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最情欲故事:然后,爱情随遇而安(三)

最情欲故事:然后,爱情随遇而安。高富帅、灰姑娘、小情小调、你侬我侬,外加一点儿小色情。夜深人静无聊之至时,消遣消遣。

夫人

隔着一层被子,两个人相亲相爱的侧躺着,静谧的室内,安好的岁月静静流淌过。

“胃还疼吗?”

“唔。”

“昨天……后来,怎么了?”

“没怎么。”

“小白……”

“……保安以为我忘记关灯,进来一看,我被某人打晕了,他送我来的医院。”

“我就推了你一下!没打晕你!”

“我又没说是你,激动什么?”

“……”

“陈遇白。”

“恩?”

“我不该动手的,对不起。”

“恩,我原谅你了。”

“可是你以前总是装病,所以……你,真的没有听过狼来了的故事么?”

“……”

……

秦桑睡到下午三点时,被手机里设定好的闹钟吵醒。

“去小槐的学校。”

看着手机上的提示,秦桑想起来答应了秦杨的事情。她起来洗把脸,换衣服出门。一边下楼,一边给李微然打电话,约好晚餐就在秦槐学校的附近吃。

秦槐升了高三,换了新的班主任,是一个姓王的年轻男子,高高瘦瘦。秦桑这也是第一次见。王老师本来是对秦槐的家长迟迟不来一事很介意,不过面对秦桑,他显然的介意不起来。

其实秦槐的问题本身很简单,成绩下降。而复杂的是,找不到其中的原因。

“我和秦槐谈过很多次,他一个字也不说。我很担心,是不是由于高考压力,他的心理状况出现了问题?以往他的成绩一向是不错的,但是按照现在这个势头发展下去,他要考上重点大学是很难的。”王老师向秦桑分析秦槐的近来状况,最后这样总结。

秦桑心里很清楚秦槐的问题所在,可是绝不能说出口。王老师很想再表达一些对秦槐的关爱,并且就此和秦桑多多的探讨。秦桑只好不动声色的把他敷衍的滴水不漏。

从王老师的办公室出来,差不多是学生正要下课吃晚饭的时间。秦桑站在秦槐的教室门外等着。

秦槐大概是早就猜到了大哥会把事情交给秦桑处理,所以当走在同学后面的他一眼看到了秦桑时,没有多大的吃惊,只是淡定的笑笑。

“不要唠叨我。”秦槐先发制人,脸色漠然的对姐姐这样说。

秦桑掠了掠刘海,笑着说:“谁要唠叨你,我不嫌你唠叨就不错了。走吧,我请你吃饭,顺便给你这个殊荣,见一见我的男朋友。”

秦槐闻言吃了一惊,随即微笑了起来,拦着秦桑的肩头往外走去。

姐弟两个等在人潮汹涌的校门口,都是气质出众秀色可餐,人群里很是扎眼。李微然一眼就看到了,他把车缓缓停下,按了按喇叭,秦桑搂着秦槐走了过来。

秦槐虽然年纪小,可也是世家子弟,礼貌气度上绝对是无话可说的。他走到驾驶室前,弯下身子和李微然打招呼:“你好,秦桑的男朋友。”

李微然乐了,“你好,秦桑的小弟弟。”

两个男人倒是都没觉得这句话有什么,而对这等字眼分外敏感的秦桑,忍着心里的龌龊的笑意,微笑着和秦槐上了车。

……

秦槐晚上还要去上晚自习,所以李微然预定的吃饭的地点离学校很近,五分钟车程就到了。

秦桑点了几个弟弟爱吃的菜,又细细的交待服务生,葱姜蒜入了味就都捞起来,辣椒不要放的太多之类的。李微然很少见她这么有母爱的样子,心里暖暖的,看着她的眼神越发的温柔。

吃完饭,秦桑从饭店打包了几个分量足的肉菜,交给秦槐,让他带回去请他宿舍的同学吃。

到了校门口,李微然停了车,秦桑送秦槐进去,他就在校门口等着。

三个人正要分手,前面猛的冲过来一辆白色的小车子,就是附近大学城里很普遍的那种警察巡逻用的微型汽车,只不过上面的标志被涂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大大的粉色HELLO KITTY。

一个穿着白色T恤粉色长裤的漂亮小女孩从车上跳了下来,兴高采烈的蹦跶到李微然他们面前。

“怡然?你在这里做什么?”李微然看到她微微的诧异,宠溺的揉揉她的脑袋。

“我回来拿档案的。”李怡然笑盈盈的说。她是这届的高考生,这里是她的母校。“倒是你,你在这里做什么?”

李微然伸手微微拦住秦桑,笑着对李怡然介绍:“这是秦桑,上次你生日时你们见过的。她现在是我女朋友。”

李怡然笑的很鬼,夸张的弯腰伸手,“嫂子好!其实我一早就知道,你逃不开我哥的爪子。”

秦桑握过,笑着摇摇她的手,没说什么。

“这是秦桑的弟弟,秦槐。他也是这所学校的——”

“——我知道,”李怡然看了一眼面色清冷的秦槐,笑靥如花,“我们C一中驰名中外的校草,我哪能不认识。你好校草,我是你学姐,我叫李怡然。怡然自得的怡然。”

秦槐没多大反应,对李怡然微微的一笑,默默的站在一边不说话了。

时间不早了,秦桑先送秦槐进去,李微然和李怡然就在校门口闲聊。

天色渐渐的暗下来,路灯亮着昏黄的光,校园广播模糊的响起。姐弟两个沿着校园长长的主干道慢慢的散步,谁都不说话。

就快到宿舍门口时,秦槐忍不住了,“好了,你要训我就开口吧!我都快被你的无语给凌迟了!”

秦桑笑着捶了他一拳,气氛顿时缓和。

“我真没有什么要训你的。你都这么大了,自己的人生哪里还需要别人去做主呢。”秦桑拨了拨头发,挽着弟弟的手往前慢慢的继续走,“我一直很喜欢的一个读书人,对世人这样解释自己的爱情:我不是因为同性恋而爱他,也不是因为爱他而同性恋。我只是爱上了一个人,而我们恰好是同性。如此而已。”

秦槐听了,身体顿时僵硬起来。秦桑柔柔的捏着他的胳膊,两个人又默默的走了一段路,终于到了秦槐的宿舍门口。

“你有你的想法,我不干涉。如果你觉得迷惘了,你可以看看我走过的路,我是怎么样到今天的,你清楚。秦槐,有舍才有得,这个世界不可能允许你称心如意。所以,你好自为之。”

秦槐默然听着姐姐的话,眼光闪烁。

“姐!”秦桑转身要走,被他叫住了,“那个李微然——你也好自为之。”

秦桑点点头,笑着和他挥手再见。

……

秦桑出来时李怡然刚刚走,白色的可爱小车子混入车群,横冲直撞的格外滑稽。

“给你也来一辆?”李微然看她一直盯着那辆车看,以为她也喜欢。搂住她的腰,在她脸上亲了一口,问。

“你给她弄来的这辆车?”

“唔!带她去选学校的,哪里知道她一眼看中了人家学校里的巡逻车。你不知道这小丫头有多难缠,我是怕了她了。”李微然嘴上虽然抱怨着,眼里的笑意还是带着宠爱。

“我不要。那么幼稚。”秦桑对他笑笑,两人走到了车前,她拍拍车门,“你这辆车送我还差不多。”

李微然眉头都不皱一下,立马双手奉上钥匙,“夫人,请!”

秦桑笑着打他,他揽她在怀里亲了一口,又风度翩翩的替她打开车门,送她上车。

“桑桑,这个周末我家聚会,来的都是我自己家里的亲戚,你也来好不好?”

秦桑眼神看着别处,淡淡的笑着,“我下周开始上班了,这周要准备准备,下次吧。”

李微然发动了车子,看似漫不经心的看了她一眼。

车里一时安静,过了好一会儿,李微然悠悠的开口,“桑桑,你对我是还有什么不确定吗?”

秦桑正在翻CD,听他这么说,顿时愣了一下,“没有啊。”

“可是你给我感觉就是这样的。不确定,不认真。”

李微然多次想带她去见见梁飞凡他们,可是秦桑每一次都有看似天衣无缝的理由拒绝。

“李微然,请注意你的情绪,你现在离怨夫只有一步之遥了。”

她语气轻松戏谑,李微然却是眉头一皱,方向盘一带,车子靠边停了下来。

“桑桑,我已经不是第一次邀请你参加这样的聚会了。如果你真的对我没有任何不放心,那么为什么不愿意融入我的生活呢?你总是这样理智冷静的样子,我有时候甚至看不出你到底是爱不爱我的。”

秦桑看着他认真的眸子,无法闪躲。

这个李微然,真的是——冤家呀!

“微然,你什么时候起变的这样多愁善感的?”她还是试图使气氛轻松愉悦起来。

李微然抓住她伸过来捏他鼻子的手,牢牢的握在手里,放在唇边轻吻,“从——从我发现自己每一分钟都想和你待在一起的时候。桑桑,我经历过几段或许可以称得上是爱的感情,所以我清楚我对你的感觉。秦桑,你是我想娶来共度一生的女人。”

秦桑心里的小黑屋,那一刻山摇地动。

桑桑,你也许,好像,或者,也可以出来沐浴着阳光,自由的呼吸。

“这……”秦桑想开口说几句话调笑他,可是嗓子忽然就哑了,眼睛和鼻子都热热酸酸的,她发现自己,可怕的失控了。

“你看,你就是这样的!”李微然扳过她要扭向窗外掩饰眼泪的脸,凑上去细细密密的亲,鼻尖相磨,“桑桑,或许别人希望你美丽勇敢理智果断。可是对于我来说,我只需要你最真实的样子。我爱的就是你秦桑,不管是什么样子都可以。唔,如果说有所侧重的话,特别是——你矫情起来的小模样儿……”他笑着咬她的唇,把她的眼泪都吮干,耐心的一点点的哄她。

那天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C市依旧日升日落。七点多的马路上车来车往,霓虹灯也已点亮。路边停着的A8里,一个温柔的年轻男子忍着肋骨上档杆顶着的不适,拥住一个美丽的女孩子,只凭着几段话,就搬进了她的心。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