦,“有什么好显摆的。”

大家一起往外走,李微然特意落在后面,拉着顾烟小声说了几句什么,到了门口他就一个人上了车先走了。

“怎么把微然放走了?”纪南奇怪的问顾烟,瞧他刚刚笑的那坏坏的样子,不知道要干什么去。

“他说也找个人来显摆显摆。”顾烟挽上纪南的手,“四纪,你说怎么夏天还在,春天又来了呀。”

……

李微然在秦桑楼下抽了小半包烟才等到她。

这时是正是夕阳西下的时候,她一点点的从太阳光里走来,轮廓越来越清晰。上次见到她的时候,他就发现她的卷发拉直了。今天还是那样,清汤挂面的披在身后,穿了件白色无袖上衣,裙子长长的垂到脚踝,花色繁复,说不出的好看。她一只手拎着个购物袋,另一只手抱着一大束的花。正是晚饭时间,到处是戏耍的小孩子跑来跑去的,有两个一前一后的追打,一起撞在秦桑腿上,手里抱着的花被撞的掉在地上,她停下来,低头微笑着捏他们的小鼻子。

秦桑正笑嘻嘻的吓唬两个不肯道歉的小男孩,身边蹲下来一个人捡起了她的花束,一看,竟然是李微然。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秦桑拢了拢头发低下头去,李微然看着她的眼神带着笑。机灵的小孩子立马看出来了,“叔叔,你女朋友欺负小孩子!”

秦桑大窘,脸都红起来。李微然抱着花,另一只手拉她站起来,对小男孩皱了皱眉,“不许瞎说。”

“我是哥哥。”

两个小孩子对看了一眼,不约而同的向他们扮鬼脸。李微然大笑着牵着秦桑的手往回走去。

……

秦桑住的是公寓最南边的一竖排,比其他的单位都要来的小,一室一厅,一厨一卫。秦桑把房子布置成了开放式,一开门遥遥对望的就是一张华丽的公主式大床,粉色的幔帐层层叠叠,床上的卡通抱枕一个挨着一个。卧室右拐是磨砂玻璃隔出的卫生间,左拐是宽敞明亮的客厅,大大的壁式液晶电视,躺在床上也能看见,一套白色的欧式真皮沙发,左半部用红木雕刻的花格隔出小半间,往上走两个台阶是小餐厅,放着古香古色的成套餐桌餐椅。客厅隔着一扇日式推拉门往里,是装备齐全的厨房。

秦桑拎着购物袋进了厨房忙晚餐,李微然四处参观了一圈过来,靠在厨房的门边啧啧称奇,“我说你这里装修的也太贪心了,各式风格占了一个全。”

秦桑拿起超市买来料理干净的鲈鱼,在鱼肚子鱼背上深深浅浅的划了几道,放在盘子里浇上作料,盖上葱姜蒜,边往微波炉里放边扭头冲李微然笑,“小离说这叫小公寓豪宅范儿。”

李微然也笑,笑完了问她要花瓶。秦桑随手洗了个长颈的玻璃瓶给他,李微然比了比花梗的长度,拿起墙上的剪刀修剪长出来的部分,一支支的慢悠悠往瓶里插。

“这是荷花?”

秦桑正在开火准备煮汤,听他这样问,恩了一声,“是睡莲。花店的老板娘说这种的名字叫做‘日出’,早晨开花,中午合拢起来。我觉得有趣,买一束回来看看。”

李微然闻了闻清淡的花香,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点点头。

……

晚餐是简单的一菜一汤,两碗米饭,两个人面对面安静的吃饭。清蒸鲈鱼肉鲜味美,番茄鸡蛋汤清淡可口,吃到最后饭菜一扫而空。

“猜拳吧,输了的洗碗。”李微然意犹未尽的放下筷子,向秦桑抬了抬下巴,面带挑衅。秦桑抬手逗了逗他,他信以为真,手伸出来出了个拳头,她一笑手继续往上,把一缕刘海拢进耳朵里。

李微然皱眉,中指曲起敲敲桌子,“严肃点!名震四海的五少爷在对你撒娇呢!”

秦桑笑了出来,站起来收拾碗筷往厨房去了,嘴里轻声说了句“幼稚”。似乎,带着嗔怪的味道。李微然摸着下巴呵呵的傻笑。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